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37: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巅峰法相
  4. 第二章:劫匪

第二章:劫匪

更新于:2018-03-16 12:41:07 字数:3069

  “孟叔叔,你看那个家伙,都跟着我们五天了。”

  孟叔扭头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萌萌,这个小家伙可是个聪明人。”

  萌萌皱了皱鼻子不满的道:“难道他比萌萌还聪明嘛?”

  孟叔闻言不禁大笑道:“那你先说说他为什么跟着我们?”

  “哼,孟叔叔小看萌萌,他跟着咱们,自然要去天焱宗了。”女孩儿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不错不错,你这丫头倒是不笨。不过,他跟着咱们,最少还会安全很多。而且,你看整个商队,二十多辆货车,三十多个护卫,加上像咱们这样的随护人员,每个人都有坐骑和马车,虽然山道难走,但速度可不慢。你这几天坐在车上都感到累,更何况人家在后面跑了五天。此子,不但机敏,难得有大毅力。如果真能进入天焱宗修行,将来也注定不凡。只是可惜,天焱宗招新,十年一次,前年才刚结束,他这次注定要无功而返了。”说到此,孟叔不免有些惋惜。

  天将落黑,商队终于停了下来,看似是准备宿营了。君夜看了眼远处忙碌的人群,暗中松了口气,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从包袱中拿出一块咸肉,掏出匕首切下一块吃了起来。

  这几天跑下来,不禁让君夜想起了许多往事,特种兵营里的负重长跑,亚马孙森林三百里追杀雇佣兵残狼,缅甸深山七天跋涉追剿毒枭坤沙,这一切都让他有一种亲切感,甚至心间生出一股莫名的亢奋,像是沉寂了十多年的热血,正在渐渐苏醒。

  孤寂长夜,月朗星稀,除了虫鸟的嗡鸣声,万籁俱寂。商队赶了一天的路,众人如今早已睡下,只有两个护卫围着篝火,正在轮值警戒,空气中不时传出干柴燃烧的嘎啪声。三百米外的小山坳里,本已熟睡的君夜,骤然睁开了眼睛,耳朵稍微耸动两下,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

  “咔嚓......咔嚓……”旁边不时响起,一阵密集而又微弱的声音,落在君夜耳中,不由让他的身体,逐渐紧绷了起来。时间仿佛在此定格,半刻钟后,君夜暗嘘了口气,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

  “一共四十七人,对方怕是来者不善,不知道九州商队能不能挺过去。”

  刚一分神,就听远处传来一声惨叫,随后就是一片混乱,哭喊声、求救声、兵器撞击声、呵斥声不绝于耳。君夜略一沉思,猫着腰也摸了过去。

  只见,远处人影纷乱,把式和妇孺全挤在了货车后面,外面却是刀光剑影一片混杂。不过,有几对身影,突然引起了君夜的注意,这几人躲闪腾挪间,全都快如鬼魅,兵器爆发着强光,每次交击,无不传出一阵巨大的音爆声,声势极其骇人。周围的山石树木,早已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这几个人,恐怕就是修士了。好厉害,兵器上那一层光芒,应该就是元力。只是,这威力也太大了。”看着远处的战斗,君夜不禁双目泛光,前世身为特种兵,骨子里就有些血性,见到了修士的强大,让他不由生出了一丝渴望。

  刀剑无眼,双方厮杀根本全无保留,一个比一个下手狠。只是片刻间,就死了十几人。总的来说,还是商队略微占了一点优势,毕竟装备比劫匪精良不少。只是,在高层次战斗上,几个护卫队长却有些劣势,不敌劫匪那几个当家人,特别是那个劫匪首领,完全是压着对手打,每一次挥刀都带着庞大的呼啸声,气势惊人,怕是要不了多久,他的对手就会坚持不下去。这样看来,还是九州商队的输面大。

  只是,世事难测,结果往往出人意料,就在君夜判了商队死刑时,一道身影突然掠出,来到了劫匪首领身后,一片凌厉的金芒乍现,在劫匪首领惊呼声中,已然来到了对方身前。

  劫匪首领只来得及偏了偏脑袋,刀光已经斩在了他身上,一只断臂顿时抛飞了而去,劫匪首领刚要惨呼出声,护卫首领欺身而至,一双大锤黄光一闪,狠狠砸在了对方胸口,劫匪首领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远远击飞了出去,像破布一样,跌落在了数丈外。有些出乎君夜的意料,偷袭劫匪首领的人,居然是孟叔。估计,孟叔也看出来了,护卫首领一旦死亡,商队这边指定兵败如山倒,而只要女孩儿萌萌在,他就无法置身事外。如此,还不如早些动手,先下手为强。

