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25:1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叫花子的传奇

更新于:2018-03-17 09:16:29 字数:4110

字体: 字号:
叫花子的传奇目录
共4章
  香飘飘客栈今天也推出了一系列与本次比武大赛相关的竞猜赔率,有榜首的,有八强的,有16强的入选,甚至连进入正赛多有着名单,赔率也是按照相应的热门来进行,毕竟除了吃喝玩乐,此时的赌博也是全城所热衷,不仅全城就是全国各个档口也多热门关注,有的人因为下注一夜暴富,有的人因为赌博妻离子散,但是全城就像着了魔似的,不受控制的,即使有的人押儿押女也愿意赌一把,即为了那看不到摸不到又在不断幻想的荣华富贵,随州的歌谣这样子唱到:

  贪婪啊,你是多么的可怕,

  看,我们的民众为你而奔波,

  妻儿被押上了挡铺,

  所有珍贵的被许偌到了你的赔率

  我不知道是魔鬼牵引着我

  而是那不受控制的灵魂在驱动着我

  期盼是我此时唯一的笃信

  我不敢多想

  怕地狱会找我去

  我不敢多想

  怕输掉会变成什么

  妻儿的命运被这样荒唐的捉弄着

  珍贵的所有被这样典当着

  幻想是我此时所能应付的一切

  渴望的幻想能够成为真实

  告别这种苦,悲悯的苦

  为了那不够真实的一切

  为了那令人窒息的贪婪

  请把我的一切放在赌注的盘口

  让这样贪婪的命运去主导我的一切吧

  流传的歌谣,每个赌的人多知道,因为捷径是每个人所喜欢的,所狂热的,疯狂代表着人类失去理性的那一刻,展现大地也必将是可怕的。

  小华子这几天乞讨的食物并没有什么增加,因为随州的乞丐比从前增加了好几倍,随便那个口子上多有好几个乞丐甚至数十个乞丐拥挤着像过往的行人去乞讨,其中还因为抢地盘,小华子挨了一顿拳脚,所以自己只能和乞丐大叔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去乞讨。

  大叔身上的伤没问题吧,刚刚因为保护小华子所以挨了几顿拳脚,小华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的,大叔我能扛的过去,用手摸了摸小华子粉嫩的脸蛋

  以后我们就不去那边乞讨了,我看最近也挺乱的,大叔这样说道

  好的,一切听大叔的,小华子懂事的点点头

  至于打架的事情,也是因为小华子找了个好的地方,要到了一些钱,几个年轻一点的乞丐要挤兑他走,不愿意,就直接对小华子动起手脚来,幸好大叔乞丐把小华子保护了起来,不然肯定准得残废不可,世道就是这样,欺负弱小的。

  随州广场自从比武大赛开始以后,就没有一天消停过,每天死的人多是好几十的往城外坟茔送,有擂台上的,有赌输了的,有私愤的总之应有尽有

  香飘飘客栈今天议论的话题变成了一个农民,一个城郊乡下的农民应为把所有的家产押到了一个很冷门的注上,谁料想竟然赢得了近千倍的赔率,一下子轰动了整个随州城,到处在议论这件事,眼红的,做梦的,多在狠自己为什么错失了这个注码,更是有人为了这件事而活活气死的

  香飘飘客栈一间尚好的客房里,这里萦绕着女人的香,香飘飘本人正在梳理发型,管家进来了,说道:掌柜的,那件事情成了全城议论的对象了,

  听着这样的话,香飘飘轻视的笑了笑说道,做的好,比武结束了以后一定重奖

  其实每年这些个客栈多要制造一些神话出来,只有制造一些神话出来,让人变得贪婪,她们才能更好的去盈利,所以要在全城遍布眼线,让一件小的事情发酵,这样才能够影响大,

  还有掌柜的,你看今年轩辕派胜率大还是蚩尤派的胜率大,管家接着说道

  听着这样的问华,香飘飘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快,带点怒气的说道,你一个下人不该你关心的事情就不用瞎猜了,这样对自己没有好处。

