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3:27:5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王临尘
  4. 第一卷 剑仙传说

第一卷 剑仙传说

更新于:2018-03-16 17:10:14 字数:4652

  天上一轮日月,人间几度春秋。

  长安城中,柳叶上的露水尚未凝干。

  而整座长安城已经开始了熙熙攘攘的叫卖声,呵斥声,读书声。各种声音将长安城的繁华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缓步度走在街道上,一袭不是很奢华,却干净利落的长袍。生的一副好皮囊,俊眉朗目,笑起来有股淡雅的气息。

  而他身旁也有几名同样穿着的孩童,其中一个孩童说道:“秦城,你说昨天老先生讲的那个故事是真的么?”

  那个被唤作秦城的俊俏少年想了想说道:“我原来看一些书上也有一些这样的故事,我听说我们那也有人误入深山之中。几年后却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剑仙,我想老先生总不会骗我们的。应该是真的吧。”

  原来,几人都是一个私塾的学生。昨天上课的时候,教书的老先生跟众人讲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剑仙,说是那名剑仙脚踏青虹,正恶斗一头蛟龙。后背绽放五柄璀璨光剑,与蛟龙在湖面上搏杀。

  这个世界从未缺少过各式各样的传说,自从上古人士眼见周遭各种天灾,山火,雷电,狂风,地震。便有了漫天诸神,仙佛的存在。

  秦城自然是相信的,因为他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的一个舅舅,便被一个神奇的门派给接去了。秦城依旧记得那天舅舅走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的人脚踏仙剑将他带走。

  当然,那名神仙对他们一家都说道,这事不能外传。所以秦城并没有说出来。

  几人来到私塾中,一脸严肃的老先生在讲着三字经,而几名学生却早已神游天外,脑海中全是那遥不可及的世界。

  秦城也是想着想着,便放学了。众人在大街嬉闹了一番,便各自回家了。

  秦城家里是开酒楼的,生活算不上大富大贵,也可以说是不错了。

  回到酒楼便径直朝后院走来,不过此时已经有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如一杆标枪一般站在中央。见秦城回来便说道:“秦城,回来了?”

  秦城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大叫道:“舅舅!你不是去那个仙家门派了吗?”

  这时从屋内走出两人,正是秦城的父亲秦荣,母亲王君仪。秦父满脸笑容的看着秦城道:“你舅舅这次下山是有任务的,不要缠着他了。回去将功课做了。”

  虽然心中不愿意,秦城也只好提着书袋回自己的房间。只是却将窗子打开,似乎想听他们说些什么。

  秦城舅舅叫王冲,离开的时候也有二十来岁,但如今时光如白马过隙般流去。足有十年了,但秦城的舅舅面貌却和他小时候的印象一模一样。

  王冲对着秦父说道:“姐夫,这次下山来不止是为了执行任务。长老们见门派人丁稀薄,便给弟子们每人一个的权限。可以带一名孩童上山修炼。我看秦城他天庭饱满,想来也可以修行。我想带他上山。”

  秦父叹了口气说道:“秦城这孩子虽然从小就聪明,但从小到大还没离开过长安。而且我和他母亲若是许久不见他,始终都会想念啊。”

  王冲说道:“这是一种机缘,如果秦城能够成为核心弟子的话。是可以随意外出的。姐夫你就让他跟我走吧。”

  秦父点了点头:“这事稍后再说吧,来,说说你这十年的经历。你不知道你姐姐经常会提到你,至于城儿上山的事。待会吃饭的时候我问问他的意见。”

  秦城回到了书桌旁,拿起了一本书。心思却不在书中,年幼的心对那些神奇的世界有了一丝懵懂的好奇。

  一直神游天外,直到黄昏的时候母亲过来叫他吃饭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小跑过去。

  一桌子很是丰盛的菜肴,秦城的父母已经动筷。见秦城来,王冲说道:“小城,过来吃饭了。话说这么久不见,你都那么高了。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不点呢。”

  秦城痴笑,拿着碗筷刨饭。

  吃饭当中,秦父突然问道:“城儿,想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虽然心中很想说出,但还是装作很随意的说道:“老先生说我读书有悟性,若是能够持之以恒的话。以后中个举人,甚至是进士都没有问题。我想,就是读书吧。”

  秦父露出欣慰的笑容,舅舅王冲却说道:“城儿,有没有想过做一名剑仙?仗剑而行,游走天涯呢?”

