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9: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机:隐形眼镜
  4. 第二章—-父亲不是父亲

第二章—-父亲不是父亲

更新于:2018-03-16 17:50:01 字数:2174

字体: 字号:
  仿佛有拨不开的雾在夏克面前缭绕,无论怎么睁开眼睛,总是都看不清远方,前方似乎是一个古代式的宫殿,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山洞,周围一片漆黑,身后似乎是无底的悬崖,只有洞口透出微光,夏克慢慢向前走去,却发现洞口似乎站着一个人,雾太浓,猛着向喉咙里面灌,仿佛是要进入自己的血液。夏克泛起一阵恶心,眼前只有一条路,于是只得朝前走,走近了,才发现面前的那个人如此熟悉。那个人微侧着的身体缓缓转过来,左眼只剩下眼眶,是如黑洞一般的黑,仿佛将夏克的整个眼睛都吸进去,这是多麽熟悉的脸!可是如此恐怖,那个人慢慢抬起右手,手里面摊着夏克的那串项链,张开嘴想说什么,一张嘴黑色的半凝固的黑色液体从嘴里喉咙里面流出来。“爸爸~...”可是此时的夏克不敢移动半步,应该说是不能,看着自己的恐怖却又熟悉的亲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夏克颤栗着,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啊!!!!”结果眼前一片黑,窗外的光亮闪耀又褪去,“只是一场梦罢了,哎。”夏克开了灯,顾不得身上的一身冷汗,坐在死寂的病房里面,一阵风将窗帘刮开来,夏克身上的冷汗似乎温度又低了几度。今夜注定无眠了。于是夏克打开了手机,看着电影直到了天亮。住院几天,在楼下花园逛,窗边看风景的夏克似乎已经对各种各样的死法见怪不怪,从楼上在空中自由落体砸在地面的骨头和肉像花一样裂开的;迎面过来一把菜刀嵌入骨头里面的;毒药下肚内脏腐烂的。。。诸如此类恶心的,夏克都已经习惯。终于到了清明节,夏克软磨硬泡溺爱孩子的温雅,终于说服她让自己去扫父亲的墓,夏克的心中兴奋又参杂着更多恐惧与不安的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事。去陵园的人流不亚于繁华大都市的客流高峰,温雅和夏克被堵在高架桥上,旁边一辆敞篷法拉利慢慢停在温雅的车子旁边,夏克还期待着会下来一个长腿美女去前面看路,然后给自己一个迷人的微笑,结果转过头去却是一个镶满金牙的胖子,脖子上的拇指粗的金项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手中拿着土豪金某果机大声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吼着:“对,格老子的多找几个人去老子父亲的目前哭,越像报酬越高。钱不是问题!对,格老子的再多买一些洋房美女烧给他,老子要让所有人晓得我王大富有好爱我老汉!”说完了金牙男又用食指挖了下鼻孔,向夏克望过来,夏克立马低下头,“谁是你老爸谁才倒霉!”夏克心中咒骂着,希望着车能开动。连挤带塞,终于到了陵园门口,车子停好之后,夏克和温雅穿过各种卖钱币洋房美女鞋子的奇葩节日产物,径直进了陵园,前面一排排年代久远的,各种弹片飞溅,血肉横飞,轰炸机呼啸而过手脚飞出几米远的;坦克放出的燃烧弹瞬间灼烧致死的;也有远方狙击枪一枪脑浆飞迸的...恶心之种种在夏克看来,除了被为国誓死捐躯的军人精神深深撼动之外,怎么死的已成忽略点。但是越向后面走,夏克的心就越加快速的跳动起来,手脚不由自主的缓慢起来,自己在怕什么呢?怕什么呢?夏克心中重复这个问题,终于过弯就是父亲的墓碑了。抬起头,望着墓碑上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和照片夏克屏住了呼吸,期待即将发生的无法预测的事情,让夏克震惊的是不是死因让他惊叹,而是,没有死因,对,没有任何反应。“是失效了还是。。还是。父亲根本没没有死,只是藏在某一个地方那为什么不出来找我我们,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消息,为什么?!”夏克心中仿佛是在蜘蛛网上呆了许久的猎物,被疑问和不安团团包围住。于是不相信的擦了擦眼睛,还是空无一物,只有那熟悉的整洁的穿着军装的父亲的微笑着的照片贴在墓碑上。夏克皱紧了眉头,温雅看出了不对,于是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夏克强忍住心中的问题,故作镇定的回答道没事,可是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自己的计划,人不可能凭空消失,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知道父亲的下落,或者死因。“对了妈,你说当时和爸爸一起出勤的那个警官叫什么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他叫林汉轩。”‘林汉轩’夏克心中默念了这个名字三遍,便不再说什么,不顾温雅疑问的眼神,独自回到了车上。望着车窗外飞快褪去的景色,夏克开始整理起自己的思路来:自己得到超越常识的能力,而自己父亲的墓碑却连一个人的骨灰都不是,是空无一物还是有什么秘密,自己都不得而知。那么,这个和自己父亲一起出勤却安然无恙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父亲的死因或者下落,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林汉轩。但是林汉轩既然是自己父亲的同事,那么自己从小在警局玩到大,应该认识,为什么对这个名字毫无记忆?看来是有必要去拜会一下这个林汉轩了。夏克的脸上是仿佛铁水铸过一般的坚毅。距离出院的日子也快要过了,本来就期待着出院的夏克更加急不可耐起来。于是在医院里面溜达起来,夏克走到花园里面,看见长椅上坐着一位白袍的老者,应该是一名医生,于是夏克定身坐下,瞧了一眼老者正在看的书,是关于既视感的书籍。夏克开口搭讪道:”医生啊,你不是应该看医学的书吗?为什么看科普书籍啊?”老医生并没有回答夏克的问题,“即视感(源自法语“Déjàvu”),也可以翻译成“幻觉记忆”,指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小伙子,你信不信,人能存在不同时空里面啊?”“相信啊,这样我就可以挡黑社会老大,当美国总统,征服地球,把想做的事想犯的罪都来一遍."夏克心中笑着医生幼稚的想法,所以也没有认真回答。“哈哈,小伙子,我遇见过你,那时我还年轻啊!”夏克一怔,转身离开,心中无语着这个老医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神经病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