  感受到,主人有点发怒,管家立马道歉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比武大赛经过七天的比试,终于迎来了八强的诞生,这八强多是数得着的大派,只有太行派的刘三用一把出神入化的剑连克几大高手,杀入八强,引起了全城不小的共鸣与议论。

  你知道吗,那刘三可是草根出身,听说得到了异人相传,又有神器相铺才能在本届大赛大放异彩,关于这样的版本传了好几个,多是比较神奇的,毕竟能够入围八强的人选那就不在是凡人了。

  八强选手公布天下

  轩辕派谷风子

  蚩尤派蛮冲

  玄云宗海清

  黑云宗风啸

  木风寨关虎

  东海派敖钦

  天当派武琼

  太行派刘三

  八强放榜之日起,随州大庆三天,八强选手骑马游街,昭告天下,那情形好不热闹,烟花璀璨,一片繁华盛世,到处洋溢着歌功颂德,八强选手更是像金字招牌一样吸引着各商家的抢夺。

  这几日小华子和大叔乞丐一直在城郊生活,对于城内的状况也是略有耳闻,只是大叔受过那次打以后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虚弱的只有一口气的力量了,小华子更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大叔。

  大叔喝水,大叔这是我要来的馒头吃一点,你看馒头多白哦,小华子生怕大叔不和他说话似的,害怕大叔闭上眼睛就在也看不到他了,可是现在能够做的就只能是这些了,期盼,期盼,像赌徒一般的期盼,只是这种期盼是纯洁的是善良的是爱心的,渴望大叔好起来,能够像以前那样和自己说话,看着苍天小华子用内心祈祷着:

  尊敬的老天爷啊,求你保佑善良的大叔早点好起来吧,我愿意用一切去偿还您对我的恩情,我知道您在我的身边,老天爷您是善良的,您是公正的,大叔他不是坠落的夕阳,也不是游去的海浪,他有着心中小小的梦,那是一亩地的收获,求求您让他好起来吧,不用让那看不见的悲哀去包裹善良的人,老天爷您看啊,大叔的内心比金子还灿烂,像怎么好的人您愿意他离去吗,求你给我一种康复的神奇,带给我亲爱的大叔,让我们像从前那样,即使不要那一亩地,即使让我们坚守着乞讨,我也愿意,只求大叔早些康复,早些好起来。

  小华子的心中无数次这样子的祈祷着,呼喊着,他害怕失去,害怕失去

  乞丐大叔用他那粗陋的手颤抖的指了指,气喘喘的说:小华子假如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记住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听着大叔轻微的说话,小华子痛苦的点了点头,这种痛苦没人能理解,只有在那样的场合下才能去感受。

  紧接着,大叔指了指一块清板的石头,叫小华子把石头挪开

  走到石头边,挪开以后,是一块干净的布包裹着多年乞讨要来的细软

  小华子用手捧着细软来到了乞丐大叔的面前

  乞丐大叔用那布满皱纹的老脸俯身闻了闻细软,这是他一生的收获,这里面有着一亩田的梦想,轻微的说:以后这些就交给你了,要好好的用

  嗯,大叔,我等你好了一起用,我们还要买一亩田呢,小华子想用天真来取悦乞丐大叔的开心,

  大叔笑了笑,说道,等大叔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你把我放在买好的一亩田旁边就可以了

