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7:24:0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二品 大义灭亲

二品 大义灭亲

更新于:2016-07-05 08:48:45 字数:3028

  书接上回。待勇士将石厚、州吁二人拿下,子鍼取出石碏的血书,当众宣读。众人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州吁、石厚二人中了老大人石碏的计谋,已经成了阶下囚。见此情形,州吁所领随从皆一哄而散。

  故事发展到这里,又有人感叹了,言道:州吁以款待兄长为由,借机弑君,谋取君位。没想到,位子还没坐稳,就被别人用类似的方法擒拿,果然天理昭昭也。州吁忙前忙后折腾了一番,没享几天清福,连个称号都没有,徒留千载骂名。

  公子州吁,又一个贪心不足的例子。好好的做你的八千岁不也挺好吗?非要弑君作乱。还有石厚,做你的公子哥,官富N代,逍遥自在不行吗?非得玩儿政变,最终弄的连自己的亲爹都不稀罕。还有就是古代的剑,实在是太长了。关键时刻总卡壳。后文故事中荆轲刺秦王的时候,秦始皇嬴政也差点被宝剑卡壳给‘卡’死。

  书归正传。见已擒了州吁、石厚,陈桓公便想将二人直接宰了,以正其罪。群臣忙劝道:“石厚乃石碏亲子,此时不知石碏心意如何,主公若诛石厚,恐结冤仇,不如请卫人来处理此事。”

  陈桓公听了,点头说道:“诸卿之言是也。”当即命人将州吁、石厚分作两地监禁,又遣人派人去卫国报信。

  话说卫大夫石碏自从辞官回家以后,一直足不出户,在家宅着。自从支走了石厚、州吁二人后,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待听说陈桓公有使者来到,赶紧命人迎入府中,又急遣人去请诸位大夫朝中相见。

  石碏的威望还是不错的,虽然在家宅着,但此时一声吆喝,诸位大臣纷纷从命,来朝堂相见。石碏到了朝中,见百官皆至,乃将陈桓公书信展开,当众宣读一遍,又传示众人。

  直到就在这时,大家才知道,州吁、石厚二人都已经被抓了起来,监禁在陈国,专等卫人前去诛杀正罪。

  百官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齐声言道说道:“此事干系甚大,全凭国老做主。”

  石碏义正言辞的说道:“此二贼罪恶滔天,不可饶恕,必诛,方对得起先主。谁愿去陈国行此事?”

  右宰丑上前一步说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臣虽粗鄙,然尚怀公义之心。州吁之性命,吾取便是。”

  诸位大夫说道:“汝素来严谨,正当此事。首恶已除,石厚只是从犯,可否将其押回国中,从轻发落?”

  老大夫石碏听了,无明业火窜起三丈三,大声吼道:“州吁弑君,皆逆子推波助澜所致!汝等若欲从轻发落此逆子,岂非疑吾有私心耶?吾自走一遭,亲手诛杀此逆子,不然,吾有何面目入酒泉见列祖列宗也!”

  石碏有一家臣,名唤獳(音nou,四声)羊肩,见了石碏发怒,赶紧说道:“国老勿怒,臣知国老心意。此事交给为臣便是。”

  就这样,石碏派右宰丑去诛杀公子州吁,遣獳羊肩去诛杀逆子石厚。又命人准备仪仗,打扫卫生,遣使者去邢国迎接公子晋回国继位。左丘明作《左转》,写到此处时,对老大夫石碏的行为佩服的是五体投地,说他:为大义而灭亲,真乃忠臣良臣也。大义灭亲一词,即来源于此。

  再说右宰丑和獳羊肩一同到了陈都,拜见陈桓公,谢了陈侯除乱之恩后,分头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右宰丑到了濮阳,命人将州吁押到菜市口相见。

  州吁抬头见是右宰丑,赶紧说道:“汝乃臣子,吾乃汝主,汝岂能杀吾耶!”

  右宰丑听了,嘿嘿一笑,说道:“咱卫国先有臣子谋逆弑君之事,臣只学汝行径罢了。”说完,瞪圆了双眼,手起刀落,一刀将州吁人头砍下。

  獳羊肩到了陈都监狱提出石厚。石厚见是自己老爹的家臣,赶紧说道:“吾亦知罪该万死,原上囚车,回去见老父一面,然后就死。”

  獳羊肩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冷面言道:“臣奉国老之命诛杀逆子,汝若欲见国老,臣提汝头颅相见便是。”说完,拔剑一挥而就,将石厚斩杀,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至此,弑君二贼均已伏法。

  公子晋闻公子州吁伏法,惊喜万分,随着使者从刑国回到卫国,先去太庙行礼祭拜,告知祖上诛杀州吁的经过;重新为卫桓公发丧,然后继位,是为卫宣公。在后几回的故事中,这个卫宣公将给我们留下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此是后话。卫宣公继位之后,尊石碏为国老,令其族世世为卿。有了这样一段插曲,从此以后,陈、卫两国更加和睦。

  回过头来再说郑庄公,见到五国的军队都已经各自回国,郑国之围已解,正想派人去长葛打听公子冯的消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来报道:“公子冯从长葛逃归,正在朝门外求见。”

  郑庄公忙命人将其召入,问道:“公子不在长葛休养,因何至此?”

