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11:2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异途录
  4. 第1节 童年

第1节 童年

更新于:2018-03-17 08:16:45 字数:3122

字体: 字号:
异途录目录
共2章
  “你对判决服不服?”

  “都到这地步了问这些还有什么用,我还是那句话,是我做的我都承认,不是我做的就别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

  “如果你对判决存在异议,你有权利在十五天内上诉。”

  “上诉?上诉有用?服了就放我走?我从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一旦被你们逮到就只有一条死路。”

  “你不准备上诉了?”

  “枪毙我。”

  “好,在这上面签字吧,不过告诉你,想吃子弹没那么容易。”

  “那是电击还是注射?”

  “你没得选。”

  “呵,如果可以选就好了,注射死的没感觉太窝囊,我宁愿被电击,还要电出烤肉味,来这世上走一遭,闭着眼哭着过来不能再闭着眼回去,我要睁着眼看自己是怎么死的。”

  “你心理真的非常变态。”

  “嘿,你知道么?自从我被抓到后就特别讨厌你,但因为你刚刚那句话,我……开始喜欢你了。”

  *******************************************************************

  我叫乔小炎,男,28岁。

  爱好文学、古典音乐。

  做过最轰轰烈烈的事是5年内亲手杀害45人,间接杀人无数,贩毒无数,大小抢劫无数……

  我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走上犯罪这条路,我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我没办法给自己答案,我心里隐隐的排斥犯罪,我杀人的时候我会发抖,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内疚、恐惧,可后来我竟然会激动的全身颤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人跟我说,说我是一颗社会的毒瘤,迟早有一天要吃公粮,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毒瘤和吃公粮的含义,但我没有傻到以为他是在夸我。他不会夸我,他就从来没有夸过我,我所做的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错的,我说的每一句话在他耳朵里都是噪音,他不知道我心里渴望得到什么,我所犯下的所有罪恶都只是为了引起他的关注,你可能会说我傻,说我脑袋缺根筋,但我很清醒并且自始至终都这么认为,能得到他的关注,能被他注视,就算拼掉了性命也值得。

  最后我成功了,他就是我抢劫杀害的第一个人,在他即将死去的那一瞬间,他用从未有过的眼神注视着我,直到断绝呼吸……他就是我的父亲。

  *******************************************************************

  “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巨大的白色荧幕上放着时下最受关注的一部亲情电影,老式的电影播放机的音箱里像是附和着电影里的音乐,时不时吱吱的传出一两声噪音,可这并没有影响到坐在石头或者地上观看电影的人们。

  “妈妈,这个孩子的妈妈怎么不要他了?”5岁的小炎仰头问道。

  蒋淑芳擤了把鼻涕,嗡声说:“因为这个孩子不听爸爸妈妈的话,你要是不听话我跟你爸也不要你了,就像电影里的这个小孩一样把你扔了。”

  小炎吓的一缩脖子,乖巧的坐到一边不再做声,心里却更同情电影里那个一直哭喊着要找妈妈的孩子了。

  电影播放到苦情高潮,露天“电影院”里的观众哭成一片,小炎虽然还不能理解电影剧情的悲苦,但他见妈妈哭的声泪俱下,他也垂着脑袋嘤嘤的垂泣着。

  啪……一个大巴掌捂向小炎的耳根。“他妈的,你一个男孩子哭什么?一点骨气都没有。”乔天华眼里要喷出火来似的瞪着小炎。“你还哭,哭魂啊,要哭滚回家哭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蒋淑芳急忙抢下乔天华再次高举起来的巴掌:“你有病是不是,这么多人你打孩子干什么?”

  乔天华一把甩开蒋淑芳,吼道:“你这娘们,老辈传下来的话,‘君打臣不羞,父打子不羞’,我是他老子,我揍他还要分场合么。”

  蒋淑芳大声说:“不分场合你能不能分分轻重,孩子才5岁你下手就这么重,要是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乔天华前后挥着大巴掌,一下下落在不及躲避的小炎身上,嘴里还大喊道:“我是他老子,打死打残没人管的着,我告诉你,你别护着他,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这时周围看电影的人们都被骚动给吸引了过来,男的掐住乔天华不让他继续发狂,女人们边护着蒋淑芳和小炎转到人群后边大声数落乔天华的不是。

