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4:15:3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鬼刀女战神
  4. 第一章 出征在即

第一章 出征在即

更新于:2018-03-16 18:40:03 字数:3118

字体: 字号:
  在遥远的大陆尽头,有一个国家名叫紫茶国,因其土质神奇善长紫色的茶树而得名,这也给国家带来很多战争。人们纷纷相传紫茶国有棵神奇的茶树,喝了能长生不老,拥有强大的武功,周边国家经常出兵骚扰,希望能把茶树据为己有,但无一能成功的手。固若金汤的紫茶国渐渐成了其他国家不得不畏惧和敬佩的国都。就这样大家决定休战,没有人再愿意打紫茶国的注意了。

  此消息一出,很快传到了好勇斗狠的斧狼国,该国距离紫茶国很是遥远,这是一个生长在大山里的国家,人们擅长与野兽搏斗,斧狼国的人个个力大如牛,三百年的大梧桐树一个人就可以拔出!并且拥有天赐的神兵利器,可谓世间最凶猛的族人。其实早在三十年前斧狼国曾与紫茶国有一大战,只是当时斧狼国还是小国家。族人甚少,最后不得不被迫战败逃到大山深处居住。

  “什么斧狼国要入侵我们?”紫茶国国王有些惶恐,“陛下,听说斧狼国人及其凶猛,我们这次遇到强敌了,但我愿出征迎战!”说话的人正是紫茶国第一大将——夏钊!此人身高八尺,体如牛,头似虎,双目炯炯有神,一袭纯银色盔甲,发出阵阵寒光。夏钊率领的夏族军从来没有过败仗,立下赫赫战功,在紫茶国可谓是鼎鼎有名,深受人民爱戴,也因此长相一般的夏钊取得个貌美如花,美憾凡尘的老婆,这也让他的很多对头很是妒忌。站在一旁的谋士水满江见状心想:如果夏钊打败了斧狼国,那他日后还不知气焰嚣张到哪里去,他极力劝说先派人去和谈。经过一番争论,最后还是决定让夏族军去迎战,这让水满江心里很是不爽,回到家里一通大脾气,觉得自己在皇上面前已经没有话语权,好生的多余!

  水府的谋士蛇鸣见状,上前劝说,“丞相仁义,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的探子有封信刚送到,是关于夏钊身世的,丞相您请看“,水满江一听,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看完面漏喜色,”哈哈,看你夏钊还有什么能耐“原来信中写到,夏钊是开国大将夏毅在攻打蛮渊之地时捡的孤儿,蛮渊之地也就是现在的斧狼国最初建国的地方,所以夏钊其实是斧狼国的人。”陛下,如今夏钊在我紫茶国手握重兵,倘若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做出叛国的行为,后果不堪设想啊,所以这次出征,还请陛下三思“水丞相露出一副为国家为人民一本正经的表情,皇上听完水满江的谗言,心里却也感到一丝害怕,可是总不能贸然处死夏钊将军,这样余力不容啊,水满江似乎看出了皇上的心思,于是说,陛下请放心,如果陛下也同意处掉夏钊,我可以找人办妥这件事。皇上似乎有点动摇了,于是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点了点头,“可是出征在即”“陛下,我堂堂紫茶国,良将辈出,少个夏钊算得了什么”皇上话还没说完,水满江就急着插嘴,于是皇上不在说话让他看着办。

  小人的志的水满江回到家中就与蛇鸣商议如何除掉夏钊,蛇鸣来自巫毒岛,善用剧毒,手段阴暗,可是夏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怎么才能对夏钊下毒。“我与夏钊的哥哥——夏辉,喝过几次茶,是没脑子的粗人一个,每次都会跟我抱怨自己的功劳都被夏钊霸占,他和夏钊的关系是表面和睦实则有恨,我可以去说服此人与我们合作,到时夏钊的位置给他做,他一定会答应的”蛇鸣得意的说着,水丞相也觉得可以一试。

  果不其然,夏辉很快就答应了,他觉得自己终于有出头之日了,于是夏辉把弟弟的生活习惯跟蛇鸣一一讲了一遍,所有缜密的生活习惯中还是被蛇鸣发现了破绽,夏钊每天晚上都会在后院练武场练习半个时辰,才会回屋睡觉。于是蛇鸣给了夏辉一包粉末,只需洒在夏钊的武器上,粉末会迅速融化变得无色无味,只有汗水与此粉末融合,才能触发毒性,而且毒性一天之后才会发作,到时已是无药可救!