  公子冯见了郑庄公,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扑倒在地,抱着郑庄公的大腿边哭边说道:“长葛城已经被宋兵所占。吾舍命逃归,君侯定要护吾性命!”说完,大哭不止,哭的这个伤心呀。

  郑庄公赶紧安慰道:“公子放心便是,且去安歇。”命人领着公子冯还去原来的馆舍居住,又令人多予粮米金帛等物。

  没过几天,郑庄公便接到州吁在濮地被杀,卫国已经另立公子晋为君的消息。郑庄公言道:“虽是州吁领兵来伐,然此时州吁已死,此事与卫侯晋毫无干系,且不予追究。但五国联军的盟主乃是宋国,寡人欲兴兵伐宋,出此恶气。”话说当时的宋国在众多诸侯国之中,也是金字塔般的存在,出了齐、鲁强国外,宋国实力最强。郑庄公敢去宋国找茬,可见郑国的强大和郑庄公的野心。此番发送,明显就是要去立威!郑庄公召集大臣,将自己的想法对他们一说,最后问道:“寡人欲伐宋报仇,卿等有何良策也?”

  祭足说道:“前者五国合兵来伐,今吾郑国若单单伐宋,其余四国亦必惧主公讨伐。万一诸国联合救宋,此战难矣。依臣之见,主公可遣人去陈国通聘请盟。待此事成后,复厚赂鲁国,鲁公子翚贪婪妄为,兵权在手,容易拉拢。待鲁、陈两国皆与郑盟,宋势孤矣,此战必胜。”郑庄公听了,顿时眼前一亮,当即令使者去陈国讲和。

  陈桓公闻郑国遣使者来讲和,忙召群臣来见,言道:“寡人方与四国合兵伐郑,虽说最终没有动手,但仇怨已结。刚过这么几天,郑伯便遣人讲和,此必有诈。”

  公子佗言道:“亲近贤德,和睦邻里,此国家之福也。郑与陈实紧邻也,今郑君遣人讲和,主公不该拒绝。”

  陈桓公摆了摆脑袋说道:“郑伯此人狡诈非常,不可轻信也。宋、卫皆大国,寡人亦未见郑与二国讲和。其先和寡人,必有谋也,焉知此非郑伯离间之计耶?且前数日寡人方与四国合兵伐郑,今若先和郑国,宋公必怒。既和郑国而失宋国,非善计也。”因此,不肯接见郑使。使者无奈,只得回郑复命。

  郑庄公闻陈侯连使者都没见,那是相当的生气:太不给面子了!你一个小小的陈国,竟敢拒绝我郑国的橄榄枝?派使者请成,那是瞧得起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即大怒道:“陈国所依仗者,不过是宋、卫二国罢了。卫国叛乱初平,自顾不暇,焉能顾及陈国也?待寡人与鲁国成盟,便要联合齐、鲁二国,先伐宋后灭陈!”

  祭足闻言赶紧劝道:“不可!郑强而陈弱,且郑先请和,陈有所疑,亦宜也。依臣之见,主公可密令边界戍卒,乘其不备,偷袭陈国,多捕男女俘虏,此必大胜。待事成,主公再遣善辩之人将俘虏送归,借此表明主公请成之心。如此,陈侯必应之。待与陈国成盟,再议伐宋之事,方稳便。”

  郑庄公沉思一番,且压下了心中火气,言道:“卿言是也。”果真依祭足之计,密令戍卒五千,以打猎为由,偷偷的渗透到陈国,大肆掳掠陈国百姓、物资,大胜而归,得俘虏无数,辎重百车。

  陈国戍边将军不意吃了这么大的败仗,赶紧上报陈侯。陈桓公唬的大惊失色,忙召群臣商议。君臣众人正商量着该怎么办呢,门吏进来报告道:“有郑使颍考叔手持郑国国书,在朝门外求见,言欲归俘虏。”

  公子佗听了,忙说道:“此乃郑国请成之意,主公不可推脱也。”

  不知郑、陈两国能否和好如初?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