  事情很快平息,等蒋淑芳带着小炎走后,电影也结束了,两个高高挂起来的音箱里播放着那年最火的一首苦情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

  *******************************************************************

  学校门口的桥洞底下,两个小孩满身尘土的扭打在一起,两人互相揪着对方头发,忽而他压在别人身上,忽而一个翻滚,又被别人压在身下,颤的热火朝天。

  直到老师闻讯赶来这场闹剧才终止,有句话叫“小打小闹”,小孩跟小孩打架是不记仇的,也许明天早上,两个人又要像亲兄弟一样勾肩搭背一起上学了。

  乔小炎斜挎着书包冲回家,泥土灰尘糊了一脸,只能辨得出两个乌溜溜的眼珠子和洁白的白眼仁。

  一跑到屋子里就将书包一挥,急忙打开17寸的黑白电视机,插上时下最流行的小霸王,忘我的玩起了那个年代男孩子最痴迷的游戏。

  蒋淑芳忙了一天回到家,一进屋就瞧见乔小炎一身的泥土,衣服还纠纠结结的撕破了两块,她急忙问:“小炎,你这是怎么了?跟谁家孩子打架了?”

  小炎头也不回,两只大眼睛盯着电视机,含糊的说:“妈妈,没事。”

  蒋淑芳抢过他手里的游戏手柄,说:“你这孩子,都打成这样了还没事,告诉我是谁家孩子,我带你去找他家父母去。”说着就要拉着小炎出门。

  这时乔天华哼哼着调子从门外进来,一看到小炎那一副狼狈样,立刻变脸吼道:“**又被谁打了?”

  小炎急忙关掉电视,矮身藏在母亲身后。

  乔天华一把摸过门旁的扫帚,欺身上前:“你还有脸躲,被人打成这样你还有脸躲。”乔天华也不顾蒋淑芳在前面用胳膊护着,挥舞着扫帚就打,嘴里还骂着:“打死你,没用的东西,打死你。”可扫帚还没及身,小炎就被吓的哎呦呦的哭喊起来。

  蒋淑芳一个不留神被扫帚打中,呼喊起来:“你又发的什么病,迟早有一天孩子要被你打死。”

  乔天华手下不停,嘴里搬出他那“君打臣不羞,父打子不羞”的老一套,左右拦截,堵死小炎所有的逃跑路线,

  这一场家庭暴力持续了1个多小时,最后小炎被打的半边脸颊肿的老高,腿也被扫帚抽的青紫一片,才得以告终……

  我的童年从记事开始就一直伴随着灰色的家庭暴力,我从来没有反抗过,只是我的眼神渐渐的暗淡了下去,没有了光泽,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倔强、怪异,被经年累月的打习惯之后,我已经忘了怎么哭,或许是因为我已经迷恋上了身体上的痛苦,这会让我在承受身体上的痛苦时,心里好受一些。

  最后一次被打是在13岁的时候,考初中我落榜了,我捧着小学五年所有的课本跪在门前,接受着他手里皮带的一次次洗礼,我没有哭,更没有闪躲,也忘记了疼痛,这一次我也忘了被打多久,只依稀想起是因为胳膊酸疼的难以承受书本的重量,一不小心滑落了几本书,他很生气,大骂我是废物之类的话,抬起腿一脚踹在我的胸口,我仰躺着昏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我被他像拖死狗一样从床上拎起来,我朦胧的睁开眼睛,发现外面的阳光很明媚,刺得我脑袋一阵阵眩晕。简单的吃完早餐后,他骑着摩托车载着我来到山上的一所文武学校,在那个年代大多数男孩子都希望自己能到文武学校读书,这不仅仅是少年的武侠梦,也是每个人心中的英雄主义在作祟,我本以为自己考试落榜,以后或许会像隔壁的二娃子一样,整日在村子里游手好闲,又或者跟着村里年长的人去大城市里做零工,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带我来文武学校。

  很快的办理好入学手续,他将我带到校长办公室,校长也是这个学校的总教练,据说有着一身好武艺,他办公室的橱窗里摆满了比赛所得的奖牌和证书,可我在学校的3年里,从没有见过他展露过身手,倒是有一次无意间看到他从楼梯上一不留神狼狈的滚了下来。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异途录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