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28: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世狂尊
  4. 第0002章 登位仪式的开始

第0002章 登位仪式的开始

更新于:2018-03-18 10:45:24 字数:3121

  天元神界,以武为尊,其中,总共分为五十个大洲,一百八十个小洲,三百四十个国郡,每个国郡都有一个郡王,大千世界,强者如云,数不胜数。若要有一席藏身之地,凭的,便是实力。如果你强,便能生存下来,这是欧阳战天的毕生感悟。虽然欧阳战天的实力在乌兰国数一数二,难逢敌手,但对于他所处的天乌国郡来说,天元境一重只是一只蝼蚁而已,在天乌国郡中,就连一名农夫的实力也是筑基境的十星巅峰!而且,天乌国郡只是三百四十个国郡中的一个小郡,由此可见天元神界的强者如云!

  丛林里危机四伏,但每次欧阳战天都能。化险为夷,不仅仅靠的是他的天元境一重的实力,还有他那惊人的警惕力,那些刺客杀手都被欧阳战天所杀死,只有娜扎一个人活着逃了出来。

  即使如此,欧阳战天也不好过,他受了严重的内伤,一个月内不能再,使用灵气。不过好在欧阳战天依旧离开了森林,来到了欧阳府。

  天乌国郡一个有三个府郡,分别为欧阳府,霓天府和岩武府。欧阳战天乃欧阳府的新任家主,若不是欧阳夏严,他绝不会踏入这片森林半步。因为这片森林一直被周围的百姓称为“死亡森林”。不仅是因为那里有许多凶猛的妖兽,更让人深感恐惧的是,森林是那些杀手刺客的天地,因为那里孤僻,没有人会发现,但那里也是强者的福地,因为那里生长着许许多多的稀少的药材,那些妖兽的皮毛也是上等的皮草,妖兽的内丹更是修炼的珍品,但内丹上仍会残留着妖兽的毒性与气息,所以妖兽的内丹不能过多的食用,不然会引发内丹里的妖兽气息的复活,轻则受伤,重则经脉全断。

  待到欧阳战天回到欧阳府时,已是中午,丫鬟下人们已经回房休息,大门紧锁着,烈阳高照,欧阳战天跨下赤链神马,丢下豹狼兽,使劲的叩打着门环,响起“嗵嗵”的扣击声。

  “谁呀?吵什么?!”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打着布丁的灰袍的家丁,家丁见欧阳战天衣着朴素,浑身伤痕,头发凌乱,面相平凡,便很不客气的喊到。“你是谁呀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欧阳府!”

  欧阳战天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丁,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开。”

  家丁并没有料到欧阳战天会说这句话,便再次扯高气昂的喝到:“放肆,你是什么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欧阳战天忍住心中的怒火,冷冷的说道:“我再说一遍,滚开!”

  家丁见欧阳战天这么跟他说话,勃然大怒,扬起巴掌,作势要打欧阳战天,恶狠狠的说道:“找死!”

  欧阳战天脸色一狠,抽出铁剑,便刺向那名家丁。

  欧阳战天的铁剑削铁如泥,更别提家丁的左臂,只看见一道又一道的鲜血从家丁的断臂中涌出,撒在地上,撒在呈古铜色的门上,显得可怕。

  家丁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断臂,暂时忘记了疼痛,他不相信欧阳战天敢断他的左臂,但真实的疼痛感袭来,使他不能不信。

  “啊!”断臂之痛有如万剑穿心,疼痛几乎令家丁的脸变形,喷撒出来的鲜血撒满了他的灰袍,而收起剑的欧阳战天身上却没有一丝血迹,仿佛与他无关。

  “怎么了?”从搬遮半掩的铁门内跑来几名护卫,护卫一脸惊呆的望着躺在血泊之中的家丁,又望了望若无其事的欧阳战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府挑选家丁也是有规则的,一般招进来的家丁的实力最少也在筑基境两三重,再凡人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但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最多也只是个凡人,怎么能废了家丁呢?

  “不管是不是他,捉回去交给夏严长老处置!”领首的护卫鄙夷的提了倒在血泊中已经昏迷的家丁一脚,一边在心里鄙夷的说:“真没用,连个普通人也打不过!”一边吩咐其它护卫拿下欧阳战天,将他领进欧阳府。

  欧阳府很大,到处都是翠绿的树木,旁边有几个湖泊,湖泊中心矗立着几朵亭亭玉立的荷花,周围是荷叶,莲藕羞涩的躲藏在碧绿的莲叶中,湖泊旁是娇嗒嗒的百合,迎着微风,欢快的跳起舞来,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清香。

  欧阳战天心中一震,将来自己真的要生活在这了么?

