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7:27:1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一品 文公郊天

一品 文公郊天

更新于:2016-06-23 21:39:11 字数:3194

  书接上回。公元前七百七十年,周平王率领群臣东迁。一行人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东都洛阳。入了洛阳城,周平王抬眼观瞧,只见宫阙壮丽,市井繁荣,人行马走,川流不息,与老家镐京繁荣的时候相比耶差不了多少,心里终于长长的透了一口气,暗爽不已。这时候的大周王朝,都有谁做邻居呢?北边是晋国,南边是申国,西边是秦国,东边则是郑国。隔着郑国则是卫国、宋国、陈国、蔡国。至于齐国、鲁国则要远一些,燕国在东北角,更远一些。

  且说东周京都已定,四方诸侯或是亲自,或是遣使,带着贺礼前来朝贺,唯独荆国无人前来。周平王得知,心中大怒,小脸儿一板,便要发兵讨伐荆国。

  群臣见状,赶紧劝道:“荆国本化外之邦,远离中原,周宣王时方才收服。每年朝贺之时,仅供菁茅一车,以备祭祀洒扫之用,并不令其进贡别物。所以如此,非为菁茅,仅示其臣服之意。大王如今方至新都,国尚未稳也。若出师远征,胜负之数未能定也。大王且稍安勿躁,若其起来,自然最好;若其终不肯来,待大王国事安定,兵力充足之时,再行出兵讨伐,亦不为迟也。”周平王一想也是,这才将讨伐荆国的念头放下。荆国故地在今天湖北省宜都市附近,在以后的历史舞台中,一直闪烁着耀眼的光彩,后文中再详加介绍。

  秦襄公将周平王护送到洛阳,朝贺完毕,便打算辞行回国。周平王畏惧犬戎如虎,眼见着犬戎侵袭了故都镐京,岐丰之地大半易手;秦襄公勤王有功,除了给一个虚名,晋爵为伯之外,还没得到啥实际的好处。周平王想了一下,对他说道:“如今岐丰之地,大半被犬戎侵占。汝若能驱逐犬戎,岐丰之地尽属汝手。”

  秦襄公闻言大喜,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岐山乃是西周王朝的发迹之地,丰京是西周最早的京城,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南沣河西岸,镐京在东岸。这么一大块儿风水宝地,眼看就只自己的了,秦襄公怎能不激动!小小的犬戎在自己眼里,何足挂齿?

  且说秦襄公回国之后,整顿兵马,积极备战。不到三年的功夫,便将犬戎给灭了:大将孛丁、满也速死于战阵;戎主逃跑到西方荒野之地。岐丰之地,尽入秦国版图。自此,秦国地阔千里,步入大国行列。

  咱说一下周平王,年纪轻轻地,还不如卫武公一个老头有魄力。堂堂的正统大周,不敢打犬戎,更比不上原来的一个附庸秦国。反而变相的将祖宗发迹之地送给秦国,这不是将大好河山提前送给秦国了吗?后来秦国能一统六国,看来也是周平王给打下的基础。以后的历史中,秦国逐渐登上历史舞台。

  说到这儿,咱有必要说一下秦国的来历。秦国乃是帝皇颛顼的后人。颛顼音专需,五帝之一,乃是黄帝的孙子,舜的高祖。夏、秦、赵、楚等国君都是他的后裔,被称为人文之祖。华夏族,姬姓。本名乾荒,史称高阳。

  颛顼的后代中,有一人名叫皋(音高)陶,在唐尧的时候做士师官,即法官。皋陶的儿子伯翳(音益,用羽毛做的华盖,秦国赵国的祖先)帮着大禹治水,烧山放火,驱逐猛兽,因功劳被赐姓嬴,为舜帝掌管畜牧之事。伯翳生了两个儿子,名为若木、大廉。若木被封为徐国国君,****以来,一直位列诸侯。到了商纣王的时候,大廉有一后人,名唤蜚廉(音飞练),善于奔走,日行五百里。古代路况不好,折算起来,这个蜚廉比现代的摩托车跑的还快。蜚廉的儿子名叫恶来,力大无穷,手裂虎豹。父子二人都是勇士,因此纣王很宠信他们,二人亦忠心于商纣王,相助为虐。

  后来,武王伐纣,灭了商朝,杀了蜚廉和恶来。蜚廉的小儿子名唤季胜,季胜的曾孙名唤造父。造父善于驾车,得宠于周穆王,因功被封于赵地,也就是今天的山西省赵城县西南地区,为赵氏之祖。其后人赵叔带劝谏幽王无果,转而奔晋。再后来韩、赵、魏三分晋国,各自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且说造父有一后人,名唤非子,居住在犬邱,善于养马。周襄王令其养马,结果,马越养越多。周襄王大喜,以秦地封非子,子爵,为附庸之君,并让他继承嬴的祭祀,号称赢秦。

