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6 15:27:5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邪宋
  4. 第1章 穿越

第1章 穿越

更新于:2016-03-03 22:27:42 字数:3284

字体: 字号: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曲平宇同学在拿到自己的第一个月工资后,不知怎么突发奇想,买了人生中第一注彩票,居然就中了头奖,积攒已久的人品爆发了!不是八万,不是八十万,是整整八百万!对着电脑反反复复核对了二十多遍奖券的曲同学如同做梦一般,晕乎乎的离开单位,晕乎乎的来到兑奖中心,晕乎乎戴上了工作人员准备的口罩和墨镜,晕乎乎缴了百分之二十个人所得税,晕乎乎拿到支票,晕乎乎来到福彩中心的合作银行把六百四十万奖金全都存到卡里,又晕乎乎被工作人员从银行侧门悄悄出去来,整个过程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掏出手机一看,呃,已经十点办了,赶快回去上班,十一点还要找领导汇报呢!出来领奖什么的,完全就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俗话说得好,财不外露,俗话又说,做人要低调,俗话还说了,家财万贯不如日进分文,有钱这种事,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能让天上飞来的馅饼打偏自己的事业线!对于曲平宇这种涉世不深的小宅男来说,有了钱,人生就从生存进阶为生活,有了钱,工作也从饭碗升华成事业!

  曲平宇同学出生在普通的国企职工家庭,前二十二年的人生倒真的是应了一个平字,长相属于掉到人堆里就找不到,除了爸妈就没人说过长得帅,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活的如同流水账,成绩没冒过尖也没打过狼,不偏科也没强项,没当过班干部,没当过课代表,教过他的老师毕业后基本都是秒忘,如果没人提肯定想不起还有这么一号。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凡事只随大流,文艺活动体育运动没一样拿的出手的,看看小说,但看不懂高雅艺术,偶尔玩玩游戏,可反射弧长总被虐。朋友也就是同宿舍那么五六个人,工科院校女生稀有,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单身狗。平时帮人一下也都是捡个东西让个座举手之劳的档次,干坏事也就是考试带个小纸条的程度,拿在手里还畏畏缩缩半天都不敢看一眼,监考老师连管都懒得管。

  大学只是二线城市应天市的末流重本,不是985也不是211,学的是大路货学科计算机,软件硬件都懂点,但也没什么精通的。成绩一般,没有挂科,两证齐全,简历投出去的多,有响应的少,回老家是不可能,家里爸妈普通国企职工,没啥门路,自己也不太甘心回到小县城,有心和舍友们一起出去闯荡,但又觉得怯怯的,最后总算天无绝人之路,临毕业时签到了应天市图书馆,事业单位,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满给入编,就是做做系统日常维护,工作不忙,工资一般,但胜在稳定,还可以排经适房,跟家里一商量,爸妈乐得直接就蹦高啊,市级单位啊!事业编制啊!国家干部啊!风不吹雨不淋坐办公室啊!作为一个四线城市工人阶级家庭子弟,你还想要咋样!好吧,那就这样吧。

  接下来就是毕业答辩,毕业典礼,回家看看爸妈,然后到单位报道。同事有和他一样大学毕业之后留在城市讨生活的,也有家里有门路来打发时间的,基本都是文科生,没事都喊他修修电脑装装软件,很快就发现他人畜无害好相处,也就很快熟络起来。领导学文搞管理,年纪也大了,基本就是个电脑盲,自然也就提不出什么高标准严要求,图书馆系统是整体采购的,有详细的操作和维护指南,真有大问题也不用他管,直接联系供应商就是了,所以曲同学基本就是没多少事干,上班看看小说杂志漫画,下班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倒也逍遥自在。先前还觉得工资有点低,现在更是没顾虑了。谁说事业就是要惊天动地,干自己想干的事,这不就是事业嘛!

  没人盯着,早上跑出来自然也是没请假的啦,非窗口岗位,也不担心投诉,部门考勤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到,关键是,约了十一点钟去领导那里谈话,这可是大事啊!现在可还是试用期啊,试用期表现好才有编制啊!什么叫表现好,不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么!这可不好,赶快回去!赶快奔向公交站,跑到一半一拍大腿,老子现在是有钱人了啊,开什么玩笑,刚才光个人所得税就交了一百六十万,还做个啥子的公交!打车!做人低调也不能因小失大!万一因为这么大点事丢了工作,爸妈能坐一天一宿硬座过来打断自己的腿!

