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12:21:0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神魔大战之仙踪
  4. 第一章 拍卖会

第一章 拍卖会

更新于:2017-04-21 08:00:13 字数:3298

  在襄阳城的中心,有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方圆十余里。府内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院落多不可数,而在府邸内还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湖面碧波荡漾,一叶扁舟。如此画面,可谓是美不胜收。不过如此奢华的建筑,总能让人联想到这座府邸主人的阔气。

  清晨,站在湖边,可以看到在湖的正中央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踏波而行,在水面上辗转腾挪,他的动作时快时慢,带起道道残影。整个人好像和周围的一切溶于一体,随风转动。他的身体好似没有一点重量,于风中舞动,飘逸、悠闲、自然而又有规律。他脚下的水面上渐渐形成了一个阴阳鱼图案,黑白分明,缓缓转动,只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头晕目眩。终于,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湖面上时,那道身影站定了身体,水面上的阴阳鱼图案也慢慢消失。他缓缓的向岸边走来。他看上去还很年轻,说不上伟岸!但很清秀,看上去就给人很舒服的感觉,面若冠玉、风度翩翩,自有一股儒雅的气息流露而出,让人如沐春风。

  “朱子墨,”襄阳城之主,朱三石的独子,同时,在整个大明朝他都是一个传说。自幼习武、天赋惊人,且嫉恶如仇、杀伐果断。在他十二岁那年,襄阳城百里外出现了一伙山贼,烧杀抢掠、手段残忍。官府也曾多次出兵围剿,奈何山贼人数众多,首领三人更是武艺高强,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可那时年仅十二岁的朱子墨在听闻此事后,怒发冲冠,单枪匹马的冲出襄阳城,找到山贼的老巢,于数千人中取下三人首级。轰动一时。三年后,年仅十五岁的朱子墨参加了当时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并在此次比武中败尽天下英雄,取得了天下第一的称号后飘然而去。天下哗然。而现在五年过去,谁都不知道年满二十的朱子墨达到了何种可怕的程度!

  襄阳城的繁华已经到达了极致,而极致的繁华,注定意味着这座城市喧嚣、纷扰,从早上到中午,大街小巷里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襄阳城,在如今明朝最鼎盛的时期,他的繁荣程度却已经是明都的倍数。它的面积是明都的三倍,人口数量却达到了明都的五倍,可以说现在的襄阳城真的达到了寸金寸土的地步,可还是有无数人打破脑袋、想方设法的要挤进襄阳城。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便是:“如今的襄阳城超然物外,不接受朝廷任何旨意,不归朝廷管辖”。不过、不是当今朝廷不想管,而是,对于如今的襄阳城,他们的确是无可奈何。十三年前,明皇调集百万雄兵直扑襄阳,然而这百万大军在襄阳城外驻扎三天之后,还没有开始一次进攻便去潮水般退去,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襄阳城的主人,“朱三石”以及整个朱府在外界变得神秘起来。

  清晨,总是难得的宁静时刻,早上的空气清晰中夹杂着人性的慵懒,“朱子墨”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来到客厅,抬头看向挂在正前方墙壁上的那幅画像,眼中有些莫名的神色闪过。

  这时院子的门口走来两位女子,看着客厅中那道笔挺的身影,在联想到这几年来这位公子一尘不变的习惯,脸上总是透露出深深地无奈。

  在朱府,知道自家公子每天早上练完功,总是流连于客厅上那幅画像的人有很多,可是知道那副画像上画的是谁的却没有几个知道,因为,自从那副画像被挂在客厅后,这间院子除了他的父母,也就只有这两位侍女可以进出了。当时两位侍女曾问道过画中的女子是谁时,他满脸惊讶的反问道:“你们不知道她是谁?”

  “不认识啊,难道我们应该知道她是谁吗?”两位侍女反问道。

  “她的名字你们肯定听说过,不过、你们不认识她人倒也正常。”

  “那她到底是谁啊?”两位侍女追问道。

  “你们不用知道她是谁,只不过,她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是你们的少夫人了!”朱子墨说完,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落寞。

  当朱子墨还沉浸在这份宁静中时,后面的侍女开口说话了,“公子,您早上刚练完功,是不是需要重新梳洗一下,今天用过早膳后,还要赶往西城区去参加一场拍卖会,我们这里离西城区比较远,如果晚了赶不上拍卖会就可惜了哦。”

  “红雪,什么拍卖会这么重要啊,值得在你家少爷跟你家少夫人眉目传情的时候打扰我们吗!”朱子墨收回自己的目光,无奈的说道。

  红衣、红雪虽说名义上是自己的侍女,可是十多年下来,三人的关系却如同亲兄妹一般。朱子墨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责备她。

  “是的,公子你难道忘了吗,你客厅这幅宝贝的不得了画像不就是五年前在万宝拍卖行的拍卖会上买到的吗!之后四年每年一次的拍卖会你也都参加了,而且每次都有你中意的物品不是吗!”