  秦国的大好基业传了六代,到秦襄公手中,因为攻打犬戎勤王有功,被周平王升职为秦伯,位列诸侯。此时又得到了岐丰之地,势力越来越强大,乃定都于雍,也就是现在的陕西省凤翔县城南。就在这时,秦朝的实力上来了,地位上来了,方可与诸侯相互通聘往来,正式列入诸侯之列。秦襄公死后,世子继位,是为秦文公。这一年,正是周平王十五年,即公元前七百五十五年。

  话说有一天,秦文公做了一个梦:梦见骊邑的郊外,有一条大黄蛇从天而降,落在山上。此蛇头大如车轮,头触地,尾连天。一会儿,突化为一小儿,对秦文公说道:“吾乃天帝之子,天帝命汝为白帝,掌管西方祭祀。”说完,忽而不见。第二天,秦文公忙召郭太史推演,卜算此中凶吉。

  郭太史不敢怠慢,卜算完毕,言道:“白色乃西方之色。如今主公拥有西方之地,既然上帝有命,祭之必有好处。”

  周文王深以为然,乃命人在鄜(音夫)邑建了一座高台,用白牛作为祭品进行祭祀。鄜邑即为现在的陕西省延安市的富县,古称鄜洲,素有“塞上小江南”和“陕北小关中”之美称。

  这时候,有一个陈仓人,猎得一野兽,此兽甚是奇怪:长的像猪,但身上却有很多刺。这也罢了,此兽竟然怎么也打不死。遍问乡里,无人知其为何物。陈仓人牵着无名野兽,便要来献给秦文公。在去见秦文公的路上,陈仓人迎面碰见两个童子。童子告诉陈仓人说道:“此兽名猬,常常潜伏于地下,专爱吃死人脑髓。汝重击其首,可杀之。”

  童子刚刚说完,这个猬兽竟然口吐人言道:“此童子乃野鸡精,名唤‘陈宝’,得雄者称王,得雌者称霸。”两个童子见被猬兽说出了底细,顿时化为野鸡飞走。雌野鸡停在陈仓山北坡,化为石鸡。猎人惊诧不已,待回过神来回头一看,猬兽也早已不见了踪迹。这可着实将其给吓了一跳,赶紧跑去将此事报知秦文公。秦文公听说后,又命人在陈仓山立了一个陈宝祠,祭祀雌稚。此陈仓山即今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郊外的陈仓山。

  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秦文公刚刚立了一个陈宝祠,安顿好了雌野鸡,紧接着又有一件儿怪事儿发生。话说终南山上有一棵大梓(音资)树。此事秦文公正在盖一所宫殿,唯独缺少一根栋梁。待听人说终南山的大梓树堪为栋梁之才,秦文公便欲伐之,以为栋梁。工匠领命而去,到了终南山,找到了这棵大树,开始砍伐。谁成想,这棵大梓树竟然刀枪不入,斧钺不伤!匠人心中不服,正砍的起劲的时候,突然有狂风暴雨来袭。众人见状,吓得赶紧跑开,报知秦文公。秦文公亦觉诧异,此事不了了之。

  有一天,一秦人夜晚赶路,夜宿终南山下。夜半时刻,突然听见很多的鬼向大梓树道贺。大梓树身也应言答话。其中有一个鬼问道:“秦人若披散头发,且用红丝线缠绕树身,君该如何?”大梓树听了,黯然无对。(估计这个鬼和树神有仇,这不是害它吗?)

  到了第二天,此人忙将夜中所闻奏明秦文公。秦文公果然依言而行,令人披发而去,用红丝线缠树数周,再使斧伐之,大梓树果然应声而断。说来也怪,大梓树方倒,竟然有一头大青牛从树里走了出来,径入雍水之中。从此以后,雍水附近的居民便经常见到大青牛出入于水中。

  没过多久,此事又传到了秦文公的耳朵。秦文公一听,也不知怎么想的,当即命令骑士在水边等候,只要见到青牛从水里出来,便要将其击杀。这一天,大青牛果然从水中走了出来,骑士忙冲上前去搏杀。哪知大青牛力大无穷,牛头轻轻一摆,便将骑士顶倒在地。

  骑士这一摔不要紧,却将头发摔散了,顿时披发遮面。大青牛一看之下,惊慌失措,扭头就跑,躲进水中,再也不敢露头。秦文公闻报后,乃令人制作髦(音毛)头立在军队之中,以震慑鬼神;又命人盖了一座庙,名唤怒特祠,专门祭祀大梓树神。

  由以上种种看来,秦国果然得天独厚,各方神圣频繁现身。另外,秦文公不懂环境保护,也不知道保护生态平衡,砍树打牛的这番闹腾。若是放到现在,估计会被环保工作者起诉的。

  这时候,鲁国的鲁惠公听说秦国祭祀天帝,眼馋的很。便命令本国的太宰到东周的京师洛阳,向周平王申请,准许鲁国使用郊祀之礼。

  不知鲁惠公能否如愿以偿?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