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23: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腾蛮荒
  4. 第一章 降生

第一章 降生

更新于:2017-04-20 21:38:29 字数:5374

  黑蛮山脉,位于蛮界极南部的边荒地区。其山通体乌黑如墨,绵延千里而不绝。又因其极为特殊的原因,此片山脉也终日被无尽的剧毒雾霾所笼罩,并阴沉如墓,不见天日。

  而在山体之上,仿佛还具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不禁令这里显得有些诡异。但这、也恰巧地解释了这些剧毒雾霾常年不散,笼罩山体的原因。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并不知晓这里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只知道,自他们的先祖起,这里,就已经这个样子了。而进去的人,也从来没有能活着走出来的。一辈一辈,皆是如此。于是,此地又被称之为——死亡边荒。仿佛.....在这里面存在的,唯有死亡。

  但是此刻,在剧毒雾霾的深处。

  一名灰袍男子背负双手站立在一座庭院之前,抬头望着天空,眸光深邃。乌黑的头发也如瀑布一般垂落而下,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挺拔矫健的身姿更是给人一股莫名的威势。

  只是此刻,灰袍男子面容却显得有些疲倦,似乎,是遇到了极为伤神的事情。

  “唉....东方七星开始出现青芒,也就是说.....命运的轮盘.....终是开始转动了!可、命星应劫,却是福祸各半之兆!

  此.....成败难料啊!”

  灰袍男子眉头紧锁,神色复杂的小声沉吟着。

  忽然,灰袍男子又安静了下来,不在言语,但深邃的眸光却是开始微微的闪烁着。仿佛,是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

  “当年至强的四大家族,始祖被害,其它三家也陆续被灭.....唯我一家逃到此地,借助天尸煞气的阻隔,才侥幸避过一劫。不料,却是再入绝境,全族尽皆染上了此地的天尸血诅,镇封与此!

  唉......我族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你个贼老天!!将我等困死在此地日夜受天尸之毒侵袭,族人...亦是相继死去!曾经十万余人的大族如今还不足百人,这样的日子.....

  我青某真的是过够了!福也好,祸也罢!这次,就是要压上一切,与天一争!!”想通了这个环节,灰袍男子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眸光也开始变得坚定起来。

  “家主!具体降生时间青衣小姐已经测算完毕,恭请家主回府!”这时,一名中年男子从院里走出抱拳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通知所有同族,内院议事殿集合,记住,是所有的!闭关的.....就让他们提前出关吧!”

  中年男子闻言神色一凛,正欲说些什么,却瞥见家主的身影已慢慢自身前消散开来。略微怔了一怔,便把想说的话又给憋了回去,转身向院内走去。

  “唉.....几千年了,终于要有大事喽!”中年男子在心中默默地想到。

  大院西边的厢房内。

  “青衣,这孩子的出生时间.....”灰袍男子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浮现在一个房间里,目光温和地看向房中的一道倩影,并开口问道。

  “父亲,跟你的猜想是一致的。先天真龙相,辰时出生。而且、不偏不倚,正辰而临!哦,对了,母亲临产,你不去看望一下吗?”房中那名体态娇好,有着一头深青色长发的女子闻言转过身子说道。

  “嗯......算了,只有半个时辰了,暂且等事罢再说。走吧,去议事殿,我有事要宣布!”灰袍男子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便推开们阔步走了出去。

  主阁后方,议事大殿。

  此时的议事殿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各自就坐,扭着头三三两两或是讨论着修炼上的问题,或是猜测着今天议事的目的,场面倒也显得热闹非凡。

  不过,此时坐在大殿最靠前边一些位置上的人,却与这里热闹场面显得有些矛盾。他们一共七人,皆是满头银发,双眼紧闭。仿佛,在场的一切都跟他们无关似的。但如果这时有人可以仔细感觉一下,就会惊讶的发现,七人的呼吸节奏,竟是完全相同!

  而在此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七双眼睛蓦然同时睁开,向大殿最前方的座位看去。像是在回应七名老者的目光一般,那里原本空着座位上也凭空浮现了一道身影,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了那里。看似突然,却又丝毫都不显突兀。

  身影出现后又缓缓地闭上了双目,似乎感应了下什么,便又是慢慢睁开。

  “既然人以到齐,那么....开始吧!”男子开口淡淡的说道,话音刚落,大殿里原本喧闹的声音便是嘎然而止。人们也各自迅速地坐好,把目光投向了大殿的前方。

  男子看着这样一幕,心中不禁暗暗点了点头,便直接开口说道:“诸位!当初躲进这里的第一千六百年,老家主逝世,这,大家都是知道的。但大家却是不知....

  老家主临死前曾用生命窥探到了宿命一角,并留下预言,将其封印在我与七星长老神识之中。现在,时机已到,便由我向大家揭晓这四句预言!”

