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1 06:50:0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一剑永恒
  4. 第一章 神剑的碎块(上)

第一章 神剑的碎块(上)

更新于:2017-02-17 21:51:54 字数:4954

字体: 字号:
  烈日炎炎,晴空万里。

  浑浊的砷水河中,沙浪滚滚东流而去……

  岸边,一大堆从河底采集出来的黄色河沙,有如金字塔般,堆积在河畔的一处工地上。

  此时,六七名袒胸露背的挑沙工,水深火热下,手握铁铲,将河沙一铲一铲装进身下的畚箕中。

  咔!

  沉闷的撞击感,突然从刘震手中的铁铲传来。

  “估计又铲到石块了……”刘震不以为意,只是重复地将铁铲向下一压一推,然后往上一挑。

  眨眼间的功夫,一铲子河沙,就被他用力铲了出来。

  然而,当这铲河沙放进畚箕中时,一道动人心魄的金光,突然从畚箕内的河沙里一闪而逝!

  刘震原本死寂枯燥的心境,随之生出了一丝惊喜:“难道挖到黄金了?”

  前些年,砷水河曾兴起过一阵淘金热。

  据说当年,有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淘金客云集于此,其中不少人行了大运,挖到过黄金……

  心念电转间,刘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快速瞥了一眼左右。

  他发现,另外几名挑沙工,正挥汗如雨铲动着河沙,根本无暇他顾。

  于是他装作干活干累了的模样,蹲下身原地休息。

  期间,刘震将手伸进畚箕,在其内的河沙里一阵摸索后。

  他的手掌,终于触碰到了一块硬物。

  然而这块硬物,却出人意料的扎手!

  当刘震握住这块硬物时,他的手掌,一下子就被这块硬物,给扎破了道口子。

  不过他顾不上细看,只是将握住硬物的手,快速收回。

  这块硬物,很是隐蔽地被他放进了短裤的右口袋里。

  这个过程极其短暂,以至于刘震本人,都来不及去细看,这块硬物具体是什么样。

  他只依稀看到了,这块硬物,通体呈现出一股暗金色的光泽。

  望着渗出鲜血的手掌,刘震露出一丝苦笑,“把手都扎破了,但愿是块金子吧,不然就亏大了……”

  想到这里,刘震突然发现,他的右大腿外侧,突然传来一股炽热的高温!

  这高温来势凶猛,瞬间直冲上脑!

  刘震都来不及反应,就突然双眼发黑,扑通一声后,晕倒了过去。

  周围一名离得较近的挑沙工,在看到刘震晕倒后,立刻放下铁铲,朝这边奔跑过来,“小刘中暑了!快来个人搭把手……”

  几分钟后,两名挑沙工将刘震抬进工地凉棚内的草席上。

  紧接着,他们又给刘震的嘴巴里,滴了几点纯净水进去。

  一番粗略检查后,这两名干活多年的挑沙工认为,刘震毕竟是个新来没多久的高中生,应该是还没适应这份苦力活。

  所以这才天气炎热下,中暑晕了过去。

  这种工地上中暑的事情,以前也时不时地发生,所以他们算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等了会儿后,他们觉得刘震并无大碍,便走出了凉棚。

  此时躺在草席上的刘震,只觉迷迷糊糊中,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了一片幽幽冥冥的无垠虚空里。

  蓦然间,只见前方一处看似极其遥远的地方,突然闪现出一个金色的小光点。

  紧接着,这个金色小光点越来越大!

  几个呼吸后,刘震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柄正在快速向他飞来的金色长剑!

  眨眼间,这柄金色长剑,就划破了一大片茫茫虚空,携带着辉煌灿烂的光芒,向着刘震这边激射过来。

  然而,仅仅只是过了几秒不到,这柄金色长剑,就轰然一声,如瓷器般碎裂成许多块。

  下一瞬,起码有数十块金色碎片,凌乱地向四面八方飞射出去,转眼间,就纷纷消失在了虚空中。

  不过,其中最大的一块金色碎片,却依然路线不改,向刘震这边急速飞来。

  片刻不到,这块金色碎片,就飞到了刘震身前,并快速从刘震的额头穿过。

  当这块金色碎片,进入刘震额头后,刘震只觉一瞬间,就有无数金光闪闪的微小古怪字符出现。

  这些金光闪闪的微小古怪字符,似乎极其玄奥莫测,刘震只是盯着其中的一处,稍微看了一眼,就陷入到了恍惚失神中。

  过了会儿后,刘震才恢复过来,他发现,自己依然还处在这片无垠的虚空中。

  不过他的眼前,此时居然出现了一个由许多金色小字和符号构成的人物属性面板!

