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9: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赤燕云霞
  4. 元宵佳节

元宵佳节

更新于:2017-04-21 11:10:01 字数:2599

字体: 字号:
赤燕云霞目录
共1章
  秦州地处水陆要道,向来商埠繁华,光是贯通城内南北向的弥河两岸便有十万人家。这一年是昌平三年,算来太平已久,开春的节气,又适逢元宵佳节,城里的热闹繁盛就更超过往日了。由柳街往北水门一路花灯高悬,照亮黑夜如同白昼一般。有心的商家搭起彩棚,请来各色艺人竞相表演,魔术、杂技、说唱、歌舞、猴戏叫人目不暇接。街市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不止。恰在朵朵烟花盛开之际,七八位身穿锦衣的公差由柳街南头直冲向北水门而来。这些公差口内直嚷嚷着机要公务、肃静回避,一边用刀柄拨开人群。行人商贩避让不及,一时间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可慑于官威,无人敢大声斥责。

  这批公差直冲到守门营房,喊出门头。一位头戴鹊翎的公差掏出一份海捕公文。门头看了眼公文,却是都城西京府尹的官印,这才知出了大事。当即带人关闭两扇城门,只留下一扇偏门严加盘查行人。可到底盘查什么人,这几位京城来的公差却绝口不言。

  道路变阻且窄,来往行人虽有怨言,也只得忍气吞声。又有爱看热闹不怕事多的躲在一边窃窃私语,互相打听京城中出了什么事。彼时一匹黑色高头大马出现在城门口,由偏门勉强进来。马上的中年男子身穿灰色长衫,头戴发髻,留着三缕长须,道不道俗不俗。加之相貌硬朗,肩后却背着一个婴儿竹篓,委实叫人看着古怪。几位公差面色大变,即刻团团围上,当先一人扯住马嚼头,大声问道,“夤夜来此,所为何事。”长须男子遇此情形,倒也不惊慌,自忖凭着自己的本事,这几个公差足可以轻易打发。正准备发难,可见到四周众平民百姓围着水泄不通,恐伤及无辜,只得暂时忍耐,随口答道,“元宵佳节,走亲访友,实在正常不过,何来有此一问。”心中却在思忖其他脱身之计。旁边站着的老门头见多识广,见情状严峻,忙上前相帮转圜。言道,“京中出了大事,几位京城来的公差也只是奉命而为,绝不有意为难远客。”

  长须男子问道,“几位大人想要如何?”

  “也不为难你,”一位公差言道,“看看背后婴儿是男是女罢了。”

  长须男子略一思忖,翻身下马。卸下肩后竹篓抱于胸前,一个半岁大婴孩正酣然入睡。领头公差伸手进竹篓,直接揭开兜裆布,定睛一看,摇头不止,面上神情显然大失所望。长须男子迅疾拉回竹篓,背上后肩,翻身上马。几位公差见此情形,也不再阻拦,任由他过去。

  长须男子手控马缰,缓步而行。背上婴儿虽然经过此种事故,却依旧睡眠香甜,只是偶尔发出嘤嘤声,像似正做着美梦。

  一人一马一婴经过三里长的柳街,骑过云跨桥往右便是朝东大街,这里人迹渐少。长须男子勒住马缰,寻着一位路人问道,“敢问这附近可有一座姓殷的人家。”

  那路人点点头道,“兄台可是寻那本城首富,殷大善人。过了前边的十三间楼,也是他家产业,便可寻得殷府的正大门。”

  长须男子略一抱拳,径直前行。过了一座牌楼,便见老长一段白色院墙。过了院墙,正门口蹲着两头大石狮子,四间兽头大门。门前长凳上列坐着同样打扮的十个华服之人。正门却没有开,只有西边的角门有人出入。

  长须男子打马停驻,也不下马,只冲着众人说道,“烦请通报你家老爷,受人所托,送来一物。”

