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39: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寒
  4. 第二章 修炼之事

第二章 修炼之事

更新于:2017-04-21 14:46:02 字数:4052

字体: 字号:
  待得叶星和凌云回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轮弯弯的月亮轻轻地挂在了晴朗的夜空之中,将清澈的月光也轻轻地洒在了大地上。

  叶星大大咧咧进了院子后,兴奋的他就立马大声吼道:“母亲大人!我回来——”

  “吵什么吵!犯了错还不给我跪下!”叶星还未吼完,就被母亲的呵斥给打断了。

  叶星也听出来母亲是真生气了,跪了下去。

  “啊云,怎么回事?他跑哪去了?”叶母长相清秀,纵使已经成为叶星这即将十五的孩子的母亲了,也不见得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些什么。

  但此时清秀的脸庞却全都是怒气,那副模样让叶星后怕不已。

  “禀夫人,我是在北部森林的深处才找到少爷的。当时少爷正在和火光猪战斗……”毕竟叶星这次的行为确实应该受到教训,所以凌云也没有再替叶星做任何掩饰了。毕恭毕敬地将实情告诉了叶母。

  凌云把大概情况说完之后便退出了院子在门口守着。

  “什么······”叶母听到“火光猪”三字时就愣住了,叶星的所作所为确实够震惊她的,这次违反家规偷偷跑出去打猎就已经很严重了,竟然还敢凭他那点三脚猫的实力去和已经迈入圣兽级别的火光猪战斗,幸好凌云及时赶到,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叶母一时间又生气又后怕,也说不出任何话来骂叶星。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叶母竟全身都开始颤抖,随后便直接哽咽了起来。

  “没有这么严重啦,我和那个火光猪战斗时候它还被我创伤了呢!只是当时战斗时间和环境不对,要不我一定凯旋归来。”见自己的所作所为气得母亲都要哭了,叶星连忙解释道。

  “你······竟然这么······不爱护······自己······的命·····呜。”叶母哽咽着,虽然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停止哭泣,反而哽咽地更厉害了——她生性柔弱又因出身优越而未曾经历过太多磨练,她的下半生本该得到心爱男人好好的保护,可是上天却没能让其一生无忧······如今听到儿子差点死掉的消息,心里在责怪儿子不懂事的同时也责怪着自己的管教不佳。

  “母亲······”叶星很少见母亲如此伤心的模样,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母亲。

  院子里只剩下哭声和虫鸣声。

  过了一会儿,叶母终于止住了哽咽,只见她抹了下眼泪,转过身去。

  背对着叶星,叶母的声音也变得更有威严了:“给我做五十次纯力消耗训练!要在两个时辰内做完!凌云,给我看着他!”说完叶母便迈开腿几步进了房间。

  叶星几乎是苦笑着听母亲说完的。纯力消耗训练,顾名思义就是要消耗尽体内的纯力,再汲取天地间的界元,将其在丹田处炼化为需要的纯力,如此重复。是一种最基础的锻炼纯力回复速度的训练,可以说并非很难。

  但叶母要求的训练已经严格到可以让叶星累得虚脱过去的地步,并且还有可能会危害到叶星的身体!

  一个原因是她给的时间太短。如果要求的时间太短,汲取界元的速度就必须提升,但过快的汲取界元会让经脉承受更大的压力,不仅会使人感觉剧痛无比,且严重点还可能使经脉爆裂,成为不能修炼的废材。

  第二个原因是叶星的特殊体质。叶星的这具身体,不管他怎么炼化界元,总是会有一小部分被炼化为魔气而储存起来,所以他的纯力回复起来十分困难。

  “少主,虽然这训练实在是很严格,可看样子夫人真的是被你给气到了。”凌云在叶母进屋后也是缓缓地踏进院子,冲叶星那张苦笑的脸微笑着说道。

  “好啦好啦,我练就是了。”叶星说罢,便开始了训练——将体内丹田里剩下的纯力通过经脉输送到右手手臂之中,待得手臂之中充满了纯力以后,就一拳打出。如此反复,若是体内纯力耗尽,便停下来汲取界元炼化为纯力。

  “对了凌叔,你再跟我讲讲修炼上的那些事吧。你好久没说我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叶星一边挥拳,一边说道。

  “唉······少主这次可要仔细听小人说啊。”对叶星的神经大条叹了口气,凌云又开口说到:“圣世之中,万物皆靠这片大陆散发的能量为生。对,这能量就是界元。界元被吸入体内丹田后,吸入者可用意志来分离并将其炼化为其他三种能量,分别是灵气、魔气以及纯力,而运用能量将自身实力不断提升便称之为能量修炼。一个生灵需根据其灵性强还是魔性强来选择这三种能量的修炼,大部分人都是选择单修或双修,当然,也有少数生灵三者都可以修练,但很少有全修者能有成就。”

  “而关于修炼者的等级,在很久以前,便有强大的前辈分划出了一个个阶段——若一个生灵体内的能量没有出现在丹田,便是最低级的凡物级。反之,若是出现了但是能量无序在丹田内四处游走的,便是高一级的界灵级,少主你便是处在这一级的。界灵之上,便是能够让能量有序存在丹田内的战界士,然后是可以将能量脱离经脉束缚而任意控制能量的战界师,我们这个小小徐天城表面上的最强者城主其实也就这个水平了。少主等一下。”凌云说着,抬手指向天空,只见一道血黑色的能量从他的指间飞了出来,且这能量还在不断扩散。