  大叔不要这样想,你会好的,我们会有自己收获自己粮食的那一天,小华子不气馁的说道。

  乞丐大叔笑了笑

  今晚的夜色特别的寂寥,惨淡中带着一缕缕的凄清

  黑色的幔遮住了星空的闪耀

  大地透露的冷峻令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如何来表达这一天

  恶劣或是糟糕是无法解说那颗渐冷的心

  温暖早已被恶魔所吞噬

  还有什么让我如此凄清的去对待

  也许无知与天真会好一点

  最起码不知道什么叫疼痛

  在这个寒风与冰冷的夜色中,乞丐大叔无数次睁开过眼睛,无数次又被自己身上早已遗留下的病痛折磨者,他想**,他想呼喊,可是他不想弄醒熟睡的孩子,望着四壁空空的庙宇,他知道死神渐渐的向他走来了,不带一阵风的走来了,那是一种欣慰与坦然的接受,如果心中还有着一丝的不舍,就是怀抱中的孩子,孩子是他乞讨所有一切的依附,无数次幻想过好的,确又无数次被恶劣的现实所惊醒,因为要努力的去挣每一分钱,这样才能更有机会的去接近自己的追求,一亩地的追求,一份收获的追求,微弱的眼神,知道闭起来了,就将永远看不到明天,也许去另外的一个世界,是的,去另外的一个世界,在也看不到这样的落魄了,只是心中还有着放不下,放不下怀中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太小,如果他的离去,不知道他如何生活,不敢想,真的不敢想。死神渐渐的近了,那是一种带着可怕又兼具优惠的黑,带着你的灵魂脱离你的身体,告别所有的不舍,就这样,就这样,毫无牵挂的走。

  你把自己放进了冰冷的世界

  我把太阳的燃烧引向你的身体

  你不知道如何走了进来

  也不知道那未知的世界是什么样

  恰似婴儿般来临的狂欢

  我把温暖送到你躺下的大地

  鲜花会绽放出美的光芒

  炫耀着你的不在孤单

  雾霾般的气体阻碍着你的身影

  渴求的月色,一条线的狭隘

  带着我那深深的眷恋,越来越模糊

  禁锢你所有的一切

  争夺你所有的时光

  岁月的长空会隽永着你生命的一切

  乞丐大叔这样的离开了,没有一丝声响,而此时的小华子还在沉睡中,只是感觉到乞丐大叔的身子越来越冰凉了,他想用身子把大叔搂得在紧一点,把自己的温暖给大叔,有时候,甚至与想过,假如我可以活十年,我可以和老天爷请求,分一半给大叔多好啊,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大叔说的那个世界了。

  清晨,小华子醒过来,想呼喊乞丐大叔起来,又有点不忍,难道乞丐大叔还没醒吗,用手轻轻的摸了摸乞丐大叔,身体很僵硬,轻声的呼喊着,任凭怎么喊乞丐大叔就是不醒,天旋地转笼罩在了小华子的眼前,心中无数个疑问在否定现实的想法,乞丐大叔不可能不可能去另外的一个世界,他还答应过教我耕田呢,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声音从轻微变成了嘶哑,此时的乞丐大叔任凭怎么折腾反应的永远是冷漠的对待。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了小华子的眼前,就是乞丐大叔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悲痛与悲悯始终贯穿在小华子的心中,也不知道时辰过了多长时间,庙内是一种呆滞的对持,眼神中的呆滞。似乎这样的呆滞可以复活所有一切

  冰冷的物体。

  直到王屋派几名弟子的出现,才打破了庙内的僵局。

  王师叔这个孩子还有一口气在,躺着的那个早就断气了,一个年轻人在朝一个比较尊敬的老者说道。

  这个老者就是此次带领王屋派参加比武的总管王善真人,由于此次王屋派此次比武惨败,所以也没什么面子继续留在随州,只能是赶紧赶路回去

  赶紧拿本派镇心丹给这孩子用上,王善真人说道

  然后一行人找了个好的坟茔将乞丐大叔给埋葬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小华子一直在昏睡着,这样的昏睡直到王屋山才苏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醒过来的小华子看着床头这样说道,他似乎很奇怪怎么自己突然就躺在一张不熟悉的床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乞丐大叔呢,难道我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了吗,这样无数个想法始终贯穿了自己的脑海。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
叫花子的传奇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