  秦城虽然很想按捺住那种情绪,但还是眼神放光的说道:“当然想了!”

  秦城父母愣了一下,却没说话,只是拿筷子夹着菜。秦城似乎也感觉自己太过激动,也不说话了。

  场面一下子尴尬了起来,王冲干笑道:“城儿你有这种想法是好的,这次我下山,除了师门交给我的任务外,准许我们带一些有资质的弟子上山去。舅舅准备带你去,你意下如何?”

  秦城端着碗,望了望父母。说道:“我听爹娘的安排吧。”

  秦父叹了口气说道:“随他吧,既然他想去。就去吧,不过事先说好。要是受不了苦哭鼻子了,不要回家来。”

  王冲笑道:“当然了,如果他不好好学的话我也饶不了他。姐夫你就放心吧!”

  一顿饭在不冷不热的气氛中度过,吃晚饭后秦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舅舅正和父母说些什么,不过他也没去细听了。

  过了一会,舅舅来到他的卧室说道:“城儿,今天你早点休息了。今晚我去将任务完成,明天就带你上山。”

  秦城哦了一声,心中却极其兴奋。

  夜晚,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是全无倦意,在想着自己以后进入门派的故事。但渐渐的,只感觉眼皮垂下。睡着了。

  梦中,碧海之上,突然狂风大作,一道粗壮的水柱升起。一声骄吟声传来,水柱中一条如同巨蟒的怪物,全长足有三四十米米,宽度也有两三米多点。有点像传说中神龙,但角却很短,并且只有一只独角。脖颈处有一道白色的环形,通体为蓝色,而且只有一对前爪。

  应该是俗世中流传的蛟,这头蓝蛟在碧海之上。巨口一卷,一条硕大的海鱼便被吞噬了下去。鲜血染红海域。

  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一道金色的光芒瞬息来到蛟龙面前。只见一身白衣的秦城脚踏一柄金色长剑,来到蛟前凌空旋转了一圈。背后升腾起五柄光剑,与蛟搏杀在一起。

  秦城驾驭长剑,不断的躲闪。双手化剑,飞出一道道金色的气剑。

  蓝蛟巨尾一摆,从海中腾起。用硕大的巨口不断的撕咬着,但秦城反应极快。都纷纷躲开。

  战到酣处,秦城单手指天。背后的五柄光剑一下子飞起,在空中化作一个圆圈。最后合为一柄,秦城一把接住光剑。周身散发着耀眼的金光,如同一轮耀眼的太阳。长剑化作一道流光将蓝蛟的头颅刺穿。

  秦城驾驭着光剑停在空中,蓝蛟在空中僵滞了片刻。轰然倒下,只见蓝蛟的头颅都被切成两半。鲜红的血液在海面浮起。

  秦城冷笑一声,最后化作虹光消失在天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秦城来到大厅。父亲看他过来便说道:“今天你不用去上课,城儿,记住。不论在哪里,都要给为父争一口气。不要让别人看不起。”

  秦城点头道:“嗯,我记住了父亲。无论在哪,我都会做到最好。”

  和父母吃完早饭,一身白衣的王冲便走进来说道:“姐夫,今天我就要回门派了。就让城儿跟我走吧。”

  秦母将一个包裹拿出来,眼睛有些发红的说道:“城儿,把这个拿上。路上,还有到山上一定要听舅舅的话。学不好没关系,反正咱家还有这个酒楼呢。不会挨饿,受不了苦就回来。”

  秦城抱了一下母亲说道:“娘,孩儿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会认真学的,修成后就下山。”

  将包袱背上,秦父将他送到门口。

  秦城扬手挥别道:“父亲,娘亲。你们回去吧,放心吧,到门派里我会听舅舅的话的。”

  秦城和舅舅王冲步行在长安的闹市之中,秦城问道:“舅舅,那些仙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听说他们都可以飞天遁地,点石成金。有许多常人不知道的神通,移山填海。是不是真的啊?”