  【人物】:刘震

  【力量】:5

  【敏捷】:6

  【体力】:6

  【智力】:5

  【精神】:6

  【感知】:6

  【魅力】:5

  【真气】:无

  【功法】:无

  【天赋能力】:神级剑术专精

  ……

  刘震看着这个由金色小字构成的人物属性面板,显然是有些愣住了。

  不过随后,他身前的虚空,突然产生了急剧的扭曲!

  紧接着,一扇一人多高的金色门户,居然瞬间凭空出现!

  刘震望着这扇金色门户,发现从门的那边,传来了一股让他极为强烈的亲切呼唤感。

  似乎金色门户的那边,有着非常重要的东西,等待着他前去探寻。

  “反正是在做梦,进去看看也无妨……”刘震于是向这扇金色门户走去。

  当他穿过这扇金色门户时,就发现,自己陡然间,站在了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房间内充满了一股如兰似麝的淡淡檀香味,周围的家具,则显得极为典雅、精致。

  刘震愕然之中,蓦然回首,却是惊讶地发现,之前的那扇金色门户,早已不见了踪影!

  还不等刘震细细观察屋内的陈设,他就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惊呼声,“不要!不要过……”

  然而这女子的话,尚未说完,就突然“唔”的一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一道极不正经的男声,随之响起,“小娘子,你就乖乖从了俺,俺保证,待会一定让你……”

  随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衣物撕裂声,以及女子绝望的“唔唔”声。

  这些声音,从房间北面那具挂满粉红纱帐的檀木床上,激烈传来。

  一时间,刘震有些摸不着南北了。

  就当刘震思绪纷飞之际,一个黑色包裹,和一柄带鞘弯刀,突然从挂满粉红纱帐的檀木床上,被抛了出来,恰巧落在了刘震身前的地板上。

  刘震于是好奇地向檀木床上望去。

  透过随风波澜起伏的粉红透明纱帐,可以隐约看到,一个身材彪悍的精壮男子,正欲对一个少女图谋不轨。

  刚才那个黑色包裹,和那柄带鞘弯刀,似乎是那个精壮男子嫌其碍事,随手给丢出来的。

  “采花大盗?”刘震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这个词来。

  檀木床上的精壮男子,显然是个采花老手,三下五除二,就麻溜地褪下自己的裤子,对着身下的少女猥琐地狞笑道:“小娘子乖乖,把腿儿开开……”

  不过身下的少女,显然不是言听计从的傻白甜。

  只见她那对雪白的双腿,却是夹得更加紧了,而纤细的双手,则是死命捶打着身上的精壮男子。

  精壮男子显然见惯了这种小场面,双手居然很是粗鲁地往下一探一掰,看来是要来个霸王硬上弓。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寒光一闪,突然穿过粉红纱帐,径直落向采花大盗的脖颈……

  “噗嗤”一声,采花大盗的项上头颅,居然应声而落!

  其脖颈处,那个碗口大的血窟窿里,立刻喷射出一道两米来高的血箭,将粉红的床幔和纱帐,浸染得凄艳无比。

  啊!

  被压在无头尸体下的少女,陡然尖叫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后,就很是干脆地晕厥过去。

  而双手紧握刀柄的刘震,根本就没有料到,这柄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弯刀,竟然会这么锋利!

  手起刀落间,这采花大盗的头颅,就很是利索地应声而落。

  飞溅的鲜血。

  抛飞的头颅。

  无头的尸体。

  晕厥的女人。

  染血的床帐。

  构成了一副血腥而又香艳的诡异画面。

  “杀……杀人了!”刘震之前拿刀砍人时,全凭胸中的一腔热血和气势。

  然而,当他看到飞溅的鲜血和头颅后,他的一腔热血和气势,早已影去无踪,剩下的,只是惴惴不安与六神无主。

  毕竟,刘震只是一名高中生,虽然身强力壮,但说起来,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房门骤然被人从外一脚踢开。

  “淫贼!受死!”

  只见一道白色的窈窕身影,瞬间破门而入,拔出佩剑,就向刘震这边刺来。

  这一剑刺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得让刘震都来不及闪避。

  转眼间,剑尖就刺到了刘震身前两米不到。

  “CAO!”刘震惊怒交加。

  眼前这挥剑刺来的白衣美女,简直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女魔头啊,问都不问他,到底是不是淫贼,就这么一剑毫不留情刺来。

  眼看过不了多久,长剑就会刺中自己,刘震整个人的心神不由高度集中,精气神更是前所未有地凝聚在一起。

  刹那间,刘震眼前的虚空中,居然弹出了一个金色的文字框框。

  “是否立刻返回你原来的世界?”

  “是!”

