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4:1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三品 新君继位

三品 新君继位

更新于:2016-06-21 15:35:21 字数:2424

  上回书说道:卫武公派人去请秦、晋两国的国君。不一会,两位国君来到卫武公的营房。诸侯见面,各自行礼问侯。二君见掘突满身的孝服,问卫武公道:“这位是谁?”

  卫武公介绍道:“此乃郑世子掘突。”紧接着,便将郑伯友死战和周幽王被杀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二君听了,不住的感叹,唏嘘不已,心中叹道:周王死就死了,罪有应得,可惜了神勇的郑伯友也!

  卫武公接着说道:“吾年纪已大,所以至此,只为勤王,尽臣子之责也。若欲战胜犬戎,全凭诸位之力。下一步该当如何?”

  秦襄公听罢,想了片刻,说道:“犬戎此来,只图金银宝玉、彩缯布帛、掳掠人口而异,并无别志。其见吾诸军初来乍到,必无提防。今晚三更,咱可分兵三路,攻其东、南、北三门,单留西门,放他一条路。郑世子掘突带兵埋伏在那里,只见戎主过后,便可出兵追杀,痛打落水狗,定可大获全胜。”

  卫武公听了,赞叹道:“此计善也!”

  话说秦襄公因何抢着发言,而晋侯却没吱声呢?这里得交代一下。秦、晋、卫三国中,卫武公和晋侯都是侯爵,而秦襄公连伯爵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子爵。西周爵位,公、侯、伯、子、男五等。同时,卫、晋二君都是姬姓诸侯,而秦襄公是嬴氏,也就是异姓诸侯。从这儿也可以看出,无论爵位,还是关系,秦襄公差的都比较远。他之所以抢着发言,一来,秦地离着犬戎较近,秦人中,就有一大部分是西戎人氏,秦人对于犬戎比较了解,从这方面讲,他有发言权。二来,秦襄公的野心还是比较大的,希望能在勤王的战斗中,好好表现一将,没准有望职称晋级呢。秦襄公积极进取,卫侯、晋候却有点儿安于现状。而世子掘突老爹郑伯友刚刚战死,自己还没有继位。从年岁上、资历上,都没有发言权。更何况,前几天与犬戎交锋,刚刚大败了一场,就算是发言,也没什么效果。

  再说申侯在城中听说四国的兵马都到了城外,心中大喜。,当即悄悄地与小周公商量,怎样里应外合,大败犬戎。商议好了计策,申侯又劝戎主将金帛等财物,先遣右先锋孛丁率兵丁押送回国,同时让左先锋满也速领兵出城迎敌。这样一来,就将犬戎的兵力给分散的差不多了。戎主不知道申侯的心思,还当是为他考虑,自然一切照办。

  满也速领兵出城,正好和卫兵遥遥相对。双方一亮相,满也速便和卫侯约好,明天上午交战。戎兵各个的摩拳擦掌,养精蓄锐,只等着明天和卫兵一决雌雄!谁想方至夜半三更十分,戎兵营寨便被卫兵呼啸着杀了进来。满也速闻声仓促上马提刀,前来迎敌。可到了就在这时,戎兵早已经被杀的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杀散了满也速的戎兵,三路诸侯一起呐喊攻城,将三座城门围了个水泄不通。犬戎这边正全力守城呢,不想城门突然大开,三路军马一拥而入。这正是申侯的里应外合之计也!

  可怜戎主只知道依靠武力,平时不好好读书,要不然咋就看不破申侯的分兵之计呢?还留着申侯在城里帮着守城,自寻死路也。没学问太可怕了!且说戎主心中装着明日的战事,尚未睡稳,突然听见宫外兵丁呐喊,杀声震天,顿时从梦中惊醒。胡乱批了衣衫,也顾不得褒姒,赶紧逃跑。找了一匹光溜的刬(音产)马,不及披鞍,骑着便走。待戎主逃出西城门,身后仅剩数百人。

  戎主的骑术还是不错的,骑着光背马正跑的起劲,前方正遇见掘突领兵拦住,又是一顿厮杀。正在危急时刻,满也速领着败兵来到,与郑兵混战一场,保着戎主突围而去。

  掘突见犬戎兵马拼命死战,再加上前不久的一场大败,心有余悸,并没敢继续追杀,调转马头,领兵入城和诸侯相见。到了城中,正好天色已然大亮。可怜美女褒姒,没来得及跟着戎主逃跑,只能上吊追随周幽王而去。

  申侯见到戎主败退,心中一块大石头才放了下来。事儿是他惹得,按身份来算,又是周幽王的前岳父,申侯便主动张罗着大排筵席,款待各路诸侯。

  待众人坐好,老神仙卫武公将筷子一放,正色说道:“周王方薨,吾等臣子岂能在此安心宴饮?”

  这几位诸侯一听,赶紧正容说道:“此言是也,依君之见,该当如何?”

  卫武公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大王虽死,故太子宜臼尚在申国。如今情势,正该迎故太子宜臼归国继位。”

  秦襄公首先表态说道:“此计甚善!如此,方不负周王宗庙社稷。”

  掘突听了,抢着说道:“吾引兵至此,尚未有寸功。迎接太子之事,吾去便是。”

  卫武公闻言大喜道:“好,正需汝辛苦一遭,且先饮一杯。”说罢,亲自斟满一杯酒,递给郑世子掘突。就这样,众人酣然畅饮,一边吃着,一边将表章写罢。又令人准备车架仪仗,准备迎接故太子宜臼。

  眼见着此去迎立新君,各路诸侯都想派点兵马相助。世子掘突说道:“此去只是迎接太子,又非攻伐,不用许多人马,吾率本国兵士足矣。”

  申侯说道:“吾有兵车三百乘,正好引路。”第二天,掘突在申兵的领兵前往申国,迎接太子宜臼回镐京继位。

  且说太子宜臼申国,整天的郁闷加忧愁。不知道他姥爷这次去揍他爹,到底赢了还是输了。正在寻思呢,突然听说有使者来到,宜臼赶紧接见来使。

  郑世子掘突见了太子宜臼,行礼已毕,奏道:“此来专为迎太子回镐京继位为王。”宜臼闻言大惊,忙接过表章展开来看,只见上面写着:周王被戎主所杀,特恭迎太子回京继位。太子宜臼顿时嚎啕大哭,悲伤不已。

  掘突见太子宜臼哭的差不多了,上前奏道:“太子应以国家为重,还是回京继位要紧。”

  宜臼抹了抹眼泪说道:“孤不孝之名怕是要传遍天下矣。然事已至此,无可挽回,起驾!”

  行程紧促,不一日到了镐京。周公早已入城做组了准备,打扫卫生,收拾宫殿,专为迎驾。闻太子宜臼来到,申侯引着卫、秦、晋三国诸侯,和掘突以及在朝文武百官,出城三十里迎接。众人汇合后,又找人算了一卦,选了一个入城的吉日。

  眨眼间到了这一天,宜臼在百官的簇拥下入了镐京。入眼处,但见断壁残垣,好好的老家让犬戎给烧的如此凄惨!宜臼凄然落泪,愤恨不已。在百官的拥护下,太子宜臼人了太庙,行祭拜祈祷之礼。走完手续,正式继位为王,就是周平王。

  不知周平王会怎样收拾这样一个烂摊子?西周的统治是否还能再次中兴呢?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