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7 06:38:1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末路天涯
  4. 第一章,两个小孩

第一章,两个小孩

更新于:2017-04-21 16:25:08 字数:4189

字体: 字号:
  农历六月的天,阳光毒辣,晒在身上叫人疼痛。一老一少,两个道士模样的人正在爬一座陡峭的山峰。两人满身汗水,衣服破烂,臭烘烘的,显然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

  这里是丛原大陆的边缘,丛原大陆作为这个世界四大大陆之一,宽广无垠,纵横各有数万里。

  丛原大陆上住着三个大国。

  第一个是游枭国,那里住着高大野蛮的游枭人,他们生性嗜杀,男女都好酒如命,一旦喝醉了,动不动就拔刀决斗。它周围的那些小国经常遭受它的蹂躏,但是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毕竟这是个实力决定一切的时代,要想复仇,除非自己变得比对方强大。可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真正地打败过游枭国,所以小国们,只能继续遭受蹂躏,苟延残喘了。

  第二个是崇武国,这个民族的人身材矮小,但是坚忍不拔,凡事从不服输。对于他们来说,输了几乎就是一辈子的耻辱,只有切腹自杀一路。不过,这些年来切腹自杀的传闻多了,可真正切腹自杀的人却少了,毕竟时代变了。用他们崇武国第十六代国君的话说:“崇武民族的人血性少了,但是却多了几分狐狸的狡猾。”这几十年,他们不断地督促民众习武,各地的习武道馆如雨后春笋,发展迅速。外界都说,这些年崇武国越来越深沉,大有穷兵黩武,扩张版图的意思。那些生活在他们周边的小国战战兢兢的,唯恐战争一触即发。

  第三个是琴月国,这个国家的镇国之宝就是一把古琴。古琴弹奏起来悠扬悦耳,韵味无穷。据说在月圆之夜弹奏,能够看到月宫中有个少年捧书夜读。然而这只是一个传说。实际上已经没有人再弹奏得了那把琴。那怕武学境界到达武圣的人都没有办法弹出一点声音,因为古琴的弦是玄铁所造,太坚硬了。这个国家有两种人,一是从小习练武道的人,这些人中的优秀者会被提拔为军队的将领,成为叱咤风云的将军。另一是读书之人,读书人一层层考取功名,最后出任官职,其中的精英就会辅佐国君打理朝政,统御四方。这个国家,因为国家宏大,还有一批有勇有谋的人,所以实力也是十分强大,可与其他两个大国互相抗衡。因为从不骚扰周边的小国,所以那些小国们和它关系都很好,往来密切。

  在爬山的小道士十岁左右,脸上满是尘土,他伸手抹了一把汗水,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埋怨说:“师傅,你说快到了快到了,到现在还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老道士喘了口气,道:“这里是薄雾国的地界了,再翻过那座山就到了,糊涂村就在前面的山坳里。”

  薄雾国是琴月国旁边的一个小国,多以打渔,种水稻为生。这老道士是薄雾国的一个小村庄————糊涂村花重金从琴月国请来的先生,既教村里学生们习文认字,也教授他们养生道法延年益寿。

  老道士从小收养了一个孩子,这次来上任,也把他带在了身边。就是他旁边的小道士。

  小道士嘟嘟哝哝的,满脸不高兴。从琴月国到这里已经走了两个月的路,身上又累又痒。而且,从小他就跟着老道士生活在琴月国的都城里,那里繁华热闹,有很多好玩的去处。这次,听说师傅要带着自己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他气得两天没有吃饭。后来老道士左哄右骗的,给他买了四套新衣服,两双漂亮的布鞋,才让他勉强答应跟着去。

  望着重重的山峦,也不知道还要走多远。小道士脾气一来,大声喊:“师傅,我走不动了。”

  老道士停下来,说:“那就歇息一会吧。”

  小道士满脸不高兴:“我肚子饿了。”

  老道士怜爱地摸摸他的头:“过了这座山就到了,到村子里就有吃的了。”

