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40:3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和女友的那点事儿
  4. 第一章 网吧里的大眼女孩儿

第一章 网吧里的大眼女孩儿

更新于:2017-04-20 20:04:22 字数:3149

字体: 字号:
我和女友的那点事儿目录
共1章
  也许是为了验证物极必反这个词的含义,今年的冬季来的仿佛特别早,也特别冷。像现在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星期,雨下的并不是太用力但连绵的雨期已经让这座小城没有了温度,连路上的匆匆行人也变得冷漠了起来。但我相信,这个别样冷的冬天不会太糟糕,因为这么低的温度会让人对任何的人、事、物感到麻木。我正需要一场瓢泼的雨,来冲洗这旧日的不幸。我就躺在床上,蜷缩在被子里,感受着骤然变大的雨滴,敲在地面上,敲在车顶上,敲在窗子的玻璃上……

  ‘分手’,当手机屏幕上你的名字下面闪烁着这两个字时,在今年格外热的夏天提前感受到了今年冬天的冷,我感觉像是五指山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无法呼吸。陈雨韵,即便我是孙悟空,你就是那释迦牟尼,覆手就能让我万劫不复。六年了,当初我俗套的弹着吉他向你表白,你喜悦的点头,然后成了我的女朋友的一幕现在如南柯一梦……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我喜欢在家听屋外的雨声,莫名让我会感到安心。现在的我本应该很舒服的享受这雨点的演奏渐渐睡去,却在这雨韵中,沙子迷了眼睛……

  曾经,你的名字让我感到你就是老天给我的惊喜,我喜欢听雨韵,也更喜欢听你的名字。

  第二天,我是在被阳光刺痛了眼睛后醒来的,被雨冲刷了这么久,天空被美图了一般,干净、空荡荡的。太阳悬在天上,却有刺痛的感觉。

  我从床上坐起来,愣愣的坐了一会儿。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乐……’

  自从和陈雨韵分手后,我喜欢上了这首歌,还有当初分手时想对她说——太想爱你……

  铃声响了一会儿便停了,大概过了10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是我才被铃声拉回现实来。看着屏幕上的那串陌生数字,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通。

  “民国吗?”

  “你是?”我疑问到。

  “我魏民啊,你小子该不会把我忘了吧?”

  我笑了笑,回道:“怎么会?你这为民的大班长我可不敢忘记!”

  面对我对他名字的调侃,他不以为意:“这么些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爱损人的习惯一直没变。真不知道你怎么找到那么漂亮的女朋友的。”

  他的话一下子就揪住了我的心,我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拿起床头上放着的烟盒和打火机,从烟盒中抽出一支放在嘴里点燃,然后再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重重的吐出,将烟灰弹进一个空烟盒里。我知道他是无心的,毕竟高中同学基本上在毕业后都没什么联系了,我和陈雨韵谈了这么久,他也就知道我有那么一个女友,却不知道我们早已分手大半年。所以,为了不在高中同学面前难堪,我尽量地舒缓内心的风起云涌,淡淡的问道:“好了,你也别扯淡了,你打电话来不会是找我聊聊的吧,那样我就挂了啊,我还没睡好呢”

  他收起玩笑的语调,正经说道:“我前些天听赵方说你回来了,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老家这里忙,高中有好几个以前玩的不错的同学刚好也回来了,平时也都联系,就你架子大,平时也不找我们联系。所以,这次刚好大家都在,借这个机会好好聚一聚。你也别给我说忙,那是扯淡!你要敢不来,别怪我们翻脸啊!”

  我本想拒绝的,却只能无奈点头同意了。也难怪他这样说,他高中三年班长可不是白当的。每个人什么样的性格他差不多都清楚。

  挂了电话,发现时间已在八九之间,穿了衣服,想了想,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将以前的厚袄子拽了出来,然后武装起来。虽然现在天冷,穿袄子的人也多。但是穿这么厚的袄子,现在估计只有犀利哥会这么“时尚”。我也不怕热,只希望穿的厚点能让我在这个冬天有些安全感。

  除了房门,打算去洗手间洗漱一下,却感觉了异常。老妈正边拿着拖把边一幅看智障的表情看着我。看的我老脸一红,逃也似得躲进卫生间里洗漱起来。我可不敢站在那让老妈损我。她那损人的招数我是招架不来的。我能确定我是她亲生儿子,但她损我起来我都能感觉我不该在这个世界活着。虽然我继承了她的部分绝活,但想将其发扬光大,我是做不来的。因为我尚且离她的水平还是很遥远。犹如苏轼望月,不知天上宫阙是何神人也。

