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05:1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迹可寻
  4. 第一章 黑手指

第一章 黑手指

更新于:2018-03-16 21:55:13 字数:3231

  “此处应该是盈水峡,但又感觉不像,地图上记载,此处水色碧绿才对,怎么全是土黄色?”杜凌皱着眉,将手中地图正过来反过去看了两遍。

  “死老头子这不是玩我么?这么大块地图上面只有两个点,其一是小港,其二便是江北城,中间还有数十山脉百余条河流……根本就没法辨别嘛……”杜凌躺在顺流而下的木桩上,一手捻着浮尘子,一手举着一只金黄色烤羊腿,神情悠然惬意。

  “或许我应该照人打听一下,只是这荒郊野岭的哪去找?”将黑桶夹在腋下,杜凌美美地睡去。

  碰!

  “小子,将身上的药剂交出来!不然做了刀下冤魂可怨不得俺!”

  杜凌还未清醒,却见一黑面大汉将明晃晃的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刀锋处冷芒刺得汗毛根根直立。

  山道要人命,荒野不求财!

  在山道处打劫者基本上才会图财害命,而在荒无人烟之处,劫掠大都不会伤人性命。想通此点,杜凌才将心放下,虽然在古老的教导中学到不少,但自己的武力值只比普通人略高一点,而且比斗毫无经验

  杜凌细细观察了一下,这大汉手持的长刀的右手食指上磨了厚厚一层茧,应该是长期用弓所致,头上毛毡,脚上皮靴均是兽皮所制。

  这大汉是一猎人!杜凌当下判断道,只是这大汉口口声声说要‘药剂’而他身上又毫无伤痕,可见他是一只队伍中的猎人,且这只队伍中有人受伤!

  “大叔,我身上没有药剂!但是我识得药材,兴许能帮得上忙。”杜凌眼睛一转,随口回答道。

  “那也行,你跟俺来!”黑面大汉将杜凌抗在肩上,飞奔而去。

  “三叔!三叔!俺回来了。”

  杜凌放眼望去,只见十余人围坐在那头发灰白的老人跟前,其侧还有一只身长丈余的巨齿虎,口中没有气息,俨然已经死透,而那老人断了一条腿,腹下泛着紫色,应该是中了巨齿虎的啮噬毒。

  “锯掉一根腿也挡不住毒素蔓延啊!”老人自嘲道,“不服老不行咯,临死还给你们拖后腿啊!”

  “三叔,俺虽然没有找到药剂,但是这娃娃说他识得药材,兴许能给你把毒解了!”黑面大汉拉着杜凌走上前去。

  “这小娃娃?”众人看了一眼杜凌,均不认为这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样子的孩童能把啮噬毒

  清除掉。

  “孬蛋啊,你就别安慰叔了,叔的身体叔清楚,我膝下无子,也是看着你们长大的,就算能治好,没有这条腿我也走不动山道了,将来总不能再拖累大家不是?”

  众人心中悲戚,放佛认命般,低着头不再言语,一个块头比较大的青年哑着嗓子道:“叔可别灰心,您若是有个好歹,我们也没法向婶子交代。”

  “而且我们是打着保票出来的,谁曾想遇到巨齿虎,走了这么一遭!”大块头后悔地锤了一把地。

  杜凌心中升起无数念头,在流雨池中度过多年,被古老头的猩红药液折磨无数次,大多数草药的药性药理却是认得,比如说草木之毒,其生长之侧肯定有解毒之物,而野兽身侧也肯定有其天敌!

  这啮噬毒的解药其一便在巨齿虎身上,取其胆汁,配合一种湛灵草的根液便可制成。湛灵草这东西外相与锯牙草差不多,一般人是分辨不出的,所幸杜凌幼时便为慧敏修身打基础,些许差异还是能看得出。

  “巨齿虎出没的地方应该会有湛灵草的!”杜凌四下撒望,少时便收获一棵。

  另外巨齿虎的胆汁是现成的,解药算是找齐了!

  “那个……孬蛋叔,你把那巨齿虎的胆汁取出一些给我,我可以配出解除啮噬毒的药剂!”杜凌拽着黑面大汉的外衣道。

  “呲……小娃娃,你能解这毒,我们十几个大汉一头撞死算了!”蹲坐在地上的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不屑道。

  “就是,我们十几个大人都不用,你这屁大的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另外几人也随口应付了句。

  “给这娃试试吧!”最后老者发话,老者抬头看了一眼杜凌,苦笑道:“这也算死马当活马医吧!既然这娃娃能认得这巨齿虎,说不定还有些办法呢,就算医不好,咱这情况本就这样,死了也怨不得人家!”

  黑面大汉拿着那把明晃晃的大刀,对着巨齿虎腹部连砍三次才微微破了皮,这巨齿虎活着的时候皮毛更加坚韧!对于这十几人能够拿下这巨齿虎,杜凌也略感诧异。

  擦了把汗,黑面大汉将盛着半碗的胆汁递给杜凌,杜凌将湛灵草根汁滴入碗内,搅拌均匀后又递给黑面大汉。

  “一半外用一半内服,身体不要大动,将养个十天半月啮噬毒便可解除,只是老爷爷年龄太大,断腿之处想要愈合怕是要很长时间,回去后用烈酒仔细擦拭就可以了!”

