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36:0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永夜的挽歌
  4. 001泰坦?誓言之剑?法师

001泰坦?誓言之剑?法师

更新于:2018-03-17 14:57:12 字数:4703

  001泰坦·誓言之剑·法师前言:漆黑的夜路,古朴的青石板,两旁的青铜路灯如同星火一般,暗,却不可缺失,指引着未知的前方。我轻轻的挽着妻子的手,走向我们提前订的旅馆。“这个旅馆真的好奇特啊!”妻子的话中充满了惊奇与高兴。这让我心中暗暗窃喜。“当然了,我找的可是最好的旅馆了,既然出国玩,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了。”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间旅馆有这么美丽,之前也只是在图册上大略的看过。纯朴的一座欧式建筑,中世纪欧洲城堡的样式,幽暗的气氛被哥特式的建筑烘托到了无以附加的极致,大门前幽暗的烛火不断地摇曳着,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吸血鬼的想法。我暗自笑自己的想象力。在旅店人员的指引下我和妻子走进了这座美丽的城堡旅馆。大厅里,我看到了如同卢浮宫一般的华丽装饰,明亮的水晶吊灯映照着四周已经暗淡的壁画。天花板,墙壁,包括那地上都是绚丽的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遗迹。这家旅馆真的是花了大代价装修,这钱花的真是不亏。“老公,这些画画的是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妻子的话让我从自己的想象世界中醒了过来。我细细的看了一下壁画。“这些壁画是记录了圣经中大灾难的故事,上帝用洪水惩罚了失去信仰的人类,只有一些生命在希望指引下存活了下来。”我顺手给她指去。“老公,你懂的真多!”妻子高兴的依偎在我的身旁。我开心笑了起来,被妻子称赞那可是无比的荣耀。“这种壁画最出名的应当是出自米开朗琪罗之手的,它,它是在梵蒂冈?还是在卢浮宫来着?”“是在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先生。”一旁的旅馆引导者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尴尬的点了一下头。“对,我刚想说呢!是圣彼得大教堂,我下次领着你去看看。”同时我鄙视的打量着走在前面的引导服务生。英式的管家装扮,白色的花口衬衣,暗黑色的领结系在领口,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诱惑的光芒,黑色的长裤,让他看起来略微有些瘦弱,他不紧不慢走在我们的前面。“这衣服一定很贵!”我小声说道。可是妻子光顾着欣赏壁画,没有听见我的话,看着妻子洋溢着的笑脸,我就没有在说出什么,顺手掏出了五百美元,递给了他。他转过身,一只手背在后面,一只手恭敬的接过钱,三十度的弯腰表示谢意。我们在他的指引下走上了白色大理石的盘旋楼梯,来到了城堡的第二层。这一层就不再像大厅一样明亮,长长地走廊只有暗淡的烛火照着亮,走廊中充斥着淡淡的说不出的幽香。刚从明亮的地方来到这里,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不过妻子在身旁,就没有表现出来。“这座城堡是什么时候建成的?”我试图用对话来分散不适应的尴尬。“先生,这个没有人知道,我的老板的祖父买下了这个古老的城堡,所以它留在这里,就如它本身一般。”服务生笑着说道。“那你们老板以前一定是显赫的贵族,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钱装饰大厅,我虽然不是很懂壁画,可是能看的出来那些绝对不是便宜的。”服务员继续在幽暗的走廊中带领着我们,仿佛但丁的引导者,引导他游历地狱与天堂。“这个说起来很奇怪,去年,有个人邮来了很多的钱,还有这些壁画图模,免费为我们装饰了大厅,先生,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他们没有留下姓名。”服务员的话让我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之中,仿佛城堡中满满的都是艺术的灵魂。“哇,真的像电影一样啊!”妻子惊讶的叫声回荡在幽暗的走廊,这让我有些不满,我好像生怕这不和谐的声音会惊醒了这里沉睡的灵魂。我顺着妻子的目光看去,是一个骑士的铠甲,钢化外壳静静地站在黑暗中,铁剑牢牢地握在骑士的手中,如同他们的尊严一样。