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2: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雷火斗战圣
  4. 第十三章 洛溪皇子

第十三章 洛溪皇子

更新于:2015-03-12 22:24:42 字数:2118

  “咦,皇兄你看,那个少年武者的肩上的松鼠,多么的有灵性,当真是天地的灵物,那可爱的样子,让人看得心生欢喜,真是可爱的紧。”

  在圣岳王城的一条街道上,一个华贵的马车行驶在街道之中,那马车端的是相当的华贵,通体由紫心蓝木构成。

  拉车的有四匹红鬃狼马,为中古流传下来的凶兽的血脉,虽然血脉已经很是稀薄了,但是却也是相当难以驯服的,用来拉车当真是不失皇族的威严。

  车中坐着一个集钟灵秀与一身的貌美的女子,面带着白纱,对着身前穿着淡紫色的华贵的长袍的男子说道。

  “哦?!皇妹,你说的是那穿着白色的长袍的武者,肩上的那一只白色的松鼠吗?等着,为兄去替你取来,让你看看为兄这一年在圣庭皇家学院所获,你定会大吃一惊的。”

  那淡紫色长袍的男子,自信的对着眼前带着面纱的女子,十分自信的说道,然后脚尖轻轻的一点,跃出了华贵的马车。

  “皇兄,不可动粗,好好与那少年的武者商量,切忌莫与人动手,切莫失了皇族的身份,不然你又要遭到父王的责罚了。”

  就在那身着淡紫色的长袍,跃出马车的同时,那面带白纱的灵秀的女子的声音,也是传出了马车之外,传到了那淡紫色的长袍的男子的耳中。

  那淡紫色的长袍的男子,并没有回应,他为当今的王主的幼子,自小便风扬跋扈,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但是,他却是异常的惧怕眼前的这个女子,甚至于是讨好的模样,这面带白纱的女子,可是让这飞扬跋扈的皇子,吃了不少的苦头的。

  圣岳王庭当今的王上,生有六位龙子,但是却只有洛月儿这一位女儿,洛月儿的名字是王上亲自取了,当真是将她当成了手中的小月亮。

  洛月儿自小便是聪慧异常,深的当今的圣岳王庭的王上的喜爱,在民间传闻,甚至于当今的王上,还曾经破格让她参与过对国家大事的评论,当真是无上的殊荣。

  这位月公主在民间也是深的百姓的喜爱,爱民如子,在民间流传着无数的关于她的善举,有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

  甚至于民间甚至传闻,可惜这女子不是男儿身,却有着以为君主该有的大智慧,仁爱之心,和君王该有的气度。

  不过当今圣岳王庭的皇子,也个个都是天子娇子般的存在,个个具皆是成功的通过了圣庭皇家学院的考核。

  虽然这学院的名字为圣庭皇家学院,但是有着圣岳王庭皇族先主的口谕,对皇族子弟的考核可是一点都不会轻松,甚至于更严,所以历代的皇子进入这圣庭皇家学院的,也是难得之辈,都是天赋近妖之辈。

  但是,无一例外,这天赋近妖的皇子,却都对这月儿妹妹是非常的疼爱,她不禁是当今王上的小月亮,更是众多皇子的小月亮。

  那身着淡紫色的长袍的洛溪六皇子,只是脚尖轻轻的一点,便跃出了十数米的距离,由此可见也是在武道的修为上有着不弱的成就。

  眨眼之前,便来到了正在一路逗弄小白的吴枫身前,并没有有开口,却是阻拦了吴枫的去路,挡在吴枫身前。

  “不知阁下为何拦我去路?你我因该素不相识吧。”

  吴枫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身着淡紫色的华贵长袍的男子,然后冷漠的问了问眼前之人,然后继续挑弄肩上的小白。

  眼前之人,一脸轻蔑的盯着自己,吴枫自然是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的,吴枫如今可是有着少年王阶炼器师的身份。

  在五大王朝中,未超过二十岁便达到王阶炼器师的,皆受有很高的地位,甚至于见到皇子都可以不用行跪拜大礼,甚至于炼器师工会还会特别的赐予一枚令牌。

  “哦?!小子,你为何见到本皇子,还不行上跪拜大礼啊?”

  那紫袍的洛溪皇子,一脸倨傲的看着眼前的吴枫,然后傲气十足的对着吴枫说道。

  这洛溪皇子虽然是嚣张跋扈,但是他生在皇家,自然智慧不可能低到哪里去,而且心机也是不弱之辈。

  他意在吴枫肩上的小白,所以他自然要从吴枫的身份上对他进行打压,让对手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然后,在开口提出自己的要求,以前他用这招可是百试不爽,不过在百姓的心中却是留下了不好的形象。

  “哦?!你说你是皇子便是皇子,你有何证明你是皇子啊,倘若你拿不出证明这假冒皇子的罪,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承受的吧。”

  吴枫并没有如那洛溪皇子所想的一般,惶惶恐恐的跪拜而下,为自己行上大礼,反而吴枫连抬起头来看都未成多看他一眼,冷漠的向着他反问道。

  “你……,这是王上赐予本皇子的令牌,当今世上只有六枚,见了令牌,小子你还不跪下,否者我定治你之罪。”

  那洛溪皇子吴枫对自己如此的不敬,这可是对他的尊严的挑战,有些气急败坏的拿出了令牌,然后厉声的对着吴枫说道。

  皇子的一声厉喝,吸引了无数的人的视线,大量的人围了过来,这皇子本就喜欢哗众取宠,见着如此多的人围观,心中寻思着,等会一定要好好的羞辱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番。

  然后,随便的给这小子治罪一个罪名,命令城中的士兵将其带走,最后,将那雪白的小东西,带回洛月儿的身边,向其邀功。

  “哦!你真是皇子啊,那见过皇子。”

  可是事实却不如他所料,吴枫没有他想象中的吓的瑟瑟发抖,然后向他跪倒在地上求饶,吴枫的声音很是冷漠,甚至听不出半点对皇子的尊重。

  “什么?!见了本皇子,你居然敢不敬,甚至于出言没有丝毫的恭敬,来人啊,通知城中的卫兵,将其抓入牢中,不行我忍不住了,我要亲自出手。”

  那洛溪皇子一脸气急败坏的向着四周嘶吼到,然后,单手成拳,化作一缕流光,向着吴枫轰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