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5:25:0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三品 祭足刈麦

三品 祭足刈麦

更新于:2016-07-01 16:18:57 字数:3786

  上回书说道,高渠弥建议郑庄公废了周桓王,另立新主,借此称霸诸侯。颍考叔听了可就不干了。颍考叔是谁呀?古代有名的孝子忠臣!孝于亲而忠于君。只要是不合礼法的事儿,打死都不会干。高渠弥话音刚落,颍考叔便说道:“不可!君臣,如同母子。主公不忍心记恨母夫人,焉能记恨周王呢?主公可暂忍一年半载,另寻机会入周朝见。到那时,周王必定悔悟。主公不可以一时之怒,而废两世的忠君之义。更何况,此事还干系着主公先祖郑桓公的名声呢。”

  大夫祭足想了想说道:“两位大夫各有道理,依臣之见,各取一半是也。臣可领兵去周王领地,但言今年收成不好,特来温洛之地采食。若周王遣人来问,臣自有说辞;若其不来过问,说明周王心中悔悟,主公再入朝不为晚也。”

  郑庄公听了微微颔首,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当即给了祭足一支军马,并言道:“此去皆有卿做主,卿可便宜行事。”

  温国和成周乃是实实在在的邻居。不一日,祭足领着兵马,来到了温洛边界,对温地大夫说道:“郑今歉收,国人乏食,寡君特命吾来借粟米千钟(一钟大约五百公斤左右。千钟,有时是个大概的虚数,言极多之意)”

  且说温国,乃是周朝初年,颛顼帝的后代、周武王的司寇苏忿生的封地。温国国君的子孙便以国为姓,称为温氏。温城既今河南省郑州市焦作市下属县,故址在今天焦作市温县城西南,南临黄河。温城也是中国太极拳发源地,陈氏太极拳和赵堡太极拳均发源于此。温大夫没有国主的命令,自然不能答应。

  祭足根本没理这个茬儿,自顾自的说道:“如今麦子方熟。不烦汝等相助,吾自动手便是。”当即遣士卒手持镰刀,将田野之中的麦子尽情割取,祭足自引精兵往来接应。只半天的功夫,温野禾麦被郑兵收取一空。

  前些年郑武公刚刚吞并了东虢国和郐国,令郑国声势大振。自郑庄公继位后,更励精图治,厉兵秣马,智慧和野心丝毫不下于乃父。此事的郑国兵强马壮,国力强盛,温国哪敢相争?

  祭足收取了温地禾麦,将大军停在周郑界上,休兵三月。三月后,又巡至周桓王的领地。此时正是七月中旬,田野早稻已经成熟,田地飘满稻花香。祭足乃令军士假扮作商人模样,将车埋伏在各村落中。到了夜晚三更之时,一起出动,将稻穗割下,五更收齐。洛阳郊外,一夜之间,稻谷一空。待到守将知晓,急领兵出城来追时,郑兵早已经没了踪影。

  两处的主官摊上了这样倒霉的事儿,赶紧写了书信向周桓王汇报,诉说郑兵割麦子偷大米的事儿。周桓王听了,气的暴跳如雷,当即便要领兵讨伐郑国。

  周公黑肩赶紧谏道:“虽是郑祭足刈割盗禾,此皆边界小事,郑伯并不一定知晓。若因此小事,得罪郑伯,实在不值。待郑伯知道此事,心中定然不安,必会前来谢罪。”

  周桓王冷静了一会,掂量着自己手中的力量,实在是不足以讨伐郑国。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罢休。且教边界严加防守,不许别国军卒过界,对祭足刈割盗禾之事,并不追究。

  郑庄公见周桓王果然未遣人来责备,良心发现,果然心怀不安。自己一个诸侯,私自将周王自留地的庄稼都给割了,还悄无声息的放在自家仓库里,咋说也不占理呀!郑庄公心中难免暗自寻思,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儿过了?好歹人家是周王,自己这么做,不是明摆着让人家怎么下不了台吗?这一天,郑庄公便和群臣商量了一番,准备入朝赔礼。

  此事刚刚商议出结果,不待起身,有侍者来报告道:“齐国有使者来到。”郑庄公听了,不敢怠慢,赶紧接见。当今列国之中,齐国乃超级大国,地位稳固,实力强大。平时就算自己想要拉关系,还不一定能拉得不上。此番齐国有使者前来,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

  使者见了郑庄公,行礼已毕,说道:“臣奉寡君之命,特来约郑伯某日至石门相会。”齐国此时乃齐僖公为君。石门就在今天的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石门古迹现存。平阴一直属于齐国的领地。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既此地人士。

  郑庄公野心勃勃,早就有拉拢盟友的打算。齐国当世强国,正是最佳目标,有这么一个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当即答应了下来,好生款待齐侍一番,送其离去。眨眼便到了石门之会的日子,郑庄公早早来到石门。不久,齐侯亦至。

  话说二君相见,叙礼已毕,寒暄了一番,便歃血为盟,就成了好哥们。俩人当面说定,但有征伐之事,皆要互相帮助。

  正事儿谈完了,俩人唠起了家常。齐侯问道:“郑世子忽可曾婚娶?”

  郑庄公说道:“未也。”

  齐僖公说道:“吾有一女,年方及笄,尚待字闺中。聪明伶俐,贤惠温柔。君若不弃,可为婚姻。”

  郑庄公喜出望外,赶紧答应下来。回国之后,郑庄公便对世子忽说起了此事。世子忽说道:“妻者,齐也。吾郑国与齐国比,弱矣,儿不敢高攀。”

  郑庄公说道:“此事乃齐侯主动提起。若与其结为婚姻之国,有时必能相助。汝因何拒绝?”