  很快,这些黑色的能量就形成了一个透明、巨大如同碗的东西。随后这碗一样的东西罩住了叶星和凌云。

  “这···这是什么?”叶星从未见过这碗一样的东西,惊讶之下也忘记了继续自己的训练。

  “这是可以隔音的,由能量组成,只有战界师或战界师以上才能使用。请少主继续您的训练。”凌云笑了笑,继续温和地开口道:“因为战界师以上的东西我也不敢让夫人知道我告诉少主你了,只得这么做了,还请少主谅——”

  “凌叔,您就快说吧,我很想知道的。”叶星连忙打断了凌云的话,又开始挥舞起自己的拳头。

  凌云拗不过叶星,只得又继续说到:“圣世那么大,当然强者如云,所以肯定不会只止步于战界师的。战界师以上,便依次是圣战士、圣王、半神灵、神主。”

  “且那些前辈又规定了,每一级都分五个星级,都以丹田的容量各自为标准。所以呢,少主你若想要成为强者的话,那你的修炼之路还长着呢。”凌云说完,手一挥,能量罩瞬间散去。

  “这圣世到底多大啊,对了凌叔,那界技呢?又是怎么回事?”叶星听完,也不禁感叹这片圣世大陆的庞大。

  “界技,是把特定的能量在经脉中按照特定的运转路线而使其发出高于普通使用能量威力的方式。举个例子,你用一定量的纯力发这一拳只能将一颗树打倒,而我也用同样的能量但是我能使用高等级的战拳界技的话,那么我将打倒的或许就是一片森林。简而言之,界技,就是提高你的能量威力的方式。”

  “修炼界技需要打通这个界技特定的力源点才能修炼,也就是少主马上要做的纯力转力源。如果少主成功,那么这个力源点的大部分界技少主就能够修炼了。”

  “但是少主,界技虽然厉害且对修炼者非常重要。可在某些情况下,界技的实战价值却未必比普通运用能量的效率高,因为使用界技往往会带来一些副作用,且越强大的界技带来的副作用就越大。”凌云席地而坐,盘腿坐正之后又继续说道:“界技分为战界技,辅界技两大类,每类又有无数分支。战界技自然是能直接用于战斗的技能。辅界技便是其他的一些帮助实力提升或者体质加强等等的技能。”

  凌云顿了顿,又压低声音继续道:“但除了界技外,其实还有一个东西对每个修炼者都非常重要!那就是,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修炼之途而被称之为圣法的神奇功法!”

  叶星从未听过这些名词,自然都感觉新鲜,连忙追问道:“圣法?那是什么?”

  “圣法,是很久以前由一位绝世强大的前辈花了无数精力创造出的,也是需要修炼者成功打通任意一处力源点才能修炼。其现存世的只有两套。”凌云眼带无比尊敬地向天说道,似是在向那位绝世强者致敬:“这两套圣法,修炼者只能选择修炼其中的一套。这两套,一套是修炼了之后能加大经脉的容量,让人能更快更好的汲取界元和运输。另一套是能让增大丹田容量从而使该生灵比同级同阶的其他生灵能够储存更多的能量。总的来说,这两套圣法功能不相上下,各有所长。”

  叶星听了凌云的解释,不由地激动起来,“修炼者需打通力源点”不就是他即将做的纯力转为界技力源么?那岂不是只要他这次纯力转换成功,就能修炼这圣法了!?

  “那怎么才能得到这圣法呀?”叶星急忙问道。

  “当初那前辈就已经将圣法全部公布于天下了,但时间推移至今,却只有圣法前四层是人人都能得到的,后几层就不是那些小人物能拿得到的了。”凌云说完便闭上眼不再说话了。

  叶星挥着拳,暗自估摸着自己应该选择第一套圣法吧。毕竟他本身的体质特殊,需要能更快的汲取纯力——魔气他目前还不想大费心思去修练,因为大部分人类疆域地区都是纯力修炼者,而他也正好处在这大部分地区,如果练魔气就很难找到界技了。

  月光依旧轻柔地照着,叶星也依旧枯燥地挥着拳头,时间在他的白色发梢间轻轻掠过······

  “还剩十八次了·····”叶星嘴里念叨着,又站起身来,将体内的纯力熟练地移到右手之中,待得其充满纯力之后对着一片空气便狠狠出了拳。

  因为实在太无聊,叶星口中也随着拳势念念有词道:“圣灵魔九界!圣三界——天势界、圣生界、踏天界;灵三界——极风界、尘世界、众埃界;魔三界——恶灵界、炼狱界、杀神界!”

  这就是九界,九个强大的势力!听凌云说,这九个强大的种族势力自非常遥远的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延续至今,已经霸占了整个大陆,成为了这块圣世大陆真正的霸主。

  而九界之间的恩怨也打打杀杀地延续至今,并且他们的每次战争都会让这圣世大陆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因为九界都是由各种各样的种族组成的,所以任何一个界都拥有着无数种族、国家、势力等。

  叶星摇摇头,刚把注意力转移回来,就发现母亲已经站在了不远处,双眉微皱直视着自己。

  凌云也发觉了叶母,连忙站起来向叶母报告道:“夫——”

  “算了,别做了。”叶母把目光从叶星的身上撤了回去,转身进了屋,不一会便拿着一个黄色的卷轴走了出来,边将黄色卷轴扔给叶星边解释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是否是个天才。如果你没能完成你跟我的约定,那你就得毫无怨言地接受我的惩罚!”

  叶星伸手抓住了飞向他的黄色卷轴,将其拉开一看,只见上面用黑色的墨水写着三个豪放的大字。

  焰火指!

  叶星抬起头,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

  “一定能完成,以强者叶星的名义!”凌云也微笑着,淡淡地插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