我想去摸摸它们,或许这就是国人的好奇心,对于自己好奇心总是想摸摸看。我很快意识到这个动作并不礼貌。“我和我的妻子可以摸摸吗?”服务员面无表情的示意可以。冰凉的铠甲带着古老的文化气息,在岁月的历史下,他们的宝剑和铠甲依旧带着它们的光辉,我仿佛听见了他们的宣誓,在他们的铠甲深处回荡。服务员拉开了左手的一间房门,把钥匙恭敬的放在我的手中。“先生,夫人,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和我的妻子走了进去,暗淡的灯光比起游廊里确实亮了很多。房间中梳妆台、书桌、书架都很齐全,我放下简单的行李,走到了书架上,我随手拿起了一本《仲夏夜之梦》,静静的翻了起来,淡淡的书香扑面而来。我的妻子整理着本就不多的行李,埋怨道:“这间旅店确实很华丽,可惜没有电视,唉!”听见妻子的唠叨,我笑着放下书走了过去,抚摸着妻子的肩膀。“中世纪的人可没有你这么前卫啊!亲爱的!”妻子像个孩子似地看着我。“我要是活在中世纪一定能引领时尚的潮流。”“是!是!呵呵!”我走到了书桌旁,拿出了电脑,看看在旁边。“嘻嘻,幸好有电源!”“老公,你说这个壁画在这是里不是有些不舒服啊?”“壁画?”我顺着妻子的方向看去,原来我一进来就光注意书架和妻子了,没有发现床头的墙壁上有一幅巨大的壁画。一个美丽金发少女坐在秋千上,秋千低低的摆动,绿色的森林背景衬托着她蓝色的纱衣,透露出无限神秘。少女的脸上透露出淡淡的愁容,那份愁让整个壁画不再是春天的美丽,而是深秋的伤感。“有什么的,看来这也是一个大师的大作,这么美丽的少女!”我呆呆的看着壁画。妻子看着我的样子,嗔怒道:“有我漂亮吗?”我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转口说道:“哪有!老婆最漂亮了。”“恩,这还差不多,我去洗个澡,你接着写你的小说吧!”妻子走向了卫生间。“老婆,中世纪可没有淋浴,我看你要去跳到河里洗了!”浴室里传来了妻子怒斥声:“去死!”我笑着走到了书桌旁,盯着电脑屏幕,看着妻子今天拍的照片,试图找到一些小说的灵感。“你是作家吗?”优柔的声音在暗淡的房间中回荡,短短的话中我能感受到无尽的愁思。“谁?”我环顾着不大的卧室。“你是作家吗?”声音依旧是那样,毫不掩饰的愁思涌进了我的心中。“是!”我大胆的说道,我甚至怀疑这是妻子的恶作剧,可是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打消了我这个怀疑。声音没有在出现,当我转过头,却看见我的身旁坐着一个少女,我吃惊的跳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看了一眼床头的壁画,屁股的疼痛感让我确信我没有做梦,壁画的少女活了。少女走到我的身旁,拉起了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我,在我起来的那一刻,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就是走廊中我闻到的气味。蓝色的纱衣彰显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让人产生无尽的幻想。“你不会是梦淫妖吧!不对啊,我还没有睡着啊!”我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道。她摇了摇头,坐在我的身旁。我立马起身坐到了书桌前的椅子上。“我的妻子可在!”她忧伤的看着我,我看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庞,不禁咽了咽口水。“你愿意听我一个故事吗?”她用熟练的英语和我说道。“你会说英语?”我吃惊的说道,表情极其的夸张。她没有说话,而是用她湖蓝色的双眸看着我,那一瞬间,我仿佛置身于瓦尔登湖,扑面而来的风带着清凉,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故事?你为什么要给我讲故事?”“你是作家,我想要你记载下来,让他的故事不再被岁月所淹没,让他们被世人所传唱,如同游吟诗人的吟唱一样,带来光芒。”我听完她的话,先是一愣。“我先申明,我可是无神论者,写不出圣经的!不过听见你这么说,我到想听听你的这个故事!”说着,我把手放在了笔记本电脑上,静静地开始倾听。题记:书写历史的不一定都是伟人,他们只是胜利者而已。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抵抗一切错误;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幼;我发誓,真诚对待我的朋友;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我发誓,捍卫骑士的荣誉。