  其中最年长之人,上前躬身行礼道,“小人李头,不知贵客从何处远道而来,与我家主人是否故旧相识。”

  长须男子道,“从不认识,也非远亲。我这里有一张名帖,烦请通报一声。”也不见他扬手,一张红色名帖从他袖口中徐徐飞到李头手中。

  李头虽不识功夫高低,但见此人相貌不凡,又气定神闲,像是有恃无恐一般,也不敢大意轻慢。便唤来一名小仆,叫他拿着名帖速去通报。

  李头又向来客解释道,“今日元宵佳节,新近调来的太守大人正在府上与我家老爷同赏花灯。请远客稍等,多多见谅则个。”

  长须男子却道,“恐怕没那个耐心久等,此物请收下,告辞。”

  李头只见一个竹篓平平飞到胸前,不敢多想,慌忙接下。再看那人,已经策马而去,在人群中竟也骑得飞快,却不挨着行人半分,倏忽间便不见了踪影。

  小仆拿着名帖奔到后院赏月楼,因为自家主人正在待客,不敢打扰,便将手中名帖转给楼下待命的副总管。

  此时殷一臣正陪同本郡太守王化芝赏玩花灯,在座的尚有多年至交清凉寺住持本尘长老。

  王太守说道,“前几日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昨天晚上到了海捕公文,今天早上看了传抄的邸报,才知道这件事竟如此古怪。”

  殷一臣道,“不知发生何种大事,还望王太守明示,说与我等听闻。”

  王太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说道,“我听闻此事,虽然公文确凿,至今依旧半信半疑。那是本月初八,右贤淑贾贵妃娘娘回家省亲,当时长公主殿下正好满月,所以特地带回家中。当晚正举行家宴,客人亲戚来了很多,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一个尼姑竟然混进了家宴厅。最奇的是这个尼姑只有一支手臂。众人发觉后,唤来侍卫要赶她走,她却说前来化缘,物事到手自然会离开。本是喜宴,大家也高兴,贾家大老爷也不是特意对她过不去,就问她想要多少银两。她却说,银两不要,只要今日满月之长公主。众人见她如此大胆,纷纷要求侍卫上前捉拿,报送官府。谁知道这个尼姑一扭身,竟然倏忽跃上了房顶。临走时还说,今天夜里卯时来取。侍卫上前追赶,却早已不见这个独臂尼姑的踪影。要知道,贾府本有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这次贾贵妃回家,又带着皇上特别疼爱的长公主,皇上特地调了几个武功一流的大内侍卫护送。谁曾想,在他们眼皮底下,让这个独臂尼姑来去自如。当天晚上,贾府如临大敌,贾贵妃寝宫四周更是布满了侍卫,就连屋顶上也安插了好几位弓箭手,如此防卫,本以为逃不进一只苍蝇。可谁能料到,那尼姑不知用了何种法力,长公主竟然当真被她盗了去。据说当天夜里,卯时不到所有侍卫都已经沉沉入睡,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殷一臣问道,“可知这独臂女尼是何来历,为何掳走长公主?”

  王太守道,“事情就是如此蹊跷,西京府尹会同中书省派人四处查访,却无人知道这个尼姑的来历。皇上龙颜大怒,京内震动,无法言表。前几天京城所有城门关闭,大肆搜捕,尼姑抓了上千,可都是全手全脚的。挨家挨户细细搜查,不管是王府大院还是小户人家,一个也不放过,长公主生下时肋下有一指甲盖紫色胎记,却也不容易藏匿,可是到头来,不管是那独臂尼姑还是长公主殿下全无影踪。实在无法,为了皇上分忧,在京中的大臣商议后,由西京府尹发下海捕公文,这皇天之下一百零六州九百七十郡俱要得令,这还不算,皇上亲自颁旨,由御前总管派了众多御前侍卫亲到各通衢大郡盘查。昨日公文才到,今日众多侍卫也来了。”

字体: 字号:
赤燕云霞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