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7 20:56:2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个生来当美女
  4. 0007章 道长真言

0007章 道长真言

更新于:2015-12-05 19:23:50 字数:3225

  三人听这声音,充满了一股中气不足的苍老感,心有戚戚,似乎说话这人下一刻就要断气。

  偏生还有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这人若断气在眼前,这桩天大的命案就和自己扯上了关系,一时间什么也记不得了,赶紧转头看去。

  只见来者弓腰趴背,八字长眉,三缕长须,一晃一晃,黄豆大的小眼昏昏欲睡,头上滑稽的戴着一顶小圆帽,像个紫溜溜的西瓜皮!也和先前道姑一样,双手对插在袖里,一副老公公的模样儿。

  喜感十足,王猛当时就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觉得自己颇为失态,假意又连续“扑哧”几声,装作喉咙呛住,想打喷嚏。

  那人凹瘪的嘴唇搅拌个不停,昏黄老眼极力力睁,似乎在搜寻什么物事一般,半晌又才对着王德全道:“这位女施主,找贫道有何贵干啊?”

  王德全露出一个好生难受的表情,急的在肩膀上乱抠,他儿子才活人大变样,成了个女人,转眼间来求助,自己倒被人认成女人,这兆头也他吗难接受了。

  又使劲在脖子上挠了几爪子,痒意大定。才毕恭毕敬的对西瓜皮老头作揖道:“老神仙,救命啊。我,我,我儿一觉醒来,变作女人,呜呼哀哉,不敢诉说啊!!”

  杜倩珍也一抹眼泪,红脸哧哧的说道:“我那苦命的儿哟,怎的就成了个女娃身哦,老神仙快救她一救哦!肠子都要给我怄断了!”

  爹妈在深情并茂,王猛反倒在想,原来这就是盘云道长,好歹以为是个神仙也似的人物呢,居然是这个模样,小老头,小老头,真让人失望。

  小老头点点头,慢腾腾的往中间的蒲团行去,看那架势,当是很累,想要坐下来,王猛正跪在那里呢,赶紧爬起来,往边上行去。

  盘云道长蹑手蹑脚半天才坐稳了,盘腿而坐,双手平放,一副入定状态。

  王德全看这高深莫测的样子,立即对杜倩珍挤眉弄眼,示意她道长正在冥思,保不准是在想什么法子。

  又对王猛使使眼色,示意她此时正是时候。

  父亲的教诲第一时间在王猛心里盘旋,“你见到盘云道长就上去抱他大腿,让道长深刻的感悟到你内心的苦楚,切记了,在博大精深的道教面前,你要像一个诚实而不伪装的人,剥下你的一切防范,静静忏悔你的罪过,祈求神灵的宽恕。”

  王猛不敢怠慢,见盘云道长老态龙钟和斜歪在地上的老君,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儿的感觉,“哇”的一声,冲上去就去抱盘云道长的大腿,“哎哟,老仙人,小子再也不敢啦,再也不敢啦,日后管严嘴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嘴里拼了命的在忏悔自己生前的罪过,甚至连以前骗小朋友天上有朵云彩,趁人不备抢走棒棒糖的事都给抖了出来。

  她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真的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一些些罪责感抽丝拨茧的给卸了下去。

  两口子也大受鼓舞,关切的看她忏悔,险些给激动的哭出来。

  可怜那盘云道长,被王猛这么一扑,道衫像是快抹布般左扯右扯,摇的老眼飞花,骨头都给散架了一般。

  也不知道咋了,胸口一堵,顿时一口气接不上来,僵死在原地。

  三人并不知情,只道是道长如此受摇,般若不动,敬服之情油然而生,高人就是不一样,索性等王猛说完,都毕恭毕敬的在旁边等待起来。

  两口子等啊等,王猛也等啊等,钟声都间隔敲了四五回,不知道过了几个钟头,还是不见老头有何动静。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外面雨势又变大了,王德全等不住了,才咳嗽一声,“老神仙,老神仙?”

  ...

  ...

  安静!

  他狐疑的往前行去,“老神仙,老神仙?”

  ...

  ...

  很安静!

  王德全有点着急,大事不妙的感觉蕴绕在心间,用手指轻轻触了下小老头的手臂,“老神仙?老神仙?”

  ...

  ...

  非常安静!

  王德全脸色大变,王猛毛骨悚然,杜倩珍也睁大了双眼,赶紧走了过来,两指在盘云道长的鼻端前感受。

  但感觉气息全无,游丝都没一丁点儿。

  杜倩珍惶急的看向王德全,呆若木鸡。

  王德全一拍大腿,我靠,不是这么扯吧?两个眼睛瞪的筒子大,老子今天才带儿子来拜访神仙,结果到了人屋檐下,神仙归西了?