  这边一桩肮脏蓄谋已久的暗杀正在筹备着,而夏钊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因为他正在为女儿的婚事犯愁,他知道自己此次出征迎战的是一场硬仗,而且何时才能打完也说不准,他希望自己在临走前,能看着女儿出嫁。说到夏钊的女儿夏雪儿,可是比她的母亲还要漂亮,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身材矫健,眼睛似湖水般清澈,自幼琴棋书画受其母亲影响,舞刀弄枪受其父亲影响,耳濡目染,可谓能文能武,可以说一般的男子着实不能与之般配。于是夏钊决定广发招婿帖,设下比武招亲擂台,希望能招到有才能的年轻人。一时间整个紫茶国热闹了起来,慕名而来的各国才俊数不胜数。

  正被师傅派下山采茶的一博听道路人都在谈论紫茶国夏府比武招亲,心中好奇之心瞬间爆棚,想想自己整天待在山上,好生的无聊,这次下山一定要去街上见识见识大千世界,就这样一博来到了夏府门前,可是被拦住了,门卫告诉他“没有招婿帖,是不让进的“,想来也是堂堂夏府哪是谁都能进的,不免有些失落的一博决定还是老实去采茶,走着走着感到肚子一阵不舒服,好不容易找到了茅房,一阵狂风暴雨之后,身体舒服多了,这时一博发现蹲在旁边的小孩手里拿了张招婿帖,“小弟弟,你手里的纸能分我点吗?””不能,我一个人还不够用”“这样,你先让我用用,我去给你拿纸,再送你个泥人,你看怎么样,”小孩子就是好哄,拿着招婿帖,一博的心里别提有多激动。拿着骗来的招婿帖,终于进入了夏府,“哇,好多人“一博不禁叫了出来!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也让一年才能下山一次的一博着实长了见识。

  看着台上蹩脚的打斗场面,不禁逗的一博哈哈大笑,“都是些花拳绣腿,哈哈”。一天激烈的打斗结束了,然而并没选出什么英勇才俊之人,夏府安排了晚宴并准备了客房以备第二天继续比赛。夏钊的热情好客是人尽皆知的,远道而来就是客,丰盛的晚餐让一博心满意足的打着嗝。

  酒足饭饱,喧闹褪去,客人们都已回到自己的房间,热闹的夏府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安静的让人觉得一丝不舒服,突然,嗖嗖几道黑影从一博窗前飞过,本来就睡不着的一博一下子清醒了,他也飞快的跟了出去,想一探究竟,只见五名黑衣人来到了夏钊的房门前,门前的守卫已被毒箭射倒在地,整个过程干净利索,这些人绝非一般刺客。可还是被对环境异动非常灵敏的夏钊感觉到了不对,夏钊刚要起身,只觉手脚僵硬,一股刺心的痛直击心脏,原来是中的毒发作了,眼看敌人冲进了房间,眼前一黑,被敌人要去了性命,夏钊之妻被眼前的一幕惊吓到了,还没回过神,也被夺去了性别命。趴在墙上的一博目睹了这一切,可他来不及去救。一行刺客出了夏钊房门,并没打算离开,而是直逼夏钊女儿的房间,推开房门,这时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夏雪儿,看着眼前的阵势,着实被惊呆了,一博再也忍不了了,一个疾风步,跑到夏雪儿床前,拉起她瞬间就消失了,这一幕也让刺客们傻了眼。

  一转眼的时间,一博和夏雪儿已经跑到了城外,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夏雪儿,一把推开一博,“你什么人,干嘛把我带到这里”,“我刚看到他们要杀你,而且”“而且什么”“他们刚杀了你父母”夏雪儿不信“我父亲武功盖世,怎么可能这么随便被几个小毛贼杀死”,“你要实在不信我可以带你回去看看”话一说完,一博拉起夏雪儿一溜烟的功夫又回到了夏府,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俩人,夏府院里到处都是尸体,一博拉住夏雪儿,这尸体一看就是中了剧毒,不要靠近,夏雪儿疯了似的跑到父母亲的房间,看着父母惨死的样子,夏雪儿伤心欲绝,嗷嗷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声,吓了一博浑身一颤,雪儿哭到极致,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一博看着眼前的一片尸山的夏府,只好先把雪儿带回悬浮山。

  话说得知事情得手的水满江可谓心花怒放,在院子里跳起了舞蹈,哼起了小曲!第二天满城的告示贴出,因为夏府招婿,引狼入室,被前来参加比武招亲的恶人杀了全家,恶人已被陛下绳之于法,国民不必惶恐,为回报夏家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夏府老少统统厚葬,夏钊之兄——夏辉册封为撼国将军,接任夏钊一切事务!

  自以为是的水满江以为随便一个荒唐的理由就算了结夏府的灭门惨案,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不放在眼里的弱女子夏雪儿若干年之后成了他命运的终结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