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20:19:3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三品 申褒宫斗

三品 申褒宫斗

更新于:2016-06-17 11:34:30 字数:4143

  且说褒姒见到申后离去,心想:我的娘诶,这也太狠了!当着幽王的面就敢这么骂!赶紧问道:“此是何人?”

  周幽王答道:“申后也,汝明天该去申后宫中行礼拜见。”

  褒姒刚挨完骂,心中正自愤愤不平:吾自入宫以来,哪受过这个气!大王对吾亦百依百顺,刚刚挨了臭骂还须给你行礼?怎么可能!褒姒心中如此一想,只是含糊点头,应付过了周幽王,实际上根本就没理这个茬。

  再说申后回到宫中,郁闷不已。这个当口,太子宜臼正好前来请安,见申后愤愤复闷闷,跪着问申后道:“娘亲贵为六宫之主,何事惹您不高兴?”

  申后听后忧郁的说道:“都怪汝父王,又找了个小妖精。这个褒姒,不顾嫡妾之分,狂妄无礼。将来若是得志,我们娘俩怕是再无立足之地。”紧接着,便将褒姒的无礼行为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太子,越说越伤心,说罢,抽抽噎噎的大哭起来。

  太子宜臼一听,简直气炸了心肝肺:敢欺负我老娘!当即对申后说道:“娘亲放心,此事不难。明日是十五,父王定要上朝。娘亲可令人去琼台别墅采花,引出那个狐狸精,我打她一顿给娘亲出气!就算是父王怪罪下来,一切有儿承担,和娘亲毫无关系。”

  申后听罢一惊,赶紧拉着太子宜臼的手说道:“儿啊,汝玩玩不可莽撞,别坏了大事。”又好言安抚了宜臼一番。宜臼无奈,只好恨恨出宫,当夜无事。

  次日早朝,周幽王果然上班,群臣行礼之后,一起商议朝政。太子宜臼见幽王不在,领着数十个宫人前往别墅琼台,只将鲜花乱采乱摘。别墅里的侍卫宫女等人一看:呀呵!这是抄家来了?赶紧上前制止道:“此处鲜花,只供万岁和娘娘赏玩,休得损坏!”

  太子这边的宫人应道:“吾等奉东宫令旨,采花供奉正宫娘娘,谁敢阻拦?”

  两帮宫人正在争执之时,惊动了褒姒。褒姒忙外出观看,见花丛被蹂躏的不成模样,顿时怒从心头起,立目横眉的正要发作。

  太子宜臼抬眼见褒姒出来,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如狼似虎冲上前去,一把抓住褒姒的秀发,扬声大骂道:“贱婢,汝何等人也?无名无位,也敢妄称娘娘,眼中无人!今日叫汝认得吾!”喝罢,提拳便打。

  才打得几拳,褒姒这边宫人吓的魂飞魄散,慌里慌张的跪了一地,口中求饶道:“千岁,且看大王颜面,别再打了。”宜臼也知道老爹宠爱褒姒,唯恐弄出人命不好收场,见众人哀求,正好借坡下驴,放了褒姒。

  褒姒挣脱宜臼虎口,含羞忍痛回到房中,心知是此必太子为申后出气。想到自己无缘无故挨打又挨骂,褒姒不仅泪流满面,伤心痛哭。宫娥赶紧上前劝解道:“娘娘且勿伤心,一切有大王做主。”

  话音刚落,周幽王正好下朝回来,看见褒姒发乱如蓬,哭的正自伤心,赶紧问道:“卿不梳妆打扮,哭甚?”

  褒姒一看靠山回来了,顿时扑了过来,可怜巴巴的说道:“大王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呀!”随即将宜臼带人采花打人的事如实说了一遍。最后,又说道:“若不是宫娥劝解,妾身性命堪忧!”说完,放声啼哭。

  幽王难得明白一回,安慰道:“汝不肯去朝见申后,方有此事。此事定然是申后的主意,不要错怪太子。”

  褒姒听周幽王这么一说,顿感报仇无望,赶紧抛出重磅炸弹说道:“我有了,是你的。太子如此嚣张,此番目的,绝非为吾一人。吾死不足惜,只可怜了咱们的孩儿。大王还是将吾放出宫去,也好保吾母子两条性命。”说罢,又是一阵啼哭。

