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3 19:53:4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没状态
  4. 第二章 学校的夜之男女们的娱乐

第二章 学校的夜之男女们的娱乐

更新于:2017-04-21 07:18:58 字数:3058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抬头间一个下午飞逝而去。

  此时,天已暗下了她的面孔。林禹拿着个背包下了楼独自走在通往食堂的小道上。

  校园的夜晚总给人很独特的味道,漫步于小石板路上,耳间弥漫的是广播中唱出的流行伤感歌曲。不知不觉唱出了行人们的心声、也陶冶着他们青春懵懂的内心。

  晚风轻拂在人的面颊,微凉却让人精神抖擞。

  青菜、萝卜、外加红烧肉,这便是林禹的晚餐搭配了。刷完卡,找了个靠在角落的位子,林禹便毫不客气地开动着自己的晚饭。

  “哇,哈哈。。别说我们新来的那个老师好有味道,人长得帅又有才气还能讲得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我好喜欢哟!”一女孩拍手叫到。

  “呵呵,就你花痴,人家可说了来帮生病的王老师代课的,说不定过几天就走了,这算是友情客串。你就别瞎想了!”在她旁边的女孩毫不客气地说道。

  “就是就是,你说这帅哥老师还能待几天啊?要是明天他就不来了,我们的小雅会不会伤心欲绝害上个相思病什么的?”另一女孩接话道。这女孩林禹认识,不就刚刚数落林禹的李可儿么。

  “李可儿就你才花痴,我不过是认为一个挺年轻的研究生来给我们讲课,长得阳光话也说得字正腔圆,不容易给个赞美而已。总比你好天天跑去给隔壁班的班长加油献殷勤来得强,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他啊?”王雅反驳道。

  “啊,哪有?”李可儿被说中心思,一时间竟找不到话来,急思当中“哼,小雅你敢找死,我明天果断就不陪你见那男孩了,你自己去啊。”

  “啊,别啊,可儿,我的好可儿,我错了还不行么?你要不去,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王雅哀求道。

  “知道错了?错了么小样?”可儿得意道。

  “恩,恩,我错了,可儿,我的好可儿,你就陪我去嘛”看着一脸可怜样的小雅,坐在雅儿旁边的赵芸珊忍不住问道,“可儿,那男孩是谁呀?弄得我们小雅如此紧张?”

  “芸珊,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小雅喜欢上一个人,比我们高一届,明天他请小雅吃饭说是聚一聚,感谢一下小雅。”可儿解释道。

  “感谢小雅?”芸珊疑惑道。

  “小雅不是宣传部的么?给那个学长做了个他们文学部的活动策划和ppt设计,这事忙了小雅好几个晚上呢,他当然要表示感谢了。”可儿说道。

  这是什么,传说中的三个女人一台戏?埋头吃饭的林禹把正好在他座位左前方的这三个女孩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背对着她们的林禹站起身来,回过头,正见这三女孩谈得眉飞色舞、有声有色。

  林禹还特意在不远处看了看那个叫赵芸珊的女孩,只见她脸上笑容暖暖,还不时为小雅出主意打气。

  呵呵,没想到这女孩居然也有活泼的一面,还以为她不爱这种热闹的场面呢。

  雅静和热闹本是相对的,如此雅静的她却有着热闹般的举动。林禹想道,这世间果然是存在便是合理,相对又如何?相克又如何?火与水不一样同时存在的么,人也一样逃不出这万物的定律。

  晚饭过后,躺在床上的我,连鞋都没脱。还是下铺好啊,随时可以以最舒适最豪放的身姿休息,这很符合我的性格。随意一点也是随性的表现。

  “喂,哥们,你tm在干嘛?没看见我被人打了么?你都不来帮忙。”一寝室哥们吼道。

  “孔哥,对不起,那个我还不太熟悉,我的错,我的错。”另一哥们说道。

  “操,真tm闹心!”这是我们寝室,四人间,可只有三人住。我加上这个叫孔哥的人还有就是刚才和他玩cf游戏的小志。

  “禹,小志他还不太会玩,隔壁班的人也太tm装b了,说什么我们班的cf水平太次,要血虐我们。操,操,老子就操了,这tm不就是欺负我们班没人么?”孔怒道。

  “孔,别急,我来看看。”我说完便起身来到孔的电脑旁,看着他带领我们三班人和五班人来了个十对十的线下赛。

  “向左、向左快快,志你跟着我去左边的仓库我一楼箱子蹲守,你去二楼平台枪口对准大门和我配合打一个叉角射击。小狗你和耗子去右边,在右边的转角处埋伏。后面快去两人看守,外景的楼房给我蹲人,操,老子这次要让五班的人有来无回。”平台里,全是孔指挥的声音。

  “孔哥,不好了,五班的人从仓库的后门冲进来了。他们人好多,我们后门快守不住了。”看守后门的两个人叫道。

  “几个?他们来了几个?”孔在麦里吼道。

  “看不清,他们先后冲进来五、六个人,然后甩了烟雾弹,对我们就是一顿狂扫。操,孔哥我挂了。操,这tm有多少人?”