  世子忽昂首挺胸的说道:“大丈夫当志存高远,自立自强,岂能依赖婚姻焉?”

  郑庄公听了,心里这个高兴呀!有这么有志气的儿子,太长脸了。因此,并未强迫世子忽。没过多久,齐国有使者前来,听说了世子忽不愿意娶齐国公主之事,回去后忙禀告齐僖公得知。齐僖公听了,也是感慨不已,说道:“此子有志气!吾女尚幼,且过数年再议。”

  读到这里,咱还得来说一下齐国的来历。齐国的名字,相信各位书友一定如雷贯耳。作为春秋五霸中的一霸和战国七雄中的一雄,齐国可谓光芒四射,耀目辉煌,演绎着属于它的传奇。

  齐国乃是姜尚姜子牙的封地,在山东境内。齐者,脐也。古书云:若以鲁为首,燕为足,则首足中间是为脐(齐),这是齐国国名的由来。姜尚也叫吕尚,本是炎帝的后人。其祖先伯夷在夏禹的时候,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受封于吕地,故又姓吕,吕氏由此而来。子牙受封齐地,为侯爵爵位。因此齐国也叫吕齐或者姜齐。当初,姜尚的女儿嫁给了周武王,生了周成王,以后亦一直有婚姻往来。齐国政治地位稳固,实力强胜,各路诸侯亦以聘齐女为荣。这次齐僖公见郑国欣欣向荣,生机勃勃,属于潜力股,便想着提前结交一番。郑庄公呢,也早想靠上齐国这棵大树。因此才会出现二君约会石门、歃血为盟、当哥们拜亲家的事儿来。

  不料世子忽竟然如此有志气,有勇气拒绝齐僖公主动联姻,誓死不做小白脸,当为我辈男儿之楷模也。

  过了一段时间。这一天,郑庄公又和群臣商议去周朝赔礼的事。说来也巧,群臣议的正欢,突然,又有侍者来报道:“有卫使前来。”郑庄公忙将卫使召入,却见使者一身的丧服,忙问因由。使者言道:“寡君卫桓公薨逝。”郑庄公大惊,细细盘问使者,这才知道,原是卫公子州吁(音玉)谋反,弑杀了亲兄卫桓公。

  郑庄公听完直跺脚,感叹道:“唉!吾国从此战火不断,不得安宁矣!”

  群臣纳闷不已,乃问道:“主公为何有此一说?”

  郑庄公说道:“州吁性格暴躁残忍,嗜武喜兵。此时既已篡位,其恐国人不服,必要兴兵立威。郑卫紧邻,素有矛盾。其若立威,非郑而何?吾等必须早做准备,以防不测。”

  话说州吁是怎么篡位弑君的呢?这事儿,还要从他的老爹卫庄公说起。原来,卫庄公的夫人,是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子,名叫庄姜,虽然长得漂亮,但一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次妃乃是陈国之女,名叫历妫(音归),亦无子;历妫的妹子戴妫随着姐姐一同嫁给卫庄公,反倒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完,一个叫晋。

  庄姜属于贤妻良母型的,见戴妫生了二子,一点也不嫉妒,且将公子完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来抚养。不光如此,还专门挑选漂亮的宫女送给了庄公享受。这一天,庄姜又向卫庄公献了一个美女,卫庄公御幸之后,特别宠幸。结果,二人又生了亦个儿子,既公子州吁。

  州吁性格暴戾,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谈兵论武。郑庄公爱屋及乌,溺爱州吁,不加管束。大夫石碏(音确,敬的意思)曾屡次劝谏卫庄公道:“臣闻爱子之人,皆应教子,不令其接近邪恶小人。若宠爱太过,此子必然骄横,骄横必然生乱。(总之一句话,孩子不能太惯着,你得好生教导)主公若欲传位与州吁,便该早立其为世子;主公若不欲用其为世子,便该加以管教,方可免将来之祸。”

  卫庄公听了此语,不以为意,心中想道:吾之家事,何用汝来操心!遂没听石碏的金玉良言。石碏亦有一子,名唤石厚,和州吁的关系最好。这两个人都是典型的官富数代,经常一起出去打猎游玩,骚扰起国人百姓来,毫无顾忌。

  有一回,石厚又随公子州吁出去惹祸。石碏听到消息后,气的胡子直哆嗦,马上派人将石厚抓了回来,狠狠的打了五十鞭子,并将其锁在空房子里,禁其外出。谁想这五十鞭子打得太轻,石厚的身子骨也结实灵活,到了半夜,竟然翻墙而出,离家出走。趁此机会,石厚干脆住在州吁府上,吃喝都在一起,二人关系更加密切了,根本不肯家。

  待卫庄公薨逝,世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卫桓公知道老爹宠溺州吁,自己继位后,亦不忍心加以约束。这样一来,公子州吁更加的嚣张跋扈。石碏一看即劝不了卫庄公,又管不了自己的儿子石厚,干脆辞职回家,不干了。州吁见这个顽固的老头终于走了,跋扈起来,更加肆无忌惮。公子州吁贪慕国君之位,日夜与石厚商议篡权之策。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了数载,还真就被他等来了机会。什么机会呢?天下出大事儿了!周平王驾崩,周桓王继位。天子驾崩,新王继位,卫桓公便欲入周赶份子,行吊贺之礼。

  石厚见此机会,乃对州吁说道:“天赐良机,明天主公欲入周吊贺,公子可在西城门设宴送行,暗伏精兵五百。待到主公酒醉之时,公子可一举而杀之。谁若不服,一起诛杀便是。如此,卫之社稷,属公子矣!”

  不知卫桓公到底是怎样送命,郑卫之战谁胜谁负呢?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