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0:02: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雷火斗战圣
  4. 第十二章 圣岳王城

第十二章 圣岳王城

更新于:2015-03-12 22:22:25 字数:2094

  圣岳王庭,在整个大陆的北部,在大陆的版图之上,临近冰雪大森和北海,有着这两座大自然孕育的宝库,武者修炼的资源自然是相当的充足。

  圣岳王庭,在整个大陆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与南方的永恒烈阳王朝,大陆中央的圣战王朝,还有碧落王庭和乙木古国齐名,为大陆上的大霸主之一。

  五大国之中,据说只有乙木古国,存世最为悠久,在中古的时期就有了它的踪影的出现,传世不知道多少万载,有着深厚强大的底蕴。

  但是乙木古国却是一个于是无争的国度,独自默默无闻到的守候着,大陆西方的大凶山脉,为大陆抵御了一次又一次的凶兽灾祸。

  位于大陆正中的圣战王朝,是建立的时间最为短暂的,追溯其历史只能到近古的时期,但是却是十分的好战,时常与周边的国度摩擦不断,征战连连。

  据传闻这圣战王朝的第一个建立的帝王,乃是一个战圣级别的存在,距离那飘渺无比的斗战圣,只有一步之遥。

  他的一生具皆在战斗,在登上那条路的顶峰的时候,正是踏着无数的人的尸体上去的,甚至打开了人体的血肉宝库,足足存世三千年,当然也许是更远,那也是无从考证的。

  他一生戎马生涯,在古老的四个庞然大物之中,硬生生的打出了一片天,最后以他成圣的时候,自封的圣者准号,建立了圣战王朝。

  正是他的一身征战无数,及其的嗜斗,他所建立的王朝也是一个,民风及其的彪悍的国家,他所留下的子孙皇族,更是无比的嗜战。

  圣岳王城的历史也是相当的悠久,据传闻也为一名战圣所建立,这位战圣却不同于天资妖孽的圣战圣者,他是厚积薄发,一具踏碎了这条路上的所有的竞争者。

  在无数的战火之下倒下,又站了起来,在生于死之间不断的磨砺己身,最终得以问鼎传说中的战圣,名垂千古。

  在他建立圣岳王庭之后一千年,便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过了两千年之后传出了圣岳战圣坐化的消息。

  然而,圣岳王城正是这位圣岳战圣出生的地方,这圣岳王城也是如那圣岳战者一般,经历过雷与火的历练,饱经时代的沧桑,岁月如刀,在这曾经的血与火的征战之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然而这些古朴的痕迹,圣岳王城之中的王族,却丝毫没有加以掩饰的痕迹,他们要用它来警示后辈皇子皇孙。

  吴枫坐在炼器师工会的飞行的猛禽上,看着眼下的这座圣岳王庭的圣城,也是深深的被震惊到了。

  那直面扑来的亘古的气息,满是岁月留下的刀劈斧凿的痕迹,无疑不是在述说一个悠久的故事,阐述一个强大的王庭,在不断的征战之中,浴火新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天骄。

  圣岳王城修建的非常的巨大,简直就堪比一般的要塞,连圣庭皇家学院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是坐落于这圣岳王城之中。

  吴枫虽然有被那古朴荒凉的气息震惊到,但是他也只是短暂的时间便转醒过来,破而后立,那不是他的路,所以他只是怀着对当年圣岳战圣的尊重,以敬畏的态度来参观这座圣城。

  不得不说炼器师工会的飞行猛禽,的确是非常的快,若是吴枫凭借他的急速的脚力,也起码要花上足足的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圣岳王城。

  但是,这飞行猛禽却只是花了三天的时间,而且飞行异常的平稳,让人没有丝毫的不适。

  吴枫乘坐风行猛禽没事,不过却是把往日呆在吴枫肩上的小白可吓坏了,躲在吴枫的怀中,一双小爪子,紧紧的抓住吴枫的衣衫。

  但是,这小家伙却是异常的可爱,在吴枫站在飞行猛禽之上,欣赏这圣岳王城刀劈斧凿的痕迹的时候。

  这小家伙,总是爱将小脑袋探出来看看,但是下一刻却又急忙用小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飞快的在此缩回吴枫的怀中,吓得吱吱的乱叫。

  要知道,这炼器师工会训练一只飞行的猛禽,所耗的代价可是不小,所以这飞行猛禽才能如此的听话,估计也就只有炼器师工会,才能如此财大气粗的训练如此多的,能够横跨五大王城的飞行猛禽吧。

  这飞行猛禽上有着炼器师工会的标志,所以在飞行的时候,是不会有任何的阻挠的,这飞行猛禽一进入这圣岳王城之中,很快的便找到了自己的降落地点,正是这圣岳王城的炼器师工会。

  炼器师工会有专门照料飞行猛禽的人,吴枫并不担心,所以吴枫在到达了圣岳王城之后,向炼器师工会的人询问了,圣庭皇家学院的位置,然后便离开了,没有做多的停留。

  圣岳皇家学院,在这圣岳王城之中,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因为这所学院是精英的摇篮,是无数天才崛起的地方,是圣岳王庭骄傲。

  王城之中,异常的繁华,各式的建筑层出不容,风格迥异,但不失去卸掉的美感,行走的两边的街道,自然也是热闹非凡。

  “让开,让开,前面的人,都给我让开,月公主和溪太子出行,闲杂人等通通的回避。”

  吴枫正漫步在这街上,时不时的用街上的颜色各异的果子,逗逗肩上的小白,这大街之上却突兀的传出这声音。

  “什么?!是月公主出行!大家快过来,就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一睹,月公主的芳容,据传这月公主,可是王庭的第一美女,而且为人及其的善良,深的当今的王上喜爱,更值得一提的是她有着不弱的武道修行……”

  “是啊,这月公主是如此的美丽善良,不过这次和这月公主共同出行的溪太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快让开吧!”

  众人一听“溪太子”三字,眼神之中莫不是充满了惶恐之色,惧怕之色不言而喻。

  但是,吴枫正和小白玩的尽兴,可没有注意听到这些人的交谈和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