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18:4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谁乃帝王
  4. 第三章 帝王成长

第三章 帝王成长

更新于:2018-03-17 21:53:55 字数:2560

  “轩辕狂,你给我站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追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而且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有本事,你别跑。

  跑了好久,小孩子转过身,朝已经气喘吁吁的年轻人扮鬼脸,“二师兄,你就别追了,哈哈,你追不上我的。”

  小孩子便是轩辕狂,轩辕山的魔王,每个轩辕山的人差不多都被他捉弄过,这次他把二师兄的鞋子里塞上了蒺藜,惹的二师兄一路追杀。虽然常常被整的哭笑不得,但轩辕狂的这些师伯、师叔、师兄却对他百般疼爱,或许因为他是轩辕海的孙子,是帝王星,但更多的是因为轩辕狂天资秉异,什么都一点就通,而且能举一反三。

  所以一周轩辕狂只去学校上三天课,两天跟着姑姑学习礼仪社交、钢琴、书法、围棋、象棋,剩下两天去轩辕山。

  相比轩辕狂,诸葛浮屠的生活就简单的多,已经快十岁的他,除了每年几次下山去看望父母,其余时间一直在昆仑,而且是轩辕问天亲自教导。

  “爷爷,我输了。”诸葛浮屠看着输了三目的棋局,手里仍抓着棋子,一脸的不甘心。

  诸葛问天轻轻摸着浮屠的头,轻笑道:“不甘心对吗?其实你的开局惊艳,只是局中平庸,收官落了下乘。总起来说,开局占优,没有乘胜追击,舍小就大,过于顾己失彼,弃子不弃。局中,你本没有优势,没有动须相应,慎勿轻速,却一味攻彼顾我,贪不得胜。收官时,你已处于劣势,你没有彼强自保,势孤求和,逢危须弃,却还执着与我缠斗。从心境、棋意上你都已经输了。”

  “爷爷告诉过你,中国象棋是阴谋,围棋是阳谋。帅不出宫,卒不回头,也正好说明了阴谋同象棋一样,存在太多的局限。那么浮屠,爷爷曾经告诉你,围棋的精髓是什么?”

  诸葛浮屠略微思考一下说道:“围棋,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滥其得失,古今略备。”

  “嗯,不错,所以很多时候,一个懂得使用阳谋的敌人,更加可怕。”

  诸葛浮屠点点头,“爷爷,我记住了。”

  诸葛问天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孙子满意的点点头,“浮屠,爷爷给你的这种生活会不会觉得枯燥?”

  “不会啊,我知道爷爷是为我好,这里有那么多师兄弟,师伯师叔。”诸葛浮屠摇摇头。

  “呵呵,你不乖爷爷就好。现在还经常去跟后山的怪叔叔比试?”

  “嗯,可是那个怪叔叔好厉害,我怎么也不是他的对手。”诸葛浮屠一脸的郁闷。

  诸葛问天哈哈大笑,“小浮屠,爷爷答应你,等你围棋战胜爷爷,然后打败后山那个怪叔叔,爷爷就让你下山。”

  “真的吗,爷爷?那我是不可以去游乐场?”诸葛浮屠一脸的期待。

  “哈哈,可以。”果然还是个孩子,浮屠,希望你长大后,也不怪爷爷给你这样的生活就好,哪怕真的怪爷爷,爷爷也认了,你身上背负着诸葛家的希望和未来。

  今天是星期一,轩辕狂要去上课,很早就起床了,轩辕雪,也就是龙腾企业的首席CEO,轩辕狂的姑姑亲自送他去,轩辕雪对自己阮生弟弟轩辕阳照顾有加,对这个侄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所以接送轩辕狂上下学,轩辕雪义不容辞的揽过来了。

  “小狂,你怎么喜欢上学?是不是喜欢上学校里那个小姑娘了?跟姑姑说,姑姑帮你参考一下。”轩辕雪一脸笑容的的问。

  “才没有呢,她们都没有姑姑你漂亮,我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姑姑这样的。”轩辕狂一脸的献媚。

  轩辕雪抬手就是一个板栗敲了下去,“让你贫嘴。学会拍姑姑的马屁了。“

  轩辕狂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头“没有拍姑姑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在我心中姑姑最漂亮了。”

  “啪”又是一个板栗砸下去,“还贫,讨打。”轩辕雪假装生气。

  到了学校,轩辕狂打开车门,转身朝轩辕雪做了一个鬼脸,向学校跑去。

  轩辕狂所念书的学校是一个私立的贵族学校,能来这里上学的,不是名流望族,就是官宦子弟。

  轩辕狂所在的班级二年级一班,在教学楼的三楼东侧。推开门,走进教室,很多学生都来了,走到自己的座位,轩辕狂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扔,转过身说;“拿来吧。”

  坐在轩辕狂身后的是一个长的挺精致的小女孩,现在正一脸委屈的看着轩辕狂。这个女孩叫南宫慕云,每天上学都从家里带点心,点心是家里保姆做的,有次好心给轩辕狂品尝,没想到轩辕狂就喜欢上这个味道了,每次都让南宫慕云给自己带,而且每次都都自己吃光,一点不给慕云留。

  关键是这今天暮云家里的保姆有事请假回老家了,所以就没有带点心。

  “轩辕狂,我家保姆请假,今天回老家,我没有带点心。”说完忐忑看着轩辕狂。

  轩辕狂学着姑姑,抬手给了南宫慕云一个板栗,“谁信啊,怎么你家保姆偏偏今天请假,是不是你自己偷吃了。”

  南宫慕云伸手捂住刚刚被被轩辕狂打的地方,带着哭腔说道:“没有偷吃,是真的。”

  轩辕狂抬手又是一个板栗,这下南宫慕云受不了了,从小到大被公主似的宠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别说挨打,练语气重的话都没有过,现在连着被轩辕狂打了两个板栗,哭着跑了出去。

  轩辕狂看着南宫慕云跑出去,一脸的不解,“疼吗?刚才姑姑打我也不疼啊。”说完自顾从书包拿出从二师兄那里偷来的成人杂志看了起来。

  上完一节课,南宫慕云都没有回来,轩辕狂心里犯嘀咕,这丫头去哪了。这时教室门被人推开,进来六七个比轩辕狂大不了多少的孩子。

  “谁是轩辕狂?出来一下”带头的一个男孩问。

  轩辕狂站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但看到站在他们身后还哭哭啼啼的南宫慕云小丫头,就全明白,感情这些人是这小丫头喊来的帮手啊。

  “我就是,怎么了。”轩辕狂往外走。

  到了楼梯拐角初,带头那个男孩,喊了一声“打”,那几个小男孩一拥而上,结果被轩辕狂一个个都打趴在地上,对从四岁开始在轩辕山习武的轩辕狂来说,别说几个小孩子,就是几个成年大汉也不是多么难的事。

  轩辕狂刚准备继续教训带头那个孩子,却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是南宫慕云,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

  “求求你,轩辕狂,不要打我哥哥了,我以后把所有的点心都给你吃,你不要打我哥哥了好吗?”慕云苦苦哀求。

  “慕云,不要求他,轩辕狂,你别太嚣张,早晚有一天,我,南宫慕枫,会把你打趴下。”那个被打倒的带头男孩恶狠狠的说。

  轩辕狂一巴掌拍在那个男孩的头上,“呵呵,好啊,我给你十年时间,这十年之内,你随时可以向我挑战,如果这十年内,你打败我,以后我跟着你混,要是十年之内,你还不能打败我,就跟着我混,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但你以后不能再欺负我妹妹了。”

  轩辕狂点点头,不再看他们,转身向教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