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59:5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南越阴阳
  4. 第一章 血色记忆

第一章 血色记忆

更新于:2018-03-17 15:41:13 字数:2134

字体: 字号:
南越阴阳目录
共1章
  血红色的世界,滴滴答答的声音不知道在哪里传来,每一次的声音撞击,仿佛来自灵魂的击打,莫名的烦躁。

  我这是在哪儿?

  无数次的询问自己,我找不到答案,更不要说回去的路。

  周围的的景色突然变换,让我差点又站立不稳。缓过神来的时候,居然站在一队人的中间,不由自主的在栈道上疾走。下面是百来米高的悬崖,薄薄的雾气在身边触手可及,夕阳下的淡淡光晕让人不自觉的有种昏沉感。

  “这是金饶山吧,我又回到了这里了呢!”默默的看着这个熟悉的场景,栈道的地板很湿,好像刚刚才下过雨,淡淡的青苔似乎在述说着千年的哀伤,山下的林子若隐若现仿佛一张撕裂的大口。我像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眼前那个穿着花衬衫手里却带着镣铐的家伙。仿佛为了验证我心中的想法一般,就在我抬头瞬间,他突然加速越过护栏。

  “京子!”在我注意着那张脸惊呼的一瞬间,背后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眼睁睁的看着,一抹鲜红的娇艳绽放夺目,陪着它的主人就这么落入山下的林中。

  鸟雀声起,大概是这些晾干羽毛的家伙们被吓着了吧。

  “赤田!”我虽然早就知道又会这样,但是任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转身怒视那个开枪的矮胖大叔。

  “青鸽,你带第二行动组,迅速下山,日落前必须找到尸体,县人武部二座集合!”威严的声音,震的栈道木板似乎都在颤抖。矮胖大叔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是!”一个高亢的女音,转眼间十几人小跑离去。

  又被无视了么,但是看着他手里黑漆漆的管状物,我不断的告诉自己需要冷静。

  “小麟,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没想到,很对不起,况且京子还背叛了,这是他咎由自取。你现在需要冷静。”他的语调里似乎完全没有带着‘对不起’的意思,往边上的人努了努嘴。

  就当我决定要不故一切冲上去的时候,眼前金光一片,然后黑暗下去,黑暗中感觉似乎后脑遇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天地一掌,阴阳须臾”

  朦胧中,一个叹息声在出现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

  “逃不掉的!”

  我循声望去,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笑眯眯的老人,然后出现第二个人,第三个人······都默默的念着同一句话。

  “逃不掉的!”

  人越来越多,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包围了,我好害怕,仿佛回到了儿时迷路的那个晚上。

  突然,我发现人群中熟悉的脸,这是!奶奶!阿亮!斌杰!猩猩!金福!还有···

  就像落水的旱鸭子突然抓住了某样东西,即使是稻草也会减少恐慌的摆动。本能促使我在人群中朝他们挤去。

  “不对!这些人不都!”我猛然间似乎意识到一件更恐怖的事,瞬间脑袋突然开始剧痛,手上的鸽子血的纹身发出热量传递到全身,燥热的令人奔溃!“逃不掉的!”

  这是我意识在这个空间消失前,最后听到他们的声音,附带着忘不了的那个微笑,还有他们身上流淌的鲜艳夺目的红···粗气连喘,我揉揉发胀的脑袋惊醒,看着手背上跳出的鸽子血纹身苦笑一句:三年了,你到底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

  凌晨一点半,都市的夜晚没有星星,我只能盯着窗外的月亮。同一时间,杭州的一家夜总会依然灯火嘹亮、舞曲飞扬。虽然已是后半场,歌女的一次次职业性的甩臀,依然把整个夜总会的气氛再一次的送到高潮。

  你可以不认可混乱式的夜店的生活,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种宣泄的方式很疯狂也很有效。虽然这个世上有很多宣泄方式的存在,但是无疑现在的年轻男女选择来表达自己对生命的迷茫和疯狂。不少的年轻男女,或是在酒精的刺激下疯狂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又或是在挑逗着异性,又或是盯着什么,盘算着什么。

  猎手,混搭在猎物群里才是最可怕的,何况这里面不仅仅只有猎手和猎物。谁真是猎手?谁能说一定是猎物?这个世上,真的说得清这些东西么?可笑!没有永远的公主,金钱才是主公。

  一个高级包间内,一老一少在沙发上就这么对坐着,没有小妹开酒也没有人喝酒,气氛诡异。

  “那边差不多了吧?”老人阴冷的声音仿佛金石敲打般回荡。

  “源叔心急了呢,不过源叔还真是舍得,居然愿意放弃一件和3年前血祭有关的东西?”青年汉子玩弄着手里的IPAD笑的很邪。

  “一件早就过时的东西而已,既然线索少的可怜,不如让他们来提供。不过你说的那个人呢,真有那么厉害?”

  “源叔是前辈,小侄我自然不敢骗你。能在血祭下活下来,必有过人之处。如果不是不方便,何必需要源叔的高超演技!”

  “哼,年轻人真狠,你不会只是想上位这么简单吧?”“源叔放心,小侄只想要地宫里的那个鲛珠,其他的东西,都归您盗千门。”

  “哼!最好别动其他心思!”

  青年汉子看着手里的IPAD诡异一笑,那神情仿佛凶狼遇到一只受伤的羔羊,轻轻朝老人打了一个手势,成了!

  突然间一声爆炸巨响从对面的包间传出,爆炸的冲击力把包间的门冲的掉了一半,凌乱的挂在门框上依然晃荡,说不清的随意与放荡。还有一个离门近的二货在冲击力的抛飞下跃向人群,然后没事似的爬起来继续在各种颜色的灯光和巨大的DJ舞曲中摇晃,不知道是吸粉上脑还是内心强大。人群很理性的没有骚乱,老客户早习惯这家店出了名的“整蛊”的风格。

  “请君入瓮!”透过折射的玻璃,青年汉子说的很轻,仿佛这发生的一切本该这样一般。只是老人好像还盘算着什么,闭上了眼睛。灯光下,老人的手掌上赫然是六根手指···

  夜晚的风很大,风说:我笑的好残忍,今晚只是开始!

字体: 字号:
南越阴阳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