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22:0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峰回路转,非你不可
  4. 第一章 引文

第一章 引文

更新于:2018-03-18 09:53:52 字数:3213

字体: 字号:
  秦晓东慢慢翻过身,背对我,他的背部有一丝寂寥之色紧紧环绕,久久不能散去,恍然间想到他以前给我说起小时候的事,他是去妈妈时,是否也是这么伤心,无法面对现实。

  当你失去你所依赖的那个人时,能做的只有忘却和适应。

  我明白他现今的心理是依赖我的,而我却是依赖古衡钰的,唯他不可......

  “我们说好不分离……”从衣服掏出手机,望着银屏显示的那三个字,手中微顿,便接了起来,“喂…”

  “妍妍,我到公寓门口了,收拾好了吗?”

  “嗯,我去给你开门”说完就要起身,手莫名被人拽住,紧紧地被其扣住了手腕,“别走…”他的言语极轻,有点儿颤,像是怕极了的模样。

  秦晓东的姿势没变,我瞧不清他的神色,手却扣的牢固,于是渐渐坐了下来,举起没有挂掉的手机,付在耳边,“门没锁,你就直接进来吧,我在卧室。”……

  皮鞋踩在地板的声音,浅蓝的裤子,咖啡色的V领线衣,一切都那么相似,梦境重现一般,除去那双略有疑惑的眉目,古衡钰看了我一眼,转向床上躺着的秦晓东,再则仔细瞧了二人紧扣的手指,“怎么回事?”

  我抬头望着他,“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需要多久?”

  “明天,明天我搬过去…”

  “今晚你是预备做些什么?”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转脸看了床上的秦晓东一眼,“我看他是喝醉了,今晚必须留下来照顾。”

  古衡钰走到桌前慢慢坐下来,胳膊撑着桌面,掌心轻轻托起一物,一圈儿一圈儿的转动,我瞪直了眼细瞧他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只黑笔,久经岁月的洗礼,笔脚处极小的英语已被磨干,只略略可见微痕,但我知道那个焦略原先是被刻着'formeyou'retheone,你是我的唯一。

  我的心里有些雀跃,竟不知道过了五年这么久的时间,他依然存放我送给他的东西,并且还会带在身边。

  “你记得这支笔吗?”他的指尖停止了转动,深邃的眼眸专注的敲着那只通体暗黑的钢笔。

  “记得,是我买给你的。”

  “意思呢?”

  我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他所代表的意义。”

  古衡钰弯了弯唇角,口中却是轻叹“妍妍,我想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唯一…”

  真的有点想哭,事到如今还是不曾得到他的完全信任。

  “除你之外,秦晓东也是我所在乎的人,你们对我的意义虽不一样,可我同样不想看到他伤心难过,我希望他开心,过得每一天里都能开心的生活,但他今天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妍妍,我知道你是心疼秦晓东,也行他已给你说了关于小时候在他身上发生的事,可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儿时都是开开心心过来的…”

  我盯着那人俊美的侧面轮廓,“不开心为什么不说出来,这样放在心里好受吗?至少秦晓东他会和我说说的。”

  “过去的,说与不说有何区别?最重要的是现在…”

  “想做什么?”他没有转脸,用他是黑色钢笔在桌面原本放有的笔记本上随意的划着字。

  “渴望了解,非常渴望了解他,只有彻底了解才能知晓他到底需要什么……这个世上我最不想…就是对自己所爱的人一无所知,其实那是一种悲哀,一种始终无法理解他的悲哀。”

  古衡钰将动作全部停下,以我的角度可以看出他的身形有些僵。

  “你了解我的事情吗?知道我的全部吗?亦或者早已调查过?”在他面前我像个十足的坏蛋,如此咄咄逼人。

  他稍稍点头“很久以前,就已经熟知。”

  “可我对你半分都不了解…衡钰,我最想做的就是能够关心你,却不知道怎样打心眼了去关心…因为你的内心我始终看不真切就像一个莽撞的孩子在你的世界里来回乱窜,我不知道何时该走何时该留,依照自己的医院来去,而你对我只是一味的纵容,无任何只言片语……长久以来,你说我会不会乱想呢?我会以为你原本就是不在乎我的,更别提‘爱’这个字了,一个人心慌时,什么都会感到害怕……”

  我瞬间反握了秦晓东的手,看着他已熟睡的侧脸,“我感觉得到他此时就在害怕,以前数不清的夜晚,我独自黯然神伤,是他一直在照顾我,以一个亲人的方式,此时此刻我又怎么能不去管他……”