  刘震其实只是心里才生出这个是的念头,就发现,他周围的场景瞬间急剧变换!

  下一瞬,刘震发现此时,他正平躺在一张草席上,然后他一脸惊讶地扫视着周围,“这不是采沙场的工地凉棚么?”

  很显然,这里是工地的避暑凉棚内。

  “难道刚才是在做梦?”刘震有些迷糊,不过他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的手上,还握着一柄弯刀,刀身上还沾着血迹。

  “这……”刘震有些懵逼了,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晕过去后,做了一个怪异刺激的梦。

  可当他看到手中的带血弯刀后,他就知道,刚才那些匪夷所思的经历,绝对不是做白日梦那么简单。

  “对了,我口袋里的那块东西……”

  刘震才一想起那个疑是“金块”的东西,他的脑海中,居然瞬间闪现出,他在砷水河畔的工地上,将手摸进河沙中,摸索“金块”的画面。

  画面中,就当他的手,才堪堪握住了河沙里的“金块”时。

  他的手掌,瞬间就被“金块”刺破,并流出了滚烫的血液,这些滚烫的血液,竟然被“金块”肆意地吸收着……

  而吸收了他滚烫血液的“金块”,在被放进短裤右口袋内时,突然急剧间发热,最终更是一瞬间,爆发出了强烈的热量。

  随后,这“金块”仿佛融化成了一摊诡异的金色液体,从刘震右大腿外侧,瞬间钻入了他体内……

  这些奇异的画面,从刘震的脑海中,电火石光间一闪而过,瞬间就让他生起了一股明悟:“哦,金块原来是和我合体了啊,这下妈妈不用担心我弄丢了……”

  不过为了确认一下脑海中的画面,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刘震将手伸进了短裤右口袋内。

  一阵左摸右掏后,刘震发现,他的短裤右口袋内,果然空空如也。

  而且,贴着他右大腿的那一层口袋布,竟然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为了眼见为实,刘震干脆将短裤都脱下了一半。

  就在这时,刘震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行金色小字,“不用找了,我在你身体里。”

  刘震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行金色小字吓得一跳,“你……你是谁啊?跑到我身体里干毛线……”

  这一次,刘震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

  “我是永恒神剑的残损器灵。

  你先前捡到了永恒神剑的破损剑柄,并用你的血唤醒了我,算是启动了一部分永恒神剑的认主仪式。

  所以永恒神剑的破损剑柄就融入了你的体内,而我作为神剑的残损器灵,自然也跟着进来了。”

  眼前这虚空中凭空出现的大量金色文字,显然是让刘震看得一愣一愣的。

  “永恒神剑?器灵?难道我之前,在河沙里摸到的那个扎手的疙瘩块,就是什么永恒神剑……的剑柄?”刘震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紧接着,他就摇了摇头,并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肯定是最近这段时间里,日夜操劳过度,这才导致出现了幻觉……看来是需要养精蓄锐,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了。”

  不过下一瞬,刘震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一行金色小字:“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再把你送回神武大陆。”

  还不等刘震反应过来,他只觉眼前一花,就一脸懵逼地发现,自己居然又再次出现在了那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

  而当刘震出现的刹那,之前那个挥剑刺杀他的白衣美女,居然刚巧不巧地撞到了他怀里!

  “啊!流氓!”慕容吹雪高声尖叫道。

  之前,她闯进李家二小姐的闺房,一剑刺向那个只穿着短裤的“淫贼”。

  哪想快要刺中那厮的时候,那厮居然凭空消失了!

  就当她疑神疑鬼来回查探之际,她刚好走到了刘震出现的位置上……

  要知道,此时的刘震,因为工地上挖沙的原因,可是一直光着上身的。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他的短裤还脱下了一半!

  这让慕容吹雪一个从未见过男人身体,更从未接触过男人身体的女侠,瞬间就捂上了通红的双眼,并且有如受惊的小兔子般,一连向后退了十多步。

  慕容吹雪一手捂眼,一手横剑在身,银牙紧咬道:“淫贼!赶快把裤子穿上!”

  刘震看着不远那柄明晃晃的长剑,心里可是万分忌惮,他可不想被一剑刺个透心凉。

  于是他干脆一手提着脱到一半的短裤,一手握住弯刀指向白衣美女,色厉内荏道:

  “你把剑放下先,然后我就穿上短裤……”

  “不行!你先穿上!”慕容吹雪说得斩金截铁。

  刘震当然不会将脱到一半的短裤给穿上,这可是他“威慑”对方的雄厚“资本”。

  所以他毫不松口,以一种毫不动摇的语气说道:

  “你把剑丢到地上先,然后我就乖乖穿上短裤……”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