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3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说给谁听
  4. 第三章 以貌取人

第三章 以貌取人

更新于:2018-03-17 12:52:35 字数:2667

字体: 字号:
  事情的结局出现在两周前,那个让许飞朝思暮想的身影突然出现了。但没有好消息,女孩说分手吧。许飞问为什么,他要知道原因。女孩说不为什么,就是没感觉了,在初三最后那会就已经觉得跟许飞在一块时没有了最初的感觉。许飞笑了,他说好,那就分吧。说完转身就走,眼泪跟着就流下来了。

  学生们谈恋爱更像是在谈心情谈感觉,觉得跟他(她)在一块心情不错,感觉良好,得了,那就他吧。而感觉却是个难以维持的东西,没有一成不变的人,更没有一成不变的感觉。于是后来,感觉或者是淡了或者是变了,总之在一起时心情不再澎湃了,那就分了算了。正是因为这样,很多成年人故作深沉的指出学生们这种被他们称为“早恋”的感情是脆弱的,是经不起考验的,是万万不能有的。他们说小屁孩哪懂啥叫感情啥叫爱。

  是,学生们是不懂。可那些成年人也不见得能懂到哪去。看看现在的社会,情场被搞得像商场----有钱就能驰骋。什么求**,什么拜金,什么相亲节目这种充斥着恶俗炒作的**节目大行其道,各种怪事层出不穷。更令人费解的是这其中还夹杂着个别不知廉耻为何物的男性同胞。。。不知为什么,这些类似于小丑的表演总能换来很多人理解的眼神,人们会说,这也不怪他们,人家只是过的比较现实罢了。呵呵,只能说自己的心思已经不纯正了,就别怪现实太太现实,说什么都是money惹得祸之类的屁话。

  跟那些成年人比,学生的感情才是最纯真的,最接近于人性的。它不用考虑对方有没有钱,开的是桑塔纳还是保持捷,住的是经济间还是别墅。只要看着顺眼,对我有生理和心里的吸引就够了。这种单纯的不受利益所驱使的感情在我们国家也将校园里有了。而早恋这个生造出来并被成人社会视为病毒一般的词语,它本就不应该存在。只要两情相愿,何时都不算早,何时也不为晚。你肯定从没听说过俩70多岁的老太老太相爱被说成是“晚恋”。那为什么学生们就要被说成是早恋那,莫名其妙。不知这个涉嫌反人性的词是不是也是我们国家独有的?

  这个学校的新高一总共设了4个班,两重点两普通。乔永寒出乎他自己意料的被分到了重点班2班。许飞则去了4班。

  许飞说:“哎呦,你小子不错嘛,还真进了2班,这些都不用我给你介绍了。”

  乔永寒挤出一丝苦笑说:“你快别挖苦我了,咱啥水平你不清楚?这他妈都能进重点班只能说明这学校太次了。”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还是良好了一下,想着给父母那边也算有个交代了。

  “哎,对了,门口黑板上不是说4点要去班里开什么会么。这都快4点了,走吧。”

  “啊?还要开会?这出才第一天啊。”

  “谁知道呢,可能是要排座位吧。”

  “那希望能和个漂亮点的女生同桌。”乔永寒心想。

  上了9年多的学,说起同桌一直是乔永寒心中贴着狗皮膏药的一块疤。作为一个男生,谁不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漂亮的异性同桌啊,乔永寒当然也不例外。可命运却总是不济。跟他做过同桌的女生几乎都长得。。。有点对不起党和人民。为此,乔永寒经常半夜一个噩梦惊醒,对着天花板感叹命运的不公。

  在楼梯口和许飞告别后,乔永寒做了个深呼吸,走进了那个挂着高一二班牌子的教室。

  走进教室,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了,看来乔永寒算是来的比较晚的。进门的时候乔永寒感觉很多双眼睛瞟了过来,弄得他有点小尴尬,赶紧找了个空位子坐了下来。因为这个班里有很多人都是从本校的初中直升上来的,早都认识,此时便三五成群的凑一块聊着天。而其余从外校考过来的,此时无亲无故,大都选择埋头翻开桌子上的新课本。似乎都是热爱学习、争分夺秒的好学生模样。乔永寒此时就是众多“好学生”中的一份子。他随便抽了本书,拿近一看,我靠,政治。马上放了回去,重新拿了一本。

  就在乔永寒正为语文课本上占总页数近四分之三的文言文和数理化课本上奇形怪状的公式而皱紧眉头时,班主任进来了。一个剃着板寸头,穿着淡蓝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的中年男子,看上去40岁上下。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珠子横扫着班里的每一个人。走上讲台时他故意干咳了两声,示意台下做好准备,主角登场了。下面刚还聊得火热的也很给面子的停了下来。班主任一看,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可以开讲了。他先自我介绍,把名字写在黑板上,叫郭峰。是这个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由于此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强迫乔永寒剪头,所以他对此人没啥好印象。班主任接下来的话,乔永寒觉得大概可以这么概况一下:这个学校虽然建校晚,却是一所理念先进,硬软件一流并且不断发展和进步的牛逼学校。你们能考进这个学校牛逼的重点班,证明你们也是一批牛逼的学生,学校为你们配备了最牛逼的老师(比如我),只有你们够努力、能吃苦。咱们“牛牛联手”一定能考上牛逼的大学,开垦出一片牛逼的未来。

  他这一番牛逼言论貌似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乔永寒在内的40多个学生个个表情亢奋、眼神坚毅。他们在初三的时候,老师为了让他们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对付中考上,告诉他们这中考要比高考难,只要能考上高中就能考上大学。这句话给了这群不了解事实真相的学生们很大的鼓舞,以至于他们现在刚考上高中就觉得已经半条腿踩进大学门了。日后当乔永寒再回想起这句话时,他终于明白这句话本身没有错,大专和三本也算大学,问题是你愿意上吗?

  班主任看群众反映不错,于是趁热打铁、见缝插针外加顺水推舟的要求班里的每一个人下去都要写一份新学期的计划。对于这类形式主义的衍生物,乔永寒一向持不积极不合作态度。一是他觉得写那玩意的确没啥现实作用。二是他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比如乔永寒计划着能和漂亮的女生同桌,可之后按身高排队分座位时,他发现此时和他位于同一直线左端点处站着一位体型过于丰满,吨位具目测可以和自己成倍数关系的女生。乔永寒觉得她很好的体现了改革开放的丰功伟业,是我国人民老百姓永远甩掉“东亚病夫”帽子的有力佐证。受了9年义务制教育也没能使乔永寒脱离以貌取人的低水准,当他意识到这姐们就要是他高中生涯的第一位异性同桌时,心里一凉,开始感叹命运这玩意真是。。。等等,就在乔永寒拼命的找可以生动形容自己此时悲惨命运的词时,一旁的班主任指着他和前面的一位同学说:“你俩个换一下。”

  。。。

  这一换,真是应了那句广告词“改变不止一点点哦!”此时与乔永寒站在一排的是一位留着齐肩短发,身着白色短袖和淡蓝色牛仔裤的女生。从她的侧脸来看,满分10分的话可以考虑给8.5分了。身后的那位哥们在看了一眼左边一眼后顿时瞳孔扩大,马上找班主任申诉:“那个。。。老师,我觉得他比我高。”对于他这种弯腰装矮子的行为,班主任只说了句“旁观者清。”然后消失离去,留那小子在巨大的视觉落差中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直恨鞋底太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