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8:2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旅行回忆
  4. 第三段 帷幕之下

第三段 帷幕之下

更新于:2018-03-16 07:13:59 字数:4075

字体: 字号:
  MemoryOfJourney

  旅行回忆第一程:启程与无尽

  作者:狂蜂

  第三段:帷幕之下

  ............

  ......救命......

  ............

  扶翛感觉自己在神游,可能此时有谁给他一拳,他都不会反应过来。他用尽全力想看清黑暗里的事物,但是什么也看不见,寻声而去,才发现那些绝望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

  他在眼前摆手,连一丁点轮廓都看不到。一切都像是被黑暗包裹了,不管是温度还是光。

  扶翛感觉不到任何情感,默然等待间,他忽然注意到了奇怪的啪咔声。那是柴火燃烧爆炸的声音。

  他又向火堆靠近,当热浪扑面而来,几乎烧到扶翛的眉毛,他仍然看不见。四周依然是一抹黑,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扶翛到处摸索,他摸到了柴火,也感受到了火焰的高温,突然,光出现了,但是极为模糊,只有亮度,没有视线,扶翛立马发现了问题:他的眼睛是闭着的。这当然不是他愿意的愚蠢行为,眼皮重得像是灌了铅,想睁开也做不到。

  扶翛扯着自己的眼皮强行抬起,光线立刻射入眼睛,疼得他无法直视。偏开头,减少了亮度,他多少看见了点东西:那双自己的手,不是一直陪伴自己的有血有肉的人手。

  而是一双剥去了血肉,剩下支架的骷髅手。

  扶翛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吸气,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刺眼的光再次让他神经紧绷,其实这是很柔和的光,直是扶翛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

  “哎呀呀,我不是给你盖好被子了吗?怎么还会冷?”

  一个俏皮的女性声音响起,扶翛触电般警惕的看向声音的来源方向,模糊的视野中只能大概看出那是个人类系女性的面孔,只不过她说话时发音有点生硬。

  扶翛花了几秒恢复视力,同时努力回忆发生的事情,这个过程让他非常反胃,干呕了几下才好了一点。

  扶翛感觉浑身发痛,坐起身子,没有注意到身上盖了果冻一样的“被子”,“被子”发出滑稽的咕叽声音,顺势滑到了石壁边上,露出扶翛的身体。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旁边还有一个人类系女性,正想掩饰,结果对方摆了摆手,不在意道:“没事没事,我不是人类系的,别紧张,来,你的包。”声音的主人像是看穿了扶翛的一举一动,很理解地把背包递给他。

  “谢谢。”扶翛由衷地感谢,他从包里取出衣物,一边穿戴,一边打量这位女性个体。

  她的确不是人类系的,之所以被扶翛误认为人类系,是应为她的上半身具备足够的人类系特征,只有耳朵是鱼鳍来代替的,手指之间有蹼做连接,下半身是长长的洁白鱼尾,泡在水里,不知道有多长。

  她浑身洁白,不只是鱼尾,连她的眼瞳,皮肤,头发也是优雅的白,唯独她头上别的一朵陆生的翠绿的花为她添加了新的,却不突兀的颜色。

  “我是海特系种族人鱼系的,我叫沙拉,你叫什么名字?”沙拉的语气十分好奇,看他的目光像看一个从未见过的生物。

  “扶翛。”扶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失去了兴趣,转头离开。

  “诶!你去哪啊?”

  扶翛没有管她,打量四周。这是个只有几平方米大的洞穴,在一旁架着一盏元素灯,柔和的灯光就是透过护罩照亮了整个洞,唯有通往出口的黑暗没有被顾及。

  扶翛在黑暗里走了一会儿,道路没有太多阻碍,接近洞口时,他听见了海浪和海风的声音。

  他迈出一只脚,踩在了沙滩上,远在天边的伪映源发出的光如同棉花,软绵绵的,没有实感。他左边的百米外有一片小树林,接着就是高大的悬崖,陡峭的壁面像是被砍了很多道伤口,随着时间的流逝形成风化独有的古朴。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而且现在是夜晚,连海面都是黑色的。

  突然间,海面传来很突兀的扑通声音,扶翛警惕地望过去,看见了坐在水球上的沙拉正在向他移过来,好像气冲冲的样子。

  “你很没礼貌诶!我可是救了你的!”沙拉叉着腰,翘着嘴怒视着扶翛。、

  “我不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是谢谢你。”

  扶翛的语气就像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他没有看沙拉,他知道她能理解。

  海特系的通常特征是理解力,各种信息和事物,比如一个有经验的海特系航海员,就可以通过海浪来判断航行方向,这是其他系种族做不到的。

  而且扶翛发现沙拉的腰上别着一个石器,上面刻画着复杂的花纹,按照图案构成来看是纹师的风格,这东西只能由在这方面有研究的人制作和使用。

  这里就要涉及到四师的概念。

  四师是指式师、精师、纹师、咒师,在四师里,式师追求战斗方面的火力和布置,刻画图案以方形为主,图形的角度越大,元素的汇聚量越大,是大部分猎人的必修课程。

  精师要求与式师几乎相反,刻画以三角形为主,角越多,度数越小,元素可控性越高,主要在一些精密操作上有用,打造武器还有医疗一类的。

  而纹师,就是在两者上面进行修改,创造性的职业,可以改进已有的图纹,线条一般是非直线。

  其实作纹师很难,是图纹四大师里面最复杂的一个,需要把弯曲的线条画的很精确,比其他的画直线要难得多,所以纹师很少,而且都是在这方面有探究能力的个体。

  至于咒师,这是几年前才兴起的,最神秘的一行,对普通百姓就只有图案以圆形主打这样的模糊概念,据传言,能研究这一行的个体都是能开阔新思维的资深老兵,普通学者连照猫画虎都做不到。

  对世界上涉及元素的职业,四师就包括完了,就和系种族里面的各种各样的生物一样,四师就是系种族,那些职业就是里面分支的生物。

  现在上面的纹路发出了温和的光,沙拉坐的水球就是由那个石器维持的。

  “你是纹师?”扶翛淡淡地问了一句。

  “啊?”沙拉正因扶翛之前的回答生气,一听扶翛的问话,她愣了愣,“是啊,怎么?”

