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28: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斗玄黄
  4. 第一章 就这么穿越了(新书发布)

第一章 就这么穿越了(新书发布)

更新于:2018-03-16 15:00:13 字数:2602

字体: 字号: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这种天气干什么都会有劲,当然,除了上课之外!

  新城高中的高二学生程航正在上课。

  政治课!

  号称史上最能催眠的课,没有之一,无论你的失眠多严重,只要在政治课堂上,不出三分钟,你一定会睡的叫都叫不醒。无数学生用血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这个观点的正确性!

  “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也就是意识和物质的关系问题,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作用,这是正确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讲台上那个喋喋不休的政治老师正反复地重复着这句话。

  “妈的,什么物质决定意识,那你是先有撸管的意识,还是先撸管然后才想起有撸管这件事。”程航在下面低声的说道。

  坐在他前面的女生听见了他这句话转过身来给了他一个白眼,轻声骂道:“流氓!”

  “你怎么知道我的职业,看来你还挺关心我的,你不会喜欢我吧,我对你可没意思啊!”程航一脸猥琐的笑容对那女生说。

  “滚!”那女生干脆利落的回了他一句,转过了头。

  旁边一群男生都猥琐的笑了起来,还偷偷对程航竖起了大拇指。

  可是突然笑声停了下来,程航转头一看,窗外一个猥琐的身影,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正在亲切地向程航招手,让他到教室外面来,那个身影正是学生的心中噩梦――班主任。

  程航脸色一苦,向门外走去,一路上的男生都对他投去怜悯的目光,当他走出班门时,那些男生的笑终于憋不住了,笑声充满整个教室!

  程航走到教室门口,班主任早已亲切地迎了上来,笑眯眯的对着他说:“我也不骂你了,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清楚吧,来吧,马步扎起来,半个小时后自己回到座位上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自顾自的走向了办公室。

  程航的心里早已将他碎尸万段,却也没有办法,只好蹲下来扎起了马步。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了,随着老师一声“下课!”班上的同学都涌了出来。

  几个男生将程航围住,嘴里说着安慰的话,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

  程航也早已********,一脚将他们踹开,嘴上喊着:“滚滚滚,别打扰爷锻炼身体!”

  几个男生哄笑着走开,嘴上喊着:“好好好,我们不打扰您锻炼身体了,您慢慢练!”

  程航笑骂着说:“赶快滚!”

  这是一片阴影将程航笼罩住了,程航抬头一看,面色一变,冷冷的说:“哟,这是什么风把您这位爷给吹来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跟程航差不多大的男生,身上穿着全套的“阿迪达斯”衣服,脚上踩着一双“新百伦”的鞋子,这是程航在这个学校的死敌――汪铭泽。

  两人自从入学起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不过不同的是,汪铭泽是一个富二代而且还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是班上的纪律委员。程航一做了什么坏事,汪铭泽在班上的小弟立刻报告给班主任。

  不过这个姓汪的也不是个好东西,两人之所以结仇,是因为程航撞破了汪铭泽的一件好事,汪铭泽曾经带着班上一个女孩去开房,那女孩明显不愿意,却拗不过他,又不敢喊,被他逼着去了一家旅馆。

  但也是汪铭泽运气不好,那么多旅馆他不去,却偏偏去了程航家开的旅馆,正好那天程航在旅馆里玩,被他正好看见并拦了下来!

  程汪二人也曾呼朋引伴在校外打过一场架,结果不分胜负,但是程航这边占了点便宜,把汪铭泽一只眼睛打青了,自己却没受什么伤,事后汪铭泽好几天没来上学。

  汪铭泽看着程航,一脸的幸灾乐祸都遮不住,却还是假惺惺的说:“程航同学,你在上课时间讲话,影响了他人学习,班主任罚你扎马步是让你反省你的错误,你却还跟别人打打闹闹,你这是在丢班级的脸啊!”

  程航冷冷的说:“呦呦呦,您以为班级的脸跟您的节操一样,说丢就能丢啊,谢谢您的教育,我深受启发,决定把我看到的一件丢我们班脸的事告诉班主任,为维护我们的班级荣誉作出一份贡献,哦,对了,这件事还跟我们班上的一位班干有很大的关系,那个人好像姓汪!”

  汪铭泽脸色一变,阴冷的说到:“你别吓唬我,你做的坏事而如果我全部说出去的话足够让学校开除你了,我劝你最好不要乱说。”

  说完后也不再看他,一脸阴沉地走进了教室。

  程航一脸不屑的“切”了一声。

  旁边的一个女生没听清他们两个说了什么,但看到自己的男神好像很生气的走进了教室,立刻决定维护自己的男神,对程航说:“程航你怎么能这样呢,汪铭泽这是在为你好,你怎么能惹他生气呢!”

  程航连理她的兴趣都没有,闭上眼睛扎起了马步,嘴中吐出一个字:“滚!”

  女生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气冲冲地走进了教室。

  上课时间到了,程航的三十分钟马步也终于扎完了,他一边揉着酸痛的腿一边走进了教室。

  这节课是数学课,程航没有听的兴趣,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睡觉,数学老师走过他身旁时,仿佛没有看到他的样子,根本不管他睡觉的事。

  他在课堂上睡觉,老师早就已经习惯了,只要他不破坏课堂纪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觉睡醒数学课已经下课。下节课是体育课,程航最喜欢的课,没有之一,一群男生拿着篮球冲向篮球场……

  体育课已是最后一节课,下课后程航飞速冲回家中吃过晚饭,又回到教室,继续上晚自习。

  下了晚自习,程航离开学校,一个人向家中走去,程航家里开的那家旅馆,离学校有两公里左右,有一条小路可以少走几百米路,程航为了省事,从这条小路走向家。

  他一边走着,一边唱着不成吊子的歌,这时已是晚上十点半,小路上白天都没有什么人走过,更别说晚上了,这时的小路上只有程航一个人走着。

  可是突然他听见后面有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好像有三四个人正在接近他,他没有管,继续往前走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向他冲来。

  他回头一看,只见那几个人手里拿着一根长条样的东西向他冲了过来,脸上还都戴着面具,程航叫了一声,向前狂奔,一边跑一边喊:“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些人没有说话,向他冲了过来,程航大呼:“救命!”向前跑去,可是两旁没有一个人来救他。

  他越跑越急,慌乱中没看到前面的一滩水,脚踩在上面,滑倒了,头撞上了旁边的台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妈的,老子下辈子看到谁再敢往地上泼水一定把他碎尸万段!”这是程航昏倒前最后的想法。

  那群人接近了他,把他围住,当看到他头上渗出来的血时,明显慌乱了起来,一个人蹲在了程航的面前,用手来探他的鼻息,程航恍惚间看到那人的鞋子,那是一双熟悉的“新百伦”。

  远处传来警车的声音,那群人慌乱的逃走了,有下程航一个人躺在地上。

  “妈的,汪铭泽,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带着这个念头,程航穿越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