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12:5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一剑登天
  4. 第四章:出鞘

第四章:出鞘

更新于:2018-03-16 15:52:16 字数:2786

  翌日,天蒙蒙亮。

  游剑生被怀中的响动惊醒,巧儿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与他贴坐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差不多了,未免生变,我们还是先去春柳镇看看吧。”

  游剑生被巧儿看的浑身不自在,佯装站起,拍了拍身上沾染的草根。

  巧儿杵着脑袋,一脸意犹未尽道:“你身上好香啊……你刚才是在修炼仙术吗?我还是头一次见人睡觉盘着腿,像个坐禅的和尚。”

  “香?”

  游剑生诧异了片刻,顿时会晤过来,一定是昨夜练功打开了星府的窍门,让仙剑勾兰的香味飘了出来,便说道:“是的,修炼星术入迷后人会进入‘半睡眠’状态,能让我保持在一个月内只需要真正睡眠一晚便可。我师尊更厉害,我与她修行了十几年,还从未见她睡着过呢!”

  “星术?原来修行星术的好处这么多啊!又能变得香喷喷的,还能飞天遁地,剑生哥哥,你教教巧儿好不好?”

  巧儿兴致冲冲道。

  游剑生摇了摇头,苦笑道:“你真当修炼星术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吗?星术一途,要先开窍,开窍者年龄必须在十二岁后,开了窍才达‘踏星境’的一重天,你若想御空飞行,至少要踏星境十重圆满才有可能,师尊说我太贪玩了,练了五年才只是踏星境之后的星师境三重天,距离星宗境还有十万八千里呢,更别谈之后的星王境了……”

  “原来这里面门道这么多呀?不过巧儿不怕,只要剑生哥哥你肯教我,就算再怎么辛苦,巧儿也无怨无悔,只要能陪在剑生哥哥身边,一起做一对神仙眷侣,再苦再累巧儿也能承受下来!”

  巧儿一脸坚定,郑重其事的说道。

  游剑生拉着巧儿的胳膊,御空而起,说道:“我们还是先去春柳镇办了正事,再商量别的吧。”

  “剑生哥哥真的要去么?”

  “嗯,难道你不想回去吗?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家人也在春柳镇吧,那妖怪得知我抢走了你,又找不到我们,今天必定来报复春柳镇的居民。”

  “我没有家人!我是春柳镇的镇长花钱买回来的!”

  巧儿沉默了片刻,突然咬牙说道,眼中淌下泪花来。

  游剑生这才知道外表看起来活泼可人的巧儿,身世原来这么可怜,怪不得巧儿得救之后仿佛一点也不顾及春柳镇的人的死活,一味想着和游剑生离开这个伤心地,这样看来,倒也属于情理之中。

  ……

  这天一早,尚不知情的春柳镇居民早早开门,成群结队的扛着躬耕用具,朝镇外欢快的走去。

  还未来得急走出镇口,晴朗的天空突然纠集起一团乌云,盖在了春柳镇的上方,天地渐黑,又有狂风大作,居民们吓得抱头鼠窜,没走几步却被狂风掀翻在地,摔得吐血不止。

  从那乌云中飞出一个穿着黄衣道服的中年道士,身后插着三支黄色的角旗,浮在几丈高的空中俨如神明般,绿豆小眼迸出精光,猴腮尖嘴一张一合,用粗犷的嗓音厉声喝道:“本尊赐你黄旗,你们竟敢联合外人戏弄本尊,本尊今日便要杀一儆百,将你们春柳镇屠个鸡犬不留!”

  “圣尊息怒啊!圣尊!老汉不知本镇因何得罪了圣尊,招致圣尊如此恼羞!”

  镇长跪在镇口的石碑旁,连连磕头,其他人见状也跟着跪在地上,在狂风中瑟瑟发抖。

  那中年道士听罢大怒,大手一挥,又是一阵狂风卷来,直将那刻着‘春柳镇’字样的石碑连根拔起,‘轰’的砸在了镇长年迈的身骨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声,镇长命丧当场。

  剩下的居民哭喊成片,一个接一个响头的磕着,但那中年道士却依然愤怒难平,又是一挥手,大石从镇长的尸体上再次飞起,直滚进跪着的人群中!

  “何方妖孽,敢在此放肆!”

