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6:5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个生来当美女
  4. 0002章 我是王猛

0002章 我是王猛

更新于:2018-03-16 17:25:13 字数:2451

  毁天暗地这个词,总会让人有种生活完蛋的体悟,王猛现在就是切实体悟到了。

  眼前一阵发黑,从床上站起,又突地坐下,站起坐下,站起坐下,一脸的欲哭无泪,偏生倒是胸口累的发浑,募的想起自己胸肌比平时发达了也不知道多少倍,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

  惨兮兮的再度栽倒,“我靠,原来当女人这么累?”

  啥叫祸不单行?

  好事不成对,坏事偏成双。

  就在这个让人万般无奈也难为情的时刻,门铃响了起来,听那急促的声音,真像是催命鬼催命来了。

  王猛此时正在气头上,见谁谁不爽,搁谁谁倒霉,当即汹汹厉厉的爆喝道:“谁呀,感着去投胎呢,按按按!”

  只是,哎!!!!

  空气里这寒嗔带怒的声音,哪里像是一个暴怒男儿发出的,明明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在悦耳的打趣娇怒般。

  王猛“啊”的一声,立马捂住了自己的一张破嘴!

  “呜呜呜·······”这一次,他是真的哭了,哭的那个惨啊,瞥见镜子里花姑凉哭的那个美丽和酸软,惨兮兮的别过头,哭的更歇斯底里了。

  呃,打住,是这一次,她真的哭了!她她她·······

  外面有人声在嘟囔,“咦,这是我屋嘛,没走错嘛,谁在里面说话哭泣呢?”

  这声音慢条斯理的,充满了探究真理的哲学意味,不用想,除开王猛老爸王德全还会有谁嘛!

  我靠!

  王猛这一下是真的给吓到了,她此时这个样子怎么敢去见亲爹?

  首先,小平头变成了长发及腰,眯眯眼变成了水灵杏眼,唯一的尖下巴倒是变化不大,可也是一湾小桃腮,弧度弯曲的恰到好处呢!

  再次,就是这个衣服的尴尬样。以前的王猛确实不壮啊,身高也才167,文弱书生,文弱书生,自然就说明小伙儿还没发育完全,可是好歹一个高三的大男孩了,怎么的也比女生粗壮了些吧。

  而现在呢,身高是没变,比例倒是变的大发了。

  白色衬衣松垮垮的裹在身上,牛仔裤掉扯扯的悬挂在小蛮腰间,乍一看去,此女风姿款款,惺忪动人,当是刚刚睡醒,理解更深刻一点,此女衣衫凌乱,梨花带雨,好似一幅被强人·····那啥的画面。

  所以,一切的一切,在最后如同山洪“唰唰唰”雄起了,王猛小腹一涨,听着王德全一幅大事不妙的敲门声,节奏跟打蛮头鼓似的,更坐不住了,赶紧往厕所跑。

  “开门开门开门,里屋是谁呢,在里面干嘛,不会是遭贼了吧!”

  咚咚敲在门上,更像是敲在她的心里。

  一个猛子扎进了厕所,解开裤腰带,就要顺势一掏,大肆泄洪。

  只是,呃······

  哎,尴尬啊。

  王猛心里一荡,虚握的右手在下面晃悠了几圈,也没像平日里那么轻车熟路的握住某物,好嘘嘘一番。

  她并不,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就是真的,右手继续在下方挥舞,一马平川,愣是啥也没抓到。

  继续来回舞动,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啊。

  “哎哟!妈,呜呜呜呜·······”王猛这次是真的伤到心底了,疼的心肝都蜷缩到一处了!

  心力憔悴,心力憔悴,再也把持不住了,恐惧和绝望让她有了短暂的麻木,下方一暖,双腿麻麻痒痒,小便就欻欻的给尿裤子了。

  心里一阵悲凉,原来总觉得大小便失.禁离我很远,等到发现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从来一次的机会,我定然不再骂天,我,我骂地······

  他好生怀念从前嘘嘘时的画面。

  眼看门都快被王德全敲坏了,王猛也坐不住了,兴许她此时得了妄想症,眼前见到的只是她自己的幻想而已,自我安慰大体是表白失败受到了刺激,神经短暂失常而已。

  打理好美美的脸蛋儿,不管尿湿的裤子,跃跃欲试的就朝门口闪电飞奔,跑了一半,胸口又一阵酸疼,真的不能像以前那么生猛了啊!

  来到门口,升起无限期待的打开门,期望王德全像以前忘了带钥匙一样抱怨他开门慢。

  但见王德全右手握着个塑料大茶杯,左臂夹了几分报纸,警惕的就朝里走,脚才跨进来半步呢,陡然瞥见王猛满含期待的眼神,一个哆嗦,连忙啊啊呃呃的摆手,“对不住,对不住,姑娘,走错门了,走错门了!”

  杯里的水,被他晃的像个拨浪鼓似的耍横。

  王德全退出去不到三秒,瞥见自家对联,将老花镜给扶周正了,精光一闪,又朝里钻。

  “这是我家啊,哼!”

  大步迈进来,把报纸往地上一甩,指着王猛鼻子就开始教训,“你这是谁家的姑娘,怎么混进来的?啊,快说,今天非得把你拉去报警!”

  气呼呼的把塑料杯子给搁在鞋柜上,一副堵住门的架势,声音扯的老高,“青天白日,你们这些贼,就敢往人屋里钻啦?还有没有王法了,都得报官,全给抓进去!!”

  还想再说,反而是对面的漂亮女孩一阵委屈,眼圈发红,再也忍不住了,“哇”的大哭起来,那个伤心欲绝,嘴里还在一个劲儿嘟囔“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啊!”

  王德全愣上了一愣,妖孽想给我装可怜。

  并不买账,再次呵斥道:“少给我装,现在的小偷个个都是戏剧学院毕业的,欺负我眼镜厚看不穿人心是吧?”

  一步上前,不由分说的就扯住王猛的皓腕往外拖,“这就叫邻居们看看,小偷长啥样,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学好,偏学坏·····”

  王猛被他拽的疼,生疼,感觉自己的手也不似平日里那么经得住整了,就地往地上一坐,开始了自然反应似的泼皮滚街,赖在原地就是不肯动。

  还别说,这小孩子耍泼的一招最是好用,王德全终于拖不动了。

  王猛心里松了一口气,眼疾手快,赶紧一个侧身抓住门边,给瞬时关了过来,等王德全反应过来,她早一把反锁了门,一屁股站了起来死死抵住门锁。

  王德全那个气啊,小偷还要反天了,同一时刻,心里略微升起不妙的感觉,新闻上都说小偷入室作案基本上是一伙,这女的不会是把风的吧,怯生生的朝里瞟了一眼,难道内屋还有同伙?

  脑子一黑,万一冒出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拧着眉毛暴揍他一顿,那······

  使不得,使不得,立即厉声疾斥,吃奶的劲都发了出来,说什么也要推开王猛,先把门给打了开来。

  王猛被他推的受不住了,双方力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终于软绵绵的哭道:“爸爸,看我校衣,校衣,我是王猛啊,呜呜呜!”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