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39:4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怪话杂谈
  4. 第一章 母亲

第一章 母亲

更新于:2017-04-21 17:58:34 字数:3127

字体: 字号:
怪话杂谈目录
共2章
  我在这条算不得十分崎岖的小路上上刚刚走了没有一公里,就双腿打颤,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刚走了十几里山路,我大气都没喘一口,只想赶紧回家。但是眼看家就在前面,我却走不动了。不是身体劳累,而是心上压着大山。

  前方,是否有那个答案?谁能告诉我?

  三年前,我满心欢喜得从学校里拿到了重点大学的通知书,走过两座山,回到家想向母亲报喜。离村子还有接近一里地,就看到七十多岁的老村长站在桑树下,拄着他平时不轻易拿出来的红木拐杖,眼巴巴的望着进村的路,似乎在等什么人回来。村长的儿子拿着一个箱子跟在村长身后,坐立不安。我觉得村长行为有异,就赶忙加快了脚步走到村长面前,还没来得及问村长到底除了什么事,村长就一把抓住我的手,浑浊的眼睛盯着我,紧张的问:“考上了吗?”村长的儿子,一个五十的汉子,也激动的盯着我,抱着箱子的手甚至都在微微颤抖。

  “考上了。”我郑重的回答老村长。老村长擦了擦眼角,训斥他那呆住的儿子,“干什么呢,还不快去报喜!”那个平时精明的儿子也显得有些呆傻了,竟一时没反应,老村长又喝了一声,才像撒欢的孩子一般,从箱子中取出鞭炮,点火,鞭炮声还没散尽,就窜离了老村长和我,向村子里跑去。边跑边喊:“考上了,老明家的孩子考上啦!”

  我生活的这个小山村,交通闭塞,教育水平落后,离村子最近的高中也要先翻过两座山头,再到大公路边的汽车站那里乘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这么多年,我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村子里盼这个大学生盼了不知多少年,这种期盼比寻常村子强了何止千百倍。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期盼?这就要从村子的名字说起了。这个村子的名字叫“状元坟”,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传说,一个带着诅咒的传说。传说,这里在很久以前住着一对母子,那个母亲本来是当地的大户刘家的媳,可是不幸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她怀着遗腹子被心怀不轨的人赶到了这里,给她几亩薄田,由她自生自灭。这个母亲为了让孩子好好的活下去,每天劳作,夏天插秧,冬天种麦,不论烈日炎炎还是寒风刺骨都会下田劳作,丝毫没有了以前做贵夫人时的娇气。要说这个母亲,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女人,虽然生活难以为继,但还是坚持让儿子读书。这个儿子也争气,天资过人,又肯下苦工,最后竟考了个状元。皇上对他十分赏识,赐了不少金银珠宝,让他先衣锦还乡,再来京履职。状元郎谢过皇上的恩典,骑着马高高兴兴的往家赶,一路上想着回家接老母亲过舒服的日子,不再让她受苦,自己年近不惑,却因为家贫,加上刘家总是从中作梗,一直没有娶妻,回到家也要娶一位性格模样都好的妻了。还乡之路是这个状元郎一生最得意的一段旅程,状元郎对未来做了种种设想,无不美好,但他万万没想到,物极必反。状元郎回到家乡,想亲自去接老母亲,却被当地的官员告知,他的母亲多年来积劳成疾,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加上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状元郎上京赶考,家无余粮,饥饿和疾病导致状元郎的母亲离世了。状元郎听了这个消息,哀伤过度,直挺挺的昏倒在地,被救醒后茶饭不思,不到十日,竟也去世了。当时的皇帝感其母子生活艰辛,状元一片孝心,就下旨将状元郎葬在他母亲的旁边,也是这个村子的旁边。皇上还责令曾经苛待状元郎母子的刘家为状元母子守坟,世世代代,不得迁出。从此,这个村子就有了个诨名——状元坟。时间久了,这个诨名就成了村子的名称。