  “能带我去木船港吗?”扶翛说完又觉得不妥当,“或者离开这里。”

  扶翛看得出这里是个小岛,四面环海,而且有生长自然的绿化,可以看出没有人在这里大面积居住。

  也就意味着这是个偏僻的小岛。

  “哟,我凭什么帮你?”沙拉偏过头,装作趾高气昂的模样。

  “那你想做什么?”

  扶翛似问非问,其实心思根本没有在对话里,但是沙拉确实没想到要做什么,只不过看扶翛的态度让她不舒服,所以想捉弄一下他。扶翛这句话让沙拉语塞了,立起的鳍也低了下来。

  “唉!好吧!我带你走!可以了吧?”

  扶翛回过头,空洞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疑惑,但是这种疑惑渐渐变成了警惕,融入到了血液里。

  “谢谢。”扶翛点点头,目光转向海面。

  沙拉气结,在她看来扶翛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人,自己对他好和坏他都是一副模样,她转身往海里移去,扶着额头想静一静。

  从沙拉到来到离开,扶翛一直保持着面朝大海,现在只剩下他和大海了,他觉得有些倦了,于是远离潮水,在柔软的沙滩上坐下。他继续盯着大海,空洞的眼睛里充满了默然,似乎在沉思,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思考。

  最后扶翛把头埋在膝盖里,浅睡过去了,留下不知疲倦的海浪拍打成群的礁石......

  东南猎人组织,高层大厅

  围坐成一圈的中年人们个个表情严肃,眼神凌厉,但埋藏在更深处的东西就看不见了。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那人嘴里叼着一根烟,一头乱发,蓬乱得似乎从来都没有打理过,身材瘦削,和那些浑身肌肉的猎人相比,他就是乔木堆里的一根柴火,能够让他脱颖而出的,只有他嘴里还在燃烧的烟。他的眼睛里也有一团火,但那不是炙热的烈火,而是让人觉得冰冷的挥之不去的冷火。其他人都衣着整洁,坐姿端正,而他吊儿郎当地弓着背,手撑在画着地图的桌子上,穿的是白大褂,还行,问题是白大褂正在向黑大褂进发,上面黑斑密布,拍一下能拍出一层灰。

  “吴溪,”那个拥有磁性嗓门的男人开口了,刚正不阿的语气使在座的每一位都心潮澎湃,除了吴溪。说话的时候,男人的眉头紧皱,“注意场合,要抽烟先出去抽完再回来。”

  “哦,我懂的,嘿嘿。”吴溪怪笑一声,像个腐朽的中空枯木里吹过的一阵凉风。

  所有人都等着吴溪离席,出门,吴溪恋恋不舍地抽一口,缓缓地吐出青烟,把剩下的烟扔在地上,踩灭,吴溪一言不发的回到座位,但是笑得很冷。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男人翻开面前的纸张,“现在说第一件事,前天,我们拿到了北方猎人组织的最新报告,瞭望塔的发现了无法计数的亡灵战士在广北海峡出现,他们使用了大量的图纹在海面制造冰桥,从前天的报告就已经指出,他们建立完了桥头,而且还在继续建造。”

  听到这里,众人的表情更加凝固,严肃得仿佛下一刻就要上场杀敌了。

  “不过按照瞭望台的说法,他们的方向大约是朝着神想系种族,而不是我们。”说完后,男人等了一下,等待众人思考和讨论。

  “他的判断依据是什么?”有一个人问道。

  “请看地图。”男人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疑问,他指着桌面,所有人都把目光聚到他指的地方,他从最边上的板块划了一个三条开角超过四十五度的线,分别指向三个板块,“这三条线是他们可能的行进路线,如果他们选定了目标,从直线搭桥是最快捷也是最稳妥的,由于着陆点的方向开角大,一旦搭桥就必然有目标,一旦选定,也不会修改。”

  大厅熙熙攘攘起来,大家都在讨论,却放松了许多。

  “那关咱们屁事。”吴溪阴阴的冒出一句话。“霍仲,你啰嗦这些有意思吗?”

  各种奇怪的眼光汇聚在他身上,霍仲没有理他,有力地拍了拍手:“这个情况是其一,暂时先放一放,接下来说第二件事。”

  男人翻开第二张纸,这次他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对于刚才的事情,老组长已经和其他系种族在昨天见面会谈了,已经确定了亡灵系种族的态度。”

  “他们已经表明,目标就是神想系,而且十分坚决。”

  他的神色凝重,但是眼神坚毅,烈火似乎在里面燃烧,他的眼神扫过了所有人,除了吴溪,其他人都下意识的回应了这份勇敢,挺直胸膛,像在接受至高无上的荣誉。

  “各位,战争就要开始了。”男人的嗓音依然磁性,但是变得有点闷,仿佛嗓子眼里挂了一个铁块,沉重得无法忍受,“虽然现在的还没有将矛头指向我们,可如果亡灵系完成了和神想系的战斗,整个世界将会面临第二次灾难!”

  “研究组,现在就是看你们的态度。”霍仲望着坐在吴溪旁边的一群人,“我们不能等了,现在我们急需研究的支持,没有那个项目,我们的获胜几率几乎为零。”

  “休想!”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人一拳打在桌子上,疲惫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你们想要通过那点点迹象就让我们放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