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22:21: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云之上
  4. 第一章:楔子

第一章:楔子

更新于:2017-07-06 14:42:26 字数:3335

  悠悠晴川人无名

  乱石崩云村无宁

  ——题记

  悠悠白云自头顶飘过,清澈的小溪自在的流淌,一眼望不到边儿的麦田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虎子躺在香软的草地上,眯着小眼望着这一方碧青天,虽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这没有旁人喧闹的宁静是他最为享受的。

  虎子今天十五了,他这个名字不是他的本名,得了这个小名是因为村里人都说小孩名字得取的刚硬,这样才好养活,所以他爹便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小名儿。

  他原名叫李云,他爹李文定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听说祖祖辈辈都是在这小山村里生息繁衍,他娘倒是在这十里乡亲中颇有些名气。

  不为别的,就是有个好手艺。周遭乡里要是哪家办喜事,从头到尾一身行头加上那鸳鸯被都是交给她一手操办,这好手艺渐渐传开了,倒也能赚一些钱。

  所以虎子一家人家境不算富有,但是好在自己吃的自家出,在这小山村中倒算是衣食无忧。

  “虎子,你小子躺在这做什么,你娘正到处找你回家吃饭。”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人穿着一双草鞋,肩上扛了一把弯弯的镰刀站在田坎上笑着朝虎子喊道。

  虎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着那人笑道;“知道了,程大叔,等这几日我家麦子割完我去帮您做活。”

  “哎,咱们村这么些孩子就数你最懂事,最有本事。再过两个月就要乡试了,你呀好好考,争取考个秀才老爷回来给你爹长长脸。”他们两家隔着不远,程大叔可是打小见着虎子长大的,这虎子从小就懂事,他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便忍不住夸了两句。

  “程大叔哪儿的话,大牛哥读书一直都很努力,连先生都说他比同乡的孩子都要聪明,说不定这次大考啊大牛哥就中了,您不就成了秀才老爷的亲爹嘛。”

  话音刚落,那程大叔就不以为然的瘪着一张嘴说道:“嗨,你就别提那小犊子了,今儿个天气好叫他帮忙出来割麦子,他就搁家里跟他娘装肚子疼,书没读好就学了一肚子坏水....”

  那程大叔摆了摆手笑道:“不说了,不说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去,省的你娘又到处找你。”

  说完不理虎子拿着镰刀正准备朝田里走去,却不料天空中兀的传来一声爆炸般的巨响,惹的二人皆是疑惑的抬头看去。

  虎子与程大叔感觉脑袋完全没了思维,只见空中居然有两个身形略显狼狈的人凌空而立,显然刚才那如闷雷般的声响是这二人造成的....

  “哼,牛鼻子你一路追了我七天七夜,如此咄咄逼人,惹急了我你也休想讨的了好。”说话这人一身有些破碎的黑衣,满头凌乱的长发无风自动,朝着对面那青衣道士色厉内荏的说道。

  却不知为何,那青衣道士的样貌却让李云和程大叔看不真切,只见一团白光完全遮挡在那道士脸上。只是依稀从身上破碎不堪的衣物和胸前有些凌乱的血渍看出此刻他已是尽显疲态、外强中干。

  不过老道却毫不在乎黑衣男子的恐吓,手持三尺长剑指着黑衣男子正气凛然的喝道:“邪魔歪道休要信口雌黄,本座就算舍了这身皮囊今天也要诛杀你,识相的早点把东西交出来,也许本座秉天地仁心,留你一条全尸。”

  那道士一声大喝声音饱满、字正腔圆,震得田坎上的李云气血翻滚不止。那程大叔更是不济,在山里土生土长几十年又何曾见过这等光怪陆离之事,被吓得是面色如土。

  那黑衣男子一听道士此话,却是怒极而笑:“哈哈,好一个邪魔外道,我就是毁了它也不会让你这狗贼得到,你这道貌岸然的卫道士有何颜面在此大骂我邪魔歪道,我看你.....”

  说道后面,黑衣男子一脸嘲讽,冷笑不止。

  仿佛知道黑衣男子接下来要说什么不堪的事迹一般,那道士怒哼一声,根本不待黑衣男子说下去,右手掐了一个印诀遥对着黑衣男子大喝道:“天地无极、封元锁仙,困!”

  只见空中陡然亮起了一大片璀璨的光华,九根巨大的光柱将黑衣男子围困在里面,滴溜溜旋转不已。

  光华耀眼,刺得李云双目都有些灼痛,直到此时他有些混乱的思维才被这疼痛感缓缓拉了回来。

  “这还是人么?人可以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么?难道是神仙?”李云此刻的震撼无以复加,他完全无法理解今天所见的一切,他毫不怀疑这二人全力所向完全能打碎一座大山。

  根本不给黑衣男子破解时间,也不见那道士有何动作,只是右手一引空虚中便突然出现一把周身散发着淡淡光华的三尺长剑,张嘴吐出一大团带有浓厚灵气的华光附在剑上大声喝道:“御灵化神,疾!”

