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20:14:37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熄唐
  4.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更新于:2017-09-06 19:36:50 字数:2667

  武周神都洛阳城,方圆六十余里,一条洛水从西向东把洛阳城分为南北两区。南区占洛阳城六成半,有八十一民坊一南市一西市;北区东部二十八民坊一北市,西部就是皇城。

  武则天临朝称制以来,虽然她在朝堂上清洗不断,更换高官如走马换灯,但她并非治国无方,此时仍有贞观余风,百姓安居乐业。

  武周延载元年八月十五,神都洛阳的南市的街头熙熙攘攘,有挑着担子、提着篮子的货郎,有挑着粮食、蔬菜进市售卖的农夫,还有表演杂耍的,给人算卦的……各种各样不胜枚举。

  天南地北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除了唐人还有很多胡人也不时的出没其中。嘈杂的口音汇集在大街小巷,繁华热闹的情景简直就要沸腾了!

  今日是八月十五,邀月酒楼开张营业。酒楼的东家是个信道教的,这一日他请了白云观的葛玄道长前来开坛布道,以求邀月楼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要说当初唐太宗李世民把太上老君李聃抓来做祖宗的时候,道家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是笃信佛教的女皇武则天当政,崇佛必然导致抑道。十余年来,在武则天大力抬升佛教地位的同时,道家的境遇每况愈下,正所谓: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在布道之前,葛玄道长安排了他的两个徒弟给他望风,并且再三叮嘱:如今神都城东白马寺有一班佛爷,他们时常会光临南市、北市,但凡看见道士定会抓住剃度,陪着他们一起做和尚,千万仔细!

  葛玄道长一面布着道场,一面暗中祈祷老君保佑平安无事。

  “师傅,不好啦!白马寺的和尚们朝这边赶过来啦!”

  真是最担心什么来什么,白马寺的和尚真可谓道士的天敌!葛玄的道场还在进行,望风的徒弟就带来了令他心惊胆战的消息!

  “清风,明月,今日这营生又做不成啦,快逃!”葛玄道长似乎久经考验,在这一声喊叫中,拂尘扔掉了、道冠不见了,整个人一溜烟的向那人群中跑去,如同草上飞一般。

  两名小道士闻言,当下二话不说随着葛玄逃跑的方向拔腿就跑。

  “追啊!这次有三个牛鼻子,不要让他们逃跑了!”不到百步外传来嚣张的声音,果然有一群凶神恶煞的和尚正向这边追来。

  道士们在前面拼命的跑,和尚们在后面发力的追,一幕神奇的情景展示在世人面前。

  道士与和尚本来就有一段距离,时间上也比和尚们提前逃跑,再加上街上熙熙攘攘,这又为道士们逃跑创造了一定有利的条件,三名道士中有两名道士逃过一劫不知所踪。唯有落在后面的一名十六七岁的小道士不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来了一个标准的卧草。

  “看你还往哪里跑!”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和尚不等这小道士站起来就七手八脚的把他按住,拿出了雪亮的剃刀……

  ——————————

  昏昏沉沉的萧枫逐渐苏醒过来,回想着自己被一条狼狗追赶,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

  萧枫想试着站起来,看看那条狼狗现在还在不在自己边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丝毫动弹不得,似乎从头到脚都被牢牢固定住了。一个声音很快传入耳中。

  “小子,别乱动,洒家正在给你剃度呢!”

  听人这么一说,萧枫才感觉确实是有像剃刀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被按住的头上刮来刮去。

  这下萧枫火了:“喂!未经本人同意,你怎敢胡乱给我剃度!”

  “好你个小牛鼻子,竟然还敢嘴硬。落到洒家手中,这和尚你是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说话这人自称是一和尚。

  “你说你是和尚?”萧枫这才意识到对方是个和尚,“听说庙里的和尚们都是吃斋念佛的,为何你们竟然这般粗野?”

  萧枫话音未落,腿上就重重的挨了一脚,只听那人说道:“放屁!做和尚就一定要吃斋念佛?洒家修的是酒肉禅,从来不念经。”

  修酒肉禅的和尚气势汹汹,有些不好惹。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萧枫当即闭上了嘴巴,睁开了双眼。但是除了只能看到泥土的地面之外一无所获。唯一能判断的是:目前被好几个和尚给摁住了在剃度。另一个问题是自己啥时候成了牛鼻子小道士了?

  给萧枫剃度的和尚对剃头似乎熟门熟路,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萧枫剃成像他一样的光头。

  萧枫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尘土,收入眼底的情景令他大吃一惊!围在他身边的是一群光头。这些光头粗看像是和尚,细看却不像和尚,倒像是一群穿着僧衣的光头泼皮无赖。周围的街景却如古代一样,不少古装打扮的人都躲得远远的朝这边看着,像是非常忌惮这群光头。

  身穿道服的萧枫顿时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子穿越了?

  “小子听好了,洒家乃是盖地虎慧净!白马寺的首座。”听说话的声音正是声称修酒肉禅的那个和尚。

  萧枫回过神来,只见一个三四十岁、身披大红袈裟的大和尚站在自己跟前,他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两道竖着的眉毛更显得凶神恶煞。

  首座是寺院四大班首之一,四大班首是仅次于主持方丈的寺庙高级干部,按照排名分别是首座、西堂、堂主、后堂;除此之外,还有八大执事,以及烧水的水头、管菜园的菜头、磨面的磨头等中小干部。

  “原来是盖地虎大师,如雷贯耳,失敬,失敬。大师,为何我感觉身处古代?这是在哪里?”

  对于萧枫的问话盖地虎也不答理,他向边上的和尚道:“小的们,把他的道服给我扒了,让他换上僧衣。”

  “是!”还不等萧枫反应过来,其他和尚又七手八脚的给他扒去道服穿上僧衣,一个俊俏的小和尚就这样宣告出炉了。

  “哈哈,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了。”盖地虎哈哈大笑,“这厮长得真不赖,不比方丈差多少。小的们,押着他回白马寺。”

  一头雾水、稀里糊涂的萧枫根本弄不清什么情况便被一群光头和尚吆五喝六的押着向那啥白马寺走去。

  街道两侧各种店铺鳞次栉比,有酒肆、衣帽绸缎肆,珠宝首饰行,胭脂花粉铺、骡马行、刀枪库、鞍辔店。此外,卖小吃的小店也挺多,有卖胡饼的、蒸饼的糕饼店,卖水果的果子铺、卖鸡鸭鹅各种熟食的,卖馄饨的,卖豆腐的……

  走出市场大门一拐,景象又有不同。让萧枫不明白的是街道两侧再没有店铺,而是筑起了一道长长的高墙。两侧高墙脚下各有一条宽八九尺,深六七尺的沟渠。沿着沟渠种植了一列由槐树、柳树组成的树木。树木枝繁叶茂,蔽日成荫,景色十分美丽。

  看着奇怪的街景,萧枫确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哪个时空?现在他唯一能做的是多听、多看、多想,以尽快对自己的处境有个初步的了解。

  萧枫跟着盖地虎一行不断向北向东,中间经过一座叫做利涉桥的浮桥,出了一座叫做上东门的城门,走了半个多时辰,规模宏大的白马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白马寺北依邙山,南望洛河,绿树红墙,清幽绝俗。始建于东汉,在汉魏洛阳故城雍门西三里处。相传为铭记白马驮经之功,故而得名。被誉为佛教祖庭,号称华夏第一古刹。

  还没进入白马寺,萧枫在寺外就听到里面丝竹声声,不像是和尚在念经,倒像是有人在唱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