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4:16:1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小品东周
  4. 二品 天儆谣言

二品 天儆谣言

更新于:2018-02-21 10:51:08 字数:3566

  二品天儆谣言

  话说周夷王薨逝,周厉王继位,接掌西周江山。周厉王会是怎样一位国王呢?九十年代的中学历史课本中有一个“道路以目”的典故,说的就是周厉王。

  且说周厉王性格刚烈,喜怒无常,统治残暴,百姓苦不堪言,难免口含怨愤。这些话渐渐传到了周厉王的耳中,周厉王心想:哼,敢说我坏话!遂传令:“找人去下边盯着,谁敢说寡人的坏话,砍手断脚,拔舌凿眼,杀无赦,灭九族!”

  这样一来,天大的一个鸡毛令箭,难免被有心人利用。比如说这俩人有仇,甲就去打小报告:“乙和丙说大王的坏话。”乙和丙的下场可想而知。再加上古时候的人特别实在,有啥说啥。因此,当时的社会简直乱成一锅粥。到了最后,老百姓走路,万一在路上遇见熟人了,根本不敢说话,只能眨眨眼睛,顶多使个眼色,就算打招呼了。

  大家想一想,要是甲去乙家办事儿,两家隔着数十上百里路,走在半路,恰好道上遇见了,两人就算将眼睛眨掉了,也搞不明白对方啥意思呀。这样的统治,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最终百姓忍无可忍,在周厉王出游时,将其宰了。不过,历史典籍上的记载则是流放。《史记?晋世家第九》云:晋靖侯十七年,周厉王迷惑暴虐,国人作乱,厉王出奔于彘(音至,大猪也)。又有书云:公元前828年(共和十四年),厉王死在彘地。彘地属霍国,位于山西省霍州市东北,即今霍县。

  由此可见,《东周列国志》就是一部小说,根据史实总结、发展而成的小说。其中有大量的史实,可也有不少野史、典故、传说等等掺杂其中,共同构成了《东周列国志》的传奇、博杂和独到的韵味。这本书跨越春秋和战国五百多年的历史,其中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各个儿的有血有肉,性格鲜明。从书中人物数量和跨越的历史时期这个角度来说,《东周列国志》在世界小说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在后面的故事中,书中的情节如果和历史记载出现矛盾的时候,我们做到心中有数就行了。大家对《三国演义》一书都比较熟悉。个人感觉,这部书中的史实,比三国演义中的,还要多上一些。

  书归正传。在周厉王之前,如果想要杀王,都是由诸侯带头,找个天大的罪名,名正言顺的杀。例如:推翻商纣王的统治,便是由周武王带头,罗织罪名,发檄文于天下,做足了表面功夫,才开始行动的。可到了周厉王的时候,周厉王的统治实在是将老百姓惹急了,国人忍无可忍,直接将周厉王给废黜。这次事件,开了我国历史的先河,是中国“民变之始。”惹急了就拼命,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一种很好的反抗精神,估计当时也没有集体上访这么一个习惯。

  周厉王死后,周王朝的两位贤臣周公、召公积极运作,拥立年幼的太子姬靖为王,也就是本书的第一位主人公周宣王。周公和召公二人实行共和之制,将西周治理的井井有条,总算让西周缓过一口气来。在周宣王长大成人后,二人还政于周宣王。(也有说是共地伯爵,名和,代行天子事儿,故称共和,在周宣王长大后还政于宣王,自己辞职回家。)

  大家可以想一下,周宣王的爷爷周夷王干的就不咋地,落得个诸侯觐礼不明的地步,统治日益削弱;他的老爹周厉王更是渎职被杀。待西周王朝传到他这里,统治的难度可想而知。

  也是西周气数未绝,天可怜见,周宣王比他爷爷和他爹要强上不少。在诸位贤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人的辅佐下,周宣王积极的向他的老祖宗文、武、成、康等明君学习,西周王朝的统治慢慢的好了起来,赫然中兴。

  整体来说,周宣王虽然勤政,但也比不上武****书受戒、户牖置铭。统治中兴,却也比不上成王、康王那时候,教化大行、重译献稚。

  户牖置铭和重译献稚也是两个历史典故。话说周武王统治时期,曾经询问姜尚:“尚父,怎样才能治理好国家?”姜尚就给了武王很多的建议。武王为了警示自己好好工作,在宫室之内,不管是床头桌子、墙壁柱子、杯子椅子,只要是能刻的地方,都刻上励志名言。而他自己,也积极努力的去实施,天下由此繁盛。此为户牖置铭也。牖(音有)者,窗户也。

  重译献雉则是指周成王期间,古越裳国进贡白雉(音至,野鸡。)之事。重译献雉语出《后汉书.南蛮传》:周公居摄六年,制礼作乐,天下和平,越裳以三象重译而献白雉。大意就是说:周公辅佐成王,实行仁政,天下太平,各国纷纷前来进献贡品。越裳经过多次辗转,带着翻译来献白雉。使者拿着礼品说道:“吾国君身处外国,近来无疾风暴雨之患,度中国有圣人出焉!故遣微臣前来朝贺。”这时候,周公姬旦正在替周成王辅政,便接受了他们的礼品,将其供奉在文王的庙里。(没舍得吃,也不知送的是活的白雉还是标本白雉。)后来,常用此语比喻国家强盛,人民安居乐业。越裳国便在今天印度所辖的阿萨姆邦附近,包括缅甸北部和孟加拉国东南沿海的狭长地带,也就是史书上的大秦婆罗门国。由此可见当时西周的繁荣昌盛,真正是万国来朝。

