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9:1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夜潮
  4. 第三章 赠剑

第三章 赠剑

更新于:2018-03-17 17:20:34 字数:3246

  “我不觉得你会欠我什么,难道…”少年摇了摇头,但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眉头皱起,但愿那是多想。

  要说这世间有人欠他什么,那还真有,他常常在想有些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让他降临在这个世界,又为何将他彻底遗弃。

  要是时间重回十五年前,如若可以选择,他宁愿自己没有出生。

  尽管现在已是白昼,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伤感,幽幽的从他嘴中传出一声叹息。

  叹息,只有叹息,被这个忧伤的时代选中,也就选择了这个时代的忧伤,这就是宿命,老翁沉默。

  许久,他才说道:“在这大山深处结下的因,只有在你身上了却这段果。还债,只是因为你是从这大山走出的人。”

  “原来是这样。”短暂的伤感之后,少年很快便就恢复了正常。

  老翁又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平静的说道:“离尘。”

  “好名字。”老翁赞誉了一声,但是他的心底却有其他的想法。

  “既要离尘,又为何入世,是因为那山的缘故吗?可是乱世啊!何处亦不悲凉。”

  老翁沉吟着走到湖边,右手向着湖心随意挥去,一道弧形的水柱在他的手下破水而出,落在了他的身前。

  老翁的手一抹,被招来的水柱在他的面前汇聚成了一层水幕,没有任何物体的支撑,水幕竟悬浮于空中,未曾落下。

  直到老翁将水灵结晶摆放到水幕上,从虚空中掏出一把巨锤,离尘才知道老翁所行之事。

  “老伯,你这是要锻造什么?”

  “铸剑。”老翁说完,手中的巨锤就朝着晶体奋力的砸下,这一幕仿佛让离尘看见了他的四师兄,砸下锄头的样子。

  轰的一声,结局出乎意料,看似可以碾碎一切的锤子,并没有伤害晶块分毫。

  承载结晶的水幕荡漾起了一层水花后,也没有了动静。

  “没有火,没有灶,这就开始锻造,这剑又该如何去铸?”在离尘的心中,这真是个奇怪的老头。

  有过先前老翁用没有鱼饵的钩子钓出一条龙的经历,离尘不会再去质疑老翁,他只是好奇,这老伯终究能用什么办法。

  “这天下还有比这烈阳灼热的炉火吗?这世间还有比这湖水更为纯净的炉灶吗?”

  “这块结晶是这片湖沉淀了万载才凝聚的一块精华,一般的火焰熔化不了,一般的炉灶也承载不了。”老翁解释到。

  可是如何去让湖水凝成灶,如何让这阳光聚成火,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离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在老翁的身上见证了太多的不可能。

  虽说他自幼隐居深山,但那并不能说明他见识短浅。早在山上时,他就已读遍了万卷诗书,可那老翁许多的手段,他闻所未闻。

  一锤,一锤,老翁卖力的朝着晶块砸下,虽说满头白发的他已是年迈,但是举止间流露出的精气神丝毫不比一个成年男子差。

  可就算如此,那块结晶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仍未改变形态,这一幕直到老翁挥出第十三锤时才改变。

  那一锤,砸入了天际的骄阳,勾入了烈火。那一锤,砸入了湖心的清水,镶嵌了柔情。那一锤,砸入了醒狮周身的寒意,凝固成了一道锋刃。

  但在离尘眼中,那一锤是砸入了整个世界,山水写意都填入了晶块之中。

  之后十三就成了老翁手下的一次轮回,每敲打十三锤过后,都会迎来一次质变,前面出击的十二锤都是在蓄力,在等一次蜕变。

  第二次十三锤,老翁等来了一道剑风,砸入了一道庚金之气,为其度上了锋。

  第三次十三锤,老翁等来了一道剑光,砸入了一寸芒,为其写上了意。

  每一次十三锤,都是一次轮转,在离尘视线里,晶块逐渐生成了剑的模样。

  直到完成十二轮十三锤的敲打,老翁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可是这一停下,离尘却急不可耐,如同热炕上的蚂蚁。

  晶块早就成了宝剑的模样,犹如一件由水晶雕刻而成的工艺品。

  剑藏收录了自古以来天下所有的名剑,离尘曾一一阅览,要是论瑰丽程度,没有一把剑能超出其左右。

  可是这把神剑还未完工,又怎能停下。离尘有一种预感,或许这就是他的猜测。

  十二轮过后,在那剑体上,多出了一层纹路,那正是水灵幻化成龙的模样。

  当这把剑真正铸就成功之时,岂不是水灵就会复生?可是到最后的紧要关头,老翁竟然停下。

  铸剑,他是外行,可是连他能感觉到这把剑还少了至关重要的一环,老翁又如何不知。

  老翁说道:“这把剑的铸就并不算成功,现在你所见到的还只是剑胚。”

  离尘急切的问道:“那怎样才算成功,剑胚要如何才能成为一把真正的宝剑?”

