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48: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狼之灵
  4. 第二章 埋伏

第二章 埋伏

更新于:2018-03-17 12:47:43 字数:2270

  夜幕将至,莫靑文一行人也赶到了邪魅城的门口。莫靑文站在城门前,望着牌匾上那邪魅城三个大字,微微地出神,这是他当年离开的地方,如今,总算是回来了。

  林空文似是看出了莫靑文心中的想法,“回来就是好的,进去吧。”

  “回来就是好的。”莫靑文微笑着迈着步子向邪魅城内行去。

  依然熟悉的街道,依然熟悉的店铺。只不过早些年那些人已经都不在了。莫靑文一行人没有停留,直接来到了城主府,这里是林空文的家。

  莫靑文坐在主座,林空文坐在一旁。林空文开口道:“如今的邪魅怎么样。”

  莫靑文笑了笑,“如今的邪魅暗流涌动啊。”

  林空文也笑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这三年来,我只是在想一个道理,你说为何当年那个人抢夺了他的力量呢。这一切都是命,怪不得他,也怪不得我。我们仇恨的来源,无非是因为他的离去。”莫靑文说道。

  “如果当年他不死的话,你也不会做出那些事来,无论怎么说,有些人是无辜的。我想他也是猜到了,才留下了那些东西,让你在那里呆了三年。”林空文说道。

  “那件事情也的确是我错了,不过那时就信着,血债血偿了。仅此而已,如今也过去了。不过现在让我来做,还是四个字,血债血偿。”莫靑文说道。

  “你和风擎天也不死不休了。多一个仇人,少一条路啊。那个人还真是好算计啊,就这样将你们兄弟两个弄得仇恨了,也不知道他给了风擎天多少利益。”林空文说道。

  “看来林叔从小也没少灌入你这样的思想,怪不得能有如此的觉悟呢。”莫靑文笑道。

  “他现在归隐了,将这城主府留给了我,其实说起来,我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现在的邪魅已经不是当初了邪魅了,说不定哪天,我就离你而去了。”林空文叹息道。

  “有些东西,习惯了就好了。”莫靑文笑了笑。

  “也是,有些东西,总归是要放下的啊。”

  “我回来的消息他们应该知道了。送我回莫家吧,不然那个疯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我在的话,还能好点,不至于血流成河。”莫靑文提出告辞。“也这么多年没回去了。”

  “恩,车子我已经备好了。”林空文将莫靑文引道城主府的门口,此时早有马车在那等待。车夫对着莫靑文恭敬地说道:“莫少爷好。”

  林空文对莫靑文介绍道:“他是你的车夫小凌,以后也就跟着伺候你,后面这几个人是我派给你的侍卫,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是注意点好。”

  莫靑文点点头,也没有拒绝,他深知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个人保护他,他倒是也乐得开心了。莫靑文上了马车,和林空文挥手告别,便离开了城主府。

  马车的车厢中只有莫靑文自己,莫靑文不知为何总有种淡淡地不安,他从怀中拿出了那块狼灵石,轻轻地抚摸着,感受着石头中散发的温和能量,忽然间,一个念头出现在了莫靑文的脑海里。

  距离莫家大宅不远的胡同里,站满了黑衣人。这些人黑巾蒙面,拿着大刀,刀片在月光的映照下有些渗人。这些人的目光定在了胡同前的街道上,似乎是等着什么人。接着就是莫靑文乘坐的马车从胡同前驶过,黑衣人迅速上前,冲向了莫靑文。

  画面在此时停止了,莫靑文也知道心中的不安为何出现了。莫靑文对车夫喊道:“停车。”

  车夫停下了车,而后面跟着莫靑文的侍卫也停了下来,莫靑文从马车上下来,对着小凌说道“前面有埋伏。”

  小凌皱了下眉头,问道:“莫少爷,您是如何知道的。”

  莫靑文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想的。”

  见到莫靑文如此说,后面的侍卫开口道:“莫少爷,您未免太多疑了吧。”

  莫靑文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着小凌说道:“你赶车马车过去,快点第三条胡同的时候你跳下车,让马车自己过去,咱们从远看着就知道了我说的对不对了。”

  小凌点了点头,莫靑文又重新回到马车上,马车缓缓前行,快到第三条胡同的时候,莫靑文下了车,侍卫在莫靑文边上守着,而小凌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马上就要到胡同口时,小凌跳了下来,转身到了一旁的阴影中躲避。

  马车从胡同边驶过,胡同内瞬间冲出了无数的黑衣人。他们对着马车冲了过去。

  跑在最前面的黑衣人一刀就将马车拦腰斩断。马车被展开后里面却没有人,这时黑衣人发现他们上当了,迅速对后面说道:“上当了,快撤。”一行人瞬间消失在黑夜里。

  见到这样的场景,刚刚说话的那个侍卫闭上了嘴,小凌也是一身的冷汗,刚才那个黑衣人的功夫明显超越了他,如果不是莫靑文提前想到了,想必他们会全军覆没的,不过还好莫靑文提前发现了。

  莫靑文似是看透了小凌的想法,拍了拍小凌的肩膀,“走吧,他们不会再来了。”

  没了马车,一行人缓慢地向莫府走去,这一路上倒是没有再碰到埋伏了。一行人很顺利的回到了莫府。

  望着熟悉的府邸,莫靑文轻轻地推开了大门。大门打开的那一霎那,莫靑文的身体瞬间僵硬了。此时的莫府中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大门后,排成了一队,站在最前面的是莫靑文的爷爷莫天问,后面是莫靑文的父亲莫文天和莫靑文的叔叔莫文宣,再后边便是莫家的下人和家眷了。

  望着莫靑文,莫天问颤抖地身躯说道:“三年了啊,回来了就好。”

  莫文天则是上前抓住了莫靑文的胳膊,说道:“青儿,这三年,受苦了啊。”

  听到父亲的话,莫靑文的眼泪差点留下来,饶是他现在的心性,也难以抵挡亲情的温暖。或许是被仇恨纠缠了太长的时间,三年的磨练,让他摆脱了仇恨,对于亲情的渴望又近了一步。

  接着莫府上下欢腾,欢迎莫靑文的归来。

  而此时莫府旁边一座院落的屋顶上站着一个人,此时她眼神复杂的望着莫靑文。“你总归还是回来了啊,可是你不知道这邪魅早就遍布他们的眼线了吗,你会死的啊。”这个人喃喃地道,然后便飞身离去。

  此时的莫府,上下欢腾。小凌一行人也是融入了莫府这座大家庭。众人都沉浸在莫靑文回来的喜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