  状元郎死后不到十年,就发生了改朝换代,四处战乱,民不聊生。刘家的人早就厌倦了看坟这个活儿,就想逃跑。这天晚上,刘家人收拾完毕,准备趁着夜色逃离,没成想,刚走出村子没几步,就听到一声惨叫,刘家的家主被一个穿着黑色稠衣的男人撕成了两半,肠子混着血流了一地,还有些白白的脑浆点缀着。不过那声尖叫不是刘家的家主发出来的,刘家的家主根本没来得及尖叫,就被撕了。那声尖叫是和家主一起的管家发出来的,听那奸细的嗓音,真不敢相信是一个五十岁多岁,身体健康,性格沉稳的老头发出的。此时是初一,本来月亮就是一个小月牙,还被乌云盖住了,四周一片漆黑,大家只看到那个黑影,却不知黑影是谁。黑影一把抓起管家,漏出两只森白的牙,狠狠地刺进了管家的脖子里,鲜血从管家的脖子里喷出来,腥气弥漫。不少人吓得瘫在了地上,还有些胆大的则赶紧向外跑。但是没跑几步,就被黑影堵住了去路,这时乌云散去,月亮微微撒了些光辉,大家看清楚了黑影——竟是状元郎,穿着黑色寿衣的状元郎!刘家中有些还勉强能思考问题的赶紧连滚带爬的跑回村子,状元郎没有阻止。但凡是试着向村子相反方向逃窜的,都被状元郎杀死,喝了血。第二天,那些幸存下来的人看着村外满地自家人尸体,竟不敢出村去收敛!第三天,村外的一块石碑上写了几个血字——私逃者,死!

  从此,刘家世世代代,几乎没有再离开状元坟。新中国成立后,有极少数刘家人离开了状元坟,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是不出三年,必会全身溃烂而死。刘家人苦恼不以,说实话状元坟也不是什么山青水秀的好地方,世世代代窝在这里也着实憋屈。于是刘家人攒了一笔钱,请了个“先生”给状元坟看“风水”,先生告诉刘家人,这是状元郎死前对刘家有恨,所以拼着自己永不超生,给刘家下了个诅咒,让刘家世世代代被“囚禁”在这里。当时的皇上下旨让刘家世代守坟,无意又为这个诅咒添了效力,更难破解。刘家人要是想离开状元坟,就要等村子中出下一个“状元”来解除这个诅咒,现在没了状元,大学生也行。虽然先生的话大家半信半疑,但是毕竟有了盼头!从此,刘家的孩子都拼了命的学习,但是结果却不如人意。就这样,刘家世世代代守着状元坟,等着那个“状元”。等啊等,虽然刘家的人依旧没考上,但是村子里却出了大学生——我。虽然我和他娘是“外来户”,不是土生土长的状元坟村民,但毕竟是状元坟的人,户口落在状元坟呢!刘家人怎能不喜,世世代代盼着走出状元坟,这个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

  大家纷纷向我贺喜,簇拥着我往家走,那样子颇像范进中举的场面。我刚走到家门口,隔壁的婶子就笑着告诉我,他娘不在,只怕下田了,她已经打发自己的姑娘去找了。正说着,婶子的女儿就回来了,心急火燎的报告了一个消息,我娘不在田里,她到处找遍了,不知去了哪!这下惊坏了众人,赶忙四处寻找。众人找了一天一夜,整个山都翻遍了,还是没找到。最后,还是报了警。警察发现我娘买了一张去南京的火车票,但是再查下去,就没了线索。不知不觉,我该去大学报道了,可是他娘还是没找到。村子里的人都劝我去读书,甚至自发的为我凑齐了学费,并向我保证会寻到他母亲。我非常感谢村里人为他做的一切,但我还是选择放弃学业,去找母亲。

  我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甚至除了父亲姓“明”之外,对父亲一无所知。有一次问起父亲,一向带着笑容的母亲竟泪流满面,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提过父亲。我是母亲一个人带大的,母亲为了我不知受了多少苦,如今母亲失踪了,我怎么能不去找!学业和母亲比起来,不值一提。我揣着村子里的人为我凑的五千块学费钱,踏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开始了寻母之路。没多久身上的钱就花光了,我就去打工,挣到了钱再去其它地方找自己的母亲。就这样,过了三年。这三年,我发过传单,搬过水泥,甚至卖过血。这三年,我吃了很多人十几年吃的苦,但他不后悔放弃学业去找母亲。我后悔的是,当初自己去领通知书,而不是陪在母亲身边,如果陪在母亲身边,母亲就不会失踪了。

  就在前几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村长打来的,村长让我赶紧回去,我娘回家了!

  我听了,挂了电话就往家赶,终于到了家门口,我又不敢进去了。我的手轻轻搭在门上,稍一用力就能推开。但是此时我却无比小心起来,不敢轻易推门。他怕推开门,看到的还是空荡荡的屋子,除了冷冰冰的家具,就是冷冰冰的墙。

  吱呀,门开了,我被吓得倒退了几步。

  “回家啦。”母亲一如三年前,慈祥的微笑,欢迎儿子回家。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怪话杂谈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