  “你们……居然有聚元期……大圆满强者,偷……袭,卑鄙无……”话还没说完,劫匪首领便没了动静,怕是被势大力沉的一锤,直接震碎了内腑。这一切,只是在电光石火间,让君夜都有些应接不暇。转眼间,劫匪首领便已倒地身亡,其他劫匪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聚元期大圆满?没想到聚元期修士,就如此厉害了。”

  当家人一死,不过片刻间,劫匪就被屠戮一空。在商队管事的指挥下,众人开始打扫战场。这也让君夜暗中松了口气,否则,他接下来的行程,怕是没那么好走了。

  经此一事,大家也都没了睡意。打扫完战场,天色已经大亮。清点了下人数,护卫队死了十四人,重伤八人,车把式也意外死了三人,气氛有些压抑,大家都变得有些沉默。在商队管事的指挥下,有人开始生火做饭,有人喂牲口套车,还有人照看伤者,一切看似仍然有条不吝。也是,对方吃的就是这碗饭,这种阵仗应该经历过不少,只是不久,大家的情绪也就调节了过来。

  商队营地不远处就有条山溪,君夜简单洗溯了下,重新给酒袋装满了水。孟叔看到远处的君夜,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劫匪来时的方向,他非常清楚,本来还以为对方已经遇害了,没想到如今还好好活着。略一沉思,他便朝君夜走了过来。

  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君夜眼中露出一丝戒备。对方的狠辣,他可完全看在了眼中,就是不知道对方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

  “小兄弟,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只是看你这几天,一直跟在商队后面,你这是要去?”孟叔见君夜的反应,不由微微一笑道。

  “天焱宗。”沉吟了一下,君夜并没有隐瞒。一是没必要。而且,他也从对方身上,感觉不到敌意。

  “哦,这倒是巧了,我们也是去天焱宗。如果小兄弟不介意,倒是可以和我们一起走,大家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孟叔如此说,让君夜多少有些意外,聚元期大圆满修士,还需要自己照应?恐怕照应自己还差不多。‘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果发现有东西砸到头上,千万别以为那是金子,更可能是鸟屎’这是当年教官常说的话,为的就是,让他们不要有侥幸心理,时刻保持警惕。见君夜皱了皱眉头并没搭话,孟叔眼中微不可查,露出一丝赞赏,君夜这份心性,更加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小兄弟,不必多虑。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可是请你帮忙的。昨晚一战,死伤惨重,空余了很多马匹,商队人员严重不够手。我是想请你过去,充当下把式,暂时赶下货车。有马车可坐,总比跟在后面走路强。而且,此地距离天焱宗,只有四五天路程,明天出了这座山,路面就好走多了。到时,我怕你也跟不上商队的速度。”

  君夜沉吟了片刻,点头答应了下来,如果对方别有目的,根本不需要使用这种伎俩。

  当下,孟叔便带着君夜走了回去,找到商队管事说了下情况,对方很痛快的同意了下来。对于孟叔的话,对方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之前,如果不是孟叔关键时刻出手,恐怕埋在这里的,就不是那些劫匪了。

  “孟叔叔,你怎么把他带进商队里了?”萌萌看着远处,正在学习赶车技巧的君夜,不解的嘟嘴道。

  孟叔有些唏嘘的道:“萌萌,你孟叔这些年,识人无数,从没看走过眼。这小子性格坚韧,心思敏捷,遇事沉稳,如果真能拜入天焱宗,成就不可限量啊!”

  “拜入天焱宗?你不是说,天焱宗十年一次的招新,前年刚结束嘛?”萌萌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孟叔苦涩一笑道:“你这丫头,世事难料,谁又能说的准,我只是说如果。唉,潜龙在渊,它毕竟也是龙,一朝得势,怕就会一飞冲天。我这么做,也只是结个善缘,一句话的事,又没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

  萌萌半知半解的点了点头,再次看了君夜一眼,深深记下了对方的样子,她和孟叔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他这么推崇过一个晚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