  加快脚步,欧阳战天走进议事大厅,甩开身后的护卫,脚一跺,便飞到了正中心的大椅上。

  椅子很漂亮,周围镀着一层金黄,椅背上雕刻着细致的花纹,花纹有大有小,有弯有直,十分的美丽,其中还散发着淡雅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使人有一股一直想闻着的感觉。

  “大胆!此乃新任家主欧阳战天的位置,乞容你这平常人所能坐的?”领首的护卫取出腰间的佩剑指向欧阳战天,毫不客气的喝到。

  欧阳战天没有说出自己便是欧阳战天,反而也掏出铁剑,握在手中,剑尖闪烁着银光,指向护卫。

  “哈哈,仅凭你手中的这块破铜烂铁,也想打赢我们?痴心妄想!”护卫突然一声大笑,言中尽显嘲讽。

  “是谁呀?怎么这么吵啊?”正当几人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时,突然传了一阵苍老的声音。

  护卫几人听到这阵声音,连忙丢掉手中的佩剑,单膝下跪,齐喝道:“参见夏严长老!”

  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老者,双眼深邃,脸颊苍白,衣着一袭白色长袍,胸口上还别着一枚徽章,上边是一鼎丹炉,下面有两颗星星,这是二阶炼丹师的标志,老者还驻着一根银制的拐杖,一瘸一拐的向议事大厅走来。

  “糟老头,你终于来了。”见到欧阳夏严,欧阳战天撇撇嘴,不满的说道。

  “你!”听到欧阳战天叫欧阳夏严“糟老头”,护卫几人几乎吐血了,到底是面前的这个人是疯子还是孤陋寡闻?在整个乌兰国里,敢叫欧阳夏严“糟老头”的人可不多,依照欧阳夏严的脾气,这个人肯定死定了!

  “呵呵。”欧阳夏严笑了笑,出乎意料的没有大发雷霆,温和的向欧阳战天走去。“小天子,你终于回来了。”

  “小天子”?护卫几人长大嘴,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欧阳战天,始终觉得传说中的欧阳战天的霸气外表与眼前的这位胡子渣满下巴的中年男子根本扯不上边!上天,不带这么玩人的吧,完蛋了,刚刚我们居然敢这么跟欧阳战天说话,死定了!

  欧阳战天没有说话,也没有责罚护卫,只是脸色铁青的站立在大厅中心,一旁的欧阳夏严也沉静了,欧阳府最近多了很多以貌取人的家丁与护卫,就像上次,霓天府来人与欧阳夏严谈布锦丝绸的问题,却被家丁阻拦在外,硬是在门口呆了几个时辰,后来还是欧阳夏严出面,当然,这生意又吹了。本来那次生意会带给欧阳府的利润会很大,但后来因为生意没做成,所以利润也没了,就连本钱也亏了不少,这就是后来为什么霓天府与欧阳府断义,与岩武府结盟的原因,而且欧阳府最近被霓天府与岩武府打压的厉害,特别是霓天府中的府主霓薛炎,更是猖狂,闹事闹了欧阳府的许多所以,最近的所以被他们搅的一团糟,生意非但没有做成,还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些都是那些有眼无珠的下人干的好事!

  欧阳战天轻叹一口气,随及又立刻说道:“来人,将这些人重杖五十,其他人替我更衣,随及举行登位大典!”

  登位大典是欧阳府新任家主登位时的重要礼数,登位大典会邀请很多人来,比如霓天府的霓薛炎,岩武府的赤紫夏,天乌国郡的兵马部的领士詹无颜,洛兰家族的宇文小姐等人,都是德高望重,名声在外的人,特别是宇文小姐,是一个修武奇才,芳龄十七,实力却在筑基境四星巅峰,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还有霓天府的霓强志,霓薛炎的宝贝儿子,年仅十五,却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境的三星巅峰,不得不说是天才中的天才。而欧阳战天的儿子欧阳洛,却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废材,虽然他才七岁,但实力真的很弱。在欧阳洛五岁那年,曾请过一位算命先生为欧阳洛算命,可结果却是欧阳洛此生不能修炼,因为他的经脉之处有一个缺口,缺口中有一股神秘的紫光,运气不能过经脉,即使欧阳洛如何努力,灵气也运不过那断断脉,所以……

  欧阳洛一直是欧阳战天心中的一块心头肉,为了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忍辱负重的待到了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欧阳战天收起铁剑,缓缓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个护卫的,就只有一个高傲而又孤僻的背影……

  【新书上传,希望各位喜欢,顺便捞几张推荐票或月票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