  果然,等我洗漱完,刚迈出洗手间,就感觉到一道寒芒射了过来,随便听见老妈自言自语般的嘲讽:“咦!这么神奇吗?家里这屁大点儿的地方也会出现南北温差吗?住了这么多年也没发现啊,还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遭。得找个先生来看看了…”我红着脸,缩着脖子又躲进厨房里,打开锅盖,稀饭还在锅里热着,微波炉里还放着老妈早晨炒的菜。我端着菜,盛了饭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了起来。实在是肚子饿得厉害,昨天到家晚,也没提前给老妈说我要回来。在车上没吃多少东西,也不舍得让老妈再准备饭菜。没一会儿,风卷残云,盘子底都被我刮得一干二净。

  我放下碗筷儿,刚想打一个满足的嗝,不意间发现老妈的嘴动了,欲有一副将我至于死地而后生为孔丘的架势。不不不,我想孔夫子在她嘴下也讨不到好。我赶忙开口:“那个啥,妈,我出去玩会儿,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了,那个夜晚也不用了。别管我,给我留个门就行,你先睡,我可能很晚才回来。”说完,我两脚蹦到门口,换上鞋子,夺门而去。关门瞬间明明听到老妈在数落我,不过我听不到了。

  心有余悸的下了楼,分手后的半年以来的心情不由得开朗了起来。虽然老妈爱损我,但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却不差半分。

  我茫然地走在街上,突然不知道该去哪。路上的行人很多,他们的呼吸中带着的水蒸气,也因为天气寒冷,缩在一起成了白茫茫的雾气。还有三两情侣或牵手从我身边微笑路过,或依偎前行……扔出的狗粮可撑死了我。

  我不想吃狗粮,我不想独受冷风吹,我不想忍受这一幕幕甜蜜,我更不想,想起她,还有那些快乐的日子……于是,我便很奢侈地在这巴掌大的小城里打了个的,去了网吧城。然后找了个人少且大的网吧开了机子坐下来。

  我百无聊赖地看着今天菜市场的白菜——烂大街的‘新闻’。又翻翻那些无聊的电影,最后点了一个动画片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我突然变成了章鱼哥,我每天都在吹着我心爱的笛子,却被我的邻居——海绵宝宝打扰,并且总给我带来厄运。我很烦她,终有一天她对我说了再见,说:“章鱼哥,我走了,以后不会再有人烦你了……”海绵宝宝走了,带着泪,不知何时,我的眼睛却早已被这咸咸的海水泡肿了……

  “咯咯咯…”我睁开眼,屏幕SH绵宝宝又让章鱼哥倒霉了。耳机里,章鱼哥在咒骂着,伴随着耳机外一阵笑声。我扭头看去,一个20岁左右的漂亮女孩,正玩着一个在我看来很智障的游戏,还不忘看着我这边的动画片傻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让她看起来萌萌的。

  可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不满。

  “嗞儿”我的脸猛地杵到她面前,面目狰狞的瞪着她。果然,孙猴子的这一招挺管用,把她吓住了。她愣愣的看着我,一双大眼睛水光波动,怕是要哭了。那双眼睛就是一件杀器,我不愿再理会她,扭头继续睡。怜香惜玉?笑话,我已经很绅士了,不然我早就动手了,敢打扰我睡觉?我的瞌睡瘾一上来,谁也阻挡不了我。

  突然,耳朵一轻,耳机飞了。我睁眼,是被大眼妹扯去了。

  没完没了了是吧?放你一马觉得我好欺负呢?哈喽剋提也有脾气的好吧!我起身拽住她的衣领,怒视着她,面目狰狞的要把她撕碎。

  她的脸上闪过失措,她心里肯定后悔来招惹我这个煞星了。

  终究还是不忍,我松了手。仍怒气不减地对她吼道:“你神经病啊?没事你动我耳机干嘛?”

  “滚蛋,你才神经病,你干嘛老凶我?我碍着你事儿了?”

  “不然你以为呢,没看见我在睡觉吗?再说了,你拿我耳机又干嘛?”

  “谁让你凶我?我要你补偿我,我要看动漫。”

  聪明如我,再看她玩的那游戏,就知道她是想看动画片,心里不经好笑,这么大的人了:“你自己不会看你自己的?”

  “人家要玩游戏,你凶了我,你就要补偿我!”她撅着嘴,一本正经道。

  我不愿再和她争吵,扰了我的清净。索性把沙发并在一起,换个头继续睡。故意将脚伸得高高的,对着她,然后继续梦我的周公。

  我伴随着报复的满足,再次陷入了梦里……

字体: 字号:
我和女友的那点事儿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