  灰袍男子说罢猛地站起身子,目光锐利的向下方的族人望去。当看到众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便缓缓抬起右手将食指轻点在了自己额头之上,顿时.....以青年男子为中心,一层青色光波便慢慢的四散开来。而此时的大殿之内也逐渐地响起了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声音,悠远而苍凉。

  "宿命降临,七星汇聚。大道无常,苍天可逆!苍天.....可逆!!”声音停止,大厅内却还是一片寂静。正当众人都默默低下头来仔细思量这四句话之时.......。

  一个突兀、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预言一共有八句吧。虽然还不能测知具体内容。

  但总不至这点于都测算错误吧!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家族历史中仅有的先天龙相师呢,呵呵~”这点嘀咕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此时寂静一片的大殿中却也显得比较刺耳。众人寻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深青色的长发。

  呃....。

  此时......头发的主人还正在上下把玩着手中长发,一副慵懒的样子。

  “对,青衣。完整的预言的确是八句,但我说的,却是即将实现的四句!后面四句终归是太过遥远,天师祖语......未来,不可说!不可念!亦....不可想!因为.....预言,终归只是是预言罢了!

  未来,变数太多,天机难测啊!现在,这前四句预言自行解封,这就说明,时间....终是到了!”灰袍男子抬头看向青发女子,眼神温和慈爱,好像并没有因为她的无礼而动怒。

  但此时如果仔细观察灰袍男子的眼眸深处,那温和与慈爱里,竟还蕴藏着一丝......不忍。

  这时......轰!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

  几乎与此同时,灰袍男子猛然举首向天望去,眼中也闪起了淡淡的青色光晕。

  “七星准备!所有族人听令,燃烧血脉力量,全力供应七星,今我全族成败,在此一举!”好像看清了什么,灰袍男子又猛地低下头大声喝到,并顺势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眼。

  东方,天空之上。

  七颗星辰正闪烁着淡淡的青色光晕,并伴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仿佛,正在酝酿着什么。

  “轰....”不过多时,七颗星北边一端的一颗大星从中间爆裂而开,露出了里面深青色的星体,星体还正缓缓散发着十分浓郁、磅礴的深青光芒。蓦地、这种光芒凝为一束向下投射而去。

  青芒的速度几乎快到了极致,瞬间便穿越过了一层层的天幕。甚直是连黑蛮山脉那厚重的雾霾都没有对其造成丝毫阻拦,便被直接穿透而过。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光芒便投射在了庭院之中。

  当青芒在庭院出现的那一刻....。

  盘坐在地灰袍男子突然猛声喝到:“青角长老,归位!”话音还未落下,一名老者的身影便已经慢慢地浮现在了青光之中。

  不过片刻,又是一道光芒投射而下.....。

  “青亢长老!”

  ……

  “青氐长老!”

  “青房长老!”

  ……

  “青箕长老!”

  当七名老者都进入青光之后,灰袍男子便猛地睁开双目,一把撕开了自己胸前的灰袍。随即,抬手一指点向了自己心脏所在的前胸位置,霎时间,鲜血喷涌而出。

  但另人惊奇的是,这些血液、深青色的血液,却是丝毫都没有要洒落的迹象,反而是悬浮在空中慢慢的蠕动着,像是正在刻画着什么一般。

  不过多时,血液便停下了蠕动,成功地组成了一副青色的龙形图案。乍一看,图案很是小巧精致。但如果此刻再略微感觉一下,心间便会忽地出现一种铺天盖地的强烈威压、以及一种极尽磅礴的恢宏之气!再向图案看去时,原本小巧的龙形图纹已是让人,难以直视....。

  “龙血为引,七宿塑体。命星筑魂,死亡为魄!凝!凝!凝!!”灰袍男子手中结着古朴的印法,仰天大声喝到。

  而在这时,七星长老也一同抬起头来,各自双手抱印向天空按去。顿时,七束青光交织,瞬间凝为一股,径直投向了空中的龙血图案。

  而此时,黑蛮山脉的最深处....。

  一股纯粹的死亡气息也被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引导而动,瞬间便破碎虚空而去。不过一会,庭院上方的一处空间便开始剧烈的波动着、扭曲着,慢慢地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黑洞般的虚无地带。

  黑洞成形之后便蓦地从中射出了一道黑色的光柱,很快便与庭院中的青光完全地交织在了一起,并互相融合起来。几乎是刹那间,融合便已是尽数完成。全然没有产生任何的排斥之感,似乎,这种融合,是理所当然一般。

  此时,原来极致炫目的青芒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变成了一种灰青色的光芒,其中那种独特的威严、傲岸也尽数收敛而去。

  “时间到了!哈哈~我的孩儿,你刚刚降生,为父却连见你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可悲可叹啊!青衣~!你乃先天龙相师,为父现在要将你主识记忆抽离,灵性化为龙佩,辅佐我儿....。

  不!辅佐我们全族的希望!原谅父亲,因为,也只能如此了!”黑袍男子散着青芒的眼眸闪过一丝悲伤,旋即又露出了坚定的神色,手掌前伸,向房间的方向轻轻一握......。

  房间中霎时便传来了一名妇人的哭喊:“不要啊!女儿,我的女儿!”