  招手停,上车,跟司机说急急急快快快,司机也是蛮拼的,上了内环南线,抬手把音乐打成极品飞车里的SuperMoves,一脚油门就窜出去了!左转奔内环东线,刚上凤台桥,旁边一辆大货突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个转,一下就把曲平宇的出租车撞得飞起,直接掉进秦淮河里去了!车子转眼落到河面,可曲同学绝望的发现,迎接车头的不是温柔的河面而是水泥桥墩!嘭!曲平宇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风挡玻璃上!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曲同学猛地想起来,坐出租车和坐公交车不一样,是要系安全带的啊!之后,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曲平宇终于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脑袋木木的,四肢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就像宿醉后,从沉睡无眠的梦中醒来,意识已经回来,但还懒得睁开眼睛。

  真是奇怪的感觉,似乎不是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是站着的,但是伸伸腿,脚下却什么都没有,自己就好像悬浮在空气中,晃晃身子,感觉没什么东西吊着自己,也明显不是在水里。

  使劲撑开眼,晚上,月亮挺圆,一片空地,没有广场灯,也没路灯,再远处是低矮破,也没一点灯光,显然是很郊很郊的郊区。再看一眼自己,曲平宇一下子就醒过来了。不是吧,自己还真的是悬浮在空中,身上笼罩着一层氤氲的金光,离地不高,二三十公分的样子吧,脚底下的地面上是一团乱七八糟的鬼画符,线条挺粗,面积不大,前面是个供桌,供桌上有个碗,碗里插着三根香,香火明明灭灭,看着挺瘆人,供桌后面是个糙老爷们,长头发在脑袋上挽个疙瘩,穿个长衣服,估计是个道士什么的吧,眼下正跪伏在地上,眼下正撅着屁股抬着头,张着大嘴红着眼瞪着自己!

  什么情况!灵异事件啊!曲平宇也是看过几打鬼故事的,一瞬间就懵了,自己坐车掉河里撞死了?眼下这是碰上道士炼鬼的了?不对啊吧?触觉还在,月下好像有影啊?要不就是拿自己僵尸?自己能悬空,有意识,这是要练成飞僵了?飞僵不错,好像很猛的,不过可惜的是以后就只能夜间活动了,找妹子也只能去夜店了!也不对吧,炼成飞僵好像要几百上千年吧?再说了,现在都是火葬啊!赶紧看看指甲,舔舔牙齿,没尖也不长,那基本也排除了。是了,国后不许成精,尸变肯定也是不行的啦……

  正胡思乱想呢,突然笼罩他的光晕迅速变小,瞬间缩进了他的体内,重力也重新接管了他的身体,把他拉到了地面。曲同学正想摆个超人的姿势看看能不能飞高点呢,结果毫无心理准备的摔到了地面!有人看着呢啊!还是自己的粉丝啊!没看跟那跪着呢么!太丢人了!

  对面那爷们本来好像挺激动,现在也是一脑袋黑线,一弓身,撅屁股爬了起来,然后冲着曲平宇做了个揖,操着怪怪的口音问到:“在下杨延朗,敢问是哪位……哪位上仙法驾亲临?”

  “什么上什么临?你说慢点,没听明白!”曲同学一个跟头摔得有点懵,完全没反应过来。

  “小人杨延朗,恬为保州缘边都巡检使,乃是这威虏军城的城守,因辽军势大,破城在即,故而行了那血引之术,却不想惊动了上仙,万望上仙不吝法力,保我满城军民,免遭那辽贼屠戮,满城军民必为上仙立祠庙,塑金身,四时奉祀,香火不绝!”曲平宇说的杨延朗倒是明白了,所以放慢了语速,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

  这下曲同学搞明白了,这哥们是个什么军城的守将,打不过辽军就请了神,结果神没请来,把自己请来了!自己这时穿越了啊!赶紧看看自己,得,还是穿的出事时的那一身,左手摸摸脑袋,起了个包,还有点疼,右手往裤兜里一摸,嗨,手机还在兜里呢!穿越了也没关系,小说咱看过,门儿清啊!眼下这种情况叫肉穿,整个连身体带意识整个过来的!这下麻烦了,领导上午没等到人,下午找不到人,这都晚上了,现在已经给他记了旷工,要是双向穿越的话这损失可就大了!要是单穿,哎呦我的爸妈呃,肯定得伤心死,辛苦养大个宝贝疙瘩独苗儿子,忽然就变了失踪人口,而且自己这640万都还没交给他们呢!唉,先不管那么多了,眼前的事情更紧要,既然是肉穿,那这下麻烦了,请神请到自己这么个坑货,还不跟自己拼命啊,看他那体格,打自己这样的一个打三个肯定不是个事,更何况人家职业军人那必须是练过的啊,先问问情况,好歹咱也看过不少小说,说不定也能碰上什么死耗子辙,就算实在不行也让人家赶紧把自己退回去重新再请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