英雄历2616年瑟耀2月骑士的宣言在空旷的广场上嘹亮的念起,慷慨浑重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白色日曜石的广场被雨水慢慢湿透,夹杂着所有人的泪水。正中竖立的黑色炽天使石像仿佛也在哭泣,没有太阳,就如所有人的心一样。黑色与白色产生的鲜明的对比,压抑沉重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广场。十三个骑士被绑在木桩上,他们年轻的脸庞早已湿透,可是不是泪水,稚气的脸洋溢着骑士的尊严,如同他们的灵魂被烙上的骑士二字。映着红蔷薇的铠甲带着他们的荣耀,如太阳,给黑暗中,带来了一丝光芒,可惜,这一丝光芒也如同烛火一般,摇曳着快要消失了。广场上,无数的人为之哭泣。“爸爸,叔叔们为什么要死啊?”小女孩年幼的脸上带着无尽的疑问,她不明白这些人犯了什么罪。中年人抚摸着女儿的头。“因为…”中年人不知道要怎么来给自己不经世事的女儿说,只是擦抹着眼角的泪水,他从女儿褐红色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丑陋懦弱二字环绕在他的心头。哭泣,渲染着宽阔的广场,骑士们的宣言声依旧没有停止,一遍遍的宣言声犹如火与冰的凯歌一般。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熊熊的火焰开始燃烧,没有人有一丝**,烈焰中,骑士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模糊消失,一个接一个的模糊消失。直到最后一个骑士,他用着最后的声音沙哑嘶喊道:“安德里亚骑士团,荣耀万岁。”这最后的一声呐喊,让守卫的士兵也感受到了震撼,内心深处的震撼。所有人都希望雨能大一点,浇灭着黑暗的火焰,救活他们的荣耀,来挽救着自己的灵魂。痛苦纠结的军官深深地低着头,带着无比的忏悔去回禀他们的王骑士死亡的消息。明媚的森林中,一个骑士躺在地上,鲜血不断地从他破旧的铠甲中流出,就如他的生命一样,渐渐地消逝。躺在地上的骑士周围护卫着四个骑士,他们背对背的站在四个角,手持着透露出寒光的钢剑,铠甲上的痕迹以及脸上未干的血液表示着他们刚刚浴血奋战过,血腥味不断地围绕着他们。猎狗的声音越来越近,这预示着杀戮的脚步也越来越近,紧紧地追随着血液的气味。骑士脸上的疲惫让他们无法再继续奔跑,四个骑士对望了一眼,那坚定的眼神让他们不得不作出牺牲,来捍卫仅剩的荣耀。两个骑士点了一下头,向着敌人的方向奔跑过去,另外的两个背着晕倒的骑士继续向森林深处奔跑。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小到让他们随时可以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突然丛林中窜出一只猎狗,后面跟着数十个地精,手持长剑的骑士拍了一下另一个骑士的肩,示意让他继续跑,自己则毫不犹豫的冲向敌人。另一个骑士流着泪,继续背着流血的骑士奔跑。直到他也累的被一个干枯的树根绊了一下,被迫倒了下来,泥水混入着血水参着泪水溅满了他瘦小英俊的脸。地精的搜索队很快就追了上来,包围住了骑士。他拄着剑站了起来,用他稚气的脸怒视着这些地精走狗,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把一切都要吞噬,没有一丝的恐惧,他大叫了一声:“安德里亚骑士团万岁!”拼命地冲向了敌人,做好了必死的心态。地精嘲笑的看着这个白痴的骑士,因为它们不懂荣耀,不懂信仰,就如它们没有什么大脑一般。突然一个火球砸向地精最密集的地方,所有地精被火球的炽热的气浪烤伤,骑士也被震得退后了几步,才稳住了摇晃的身形。一个法师从树上敏捷的飞了下来,白色的法师袍让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天使,一个希望的天使,不带有一丝的污染。“带着你的同伴向东跑,那里有一个城堡,可以给你坚实的庇护!”真的好美!骑士完全没有想道这个救星是个少女,动人的声音让他短暂的忘却了眼前的恐惧。“可是你?”新地精很快又包围了上来,骑士摆出了战斗的姿势站在少女的前面。“你快走,我殿后!”少女的声音带着急迫的语气意味。“我是骑士!不能让你殿后!”骑士挥舞着手中的剑,试图吓退靠近的绿色地精,对于他来说,抛下任何一个女性都是不可能的,这是骑士的荣誉,哪怕是用死来捍卫。“真麻烦!”少女举起了银白色的法杖。对于这个骑士,她觉得可气又可爱,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冰的精灵,请保护我——冻结术】刺眼的白光过后,三个人早就找不见踪影了,只有一群被冻成冰雕的地精,它们狰狞的面目永远的留在了它们的脸上,无比的可悲。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