  “夫人,专心临产,如果我们的孩儿将来能走到始祖那一步,我们女儿就有机会!”灰袍男子看着手中虚握的一团青色光晕,对着房间有些低沉的说道。

  “哈哈~始祖那一步,青天!那如果达不到呢,你还我女儿!”房中妇人声嘶力竭的吼道。

  “达不到,呵呵....那我们全族都给女儿陪葬!

  七星长老力量耗尽,全体族人燃烧血脉,损伤惨重......如果百年内不打破天尸诅咒,我族迟早被这里的天尸煞气给活活耗死,就像以前的族人一样!五千年,五千年了!!与其在沉默中消亡殆尽,倒不如赌上一切,放手与天一搏!

  我已凭借七星之力接引来死亡魔气掩盖了所有痕迹,玉佩里也有存有我一丝残魂,布置已经彻底完成!夫人,我们、无路可退!所以.....请专心临产!”灰袍男子眼中光芒闪动,声音苍凉的冲房间悲吼道。

  闻言房中叫声也是猛地一滞,随即又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便逐渐地安稳了下来。

  不过多时又从房里传出了一声剧痛的嘶吼,“啊!~啊~”

  “夫人加油,快了,用力啊,用力!快了夫人,再用点力!”房间传来又一名妇人急切的声音。

  忽然,灰青色光柱径直向房间冲去,青色龙纹也随之冲向房里。看到这一幕,灰袍男子也是缓缓抬起了手掌,迎空虚握手中的青色光团。霎时间,光团便在男子的手中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化成了一枚青色的龙形玉佩。

  灰袍男子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玉佩,旋即伸出另一只手在玉佩上轻轻地摩挲着,良久过后.....便又慢慢抬起了头,顺势将玉佩也向房间投去。

  “诸位族人听令,同化苍龙,无尽挪移!”灰袍男子做完这一切又突然大声喝到。话音一落,殿内的人便同时结印胸前,向灰袍男子按去。顿时,庭院之中所有人的力量便汇聚在了一处,向灰袍男子冲去。

  庭院之中,青光闪动。虚空也开始剧烈地颤抖着,仿佛有些难以承受这巨大的力量,随时都会破碎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灰袍男子也逐渐被一层深青色的能量光团包裹而进。“凝!”不过多时,光团里响起一声低喝。

  伴随着阵阵龙吟,一头庞大的巨龙虚影便慢慢的出现在了天空之中,龙身周围还不时的划过一道道的青色雷霆,看起来极具震撼力。

  但突然,巨龙便是龙首向下摆出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青龙甩尾,猛地俯冲而去,狠狠的撞向了下面的房间!一时间,剧烈的青光闪烁,让人,无法正视....。

  蛮界东域,大夏境内。

  此时,大夏东部的一个小部落中忽地闪过一阵青光。村口一家的小院子里凭空出现了一个小包囊,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在地上......。

  大陆某处,地底深处。炽热的岩浆湖正在呜呜的咆哮着,剧烈地涌动着。

  但此时,一个巨大的龟壳却若无其事的飘浮在岩浆湖上,任由岩浆在其旁边狂舞,肆虐,依然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这一切与之毫不相干。

  “感觉到了,是跟大哥一样的本源气息啊,命星再次降临,好怀念,好熟悉的感觉。唉......远古一役,我们四兄弟居然听信了那个小子的鬼话,被其设计,骗走了一部分本源。

  后来他又借助四大本源力量成功地铸成蛮天圣体,无敌于中荒地域!可谁知,那厮修成之后便马上暴露了他的丑恶嘴脸,哈哈.....什么狗屁为了苍生!明明是想吞噬我们全部本源,一举铸成荒天圣体!但屡次来犯,都是被吾等用四神禁逼退,铩羽而归。

  不料那厮又生奸计,想法掳走了大嫂,并以之为饵,将我等引入蛮荒古阵....可恨啊......。

  大嫂为了不让大哥受挟,毅然选择自断神魂。大哥也因此而悲愤交加,陷入癫狂!反观自已兄弟也都是尽入绝境,一时间竟是怒极而狂,自爆本源!

  唉.....因此我们三人才得以侥幸逃出。但....却也是伤势惨重啊!五千年了,一直处于半死半生的状态,直到前不久伤势还算最轻的我才刚恢复主识....不过.....想来三妹也快涅磐成功了吧!

  但....二哥,可就难说了。

  唉!.....罢了!还是全力修养吧!既然宿命已经开始,那么.....荒天帝!你欠我们兄弟的,必要你十倍奉还!”一阵沉吟之后,地底又陷入了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