  小道士蛮狠道:“没东西吃,我走不动。”

  老道士想想没有办法,于是弯下腰,道:“来,师傅背你。”

  小道士一听高兴得跳了起来,正要爬到师傅背上。老道士刚好一阵咳嗽,涨红了脸,好一会才停下来。

  小道士撇了撇嘴,自己挎了小背包,边走边嘟着嘴埋怨:“天天叫你吃药,你老不听。现在一走动就咳,都第五次了。我自己走,不用你背!”说着说着,自己偷偷地抹眼泪。

  老道士望着孩子越走越快的步伐,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如果不是年纪大了,怕我死后你无依无靠,我也不会跑这么远的地方来教书。还不是为了给你筹一笔钱吗!哎,我也是无奈啊!

  走下那座山,山谷里丛林密集。丛林边有一个湖,湖水清澈。小道士一见湖,马上扔了背包,跑过去,跳进湖里。

  “淙”的一声,水花四溅,小道士感到一股凉爽的感觉向四肢舒展开来,很舒服。他闭上眼睛,好好地享受这感觉。

  “你……你是哪里来的啊?”一个胆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道士睁开眼睛,看到了湖里还有一个男孩子,八九岁的样子,憨憨的,眼睛惊疑地望着自己。

  小道士看着他胆怯的样子,不耐烦地说:“我是琴月国来的。”其实,他有些看不起这个山沟里的孩子。相貌一般不说,半点也没有城里孩子的活泼可爱,见了陌生人就大惊小怪的。没见识,没文化,小道士心中嘀咕。

  小男孩应道:“哦!”跟着就默默地转头,向湖中央游去。

  小道士又闭上了眼睛,默默地享受湖水的凉爽。

  小男孩绕着湖游了一圈,又游到了小道士的旁边。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臂。

  小道士睁开眼睛,盯着小男孩:“又怎么了?”

  小男孩指着坐在湖边的老道士说:“那他是不是来村里教书的先生啊?”

  小道士点了点头道:“是的,看来你还不笨!”

  小男孩呵呵一笑,摸了摸圆圆的头,说:“你会游泳吗?”

  小道士哼了一声,自己从小就擅长游泳,一般的大人都游不过自己,你居然问我会不会。于是说:“会,你敢和我比试一下吗?”

  小男孩见到小道士自信满满的脸,有些不自信地点了点头。

  小道士骄傲地说:“我们绕着湖水游十圈,你先游,我让你半圈。”

  小男孩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说:“我不用你让。”

  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有些骨气。小道士应道:“好,那我们同时开始游。”

  “一,二,三。”小道士喊完三就奋力地摆动手臂,往前冲去。

  转眼间,小道士已经游了一圈,他回头一看,那小男孩落后了自己有四分之一圈。还说不用自己让,小道士轻蔑地笑了笑,暗道,至少要把小男孩甩下两圈。

  老道士坐在湖边,看着湖里的两个戏耍的孩子,眯着眼睛,微微地笑。

  当游过第三圈的时候,小道士感觉有些疲惫。回头一看,小男孩似乎离自己只有不足半圈的距离了。他心里一紧,用力一蹬腿,加快了速度。

  小男孩一直保持那个速度,默默地游。

  第六圈地时候,小道士发觉小男孩已经在自己身后四五米远的地方。他可不想一来就输给一个乡下孩子。于是拼命地游,无奈力不从心,慢慢地被小男孩赶上来了。

  小男孩超过小道士的时候,憨厚地望着自己笑,小道士心中沮丧,手脚渐渐地不听使唤,游得更慢了。

  第八圈的时候,小道士已经反过来落后了半圈了。老道士望着从身边经过的小道士,口吻坚定地说:“你要输了!”

  小道士一听气得鼻孔发烟,心想连你也帮着外人说话,看不起我!暗道:拼了,如果连老头子都瞧不起自己,那还有什么出息!