  按理说五班的人不应该从后门走,后门地势不利,门口窄视野差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很是吃亏。所以孔才只安排了两个人去看守。没想到,五班的居然出其不意,想要强攻后门。

  “孔哥,小武也牺牲了,他们攻破了我们后门。”

  “操,我们中招了,右边转角和外景楼房有什么情况?”

  “没人”、“没人”。。

  “操,他们都从后门打到我们前门来了。志和我一起消灭这些兔崽子们。右转角的还有楼房的都过来支援,奶奶的,老子被他们火力压得不敢冒头。”孔下了命令。

  “孔哥,你先顶住,我们跑路正往你那赶。”耗子喊道。

  “操,你们快点,老子中了几枪,血掉底儿见红了。”孔吼道。

  在屏幕里,林禹见到孔被对方强大的火力一直压着。偶尔孔也想反击探出头打一梭子。在林禹眼里孔的技术还是不错,枪稳判断得当,被压成狗的情况下还能在喘息之间消灭对方两名冲锋手。

  志的情况就不太好,开先还能和孔上下配合交叉掩护。可时间一久,等对方判断出他的位置,很快的就将他狙击掉了。随着小狗、耗子和其他人的到来,孔顿时欣喜万分。

  此时的比赛进入了僵持阶段。双方见招拆招、有来有回,打得难分难解。五班人判断出孔没血线了,距离孔较近的两人随手投出两枚手雷想要将孔收掉。孔下意识发觉了对面的想法,毫不犹豫侧身而出又是一梭子子弹。

  “操,老子挂了,你们继续,别让他们嚣张。”临死前,孔凭借良好的意识换掉了两名投弹手的其中一个。算下人头,对方攻破后门己方死掉两个,对方一个。孔一个人干掉三个,但自己和志搭了进去。

  也就是说现在双方都剩下六个人。但孔发现对面露面的却只有五个人,孔再一次将对面有效攻击点数了一遍还是只有五个。孔心里一沉“不好,耗子、小狗你们小心,五班还有一个人没出现。”孔在平台大声吼道。

  就在这时,意外的枪声响起。一名叫冰的玩家突然由右路杀来,连开数枪击毙两人。

  同时后门的五名敌人从掩体后跳出发起了冲锋,枪声如雷、他们像发了疯一样没有任何掩护。加上突如其来的一个叫冰的玩家的右路突袭,对方其气势居然势不可挡。

  耗子和小狗拼命抵住由五名敌人发出的疯狂冲锋,他们俩配合默契,这也是孔把他俩分到一组的原因。

  交手一刻,耗子和小狗在其他人掩护下瞬间击杀了冲在最前面的三人。这时,五班人似乎学乖了,剩下的两人便不再向前。各自找掩体来躲避耗子和小狗的射击。

  “操,后面有人。我们的人都死光了么?耗子你到我后面来把给他干掉。”小狗连中数枪大声叫道。

  要不是他及时撤离躲到墙角估计现在已经挂掉了。可问题是现在小狗被逼到了墙角动弹不得。

  耗子很是着急,因为他发觉就在五班冲锋的那段时间,右路的那个叫冰的玩家已经找到了他们几个的准确位置。

  他还击杀了掩护小狗和耗子最后的两人,之所以没向自己开枪是因为自己的位置还无法被他开枪打到。

  但前面还有对面的两个人紧紧锁住自己,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就在耗子急迫的同时,枪声又是响起,但这是来自于冰的枪口。几梭子子弹打到墙上,小狗被弹壳无情溅透。

  血线很低的小狗如何能承受?原来这个叫冰的玩家已经看透小狗状况,想通过穿墙的方式让弹壳溅到小狗身上,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将其击杀。躲在墙角的小狗最终没能躲过冰的死亡击杀。

  “输了,我们输了。”孔低沉的声音在平台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