  周幽王听了,心中大惊,忙说道:“卿尽管放心,寡人自有处分。”第二天一大早便传旨:“太子宜臼年少轻狂,不懂礼貌,不能尊敬长辈,且去申国好生学习。太傅、侍读等人,辅导无状,革职。”

  太子见老爹来真的了,想进宫解释解释,谁想到幽王根本不让通报,连老爹的面都没见到。没办法,只得驾车回姥姥家申国去了。

  再说一下申国。历史上有西申国、南申国和东申国之分。申人源于姜戎,国主姜姓。黄帝本姓公孙,后居于姬水,复姓姬;姜姓乃是炎帝的姓氏。姜者,从羊从女,意为驯顺的女子,古代为美之意。后来的齐、许、申、吕四国,皆是姜姓诸侯。《国语?周语中》:齐、许、申、吕由大姜。

  申人早年居于今陕西米脂县及以北地区,是较早与华夏融合的西戎。先周时期姬姓周人便与申人世为婚姻,周太王之妃、周文王之祖母等皆称“太姜“即是为此。周穆王西巡时,叔齐子孙协助有功,封于申,侯爵爵位。姜佐即为第一任申国国君,即为西申国,国都故址在陕西省平阳。

  到了西周后期,申国继续走通婚路线,且在周王室中任要职。如周厉王还有现在的周幽王等皆娶申女为后。在周宣王时期,申伯辅佐宣王中兴有功。宣王改封他舅舅申伯于今河南省南阳市,在原来谢国的土地上建邑立国,子孙因以谢为氏,遂为谢氏受姓始祖。此申国遂称“南申国。”到此,申国已经传到第11代。姜诚为国君,即文中的申伯,幽王的岳父。

  申国为了加强与中原内地诸侯的联系,后来又将申女嫁于郑武公。到了春秋早期,楚国崛起北上,地处要冲的申国成了攻击目标之一。楚文王时,南申国被灭。楚灭申后,曾将申国的部分贵族平民迁往东面的信阳一带安置,成为楚之附庸。这就是春秋时期信阳之申的由来。《左传?昭公十三年》载:“楚之灭蔡也,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焉“。到了楚平王时,申又在信阳复国,即为东申国。

  从这段历史来看,申国的历史,也蛮有传奇色彩的。申国国主在整个周朝的历史中一直扮演着周王姥爷、岳父、舅舅、大舅哥、表兄弟的角色,实乃我国历史上的一绝。

  书归正传。且说申后好久不见儿子,一打听才知道出了这个事儿。可惜自己孤掌难鸣,干着急却没有丝毫办法,怨夫思子,每天只能以泪洗面。

  再说褒姒十月怀胎,到了日子,产下一子。只把周幽王欢喜的无以复加,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亲自起了个名字叫伯服。随着伯服渐渐长大,周幽王便生了废宜臼、立伯服的想法。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太子宜臼又无甚过错,着实难以启齿。当时的社会,立太子是关系一国气运的大事,即便脸皮厚胜城墙的周幽王也不敢过于自专。

  这时候,该轮到善于揣摩圣意的虢公石父闪亮登场了。石父知道周幽王的心思,私下里和尹球商议一番后,悄悄的通知褒姒道:“太子被大王逐去申国,此千载难逢之机,正好助伯服成太子。内有娘娘鼓动,外有吾二人全力扶持,此事必成。”

  褒姒一听当然高兴,美滋滋的说道:“大善!此事若能成功,必令伯服与汝二人共分天下。”从此以后,褒姒遣心腹密探日夜窥伺申后的一举一动。

  自从太子宜臼去了申国,申后整日在后宫孤独伤心,流泪不止。有一个年长的宫人,知道娘娘的心事,大着胆子对她说道:“娘娘既然想念太子,为何不写一封书信,秘寄申国,令太子殿下向大王赔礼谢罪?若是感动了大王,将太子召还东宫,娘娘母子相聚,岂不美哉。”

  申后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连声说道:“好呀,只是谁能寄信呢?”