  王冲笑了笑说道:“哪有那么神啊,这不过是一些民间的传说。既然要上山,我就跟你介绍下吧。修行分为几大类别,第一个境界被称为凡体境,而凡体境又分为肉身,真气,罡气,暴气,气形这五个境界。而在这上还有蜕变境,这个境界的人都是纵横四海的人物,他们可以肉身飞行,遨游天地。而蜕变之上还有化劫境,这个境界便有惊天动地的威能了。能移山填海,种种大神通。不过这类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因为世俗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留念的了。唯有不断的进步,或许才是他们的追求吧。”

  秦城感觉有一扇神奇的大门正在为他缓缓打开,一个充满了神奇的世界。

  想了一会秦城接着问道:“舅舅,那化劫之上还有人吗?”

  王冲想了想道:“我在门派的一些典籍上看过,在上古的时候。那时候的人都无比的强大,能手揽群星,摘星逐日。不过现在已经没这种人了。”

  说着说着,两人已经走出了城门。来到了荒郊的一座破庙前,王冲走进去说道:“齐跃师兄,可以启程了吗?”

  从庙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一张国字脸显得极其的威严,男子出来说道:“嗯,等其他几人回来就走了。这就是你侄子?”

  王冲点了点头:“嗯,他就是我侄子。师兄,怎么样,是不是一表人才呢?”

  齐跃摇了摇头:“哎,你怎么舍得用那么大的功劳换取这个机会呢?说不定你跟掌门说拜入哪个长老的门下,也足够了。”

  王冲只是笑道:“没事没事”

  秦城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和他差不多的孩子。又联想到舅舅的师兄说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问道:“叔叔,你说舅舅换取了什么机会呢?”

  齐跃说道:“还不就是……”还没说完,王冲已经打断他说道:“小孩子家别瞎问,呵呵,师兄。上路了吧。”

  秦城心里已经猜出个七八分了,有种酸酸的感觉。拉着王冲说道:“舅舅,谢谢。”

  王冲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你个臭小子,跟舅舅谈什么谢谢啊。好了,这枚丹药你先服下。等会我们要乘坐方舟回师门,路上有什么不适就跟舅舅说。”

  等了一会,又有几名穿着白衣的人回来。等所有人到齐后,齐跃从怀中取出一架微型的小船,抛出去后小船迎风见长。很快就和一条真正的船差不多大笑。

  看到这一幕秦城有些兴奋,心中越发对自己未来的路产生了好奇。

  众人都上了船,王冲带着秦城上船说道:“这就是我们门派天剑方舟,是相当不错的代步工具。以后你见多了就不会觉得好奇了。”

  等所有人上船之后,齐跃站在甲板上。双手挥动了几下,几道蓝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船体。

  秦城只感觉一下子差点跌倒,再看四周,景物越来越远。他趴在船体旁说道:“舅舅,我们飞起来了?”

  王冲笑道:“嗯,这艘天剑方舟是由一些精密的宝物制造的。只要有能量就能飞起来,不用大惊小怪。”

  虽然如此说,但常人何时飞到天上过。秦城按捺不住兴奋,望着渐行渐远的山川。不由大吼了一声。

  王冲刚想喊住他,齐跃已经来到他身边说道:“让他吼吧,当初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些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他好。”

  秦城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长安中长大,虽然在书籍中看到过那些关于名山大川的描述。但还是比不起亲眼所见

  一道道如同蛰龙的山脉,无数的青山绿水。都如此的让人痴迷

  到了晚上,秦城来到船上的房内休息。而房内照明的也不是油灯,而是一颗奇异的宝石。问舅舅才知道这叫明月石,是用来照明用的。只要四周是黑暗的便会自动发光。

  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个第一次走出家门的孩子如此的好奇,心中的兴奋自然是难以言表的。

  夜晚,王冲来到他房间说道:“城儿,既然你要上山了。我就跟你讲讲我的师门,哦,很快也是你的师门了。”

  秦城一副好奇的样子,王冲微笑的说道:“我们的门派叫做天剑门,因为我们的祖师自号天剑散人。据说他也是一位化劫境的高手,因为他是剑修。所以我们门派都是以修剑为主,讲究的是剑破一切。”

  王冲等他消化的差不多又说道:“我们门派虽然比不上剑宗等一流强派,但我们的掌门也是蜕变境的高手。还有一些你到门派里自然会知道,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秦城道:“那舅舅你是什么境界呢?”

  王冲道:“我现在是凡体镜罡气期,不过也是才达到不久。好了,今天你就早点休息了。再过一天也快到了。”

  秦城将舅舅送出去后躺在床上,脑海中尽是舅舅的那些话。

  什么凡体,蜕变,化劫。那些大神通者,种种一切。

  想了一会,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