  那令人感到遗憾的美,是否能够随着宝剑的出世而伴生,他急切的想要知道。

  “你细看这剑身上的纹络,这就是此剑的魂,纹络黯淡无光,剑魂亦未复生。剑胚要修成正剑,便在于复生其魂。”

  “那老伯能为剑生魂吗?”离尘满脸希冀的问道,在这山野垂钓的老翁,在他的心中早已度上了一层无所不能的光环,就算他的师父,论手段之奇,也比不上这位老翁。

  老翁沉默,没有否决,也没有肯定。或许以前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然而现在他不能。

  曾经他是名满天下的铸剑大师,可是许久他都再也没有铸就过一把名剑,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不能。

  离尘握紧剑,仔细端详到剑身上的纹路,可是他的思绪却奇妙的落到了一个梦中。

  他来到了湖心,仿佛他就是水灵,他看见了一条真龙。

  真龙戏于水,他在水底观望,徒留叹息。

  真龙跃出渊,他在水底渴望,空生落寞。

  真龙腾上天,他在水底仰望,道尽奈何。

  那么一刻,他突然多么希望自己就是一条腾飞的巨龙,不在拘束于湖心的水底。

  这梦,一做就是几万年。

  直到湖边来了一个白发老翁,他知道那人有可能帮助自己,他向白发老翁发出了自己的请求,老翁最初不愿意,可是却也耐不住他的苦苦哀求。

  等了七年,他终于破出水面,那个维持了几万年的梦,终于变成了现实。

  他知道自己就要湮灭,却还是喜悦的留下了一滴泪。

  泪,成了结晶,就是水灵一生的精华所在。

  每一个期待许久的梦都值得那份美丽。

  陷入梦中的离尘并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握紧剑的他悄无声息的在剑舞。

  就像在山上很多时候,握剑在花丛中追着蝴蝶的他,无声无息的在剑舞。

  剑舞不同于舞剑,舞剑是人带着剑起舞,而剑舞却是剑带着人起舞。

  舞剑可以是胡搅蛮缠的杂耍,但剑舞总是契合天地大道中的某种意境,可遇而不可求,有多少人穷其一生也不曾遇见一次。

  阳光下,在离尘手中舞动的剑,宛如一朵花开。

  没有流露出任何杀机,没有释放出任何剑意,美轮美奂只是在等一次梦回。

  老翁的眼中异彩连连,眼前这一幕,彻底反转了他的认知。

  他能看见剑身上黯淡无光的纹路,正被阳光布上了一层光泽,这是剑胚在复生其魂。

  他能看见剑刃上缠绕的灵息,寻着剑身上密布的纹路延伸而去,这是宝剑在认主赐福。

  这种种超出常理的现象,老翁都可以视而不见,可是离尘为什么能够在阳光下剑舞。

  谁都有可能在阳光下剑舞,可唯独离尘不能,他是黑夜中的蛾子,又怎么能与阳光共存?

  离尘的意识还在随着眼帘中那条水龙腾飞的轨迹而流动,他不知道他每一次舞动,都为剑上的龙纹附上了一层生机。

  本是黯然的回路,却如春雨洗礼的菏泽,重新迎来了那份生气,活脱的水灵在剑中迎来了新生,这一世,它是一条龙。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老翁还在他被颠覆的世界中无法自已,这一回终于轮到了他,震惊的不再是离尘。

  咔擦一声,宛若镜面被打碎,这一刻起这就是一把真正的宝剑。

  水灵浓缩的精髓,加入极致之冰的寒意,铸就的冰魄宝剑。

  老翁仰着头,看来这一次,他看走了眼,在他心中被他早就掐灭的一道念头再次复苏。

  他原以为他们会是同一类人,同样的夜空,会有同样的叹息,所以并不适合。

  但是现在,他看见那把冰魄宝剑中复生的魂,那最好不过了。“哈哈哈。”仰天一声长笑,不知道这是他多少年后,笑得最舒心的一次。

  离尘清醒时,还陷入一阵迷糊当中,可是随即宝剑上传来的一阵悸动,让他欣喜若狂。

  那是一种灵魂的共鸣,仿佛血肉相连的奇异感触,他知道水灵又活了过来,喜悦不知是源自他的内心,还是源自他手中的剑,或许两者都有。

  离尘激动的向着老翁行了一礼,在替水灵道谢,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凭什么替水灵道谢。

  “缘也,命也,宝剑配英雄,想来你也不会辱没了它。”老翁笑着说道,便把剑赠与了离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