  尽管周宣王比不上老祖宗文、武、成、康勤奋靠谱,但是在诸位忠心耿耿的大臣呕心沥血的辅佐之下,总算稳住了局面。像这类国王,取得了成绩后,一般都会自满自负。

  果不其然,周宣王三十五年,诸侯国姜戎抗命不尊。从周朝开始,祖国境内各个部落不断融合。在这期间,华夏族逐步形成,成为现代汉民族的前身。统治者称呼其他少数民族为戎、狄、蛮、夷。南蛮、东夷、西戎、北狄。其中“戎”便是中国西北古代少数民族的通称,也叫西戎。戎族民族分支多,包括犬戎、大戎、小戎、姜戎、茅戎、骊戎、杨拒、泉皋、九洲之戎、陆浑戎、伊雒之戎、无终等名称,史称“百有余戎。”姜戎就是姜姓少数民族部落,临近晋国。周朝分封晋国,本来目的便是为了抵御戎狄,为王室屏藩。

  姜戎抗命不尊,惹的周宣王怒气冲天,一气之下,御驾亲征。结果呢,败了,惨败。败绩于千亩,也就是今山西介休县南部,损兵折将,车徒大损。堂堂天子领兵讨伐诸侯,却让诸侯给胖走了一顿,这也太没面子了!周宣王急怒之下,更要想法找场子,可又担心手下兵丁不够。怎么办呢,稍一思量,宣王便要去太原检阅,专有名词叫“料民”。检阅民丁户籍,车马粮草,为找场子做准备。

  这时候太宰仲山甫劝他说道: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咬狗一口。你咬着它,不算你厉害;万一又被咬了,更是赔本的买卖,威名扫地,胜败两不适。“太宰”乃是官名,相当于后来的宰相,现在的总理。甫音斧,亦音父,是我国古代在男子名字下加的美称,多附于字之后,后指人的表字,亦写作“父”,请教别人名号时常言“台甫”,既为此。

  周宣王刚刚被姜戎揍了一顿,哪会听这一套?于是,不顾太宰仲山甫的劝阻,兴冲冲完成了检阅。

  周宣王料民归来,眼看着就到了老家镐(音号)京。镐京在今西安市长安区西北,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有严格规划的都城,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城市。如此风水宝地,住着自然是特别的舒服。周宣王思家心切,顾不得天晚,遂连夜入城。

  谁想到,迎接周宣王的,不是热情的百姓、后宫佳丽和成群的粉丝,而是一群小儿。只见这群小儿一边拍手一边唱儿歌,声音整齐,明朗清晰,字字珠圆玉润:“月将升,日将落,檿弧箕箙(音演胡机服),几亡周国。”宣王一听,几亡周国!这不是咒我吗?顿时大怒,赶紧命人追捕群儿。

  群儿一见有人追捕,撒丫子就跑,只有两个小儿点儿背,被抓了个正着。武士将小儿带到周宣王面前来见。周宣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喝问道:“汝等方才说唱之词,是何人所教!”

  两小儿就平民百姓家的孩子,哪见过这等阵势。年岁小的一个小儿被吓得够呛,哆嗦着不敢说话。稍微大一点的孩子赶紧答道:“此四句歌,乃是三天前一红服小儿在广场教我等传唱。不知何故,全京城皆已传遍,不仅此一处使然。”

  周宣王听了,心中更气,忙问道:“红衣小儿此时何处?”

  此儿忙答道:“教完我等,忽而不见。”

  周宣王这个郁闷,总不能和小孩子打一架吧!赢了吧,说出去也不好听。输了吧,估计这个输不了。嘿然无言(嘿者,黯也),良久,方言道:“以后不准再唱!一边玩儿去吧。”说完,乃宣专管市场的司市官,相当于现在的城管局局长,前来觐见。司市官不知道何事,急忙上前,跪拜已毕。周宣王吩咐道:“好好盯着!谁要再唱,连他的父兄一起抓。”司市官赶紧满口答应。当夜无话。

  第二天早朝之上,百官拜见已毕,周宣王问道:“昨夜群儿所唱之词,是何意也?”

  大宗伯召虎(一直以为大宗伯就是宣王的本家大爷。后来才知道,也是个官名,主管礼制祭祀啥的,相当于后来的礼部尚书)上前一步,正色奏道:“且说檿弧箕箙。檿者,山桑木。弧者,弓也。箕箙者,箕草所编之箭袋。歌里边有弓箭之说,恐国家将有弓矢之变。”

  太宰仲山甫前几天劝阻周宣王不要去太原料民,周宣王死活不听。此时一见召虎有如此说法,也接茬儿奏道:“大王讨伐犬戎,失利而归,急欲报仇。如今天兆已现,若大王执意大兴兵戈,必有亡国之患!”

  仲山甫此言,周宣王到底听还是不听呢?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却又引出另一桩稀奇事儿来。请继续关注《小品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