  “额。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朱子墨尴尬的揉了揉额头开口说道:”不知道最近怎么搞的,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这时,红衣开口揶揄道:“不会是主母又在给少爷张罗着娶媳妇的事吧。”

  “臭丫头,你找打是不是。“朱子墨有点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襄阳城很大,从东城门到西城门的距离就算是马车同样也需要半天的时间,而朱府位于襄阳城中心,离西城区较远,所以用过早膳的朱子墨也是早早的就出发。中午时分,朱子墨的马车到了西城区万宝拍卖行的前面。

  “公子,离拍卖会还有半个时辰,要现在进入拍卖场吗?”

  “如果你们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现在进去吧,反正都是闲着。”

  三人来到拍卖场门口,红雪掏出一份烫金的请柬交给门口的守卫。而当守卫看到请柬上“朱子墨”三个烫金大字后,赶忙躬身行礼,这可是襄阳城的太子爷!而后亲自带领三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后来到一个巨大的拍卖场,共分两层,拍卖场很大,可容纳上千人参与拍卖,竞拍席的最前方是一排雅座。在座位的前面的桌子上摆放的有上好的点心和茶水,不过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享用的。而以朱子墨的身份,自然是属于最前排的。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一段时,朱子墨索性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而红衣、红雪则端坐在两旁。

  时间一晃而过,让人期待的拍卖会终于开始,不过让红衣、红雪哭笑不得的是,自家的正主、子墨公子竟然在这个时候睡着了。这跟他早上说的心神不宁一点都不像嘛,刚坐下不久就能睡得这么香!

  不过这也没什么,两人并没有急着叫醒他,以她们对于自家公子的了解,相信不会错过了让他有兴趣的东西的,到时候在叫醒他就好了。

  拍卖会的节奏总是那么的老套,如果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自然是情绪激动,但如果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那就只能是意兴阑珊了!看着自家公子睡得那么香!红雪二人都感觉困意泛滥了!拍卖会接近尾声,终于,这次出现的拍卖品让两人眼前一亮,这是一副画像,而这幅画像上所画的人两人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为,自家公子的客厅挂着的不同样的是她的画像吗!

  “公子,你快看,红衣小声的叫醒朱子墨。”

  “什么,朱子墨不明所以看着红衣。”

  “呐,红衣冲朱子墨撇了撇嘴,示意他看向拍卖台。”

  朱子墨疑惑的向拍卖台上看去,可是这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拍卖台上放着一个展架,展架上挂着的是一幅画像,而画像上画的是一名女子。可这是怎样的一名女子啊!

  她肌肤胜雪、清雅脱俗自有一股空灵之气弥漫全身,她神态悠闲、背倚青山瀑布,脚踏碧波、身姿轻盈,高贵并不冷艳的气质没有让人觉的自惭形秽,反而给人一种亲近之感,她美的好似不是凡间的产物。

  朱子墨的客厅上挂的那副画像虽然与这幅画像上画的是同一个人,但却有天壤之别,朱子墨的画虽然同样给人惊艳之感,但灵动性不足,而这幅画不管是神态、动作、着装、表情、都到了可挑剔的程度,仿佛把她心中所想都一一描绘在了脸上,这仿佛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真真实实的人站在你面前。

  震惊的不只是朱子墨一人,原本安静的拍卖会,因为这幅画的出现,变得嘈杂了起来。而这场拍卖会的主持者需要的就是这种反应,所以并未阻止众人的喧哗,等到大家都冷静下来之时主持人也开始了对这幅画的介绍。

  我相信,就算我不说,大家也都清楚、这幅画无疑是一件稀世珍品,我实在想不到在这世上有哪幅已知的画像可以与之媲美,所以,如果今天你在此次拍卖中胜出,那你得到的不只是一幅画,更是一件独一无二的收藏品。对于懂得它的人来说。这幅画的价值已经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了,就好像我自己一样,如果我有那份财力的话,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买下它。好了,废话不多说,现在开始竞拍,那么这幅画的底价是:“一万两、黄金。”。

  “而且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