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0:08: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天魔仙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6-10 15:22:16 字数:2260

字体: 字号:
  在无尽混沌中某一处,这里有着九块巨大的石碑,九块石碑呈圆形摆放,石碑之下是一圈圈散发着白光的纹路,而这九块石碑就处于这一圈圈纹路的中心,而在这石碑的中心处则是坐着一个双目紧闭的黑衣男子。

  轰——

  男子睁开双眼望向那一片混沌中。

  “想要遨游这无尽的混沌海需跨过苦、凡、灵、天、玄五大境界证得长生,达到第六境,而想要发现这里则至少需要第八境,至于进来则要第九境的强者才有可能,而自我镇守此地开始已有八纪没有人前来了,不知道你来此又有何事?”

  男子的话语渐渐远去消散,远处一个削瘦的白衣男子身影渐渐浮现。

  “圣邪神君,你镇守此地八纪,你到底在等什么?”

  “你不知道?”

  “正因为我知道才觉得愚蠢,你明明有机会超越却非要留在这里蹉跎岁月。”

  “你信?”

  “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尝试?”

  “你难道不想知道超越之后是什么吗?”

  “不想!”

  “你!”白衣男子有些气恼,但随后又平静了下来“不死石出现了。”

  原本面色淡漠的黑衣男子瞬间淡漠不见,白衣男子见此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见到黑衣男子吃惊是他人生的一大趣事,但黑衣男子此时完全没有心思去管白衣男子的想法。

  此刻在黑衣男子的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不,或许说是山更为合适,这山虽名为不死但山上缠绕的却是无尽的死气!

  “不死石已现,其他的也不远了,又一个大世来了,上一世你没有选择超越,那么这一世你又将如何选择?”

  “我早已说过我不会去超越。”

  白衣男子似乎早已料到了黑衣男子会这么说,脸上没有半点惊讶。

  “不过我想超越。”

  “若是你能夺到那一丝超越的机会我会让路。”

  “夺我当然会去夺,但在此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何事?”

  “搅乱这镇界之地。”

  听到白衣男子如此说,黑衣男子瞬间站了起来怒吼道:“你敢!”

  “有何不敢,只要搅乱这天机,我夺到那一丝机会的可能会大上无数倍;夜殇,纵使你是镇界者又如何,阻我超越你也得死!多说无益,战吧!”

  轰——

  在无尽的混沌之中一声声的巨响传出,连诸多第九境强者都被惊醒。

  “天,这是何人在大战?”

  “似是从镇界之地传来。”

  “镇界之地,那不是由圣邪神君夜殇看守的地方吗,谁敢撒野?”

  众人一阵沉默,圣邪神君夜殇是这无尽混沌中少有的绝世强者,他那个层次就众人已知的不过三手之数。

  “灵戮天尊!”

  一人一字一顿的又说出了一个令人心惊的名字,随后众人都沉默了,这样的战斗不是他们可以掺和的。

  “啊——,灵戮!”

  黑衣男子夜殇看着缺少了两座的巨碑怒吼道。

  这两块巨碑虽没有被白衣男子灵戮夺去,却也失落在无尽的混沌中,想要找回不知要消耗多少岁月,到时恐怕这一个大世早已过去,那时若那些得到超越机缘之人尽皆选择超越,那么这无尽混沌会无法承受这样的消耗!

  此时隔着无尽的混沌众人依旧感受到了夜殇的愤怒,此刻无人敢再去挑他的眉头。

  “哈哈,夜殇,今日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先走一步了。”

  “灵戮,你以为你还能这么轻松的走掉?”

  夜殇知道留下灵戮是不可能的,那么就让他吃些苦头。

  “圣邪!”

  “夜殇,你这个疯子,疯子!”

  “哼——”

  夜殇并不理会灵戮的怒吼,依旧全力施展杀伐之术与灵戮战在了一团。

  ……

  对于无尽混沌来说一眨眼就是千百年的流逝。

  在无尽混沌的某一片虚空中,两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与一道金色身影对峙着,三道身影都受了不轻的伤势,在两个男子身后是诸多染血的身影。

  两个男子一个周身无数星辰闪烁,这些星辰半黑半白,手中握着一柄战剑,另一名则是手握长戟,周身无数的魔气纵横四散。

  面对依旧带来庞大压迫感的金色身影,两人感觉到了曾经面对绝世强者才出现过的压力,虽然此时二人已是伤痕累累,但他们没有退缩,他们知道,一旦退缩那么一切都会结束。

  “怎么,还不肯屈服吗?”

  那金色身影笑着说道,虽然它在和他们以及其他诸多强者的战斗也是受了重伤,可还能谈笑自若,它指着二人身后重伤倒下的诸多身影,

  “难道你们还指望他们?”

  周身星辰环绕的男子回头看了看,原本还生机旺盛,血气冲天的众人如今除了自己两人只有少数几人还站着,他的目光一一扫过那几个还站着的身影。

  最左边的是一个面若刀削的男子,纵使重伤,但那股庞大的魔气卷携着一股惊人的杀气肆意扩散,但同时又有着无数的生机四散而出,极为怪异,他的双眼中有着坚毅,亦或者说生无可恋;

  旁边是一个老者,这老者右手握一根镶嵌着七色宝石如儿臂粗细的木杖,原本如同初生婴儿般的面庞此时已被如同蜈蚣一般的鲜血爬满,面容狰狞,同时左臂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有一片血肉模糊;

  老者旁边的是一个女子,这女子面若冰霜,周身寒气纵横,细细看去这女子身旁的虚空满是细小的裂缝,女子轻轻一动,无数的时空碎片瞬间剥落又瞬间愈合,她迎向男子的目光微微一笑,眼中的坚定令男子心惊;

  在女子之后则是一个模样清秀如同书生一般的男子,这男子此时面目狰狞,一股股精纯到令人心悸的魔气环绕在男子的身旁,同时他体内散发出的是不屈的战意,他望向金色身影的双眼中满是愤怒;

  这之后则是一个身着白色羽衣的女子,这女子虽白衣染血但仍面色平静,只是握剑的手一条条青筋凸显了出来,再她的周围似有鸟鸣鱼跃,一片祥和之境,无数仙气从其中溢出;

  最后的是一个身着战甲的光头壮汉,他双手合十低诵了一声佛号,从他体内散发出冲天的战意,这战意直指金色身影。

  手握长戟的男子摸了摸胸前的圆形玉佩,随后望向了周身星辰环绕的男子,二人略一点头再次冲向了金色身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