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48:0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孤立行一意
  4. 第一章 第二节 临终遗愿

第一章 第二节 临终遗愿

更新于:2018-03-17 11:34:02 字数:2111

字体: 字号:
  莫伯阳走在回镇的路上,一直在自言自语:“回不去了,赶不回去了,早该走的,真的早走又怕他们对义腾不利,天意啊,天意啊。”回到镇上就远远的看到站在家门口的徒弟,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又摘下腰间的酒葫芦,灌下一口兽血沸腾。走到家门前摸了摸徒弟赵客的脑袋,已经和自己一样高了,算不得高大,不胖不瘦,但看着有种很有劲道的感觉,酒葫芦递给了赵客,示意徒弟进门。房子不大,也没什么家具,一张床,桌椅各一大一小两个,房子是莫伯阳十八年前来到飘雪镇盖的,镇上的人都帮了忙,自己进山砍树做了张床,桌椅是赵客五岁那年拜师后赵客做的,大的师父用,小的自己用。赵客是莫伯阳来到镇上第二年出生,名字是莫伯阳起的,因为镇上的人加在一起不够一张宣纸的墨,以前要起个好名字都要去暴雪城请教教书先生,莫伯阳来到镇上后,这活计就落到他身上了,其实起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大家也都不懂,就觉得比自己起的好就行,赵客懂事后问过师父,自己姓赵,名客,字义腾是什么意思,师父告诉他,赵客二字是侠士的意思,义腾也和侠士有关。赵客又问侠士是什么,莫伯阳没有解释,只是告诉他长大了就知道了。莫伯阳本来是不愿意收徒弟的,来到镇上头一年大家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每次家中没食物了都是一个人进山,也从来没带过弓箭,没设过捕兽夹,但却是猎到猎物最多的,不但如此,还会每次进山都会猎到一只猛兽带到暴雪城售卖,除了买些衣物其余的银钱都会买兽血沸腾酒,莫伯阳从来不穿兽皮,只穿布衣,哪怕进山也不见他冷过,莫伯阳越是显得本事大,镇上的人就会越尊敬,不敢去奢求什么,只有老赵家的小儿子赵客,从小就粘着莫伯阳,三岁开始就天天把自家刚做好的热饭送些给莫伯阳,告诉这个孤独的老头子,不要总喝兽血沸腾,吃兽肉,爹爹说对身体不好,莫伯阳很高兴。赵客五岁那年莫伯阳有次偶尔提起自己的女儿比赵客大三岁,如果嫁给赵客正好是女大三抱金砖,赵客就问莫伯阳的女儿现在在哪?莫伯阳沉默了很久后说了句:“死了。”赵客看的出莫伯阳的难过,就说:“我来做你的儿子吧,反正我爹有两个儿子那。”莫伯阳很高兴:“不用你父亲少个儿子,你来拜我为师父,我收你为徒。”赵客当时问道:“师父有爹亲吗?”莫伯阳拍着他的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和父亲一样亲。”赵客觉得这个法子好,两边都不亏着,就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拜师礼很简单,莫伯阳去老赵家吃了顿饭,赵客磕了三个响头就成了。

  赵客和莫伯阳分别坐在一大一小两张凳子上,赵客喝了口兽血沸腾放下了酒葫芦说道:“师父我给你做了饭,在灶上热着那,这就给你端来。”“不忙,义腾先坐下。”“是,师父”“师父这病隔代遗传,自觉大限将至,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或许就在这几天了。”“师父……”。莫伯阳摇了摇头没让赵客说下去,继续道:“当初收你为徒,没想能传授你多少武功,后来发现你不但身有威能,还与为师相同是土之威能,也算咱们师徒缘分,现在你已尽得我所学,可以说了却了师父的一件心事,我崩山派功法分两系,一系固土、一系流土,你跟我学的乃是固土系,这一系的很多功法只有为师学的,之前一直担心我死后就此失传,愧对先祖。现在你已得我全部功法,只要你有生之年能传回我崩山派,或者像我一样收个徒弟,让徒弟代你传回崩山派也可行。”赵客点头应该:“师父放心。”“嗯,师父了却这一心事,就算是死也瞑目了,至于落叶归根、魂回故里,埋在家乡与妻子同穴、与女儿同坟,已是时日不多赶不回去了也就不奢求了。”莫伯阳一边说着一边望向门外的南方。赵客心中难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一直含着眼泪说:“师父不会的,师父不会的。”莫伯阳笑了笑:“义腾,还记不记得师父之前和你说过什么?一个人一生会死两次,一次是断了呼吸,一次是被人忘记,只要你记着为师,为师就很知足。”赵客不停用力点头,莫伯阳从怀中拿出那件木能蝴蝶坠,另外还有一个红布包,一起交到赵客手上道:“为师死后,你要把你师娘的头发和你师姐的这件蝴蝶坠一同和师父的骨灰葬在一起,也算是我们一家团聚了。”赵客接过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怀中的口袋里,生怕弄坏一点点。

  看赵客收好了东西,莫伯阳满脸微笑着说:“去把饭端来吧,还真有些饿了。”好像刚才在交代遗言的是其他人一样,莫伯阳一边吃着饭一边对徒弟的手艺赞不绝口,吃完饭莫伯阳借口累了要休息,让徒弟明天一早再来,但是赵客却不愿走一脸难过的道:“师父,让徒儿今天住你这吧。”莫伯阳一脸嫌弃的道:“滚滚滚,明年都要订婚的人了还和我一个老头子瞎参合什么。”赵客被师父赶了出来,回到家中一夜无眠,一直在想要怎样报答师父,自从跟师父修习威能功法小成以来,进山打猎不知道多轻松,小的猎物不说,就连一些猛兽也能偶尔猎到,附近村镇的人都愿意和他们飘雪镇的一起围猎,可惜赵客不知道这次是和师父的永别,不然他一定不会走,一定会留在师父身边。

  第二天一早,天刚微微亮赵客就来到了师父的门前敲了敲门喊道:“师父,师父,徒儿来了。”等了片刻赵客心中不安起来,再次要伸手敲门,这次他的手是抖的,感觉伸手到门边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赵客敲了两下门,“师父师父”这次他的声音也是抖的,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赵客自我安慰着,师父一定是出去了,一定是出去了,然后推开了莫伯阳的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