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3: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随源
  4. 第一章 嗜酒少年

第一章 嗜酒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9:24:50 字数:2089

  灼日当空,炽热的阳光笼罩着大地,万物犹如处在一个熔炉之中,接受着那漫长的淬炼。那被蒸腾而起的热气,竟让得人们的视线,都出现了些许模糊和扭曲。路旁的野草深深低垂,述说着它此时内心的烦躁。

  位于漠城一处街道的角落里,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临街而建,酒馆的装饰,略显破败与陈旧,大门正上方,有些泛黄的牌匾上,随意雕刻着的所谓“醉客居”的字迹,倒是颇显几分洒脱与惬意。

  虽然时值正午,是一天气温最为炎热的时候,但小酒馆里的席位已是坐了大半。

  “昨天醉乡楼里新来的小妞,那个骚啊…,真他娘的要人老命。”

  小酒馆二楼的一处位置,几名客人围桌而坐,刚才说话的,是一个士兵模样穿着的红脸大汉,声音大得几乎传遍整个楼层,大汉光着膀子,露出结实黝黑的肌肉,显然其干的差事,时常逃不过烈日的摧残。

  “别他娘的瞎想了,那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你守城半年的俸禄了”桌对面的一名小眼睛的瘦弱男子有些戏谑地说道。

  “哈哈……”顿时,酒馆里哄笑声响成一片。似乎在这些处于底层的市民之中,说不尽的话题里,永远也离不开金钱和女人。

  酒馆里的一处角落,一张有些陈旧的木制酒桌临窗而设,桌上简单的摆放着一个带些裂痕纹路的酒坛和一个普通石碗,碗中残留的少许酒水轻轻晃动。

  桌旁一道麻布衣衫穿着的身影安静而坐,相与酒馆里热闹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少顷,轻风吹动,那头随意散落的黑发变得有些凌乱。身影主人似乎有些不喜这样的凌乱,伸手捋去额前的发丝,露出一张少年模样的稚嫩脸庞。

  少年脸庞略显苍白,额前渗出些许冷汗。从那紧紧咬着的嘴唇和麻布衣衫下有些颤抖的身躯可以看出此时的他,似乎在承受着某种巨痛的煎熬,他不禁瞥了瞥空了的石碗,拿起酒坛,倒了满满一碗酒,一口喝完。不多时,似乎未能达到想要的效果,他再一次为自己倒满一碗酒,再次的一饮而尽。

  “呼……”

  不间断地灌了自己足足两大碗,少年也是有些吃不消,气息微喘。但那有些病态苍白的面部,也是有了些许血色的红润。

  做完这些,少年侧过头望向窗外,静静地,眼神逐渐迷离。

  ……

  “他娘的,你以为我愿意守城啊,像我们这种没有源脉,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就他娘的要听从老天的安排。”刚才的红脸大汉在郁闷之余,也是有些感概的说道。

  “源脉!”

  突然听到这两个字,酒馆里众人的大声喧哗也是变得安静了许多,似乎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重要非凡。

  相互戏闹的话题,顿时,也是因为红脸大汉那不经意间的话语,而悄然转移。

  “不知道谁还记得八年前,柳家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后辈。”

  良久,红脸大汉对面的瘦子,不禁问道,眼睛虽小,却是透着一丝精明之意。

  “城南柳家么,是不是那位名为柳凌儿的少女?柳家族长,柳震的女儿?”红脸大汉脸庞,带着回忆的表情,缓声道。

  “可不是吗!少女六岁筑脉,十二岁就步入了筑脉后期,是柳家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家族之中众星捧月的掌上明珠,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恐怕超越其父柳震,都是预料中的事,其在柳家所占据的地位极其重要,与其相比,甚至家族中的一些长老都是略有不及,真是一个得到了上天眷顾的女孩啊!”

  临桌的一位客人也是神情向往地接过了话茬,说得激动异常,吐沫横飞,好像那名为柳凌儿的少女创造的诸多传奇,是他亲眼目睹了一般。

  “另外听说与那绝佳的修炼天赋相比,其惊艳的容貌更加令人倾倒,家族中不知多少少年愿为其鞍前马后,只求能博得佳人一笑。哪怕在这整个漠城之中,也不乏一些其他家族的后辈对其美貌垂涎已久,嘿嘿!也不知这传闻是否属实?”

  润了润有些干涸的嗓子,那位客人有些意犹未尽地接着说道,对于那名修炼天赋出众的少女,仿佛他更加在乎的是其容貌。

  “这传闻的确属实,柳凌儿也确实是一个天赋与容貌双绝的少女,可惜你们不知道的是…,他从小就是与人定下了婚约…,而那幸运的家伙却是一个家族中没有源脉之人,一个名叫梁潇的少年…”

  瘦弱男子眯着小眼睛慢悠悠地说道,而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让众人震惊。

  “哦?还有这等事…,那就真的有些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对于那位叫梁潇的废材少年走了这样的****运,众人心里很是有些不平衡,同样是不能修炼的人,怎么他们就没有摊上这等好事呢,想想可能是一个人的人品问题吧。

  少年临窗而坐,看着窗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不禁有些入神,对于酒馆里众人的大声议论,似乎浑然不觉,

  ……

  收回目光,少年站立而起,伸了伸坐得有些发麻的腰身,伸手摇了摇桌上的酒坛,发现已是空空如也,不由释然,在木桌上放了些许酒钱,接而转身,径直朝出口的方向缓步行去,背影显得有些落寞而孤独。

  众人讨论的话题,依然在持续,而少年的离去,并未引起人们的在意,就如同那最为普通的过客一般,没有引起一丝的波澜。

  “似这般特立独行的年经人,在这漠城之中真是少见……”

  酒馆里同样有些安静的,是一处柜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翻看着手中的账簿,不经意间,老者望向少年颓然离去的背影,不禁感慨道,心中有些不解,这少年为何如此地嗜酒。

  “唉!多好的年纪,却是这般颓废,真的可惜了!”老人轻轻的话语,却似乎道尽了少年这十多年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