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7: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雷火斗战圣
  4. 第六章 反唇相讥

第六章 反唇相讥

更新于:2015-03-05 23:49:50 字数:2151

  吴枫拿到那储物袋之后,魂力探入其中,将材料细数取出,整整齐齐理放在一旁,但是,却并没有开始炼制。

  之前,与那金袍陆公子出手,动了些元气,现在自然不是炼器的最佳的状态,吴枫盘膝而坐开始调息起来。

  那金袍陆公子,想来在炼器上的造诣也是不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所以也安静的端坐在一个王阶初级的巨鼎之前,缓缓的开始调息起来。

  至于剩下的那三人,则开始动手炼制起来,纷纷以火系的战气,将炼器的巨鼎启动,将材料投入其中煅烧起来。

  场面一时之间变得安静至极,只听见巨鼎之中的火苗噗噗的燃烧声,炼器的材料被融化成为液体的声音。

  炼制碧月双钩的主材料,正是这落玉镇盛产的落羽金玉,其余的辅助的材料,足足也有十六种之多,炼制起来的步骤更是繁琐无比,两种材料之间的混合,更是要把时机抓的恰到好处。

  所以,对炼器师的控火的要求是非常的高的,而且炼器师工会所提供的材料只有一份,更是加大了炼器师的压力。

  就在那三人,快要将落羽金玉完全的煅烧完成的时候,吴枫也张开了眼睛,从调息之中转醒过来,向着那金袍的陆公子看了看,那金袍的男子,已经快上吴枫一步开始炼制了。

  那金袍男子已经开始了煅烧起落羽金玉了,而且鼎中的材料可不止只有一种,看来这金袍男子的魂力也是非常的强大,而且他对自己的炼器的水平,是相当的有自信。

  他已经将那王阶初级的大鼎之中的火阵,完全的催动开来,其余的人或多的都只是催动了两个,但是这金袍的男子,却是将四个催动完全了。

  无疑,那金袍男子的技术是非常的不错的存在,估计也就跟刚刚进入冰雪大森的时候,差不了多少,是凡阶上品巅峰的存在相信他的魂力,足以完美的刻画四十八个阵纹。

  而且从之前那金袍男子,那花哨的凡阶中级的长剑来看,在雕凿上是非常的有功夫的,能给一件器物加上不少的分,恰好这点却是吴枫的弱项。

  要是在几个月前遇见吴枫,说不得他还就真的会赢,但是,如今的吴枫已经从冰雪大森之中,明白了王阶炼器师的真谛。

  而且在前往落玉镇的途中,已经和那刚刚晋升为,王阶炼器师的肖老好好的交流了,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刻画中级的阵纹,其中的一个条件,也是最为重要的条件。

  哪怕你处在武者的高阶,魂力依旧不足以完美的刻画一个中级的阵纹,然而一个中级的阵纹,就刚好跟四十九个初阶的阵纹差不多。

  所以,吴枫没有开始修炼战气,所以他的魂力不能刻画出中级的阵纹,而且他刚开始接触战气的修炼的时候,也就只有战士的水准,魂力自然不会高到哪去。

  不过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双生魂罡,让他在战士阶的时候能刻画出,四十八个半初级的阵纹,估计他也是这大陆之上,唯一能在战士阶的时候,刻画出四十八个半阵纹的。

  如今,他已然突破战者境界的存在,双生魂罡加上是极限突破,魂力自然有了质的提升,刻画出中级的阵纹,自然是不在话下。

  成为王阶炼器师,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将一种锤法掌握至小成,那锻世九锤本就是吴枫的天赋战技,前两式都已经是大成,而且第三式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体会,达到小成境界自然是不在话下。

  吴枫并不急于开始炼制那碧玉双钩,他此刻对那金袍陆公子的锻铸的锤法,产生了比较浓厚的兴趣。

  那金袍陆公子所使用的锤法颇为厉害,看似杂乱无章,却是大开大合将所有的力道集中在一点,但是周围却残生了不小的振幅,将那材料的杂质析出。

  吴枫饶有兴趣的跟着比划起来,手上不断的呈现出那金袍男子的锤法,妖孽如吴枫,在不弱的炼器的经验之下,一下子便将那陆公子的锤法模仿成型了八分。

  “这位考核者,请你赶快开始炼制考核品,考核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你却依旧没有动作,是打算放弃本次炼制吗?”

  吴枫正在饶有兴趣的,模仿那陆公子的锤法的时候,一个善意的声音,出现在了吴枫的耳中,打断了吴枫的模仿,提醒他的真是那作为约斗见证人战狂。

  “哼!我看他是胆怯于我一战,小子,你若是识相,便现在跪在我面前,请求我别把这次赌约当真,我倒是可以绕过你。”

  正在吴枫准备回答的时候,那金袍陆公子的嚣张的声音,却传入了吴枫的耳朵之中,言语恶毒领吴枫脸色微变。

  “你这垃圾也就不过如此而已,真是为你那精妙的锤法蒙羞,若你你师站在当场,定会垂足顿胸,大呼可悲。”

  那金袍陆公子恶毒的攻击着吴枫,吴枫也毫不示弱的回应着,要知道吴枫的斗嘴可是和炎老练出来的,纵使那金袍陆公子言语在恶毒,吴枫也能滴水不漏的驳回去。

  “好的,我马上开始炼制了,多谢前辈的提醒。”

  吴枫说完便不再理会那脸色涨红的陆公子,向着那好意提醒吴枫的战狂说道。

  “无妨,先生你要努力,我也不太喜欢那张狂的小子,只是那小子的家室有些强大,不宜得罪,要是你能在这炼器上击败他,天下人倒也是无话可说。”

  那战狂向着吴枫打气式的说道,想来也是受过这张狂的小子的气的人,加上吴枫对于这小子的嚣张丝毫不让,他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吴枫的背景不弱,便上前来拉拢。

  “那是自然,我与他本就有赌约在身,所以只当全力以赴,到时候,若是他输了不认账,还望先生做主。”吴枫向着那战狂一拱手说道。

  “先生的赌约是他在当众之下提出的,想来他自然是不敢反驳的,先生自然放心,眼下的当务之急,还得先生炼制出比他品质更好的武器才是。”那战狂对着吴枫说道。

  吴枫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对着他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