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1 07:02:1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游九天
  4. 第一章 彼岸重生

第一章 彼岸重生

更新于:2017-04-21 15:18:38 字数:2771

  黑夜,神锻山庄外围的山脚下,一块巨大的石块旁,一个手持带血短刀的少年,缓步走来。他看着立在石块前的老者麻木地说:“我的命是你的了!”说完少年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少年名叫千萨,本来与父亲“神锻”千厉过着无忧的生活。四十九日前,被神锻山庄少庄主带众多武林高手抓到。少庄主以千萨要挟,让神锻以天外精铁为山庄铸一把“绝世之刀”。

  然七七四十九日后,刀成,少庄主却将神锻投入刀炉,“以你之血肉祭刀,这刀才能‘绝世’,哈哈哈……”

  可怜千萨无力救父,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他们祭刀。脑中只有父亲在火中喊出的:“千萨,你要好好活着!”在少庄主肆意的笑声中,血泪顺着千萨的眼角留下。

  “滚!”他被一脚踢出大门,被人拖到了山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没死就赶紧走吧!万一少庄主又要你的命,那就真死了。”那人对瘫软在地的千萨小声说。

  千萨一直躺倒傍晚,他的心已经随父亲的灵魂走了。母亲死的早,父亲几乎全身心陪着他,偶尔才为江湖上的英雄锻造武器。

  “萨儿呀!平安快乐的活着是最幸福事!”父亲总是用这句话阻止千萨习武。十五岁的千萨体内没有半点内力,更无力为父报仇。

  “桀桀……”一个怪异的笑声传来,千萨依然麻木的躺着。

  “桀桀!真是鲜嫩的美味呀!”一位全身围着灰色布袍的怪异老者蹲在千萨的身旁,尖尖的鼻子连吸几口气。

  “有仇要报吗?我可以让你实现。”

  “帮我报仇!”千萨翻身,慢慢站了起来,他满是血泪的双眼,直直盯着灰袍老者。

  老者干瘦的脸上长着几块黑色斑纹,细长的舌头添了一下嘴唇,“你不问代价吗?”

  “帮我杀了少庄主之后,随你。”千萨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桀桀……”他平伸出右手,手心中一粒黑色的药丸,“吃了吧!”

  千萨伸手捏来,送进嘴里。

  看少年干脆利落地吃了药丸,老者怪笑一声,“很好!”

  药丸下肚,千萨觉着腹部一阵搅动,全身的皮肤都慢慢冒出白烟。

  老者点点头,又拿出一把尺长短刃,递给千萨。

  “报仇当然要自己动手才能彻底,这魔幽丹可以让你隐身一个时辰,该如何做?你懂的。”

  千萨看着围绕着烟雾的自己,转身向上山走去。

  “我就这这石头旁等你,回来后,我要你全身的血!桀桀……”

  ……

  天黑了,手持带血短刀,身前全是血污的千萨回到大石头旁边。

  “我的命是你的了!”

  他向老者跪下,叩了三个响头,“我准备好了!”

  全身笼罩在黑夜中的老者,呵呵笑了两声,慢慢走到千萨身后。

  “你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孩子的……血,所以我会温柔的,慢慢地吸取。”

  老者怪异的腔调,传进千萨的耳朵里,千萨也没觉得刺耳,心中却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来吧!就这样结束吧!”

  老者干枯的手掐住千萨的后颈,拇指指甲都掐入血肉中了。

  千萨身体中的血液迅速减少,整个人都消瘦下来,头发慢慢变成了白色。

  “真是浓郁的生命力呀!”老者兴奋的叫道,从干枯手开始,老者慢慢饱满,脸上的黑斑也变小了。

  “父亲,我来了!”黑夜中,千萨的双眼闭上了。

  ……

  ……

  “啊!怎么会……”惊恐的叫声响彻天地,又戛然而止。

  失去所有精血的千萨的尸体,无声的化为点点光影,飞散开来。

  光亮照在旁边已经变得很年轻的灰袍人脸上,那脸上还保持着惊恐,却如同被点了穴,一动不动。气息全无,死了。

  ………………

  在茫茫星海的某一个方向,遥远遥远的彼岸。一颗巨大的充满灵气的星体上,无尽的海洋中有几块大陆。

  在一块最小的大陆的西方南侧,起伏着很多的山脉,其中最高大的山脉的山腰内部,像是被人为切出一个硕大的空间。

  空间顶部分散镶嵌着许多发着柔光的晶石,将空间照亮。

  在空间的中间,平放着一块晶石制成的床,上面躺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年,少年像是安详的睡着了。

