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34: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者圣堂
  4. 第四章 找到了一个爷

第四章 找到了一个爷

更新于:2018-03-17 20:42:34 字数:2530

字体: 字号:
  太阳刚爬上东边的时候,段宁已经起了床,洗漱完毕后连门都忘记了关,便匆匆忙忙向后山跑去。

  可是在路过村口的时候,碰到了同村的两位孩童,男孩高高瘦瘦像只猴子一样,女孩长虽然很秀美,但是高傲的眼神让人瞅起来很不舒服,段宁正想躲开,谁想黑黑瘦瘦的孩童转过身来,一眼瞧见段宁。

  “诶哟,这不是段宁么,一大早起来干什么啊?来庆祝我们兄妹当上魔法师啊,哈哈!”这位坐在村口磨盘上的孩童嘲笑道。

  “哼,魔法师有什么了不起,我还不稀罕,段青你要是在欺负我,我就告诉大伯去。”没错这位嘲笑段宁的孩童,正是大伯家的段青,虽然说二人算是表兄弟,可是段青从小便欺凌段宁,让段宁在孩童中很是自卑。

  “你不稀罕,不知道谁小时候整天抱着一本魔法秘辛在院中读,哈哈一成魔法根基都不到,相当魔法师你做梦吧。”段青更加肆无忌惮,在他眼里也许段宁仅仅是他的乐子。

  “走吧,哥,一会他又告父亲的状了,不要理他,废物!”段雨厥着嘴,用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段宁,本来很清秀的女孩,可是配上那厌恶的眼神,让人看起来很不和谐。

  “段宁我们可走了,哦不对是废物我们走了,哈哈哈!”段青带着段雨扭头便走,看都不看铁青着脸的段宁一眼。

  段宁紧紧的握起双拳,面色铁青“我发誓,我一定要让你们跪在我面前给我道歉,”段宁恨恨的道。

  一个时辰的路走起来很是辛苦,还好早上不像中午那样炎热,不然又要遭受着太阳的灼烤,当到达大石头附近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父亲,“也许是父亲还没起床吧”段宁暗想

  “哎,不等了,还是抓紧我的训练,哼哼段青,段雨我一定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废物”说罢双腿岔开一板一眼的半蹲在大石头旁,三个时辰过后,父亲慢悠悠的从树林中间钻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各种增加重量的沙袋。走到段宁旁边并没有去打扰,而是在旁边观察者段宁的极限,终于快到第四个时辰的段宁终于支撑不住,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段纪宇将儿子拦腰抬起。

  “不错,比昨天多坚持了一个时辰,这就是极限,以后极限也会慢慢的提升,所以实力也会越来越强大,来吃点东西补充点营养。”说罢段纪宇将段宁轻轻放下,又把食物递给他。

  段宁大口的吞咽着食物,对父亲模糊不清的问道“喔…父亲我扎马步要扎到什么时候呀!我什么时候才能训练武者呀!”

  “诺,看见这些沙袋了么,什么时候能将这些沙袋全部佩戴起来且坚持住四个时辰,什么时候就算完成了。宁儿你要记住,武者的根基由为重要,不可急躁,一定要稳扎稳打根基越深,以后的武者修炼也就越容易。”

  “这么多沙袋啊,这可有四五十斤呢?”

  “那么容易练习,武者之路还会那么难么?”段纪宇白了儿子一眼道。

  “嗯,没问题你看好,一年之后我一定能成功!”段宁拍着胸脯保证道。

  根基,在滴滴汗水中缓缓度过,转眼一年的时间度过,段宁的身子骨也不变得粗壮起来,肤色也让太阳晒成小麦色,不像以前那般文文弱弱,个子也长到了一米六左右,虽然在同龄的孩童中不算很高,但是和一年前相比,明显有所不同,一年的期间段宁从未有一天偷懒,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一个孩童站在暴热的太阳下深扎的马步,一年的根基,让段宁的双腿也充满了爆发力。

  “呼,一年了,今天就带上所有沙袋,来检验一下一年的成绩吧!”段宁将沙袋套在胳膊和腿上,觉得身体瞬间一沉,大喝一声,双腿岔开稳稳扎在大石块上!一个时辰汗顺着发丝留下来,坚持,坚持。二个时辰…三个时辰…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可是段宁却觉得时间过的异常缓慢,双腿已经颤抖着像要折断一样,两条胳膊也有些微微的下垂,坚持,坚持,这不是自己的极限,我要超越极限。

  身后的香慢慢烧尽,段宁几乎是直立的摔倒下来,躺在大石块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终于成功了呢,一年了,终于…”段宁慢慢的闭上眼睛,是的他太累了,对于一个九岁的孩童负重五十斤又能扎这么久的马步以是相当不易。

  段宁躺在大石头上睡的香甜,突然一阵嗷嗷的声音传来,段宁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这是谁啊,打扰人家睡觉“段宁睁开眼睛后,四处寻望,突然树林里钻出了一条肤色雪白的狼,这是一级的魔兽雪狼,魔兽分为五级,最低级为一级魔兽,最高则为五级魔兽,乃至更高一层的来说则被称为神兽。

  虽然仅是一级魔兽,但是对于段宁来说,那可是不可匹敌的存在,段宁立马从石块跳下,飞快的向家里跑去,也许父亲才能对付这条雪狼吧!

  雪狼看到段宁逃跑便穷追不舍,虽然一级魔兽的速度不快,但是追上纪宁还是很容易的,段宁也只能绕着树林到处乱窜,用自身的灵活来摆脱雪狼,可是身上的沙袋很重,越跑越慢,眼看就被追上的时候,突然只觉得天空一暗,一块头颅大小的东西直接砸到段宁身前,段宁便直接摔倒在地。后面的雪狼看见段宁摔倒,便想扑上去,这是一股可怕的气息传来,雪狼觉得只要敢再上前一步可能就会立马被气息所湮灭,带着丝丝不甘雪狼飞速穿回树林。

  看着雪狼的逃跑,段宁是又庆幸又惊奇,庆幸自己没有被雪狼咬到屁股,也惊奇为什么雪狼会突然逃跑,想起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自己面前,段宁变带着好奇心走上前去瞧。

  只见一个像松鼠大小的动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只动物全身血红,耳朵尖尖的,四只爪子紧紧的抱住肚子,最让人奇怪的是后面竟然长着一对翅膀,甚是好看,段宁的好奇心升起,想去上面摸摸这只可爱的动物。

  “把你的脏手拿开,不然爷咬你!”突然一道毫无征兆的声音传来,将段宁吓了一条。段宁紧忙抬头看了一周,没有什么人,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幻觉吧,想罢,又要去摸这只可爱的小动物。

  “爷说话你没听到么?手指头不想要啦?”又是一个声音传来。段宁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因为他看到是那只小动物嘴张了张声音便传了出来,这可吓坏了段宁,动物也能说话?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段宁结结巴巴的说道

  “爷不是东西,爷是…”没等说完,小动物便直接晕倒过去,段宁这才颤颤巍巍的将小动物碰起来,这才发现小动物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血顺着血色毛皮低落,很难分清哪里是血,哪个是皮发,段宁害怕小动物死去,便迅速捧起小东西向家跑去。

  “母亲,父亲,你们快来看看,我找到了一个爷!”段宁边跑边喊。

  这一个“爷”字可把上官雪和段纪宇吓的不轻,连鞋都没穿便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当段纪宇看到儿子手里捧着的小动物,面色阴沉,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就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