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17: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凡人启示录
  4. 紫霄轮回珠

紫霄轮回珠

更新于:2018-03-16 21:44:05 字数:2570

  阳光很明媚,一切似乎都很和谐,树上的枝叶沙沙作响,错乱的树叶遮在人脸上有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

  此时一个少年正盘膝而坐仰头看着从树上飘落下来的树叶,静,仿佛,世界都静了下来......

  “这孩子悟性,心性,根骨都是不错,特别是心性,恬淡闲适,是个好苗子,老张,你生了个好儿子。”在少年盘膝而坐的不远处两个中年男子站在阁楼上,其中一个身着武士服的男子对另一个华服男子说道。

  “老李你就别取笑我了,这孩子在这灵域可能资质算是极佳的,但是如果带到你们中原可能只能算中人之资吧......”华府男子一脸苦笑道。

  “他多大了?”

  “今年刚满十八。”

  “十八岁就进入灵根初开的境界,非常不错!这样,我把入门剑贴留下,你让他明天就出发前往中原之地,我还要去下一家发放剑贴,你们尽快准备准备!”说完武士服男子就从袖中拿出一柄黑色的小剑交给了身边的华服男子,然后一纵身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华府男子看着手中的剑贴,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欣喜之色,当即对盘膝而坐的少年喊道:“用儿,快过来,为父有事告诉你!”

  “呃,来了,父亲。”原本一直抬头看着树冠的少年回过头来露出一副阳光的笑容,清澈的双眼非常有神。

  这个阳光少年名叫张用,是灵域张家的公子,而这灵域则是这片大陆的东端,是由无数的海岛组成的,而大陆的中央则是被称为中原的地方,那里灵秀异常,可谓是所有政治、势力、文化、人文的中心。

  张用今年十八岁,十八岁的他从小每日被父亲逼迫着学习、参透自己张家世代传承的《磁元玄心录》,据张用的父亲张德说他们张家能在灵域跻身中等世家完全就是依靠这本家族传承的《磁元玄心录》。

  而他也不负所望,终于在十八岁这年领悟出了磁元玄心录中的一些奇妙,甚至都能按照书中所说的感知到一些很奇怪的能量,张德知道之后就立马来找张用彻夜长谈,经过那次谈话之后,张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一本《磁元玄心录》会成为一个家族的传承之谜。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一类人,他们追求力量的极限,他们追求寿命的极限,他们修炼,他们试图勘破这一切,所以他们拥有绝强的力量,甚至他们拥有颠覆一切的力量,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这些强大的武修中一些悟到属于自己的体悟后一般都会著成一本书以供后人参悟。

  而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经过无数先驱者们的试炼,终于将武道一途的修炼分为几个阶段:灵根初开,灵根已成,登堂入室,悟道,得道。

  至于以后的境界阶段因为从来没有人达到过,所以还有待后来之人开发。

  而张用能感受到周身能量的存在这就算是进入武修中的灵根初开了,张用这个年纪就能达到灵根初开这个境界,在贫瘠的灵域已经算是很有天分的事情了,所以张德动用了所有的能量,向中原第一大宗派------青峰派,推荐了自己的儿子拜入宗门之中。

  “父亲,武道修炼好奇妙啊,我在刚才似乎感受到了万物的心跳!”张用摸着后脑勺憨笑道,刚刚别以为他只是在发呆,如果仔细去看那些飘落的树叶的话,你就会发现树叶是以张用为核心呈被吸引状的。

  “用儿,武道一途变化万千,你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去感悟,这次为父是有些东西要交给你.......”张德完全不似平时的慈爱,此时正一脸严肃。

  张用见父亲张德如此严肃也不由打起精神静候下文,只见张德从袖中拿出一柄黑色的小剑以及一枚丹药,语气生硬地说道:“这小黑剑你切记好好保管,这是青峰派的入门剑贴,你马上去准备一下行李,明天就前往中原青峰山加入青峰派!”

  顿了顿张德终于将另一枚丹药放在张用手上,仿佛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这丹药名曰‘七窍玲珑浮尘丹’,是我们张家祖先,也就是写下《磁元玄心录》的那位祖先留下的,当年他可是达到登堂入室境界的,这是他游历时所得的奇物,服用之后在短时间内会灵根大涨,领悟能力会好很多倍,你到时候到了青峰派,如果在修炼途中有什么不懂的重要关卡时就可以服用此丹......”

  “父亲!这!这可是传家之物啊!”张用不由感到惶恐,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真真正正的传家宝啊。

  “为人父母的哪个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最好,可能我是最自私的族长,但是穷家富路,孩子,到了更大的世界千万不要忘记你背负的姓氏与家族!”说完张德就摆摆手转身走去,“明天一早就启程出发吧,不用来请安了!”

  张用站在清风中,手中握紧了那柄小黑剑和丹药,东方的少年总是这样,他们的未来总是背负着希望,有的来自家族,有的来自父母,说到底他们背负着身体中的血脉!

  次日,清晨。

  张用站在码头上看着面前的一艘艘巨船,还有那不怎么蔚蓝的海水,心中不由开始对以后离家的日子充满了期待,而这次来送他的只有几个家中的老仆,张家说是世家,其实也只有张德这一房仅存了,张用的母亲也在生张用时难产死去,所以张家的主人说白了只有张德和张用两人而已。

  少年心性,正是不恋家的年纪,这次独自出门还要去见识外面更加精彩的世界,不像在灵域除了海岛还是海岛。

  正当张用要登上家里给准备的船只时,正好见一个老者边跑边喊:“船家!等会儿!”那费力劲儿看得张用都替他的那把老骨头捏把汗。

  张用不由笑了笑走向老者:“老人家,你是被船家落下了么?”

  “小娃娃莫不是瞎了,你是在取笑老头子我么!”老者见张用一脸笑容以为他是故意来笑话他的,毕竟贪玩幼稚的少年不在少数。

  “老人家不要误会了,晚辈的船只正好要乘船前往江阳城然后转往青峰山,不知道老人家顺路否,晚辈也可以与老人家一路,方便时刻聆听老者教诲。”

  老者听罢不由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张用:“小娃娃你倒是心善,不过你为何要帮老夫这个无缘无故之人?”

  “为什么要不帮?”张用下意识地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反问了一句,这是一种心性,一个大男孩的纯洁心灵。

  “哈哈哈哈!”老者突然扶须大笑,“小娃娃倒是好心性!以赤子之心入道,小娃娃你以后可以走得很远啊!”

  说罢老者从怀中拿出一颗紫色的小珠子,这珠子通体剔透,呈紫色,但是内里却又根根金丝,好看异常:“小娃娃这珠子名叫‘紫霄轮回珠’,你可不要辱没了它的名声,老夫坐船不过是为了散散心,既然落下了,再赶上便是了。”

  不等张用反应过来时珠子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而老者却是化成一道紫光向远处掠去,张用看着手中的珠子不由苦笑,这珠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想不到自己出于本心帮人一次也会有这等际遇,应该算是命里注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