  这也太······

  他用力咳嗽一声,紧张的跑到门边,确定左右没人,又才急急忙忙的奔回来,双手使劲在盘云道长脸前晃,一个劲儿唉声叹气。

  连神仙都忘了,连连呼叫:“道长,老道长·····”

  “哎哟喂,我的个老道长哦,这关键时刻,你”

  剩下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愁眉苦脸的歪过脖子,“哼”的一声,怄气似的不愿再看,这他吗的扯的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他儿子这事还没解决呢,这边就赶集似的归西了!

  杜倩珍伸长脑袋,凑在盘云道长面前,也叫个不停。

  可小老头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点滴动静都没的状态。

  这下真把两口子给吓到了。

  王猛娇滴滴的小脸一片惨白,头一次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关键貌似还是被她摇死的,骇得花容失色,只觉得两腿打颤,转身就想逃跑。

  终于,王德全阴沉着脸一瞥杜倩珍,挥手不停,“快走,这事儿与咱们无关,我看他行将就木,怕是大限到了,再纠缠下去,想走都走不脱了!”

  杜倩珍七魂丢了六魂,哪里还有个准心,听到这话,拉起王猛就朝外走,走到一半,又停下来对盘云道长连作几个大揖,再朝外跑去。

  一家三口以来时快千倍万倍的速度,连滚带爬往外奔,王猛的大衣就像是下了紧箍咒般,裹的屁股非紧,愣是跑不快。

  樱桃小嘴啊呜半张,不时朝后回看,怎么也不敢相信爹妈口中的得道高人,这么不禁摇!

  可又觉得小老头盘坐在那里,像是一副久远的前朝画,昏黄发旧,画里的他和老君,正在观望他们奔逃的一举一动,旁观着并不发言,说不上是怪异还是阴森。

  眼见大家伙儿就要消失在门口。

  内里忽然传出一阵哑然大笑:“哈·哈·哈!”苍老而腐朽。

  王德全大喜,第一时间朝回转来,攀在门边上,一蹦两尺高,只看见小老头盘云道长又复活了。

  内凹的脸颊张成个“噢”型,昏黄的老眼有精光冒出来,看着眼前的地上,十分欣喜。

  杜倩珍也冒出来,赶紧冲进去,欢喜的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原来小老头没死哩,让大家虚惊一场。

  王德全吁了一口气,吞了好大一口唾沫,才惊疑不定的问:“老神仙,您,您,您没事吧!”

  盘云道长黄豆眼儿直眨巴,指着地上,只是“哈·哈·哈”的笑。

  三人随他目光看去,见地上有口拳头大的浓痰,尚夹着血丝,琢磨着感情方才他是被痰给卡住了?才上气不接下气的?

  盘云道长脸色红润,瞥瞥王德全,又问:“这位女施主,找贫道有何贵干啊?”

  这不又是先前的问题嘛,盘云道长方才也不知道听没听过他们说的,想解释,杜倩珍倒是一把掏出一块小纸巾,直挺挺的往小老头眼角擦去,一下子剜下好大两坨眼SHI。

  眼SHI擦干净,王德全才发现道长昏黄的眼珠虽然看着他的方向,但目光似乎并不在他身上,而是更远的后面。

  他狐疑的转过身去,才发现后边正是王猛。

  心里一惊,方才也是一前一后角度!难道他一直问的都是王猛自己给搞错了?

  赶紧站开。

  经过了刚才的一惊一乍,王猛心里也稳定了好多,见盘云道长笑嘻嘻的盯着自己,也不去想王德全的教导了,一五一十道:“小子日前表白失败,在家骂天,变.性化异,生不如死,老神仙高高在上,救助则个,如得帮助,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盘云道长笑着点头,鸡爪般的手指了指地上的浓痰,“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怪病困扰贫道半年有余,什么法子都试过了,就是不得而治,整日里咳嗽难忍,两气不接,不想竟是一坨浓痰,反倒被你给摇出来了,既是有缘,我送你几字!”

  转身拿了碗清水蘸在手指上,就着地面写出八个大字:“以东为西,以南为东!”

  写罢,笑着挥了挥手,“万事莫强求,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你们散去吧!”

  王德全和杜倩珍哭丧着脸,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想盘云道长啥都没做,就这八个字就想打发走人,还在多说,可道长只是闭上眼睛,不再多看。

  王猛看着地上逐渐消失的水痕,默默念叨:“以东为西,以南为东,这不是说颠倒事实,坚持主心,随心所欲,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么?”

  突然觉得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明白,云里雾里的,心里没有多么的失落,也没有多么的高兴,只是看着外边的大雨,想看来这辈子,我这女人是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