  黑面大汉按杜凌所说,将药在外涂抹均匀,又将另一半扶着老者喂下,那紫色皮肤眨眼功夫便开始消退,众人围在一起,看着毒素慢慢退去,对杜凌的轻视之心也随之收起。

  “不对!”杜凌蹙着眉,总感觉忽略了些什么,“巨齿虎一般是一雄多雌,这雄虎死在这里,只怕那几只雌虎也快过来了!”

  “快跑!快跑!周围又出现了几头巨齿虎!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个身材瘦小的猎人边跑边喊。

  “已经来不及了!”杜凌将黑桶提在手中,向四周一望,三头巨齿虎已经把来去的路堵住。

  “灵猴!带这娃娃快走!在树上走!”老者当即大喝一声,那瘦小的猎人作势便要冲到杜凌身前。

  “走不了了!它们已经把外围的树木全撞到了,只能靠着速度冲出去,否则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不错!趁着包围圈还未缩小,大家选定方向,各自逃命吧,逃出去几个的几个!”

  “唉!都怪我这老头子,把大家拖累了一次又一次!”老者自责道。

  话音未落,杜凌便窜了出去,虽然自己战斗力并不算强,但论灵敏速度,他自信这里面没有人能及得上他,真正跑起来,巨齿虎也奈何不得他。

  自己飞速逃奔,巨齿虎的注意力应该暂时会锁定在自己身上,至于那十几个猎户能逃掉几个,全看他们本事了,杜凌低叹。

  两个喘息之间,杜凌便冲出了围堵,竟然没有一头巨齿虎上前拦堵,甚至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头还厌恶的盯了自己一眼,杜凌错愕,随即便想了起来。

  “应该是湛灵草的关系!巨齿虎最厌恶湛灵草,而我又没有接触巨齿虎胆液……那岂不是说,黑面大汉和那老者成了巨齿虎的重点照顾对象?”

  杜凌转身便见黑面大汉背着老者被一头巨齿虎紧紧盯住,而其余人逃生的方向人声虎啸乱作一团。

  黑面大汉拿着大刀,一刀一刀地劈在巨齿虎身上,发出金石碰撞的声响,巨齿虎竟然毫发无损,甚至巨齿虎的嘲讽之意表露无遗。

  “杀不掉巨齿虎!如果凭我的身手应该可以阻挡一二!”杜凌不多想便折身返回。

  “孬蛋叔!转身跑!别回头!”杜凌一拳打在巨齿虎的下颚处,巨齿虎脑袋晃了晃。

  见得杜凌可以与巨齿虎相搏,而且还能配出啮噬毒解药,黑面大汉没有多想,眨眼功夫便跑出了杜凌视线。

  巨齿虎吃痛,猛地转身,粗尾如横棍直挺挺劈向杜凌。

  杜凌双手一撑,虎尾如锤子般打在手上,霎时发出碰碰的声响,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液,杜凌冷哼道:“倒是我高看了你,不过如此!”

  身子一侧,将虎尾让出去,杜凌身形不退反进,自己身子矮小动作敏捷,对于巨齿虎这种庞然大物来说,近身要更加安全一些。

  缠斗许久,巨齿虎连连吃痛,却连杜凌的衣角都碰不到,也就萌生退意,而杜凌自小港生活,哪里跟野兽搏斗过?古闲所授基本上都是些理论知识,如今有这么个练手,杜凌怎舍得让它跑掉?

  “吃我一指!”杜凌大喝一声,食指中指相并,朝着巨齿虎下颚处猛戳,巨齿虎哪敢让杜凌戳中?略微低头,杜凌的手指便停在巨齿虎的牙齿上。

  “这是?”

  杜凌想要撤手,却如何也做不到,手指像是黏在巨齿虎的牙齿上一般。

  “不能动!”杜凌发现全身仿佛被定住一般,除了大脑还能思考,其余处皆不能动!

  “是黑手指!它在吸收巨齿虎身体的东西!”杜凌心中大惊。

  巨齿虎眼中终于闪现出恐惧之色,少时便筛糠般颤抖起来,两只虎目鲜血殷殷流出,面相极为恐怖!

  透过手指,杜凌感到一股暖流游走全身,如寒冬中掉进温泉一般舒适,不多时便感觉到全身骨骼有万千蚂蚁在爬,奇痒无比。

  待痒过之后,杜凌便产生一种饱足感,放佛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甚至腹中胀得隐隐作痛。

  再看那巨齿虎,瞳孔已经扩散,口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浑身软趴趴地瘫在地上,放佛被抽掉了骨头。

  杜凌神色复杂地看着跌落在身边的扳指和那只透着诡异黑色的手指,这根手指竟然能抽掉其他动物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