  宫人说道:“吾母温媪(音袄,老妇的意思),颇懂得些医术。娘娘可诈言有病,请其视看。借此机会,将书信带出宫去,再令吾兄去申国寄信,保证万无一失。”这个宫女倒也足智多谋。

  申后一听,欣喜不已,当即打定了主意,作书信一封,秘寄宜臼,书中略道:“汝父荒唐,宠信狐狸精褒姒,致吾母子饱受分离之苦。如今褒姒又生一子,只恐其日后得势,再无吾母子立足之地!汝可作书一封,向汝父谢罪。汝若幸而能归,吾母子相聚,再做计较。”写罢书信,申后依照宫人的计策,召温媪进宫。

  褒姒早就派人盯着申后的一举一动,温媪刚一进宫,便有人报告给了褒姒。褒姒心中一动,暗自传令下去,令人出宫时细细搜身。

  且说申后见了温媪,将密信交付于她,温媪仔细藏好,随侍女出宫。守门宫监受了褒姒的命令,见是温媪,顿时扑了上去,将温媪团团围住,细细盘查。温媪哪见过这个阵势?心中害怕不已,搜查的时候,难免东躲西藏,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守卫见温媪只是护住衣角,心中一动,上前一把扯裂温媪衣角,将密信搜出,监押着温媪,来见褒姒。

  褒姒拆信一看,心中大怒,当即吩咐手下,将温媪锁在空房,并不许走漏丝毫消息。处置了温媪,褒姒坐在那里,愤恨难当,令人取来两匹彩缯(音赠,丝绸)又撕又剪的玩儿着出气。

  过了不久,周幽王下班回宫。进屋一看,但见满地的碎帛,不由问道:“卿何事烦闷至此?”

  褒姒一看周幽王归来,赶紧扑入怀中,撒娇哭诉道:“妾自从跟了大王,受大王恩宠,申后原本妒忌;如今妾不该又生了伯服,申后妒忌日深。今申后寄信给太子宜臼,书尾云‘别做计较’,恐欲谋害吾母子性命也。大王为妾母子做主呀。”说完,哭哭啼啼的将信递交给周幽王。

  周幽王展信观瞧,认得是申后的笔迹,问道:“送信的人此时何处?”

  褒姒答道:“在屋里锁着呢。”

  周幽王当即命人将温媪牵出来,不由分说,手起刀落,将其斩为两断。要说替人送信这类的机密活,特别是关系到好几条人命,甚至整个国家的时候,送信人的胆量一定要大,心态要稳,还要机智。不然,枉送性命,还要耽误大事。不过,后人对温媪的评价还是挺高的,有人写诗赞说道:

  未寄深宫信一封,先将冤血溅霜锋。

  他年若问安储事儿,温媪应居第一功。

  当晚,褒姒又抱着周幽王的胳膊拼命的晃,娇声娇气的说道:“大王,现在怎么办呀?吾母子性命可都攥在太子宜臼手里。”

  周幽王拍着胸脯说道:“有寡人在,汝何虑哉!太子能奈何耶?”

  褒姒噘着嘴说道:“那吾王千秋万岁之后呢?宜臼为君,哪还有吾母子的活路?”说罢,泪如雨下。

  周幽王沉思片刻,说道:“寡人想废宜臼,立伯服为太子,只怕群臣不服。”

  褒姒赶紧说道:“大王乃一国之主,自然是大王说了算。明天大王可先将此事告知群臣,看他们如何动静。”周幽王一听,微微点头称是。当晚,褒姒便让人传话给石父、尹球二人,令二他人早作准备。

  次日,周幽王上朝,群臣礼毕。周幽王板着脸说道:“申后嫉妒心盛,怨气深重,竟敢诅咒寡人,不能母仪天下,可否抓来审问?”

  群臣相视了一下,还没等说话,虢公石父上前奏道:“王后虽然有罪,但身份尊贵,不好拘来问罪。如果大王欲治其罪,将其打入冷宫便是。大王另选贤德之人为后,岂不美哉?”

  尹球亦奏道:“善也!臣亦闻褒姒天命富贵,贤德非常,可以为后。”

  周幽王问道:“太子宜臼尚在申国,若废申后,置太子于何地也?”

  虢公石父奏道:“申后尚且被废,太子亦何贵也?贬其为民便是。大王可立褒姒为后,立伯服为太子,如此最善!”

  不知申后和太子宜臼命运如何?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