  晶石床的南面,站立着一位老人,头发、胡子全白的老人。

  老人抬头看着洞顶,双眼像看出了天际。

  “主人,老奴无能,用尽万般手段,罗萨殿下还是没能去除噬魂印,没能撑到十五岁生辰时的灵魂觉醒!”晶石床上少年额头上鲜红的噬魂印,正在消散。

  老人低下头,留下了一行老泪,“老奴愧对您临终赐予我的20年性命。罗萨殿下已去,今天将这里安排好后,我会要去寻找殿下的父亲,让他为你们报仇。”

  老人手中凭空出现一把三尺带鞘短刀,刀柄很长,整个刀长的一半都是刀柄,红色的刀鞘口处有两个小字:“逆牙”。

  “主人,您的逆牙刀,就留下陪着罗萨殿下吧!世间也已经无人可以使用了!”

  老者将刀放在了晶石上少年旁边,环视一圈,伸手凭空放出一个一米高的木头人偶,人偶右手持有一柄短刀,“如有外人进来,杀!”

  “外人进来,杀!”被激活的木头人偶收到命了,竟然还能发出声音。

  老人转身出了山洞,洞外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老者悬浮在空中。他又弄来一块大石头将山洞厚厚的洞口封上。

  “罗萨殿下,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来这看你了。”老者拔出一把透明匕首,在面前的空气中一划,一道黑色的痕迹出现,老人双手插进去,用力将空间撕裂,一头钻了进去。

  巨大的山内空间,寂静无声,晶石床的东边有一个一米见方的石池。池底刻印着奇特的阵法,阻止灵泉中灵气的流逝。

  中间的晶石床更是一块天然的灵石,它滋润在躺在上面的少年尸身,使之就像睡着的孩子,不像死去的尸体。

  灵石床的北面有一玉石条案,上面摆在两个灵牌,旁边都有一盏点亮的油灯。

  石厅的西侧一张很大的书桌,整齐地摆放着几本兽皮书。兽皮书的边缘都被磨的光亮,应该没少被翻。

  老人已经走了三天了,灵石床上少年额头上的鲜红印记消失的干干净净,石厅内一切如常。

  灵石床旁边离着的木头人偶,一动不动,还好他只是木头的,如果是真人,接下来发生的事,估计会给他的心里留下面积不小的阴影。

  床上躺着的清瘦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眼神有些孔洞。

  片刻后,“呃!呵!”少年猛地吸了一口气,再吐出了,跟着剧烈的几个深呼吸,他活了过来。

  少年茫然看着四周,“喂!你在吗?不是要我全身的血吗?怎么把我带到这了,这是哪啊?”

  没人回答,少年想翻身下地,却发现身体无力,低头一看,身体瘦骨如柴。

  缕缕白色的长发垂的眼前,少年反手捏住,拉了一下,“头发怎么长这么长,还是白色的?”

  少年垂下了手,叹了口气,“无所谓了!父亲的仇我已经报了,别的都无所谓!”

  他又躺了,“这里好清香啊!死在这也不错!”

  “咔!”他的手碰到了旁边的刀鞘,一股亲切的感觉传来。

  少年立马坐了起来,看着手中抓住的带鞘短刀,“这种感觉!这是父亲最后锻造的刀吗?”

  他想拔出刀来,却没拔动。

  泪水从清瘦的脸上流下来,“父亲,我知道您不会抛下我的,您来陪我了吗?”

  “活下去,孩子!”一个声音在少年脑中响起,少年已经分不清是不是父亲的声音,不住的点着头,急切地想回应那个声音,留住那个声音。

  “我会好好活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