  话音刚落,青衣道士右手那把三尺长剑‘嗡’‘嗡’颤动,只见老道手指朝前一引,那三尺长剑便‘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闪电朝着黑衣男子爆射而去,所过之处引得空间破碎,呈现出一大片漆黑的虚无空间。

  “哈哈,老杂碎休要得意,吃我一记魔神刃。”虽然黑衣男子一幅张狂的模样,不过手下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他知道青衣道士已经拼命了,连修炼多年的本命精元都祭了出来。

  见三尺长剑疾射而来,那黑衣男子毫无所惧,双手连连变幻手印嘴里念念有词,全身衣袍无风自动,陡然自身后涌出一把血红色的短刃,迎着青衣道士的长剑飞驰而去,锁住黑衣男子的九根擎天光柱便在短刃与光幕相接之时轰然破碎。

  ‘轰’,‘轰’...

  剧烈撞击如同天神所发泄的怒火一般,一时间乱石穿空,周遭山体崩碎,天崩地裂的威势如同末日一般降临在这个小山村之中。

  “啊,虎子救我、救救我....”循着呼喊声陡然回头,李云只见不远处程大叔站立的地方裂出了一条深渊,程大叔已然跌落到裂缝当中,只剩下两只手牢牢的抓住嵌在泥地的镰刀,大声的朝着李云呼救。

  可就在李云焦急的迈开步伐跑向裂缝的时候,地面再次因为空中二人的打斗而剧烈的摇晃,那把有些摇摇欲坠的镰刀最终随着程大叔一起跌入深渊。

  “程大叔....”李云心下难过的大喊着,双眼登时就红,望向空中的两道身影满是恨意。

  只见原本缠斗在一起的两人陡然分开,光华耀眼。

  那青衣道士被震的飞退不知几里,却正是往村口的方向落去,气息混乱之急,血气翻滚不已,明显已经受了重伤。

  黑衣男子更是不济,整个人被打的如流星般划过天际跌落地面,隐约可见空中有些散落的血迹漂浮着。

  爆炸波及之处,令在地面的李云感觉有些耳鸣头晕,身形不稳之下更是摔了个四仰八叉,他心中此时可谓是犹如巨浪般翻腾不息。

  声势浩大的战斗,令原本宁静安详的小山村已是千穿百孔,早已不复往日模样,无数房屋倒塌,哪怕相隔甚远李云还是能听见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李云心下不由一紧,突然想到了爹娘,虽然脑袋有些眩晕、四肢更是无力,但他还是咬着牙要回家中看看爹娘是否安好。

  可一迈开步伐就感到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那青衣老道虽说伤势没黑衣男子重,但他却伤了本命道元,造成全身灵力混乱狂躁,虽不致命,但倘若不赶快运转玄功调息,一身修为也就此废了。

  想来苦修不知多少年的修为又岂能轻易说废就废?青衣道士见那黑衣男子已然无力跌落在地,心下便彻底放了下来。

  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只等稳定了暴乱的灵力在去杀那男子岂不在反掌之间!

  凌空而立的身形都有些摇晃,此时也顾不得也无力杀那黑衣男子,便索性落到地面运功调息。

  青衣道士摸了把丹药塞道嘴里,却不料刚一运转玄功,便牵动道元之伤惹得气海内的灵气更加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一股锥心的疼痛袭来令清虚老道脑袋一歪便晕了过去。

  黑衣男子跌落到李云身前不过几丈的距离,只听他‘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原本带着几分英气的眉宇更是皱成一团,倒在地上抽搐着竭力忍受着伤势所带来的疼痛。

  黑衣男子脸上挂着无奈的苦笑,自知此番已然无力回天,用力抬起的手中突然出现一块如玉一般的事物,自言自语道:“纵然身亡道消,也不能让那老杂碎得了你。”

  说完,黑衣男子满面狰狞之色的运转功力就要毁去手中的事物。却不料牵动伤势又呕出一大口鲜血,而手中的事物却丝毫没有损坏。

  那黑衣男子挑了挑沉重之极的眼皮,一脸倦容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少年无力自嘲道:“呵呵,真是想不到我楚行横行一世,到头来却惨死在此,落个暴尸荒野魂不归故里的下场。”

  “罢了、罢了,既不能毁去,索性便成全了你个娃娃。”细不可闻的话语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却又像是对昏迷的李云所言一般。

  一道青色光华闪过,没入李云身上最终消失不见,而处于昏迷中的李云却是没有丝毫知觉.....

  (全文大修,此是第一章啊,写了很久啊,希望大家支持,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刀一定竭尽所能带大家走入一个不一样的美妙世界。明天改第二三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