  牙关一咬,小道士拼了命地向前游。小男子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小道士刚才不是已经游不动了吗?怎么忽然之间就那么快了呢?他也牙关一咬,跟着全力地游。

  老道士看着两个孩子,默默地点了点头,用手轻轻捋了捋胡须。

  第十圈快要游完的时候,两个人并驾齐驱,眼看两人就要同时冲过终点了。小道士忽然手臂一伸,拉住了小男孩往身后甩去,跟着身子率先冲过了终点。

  “我赢了,我赢了!”小道士大声欢呼。

  那小男孩游到小道士身边,不服气地说:“要不是你拉住我,我不会输的!”

  小道士满不在乎地一撇嘴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叫你笨,你也可以拉我的啊!你想不到这个点子,所以你才会输。赢就赢了,输就输。不要找借口了。”

  说着,回头一看老道士,说:“师傅,你说,书上是不是说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呢?”

  老道士正在喝水,一听差点把水喷了出来,忍住笑,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小男孩自言自语地:“书上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显然,他根本弄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小道士看了眼小男孩,游到他身边,说:“喂,赢了的人是不是该得到奖赏啊?”

  小男孩点头说:“是的,应该的。”

  小道士说:“我饿了,你帮我找点吃的来吧!”

  小男孩拉住小道士,说:“来,你跟我走。”

  小道士心里好奇,不知道小男孩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但是,看样子,小男孩不像什么坏人,于是跟上去。回头对着老道士说:“师傅,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说着也不管老道士答不答应就随小男孩钻进了树林里。

  树林里有一条幽暗的小道。小男孩在前面引路,两人穿过树林。小道士抬头一看,前面有一棵瘦长的香蕉树,树上正结着黄灿灿的香蕉。

  小男孩敏捷地爬到树上,摘了几个香蕉扔给小道士,口中说:“很甜的,你快吃吧!”

  小道士肚子早就饿得饥肠辘辘,接过香蕉马上狼吞虎咽。吃了六七个香蕉,小道士摸着圆圆的肚皮,感激地说:“谢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男孩吞下一口香蕉,含糊地说:“我叫阿根。”

  “阿根,你家的香蕉真的很好甜哦,很好吃呢!”

  谁知,阿根悠悠地说:“不是我家的香蕉,是别人的。”

  “什么?不是你家的?”小道士跳了起来,在琴月国国都燕城,偷人家东西是要被砍断手指的。小道士心里懊恼,把阿根暗骂了个祖宗十八代。

  谁知道,阿根满不在乎地说:“怕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我们偷的香蕉!”

  小道士惊愕地看着阿根,心中感叹,看来这乡下的孩子不像表面那么单纯,比自己想的厉害多了。以后可得小心应付着!

  阿根说:“你也上来吧,给你爷爷摘几个香蕉,我看他也饿了。”

  小道士迟疑了一会,脱下道袍,迅速地爬到香蕉树上,看着阿根那张淳朴的脸说:“我叫迪云,以后我就和你们呆一起了,请多多关照啊!”

  阿根嘿嘿憨笑,点了点头。

  迪云说:“不过你记住了,他不是我爷爷,他是我师傅。”

  阿根说:“好的,以后他也是我们师傅呢!”

  就在两人又开始摘香蕉的时候,香蕉树慢慢倾斜,倒了下来。两人都摔到了地上。阿根望着迪云,关切地说:“你没摔伤吧?”

  迪云拍了拍身上的土,说:“没有。”跟着就拣地上的香蕉,用衣服包了起来。

  阿根忙跑过来,拉住迪云的手着急地说:“不要包了,这树是周扒皮的,如果他知道是我们把他的树弄倒了,他会要了我们的命。不能给你师傅带香蕉了,也不能把这事情告诉他!”说着,冷眼望着迪云。

  迪云看着阿根有些冷的目光,有些害怕,点了点头,心里忐忑不安。没想到还没有到村子,自己就惹祸了。也不知道,这事情会不会被别人发现。心里越是怕就越恨阿根,暗暗咒骂他。但知道阿根不像表面那么憨厚,不是好惹的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