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23:5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长生诠
  4. 第一章 师徒

第一章 师徒

更新于:2017-04-21 12:52:05 字数:2054

  一如往常的太阳从地平线的另一端升起,实现它万年不变的诺言,照耀这个人间时。普通人的一天也就这么开始了。卖包子的老舒家的炊烟就是这幅人间乐章的起始之笔,每天他家的包子香就像是准点的铃声,勾起了周边人家肚子里的馋虫。然后以一声声吱呀的开门声作为前奏,各家都开始了准备,打开门来好做生意,早早的去集市也能有个好位置,说不定今天撞个好营生能给家里的伢儿带个糖葫芦。

  紧接下来的第一道吉他声是从城外外传来的的车轱辘声,咕噜咕噜的就像个喉咙冒烟的牛饮者,由远及近,就可以看到一个赤着上身的壮汉,拉着一辆二轮的平板车一步一步的走来,身上的汗滴划过他的脸颊,滴落到肩上,连带着它其他的伙伴一起跌落在地,溅起浅浅的灰尘。而屠夫的妻子也早就在家门口的摊子上等着丈夫的归来,就像她那精壮的男人一样,膀大腰圆的她拿起刀也丝毫不含糊,刚替丈夫抬下宰好的肥猪,就提着刀开始吆喝了,“刚宰的猪,手快有手慢无嘞!要的快来诶!刚宰的猪,手快有手慢无嘞!要的快来诶!。。。。”之后便是一阵哒哒哒的大刀声,清脆的落在案板上,甭管是谁,这阵鼓点都能轻易的将你从梦中惊醒。

  城外不远,一座青山上,稀稀拉拉的落着几颗松树,一年四季不变换它的服装,点缀着中间的那条青石小路蜿蜒而上,在半山分出一条岔路一拐一折落入丛林,少许转折,现于眼前的是一座小小的道观,正对着可以清晰地看到城内的一家一户。门前一坪小广场也是青石铺就,可惜就是没有一个青石栏杆,不然倒也是个文人墨客凭栏远眺的好去处。

  此刻一个小家伙坐在广场边上,晃荡着小脚,嘴里数着:“第一家,第二家,第三家,好多好多家。”之后双手在地上一按,爬起身来转身跑进了朱红的道门中,跨过那个被磨得快要见底的门槛时嘴里还喊着“师傅师傅,好多家了师傅!”

  穿过正门是一座大殿,上奉着三清像,虽然没有佳肴美酒,倒也实实在在的点着几柱线香,放着几个馒头,一些时令瓜果。小男孩一摆一摆的跑过这里,又转回来双手和十作了个揖,“恕罪恕罪。弟子鲁莽了。”低头时那两个红丝带绑着的冲天髻一甩一甩的十分有趣。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往后院去了。“师傅师傅!”“砰”的一声他撞到了老旧的房门上,直接连人滚了进去,就像是个小肉球一样直接窜到了床前。“哎呦,痛死我了。”小道童从头上把下摆扯了下来,又揉了揉小脑袋,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师傅,不禁感叹师傅睡觉的功力见长。

  小家伙心念一转,深吸了一口气憋住后蹑手蹑脚的走上前伸出两根手指去把师傅的鞋子提了起来,就像是只狡猾的小狐狸一样一步步的逼近了那个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身影,“预备,一。。。二。。。”小家伙在心里默数着,猛地把鞋子往被子里一塞,转身就跑到了门外,边跑边回头看看。不一会,“道玄,你个小崽子,熏死我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声响起。

  小男孩从门外探进个脑袋,“嘿嘿,师傅,已经好多好多家起来了。”

  “好多家,你小子知道什么是好多家吗,可怜我的清梦啊。”男人又是一声哀嚎。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又抱怨了一句,他才从床上爬起来,略微梳洗了一番才从房间里出来。一袭长发用发簪随意的扎住,身上青色的道袍,一根布带束在腰上,两道剑眉,络腮胡,方口大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双小眼睛毁掉了那仙风道骨,淡然出尘,显得一股子猥琐气息铺面而来。

  中年人走过大殿,对着三清拜了三拜,又取过一束线香点上,任由那种檀香古味充斥在这间大殿之后才迈步走了出来。小家伙道玄还坐在广场前一家一家数着,“一二三,一二三。。。”

  中年人走到他身边,把他一把提溜起来不屑道:“还一二三一二三呢,字都认不得几个,就知道瞎胡闹!”然后把他放在地上说:“今天的经卷有背吗?”小家伙忙不迭地点头说:“有呀,我每天都有背呢,师傅你听,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中年人点了点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大字也认不得几个,却能流利的背诵经文,估计也是下过一大番苦工的。果不其然,“师傅,我背的这么好早上有包子吃吗?”道玄的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中年人,“恩,恩。”中年人嘴里敷衍到,“不过。。。”

  “哎呀~还有啊!”道玄小嘴一撇,都快能挂个油瓶了。

  “你小子早上把鞋子塞进我的被子里,这个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还哎呀”中年人瞥了一眼道玄。

  “可是,可是是师傅昨天你说的今天是十五了,要我叫你起来的啊。还和我说等有好多家起床做生意的时候就叫你起来的啊。”小家伙低着头,两根手指在胸前绞着。那可怜的模样如果哪个女的在这里肯定会怜心大起抱起他,然后气势汹汹地骂道士一顿。

  “好吧,那就算了。”中年道士看似非常的洒然地说道,“真的吗?那师傅我们现在去城里吗?”小家伙满脸的期待。“恩,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预备,跑!”中年道士说完就一溜烟跑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小道童傻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声大叫,“啊,师傅你耍赖!!!”立即冲了出去,就留下那清脆的童稚之声回荡在这广场上,慢慢的飘荡开到这座山林中,直到响彻蜿蜒的青石路,又延续到进城的官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