  就在此时,东南方飞出一道黑影,是个年轻少年携着一个红衣女子如风般飞来,厉声喝道,脚下一扬,几片风中残叶似是被赋予了灵性,包裹着一道银白色辉茫,刺风而入,‘嘭’的一声撞在石碑上,将石碑推出十几丈外,远离了人群。

  中年道士见状大怒道:“原来就是你这毛头小儿抢了本尊的媳妇,本尊现在就把你挫骨扬灰!”

  语音刚落,中年道士一弯腰,从其身后飞出三面金黄角旗,三面角旗如箭矢般破风而入,‘啸’的一声飞向游剑生。

  游剑生见状冷笑,这厮上来便动用法器想要击杀游剑生,正好省了些拳脚功夫,游剑生将巧儿放下,身体腾空而起,厉声喝道:“妖孽!看剑!”

  “嗡——”

  一声剑鸣响天彻底,游剑生体内爆发出一阵炫目的青光,一道水蓝色的锋芒在游剑生体内破体而出,‘嗡!’的射向半空中的中年道士。

  三枚角旗似是十分惧怕这道水蓝色锋芒,欲四散而逃,却被一闪而过,化作粉末,中年道士眉目大张,法器被毁却不敢有丝毫的愤怒,身体立马闪进乌云之中,但那蓝色锋芒又岂容他逃脱,朝上一划,刺入了乌云之中,眨眼之间又‘咻’的飞了回来,没入了游剑生的体内。

  在这之后,乌云忽散,像是斑斓的泡影,被绚烂的阳光迅速腐蚀,从中掉下一个黄影,却是个蓬头散发,血流如注的狼狈道士。

  “剑……剑道余孽……”

  道士脸色煞白,腹部被穿了个窟窿,虽用手按着,但血水依然潺潺流出。

  游剑生走上前去,扬起手掌便要结果了那道士,未料身后突然传来喝止声,道:“休伤害圣尊大人!”

  游剑生回头一看,傻了眼,巧儿不知何时被镇上的居民逮住,用镰刀比住咽喉,已有血印渗出,那握镰刀的居民惊恐的望着游剑生,底气不足的喝道。

  “哈哈哈哈……”

  道士见状大笑道:“你这毛头小儿空有一身本领,却半点不懂得人情世故!本尊虽然让他们纳贡,但却庇佑了此地十年的安稳,你若杀了我,这荒山野岭一无官府,二无宗门,你一走用不了半年这里便会被山贼踏平,亦或是被新的妖魔接管,本尊虽然好美色,但也有所克制,若下一个是个喜欢吃人的主子,你觉得他们还有现在这般舒服吗?”

  游剑生听罢抬起的手缓缓放下,师尊虽然说过只要是害人的妖怪都要诛杀,但是当害人的妖怪成为了地方的支柱,那又该如何呢?在游剑生面前,这些镇民固然杀不了巧儿,然而游剑生此行正是为了救这些人的性命,却反倒成为了这些人的敌人,顿时心沉如铅,如同被打败了一般的心寒。

  “你这妖怪伙同这妖女想要杀害圣尊!老天有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把他们绑起来,烧了祭天!”

  “快!围起来……”

  无数恶毒的字眼从淳朴的镇民口中吼出,如同一柄柄冰锥子,刺在游剑生的心田,但是他无法对这些凡人下手,只能呆愣着。

  道士知道分寸,这里的人即便乘于十倍也敌不过游剑生一人,立刻打了个圆场,对游剑生讽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本尊大人有大量,不想再计较了,你自是想的明白的!”

  语毕又道:“你们,放了那个女人!让他们走吧!”

  在道士的吩咐下,镇民不敢不从,把巧儿推出人群。

  巧儿见游剑生一脸慌挫,似是丢了魂儿,便拽着游剑生朝镇外走去,上百个镇民见状高举农具,喊声震天道:“妖魔快滚!妖魔快滚!……”

  一直走到镇外半里处的河边,仍然能听见镇子方向传出的吼声,游剑生看着河水中晃动的倒影,内心深处突然‘咯嗞’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游剑生瞳孔猛缩,知这是道心受损,将要衍生出心魔的征兆!

  心中再次响起师尊曾经说过的话:一旦滋生心魔,对于修行人来说,修行路也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