  室内白灯的晕染下,我和他各自静坐,时间在流逝,我们的姿势一直没变,他未起身,我也不曾离开板凳,人生的界限暂时划开了彼此的身形,希望彼此的心能一直如初,曾经的曾经他对于我来说那么的遥远,自己始终想做离他最近的那个人,我说不清楚是他给我的机缘,还是自己努力所得,总之我在他的生命中是存在了,亦是久久的的存着……我的私心告诉自己,希望这份存在能够久久远远,不说一万年那么长,就一百年好了,只有在这世上或者的每一天我都希望他能挂念惦记我…

  我趴伏在床边,目光所及之处刺眼无比,迫使我皱眉睁开了双眼,被褥已掀开,床上没有秦晓东,连忙转头看向桌旁,那里空无人影,只余留了微拉开的窗帘边角折射出现的一缕阳光,温暖无比,像是那人的影子在面前晃荡……

  他给了我温暖,我更想除去他内心的孤寂……

  慢慢站起来,稍稍活动有些僵硬的身子,走近桌旁,拾起平时随手放在桌边的笔记本,翻开,一抹行云流水的黑色文字映入瞳孔,“从遇见你开始,我就开始心慌……”

  渐渐弯了唇角,眼泪却滴滴答答止不住的往下掉,湿了桌面的笔记本,晕染了哪一行黑色文字,可就算模糊了所有,拿排字迹却已深深扎根在自己的心底……

  遇见你,爱上你,一直都那么容易,忘却你却是不易,更是不能,因你的存在于我而言,已包含了生命里的所有……

  除去你一切都不再有意义……

  拿起手机重新拨通号码,轻轻贴伏耳际,直到那头传来低沉的音调“妍妍……”

  “衡钰…你在哪儿呢?”我是笑着说的,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

  “没有,到公寓阳台的位置就能看见我了,秦晓东也在。”

  我伸手摸干了泪水,吸了吸鼻子,拔腿向阳台方位跑去,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周围,如同给予他们加了一层光环,其实像他们这样并不需要什么来特别粉饰,他和秦晓东本该是光环闪耀的人物。

  我出现的时候他们正面对面说话,稍许同时转过脸望向阳台的位置,秦晓东对我弯了弯嘴角,“妍妍!!”他用双手围住嘴巴大声唤我,虽说已是快三十的人了,一身黑色的装束无不彰显成熟男人的魅力,可他现在却对着我做了如此幼稚的事情。

  动作、表情像极了十七八岁的男孩站在楼下同自己喜欢很久很久的女孩告白,我暗地里咬紧了嘴唇,拼命强忍住内心的不适,眼角的余光目睹了他在清晨微光下,慢慢向我招了招手,而后转身离去,步伐很快,同时让我察觉出一丝仓皇,我懂,我一直都懂他的,他这是向我告别,彻底的告别,亦是下定决心将深藏于心中的苏妍告别,我对着秦晓东的背影轻轻挥手,直到泪痕挂满面容,这次的泪水是为他而流……

  以前他说我想哭的时候就对着他哭出来,不管天塌地陷总还有他的肩膀可以给我依靠,这样难受才会减轻一点,在他面前我爱将眼泪吞回肚子里,可最多的也只是背着他哭,不想让他多操心而已,我知道自己已欠他够多的了……

  我在人生的路口遇见古衡钰,他在人生的路口遇见了我,在自己的人生岔道中是他一直陪伴我,可现在他失意的时候,却是因我而得……

  一切的一切只因我在心里早已把他看作亲人而非爱人,若在我豆蔻年华中所遇见的第一个人是他,也许还会有什么转变的余地,可如今却是不能了,那人于我而言就是自己的私心…我的所思所想所念…试问这些动心的缘由怎么能全全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嘴上说能做的来,其实也只不过是骗骗自己的心罢了……

  我知道在朋友、亲人的立场中自己没有半点对不起他,可爱情里我在他面前却是永久的负罪者,期限是他重新寻到爱人为止…

  秦晓东,谢谢你这样爱过我…

  “妍妍…”还未回过神的时候一双手便覆上了我的眼睫,手中的白色纸巾一路顺着脸颊往下轻轻擦拭,“他让我告诉你若是今后觉得幸福了,从此对你牵挂的心也就可以完完全全收回了……”

  泪眼朦胧中瞧见了俊美温润的面容,幽深的双眸中,呈现担心,有些不知所措。

  “衡钰,衡钰…衡钰”我反复轻念他的名字,越是念叨泪水就掉的越凶,直到全然沾湿了他手中的纸巾,古衡钰无奈叹了口气,干脆将我拥入怀中,“妍妍,别这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