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3: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全能工人
  4. 第一章民工事件(1)

第一章民工事件(1)

更新于:2018-03-17 15:13:56 字数:2387

  夏日炎炎,在一处高楼工地上,每一个农民工都干着自己的工作,阳光照在他们背上,烘烤着他们的背,灼烧着他们的心。

  每一个都是裸着背,他们的背被晒的黑黑的,汗水顺着肌肉的线条流下。一伙人组成一幅画面。

  时间临近中午,对他们来讲,时间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唯一让他们关心的就是他们中午的午饭吃什么。

  “老刘头,你咋了,怎么一直不说话?”一个个子矮小的三十多岁人说道。

  老刘头似乎没有听见话,他麻木的开动机器,将钢筋切成一条条的。眉头皱着,黝黑沟壑的脸也是看不出一丝阳光。

  “我看他一定怪我们昨天没带他找小姐。”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插嘴道。

  这一句玩笑话,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哄笑。

  老刘头摇摇头,从包中抽出廉价香烟,放到了嘴上,却一直忘记点燃。此时,大家觉得事情不对了,这老刘头怎么回事,以前要是跟他开玩笑,他也不生气,憨憨的跟着大家笑。

  “喂,二国。这老刘头怎么了?不会有什么心事吧?”三十多岁的叫做梁宾的问矮个子。

  “哎,谁能知道呢。”二国叹气道,然后对着老刘头喊道:“老刘头,就这样,够了,也快下班了,钢筋够用了,你先歇着去吧。”

  听见这话,老刘头居然动了,他停下自己手头的工作,一个人开始朝着工地外走去,他吸了一口烟,却发现没有点燃。一时间有些失神。

  下班的时候,大家都是鱼贯而出,朝着工地的帐篷过去,每个人都拿着自己大号的碗,过去盛饭。

  工地上大多数人文化低,只能干些力气活,而此时,一个青年却从工地楼层电梯走了出来。

  他的迷彩服上都是灰尘,脸上也是布满了灰尘,一双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眼睛有些发炎。他个头一米七五左右。这样不高的身高在工地里,算是高海拔了。

  单手扛着打孔机,嘴里叼着烟。样子是十足的霸气。

  一般情况下,要是一个小青年敢在工地上这样的得瑟,说不准会被几个看不惯的人说道一下,甚至演变一场冲突。

  可是,当这个青年来到帐篷时候,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浮现笑容,笑容中掺杂各种味道。

  “吴头儿,今儿下来晚了啊?”梁宾喊道。

  小青年对着一个三十岁的汉子讨好的语气,没有任何的别扭,安然受之。

  随着梁宾的话,所有的工人都是看向了这个小青年,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是带着一种火花。

  看着大家这样的眼神,小青年将嘴里的烟头吐掉,然后说道:“大家赶紧吃,下午继续干活,距离交工还有半个月,要是工期内完不成工程,就是违约,你们的工钱也是拿不到了。”

  听见小青年说工钱的事情,一些人就有些不耐烦了。

  “吴头儿,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跟你干这工程都三个月了,一分钱也没有给我们,我看你要不给我们一些工钱,也好让我们消除疑虑,要不工程完了,你拿钱跑了,我们那里找你去。”

  一个工人对着小青年说道,他不在乎得罪这个小青年,对他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要是没钱,一切都扯淡。

  “老李,你他娘的长本事了。你爱干不干,不干就滚,一个子你也别想拿到。好好的将工程做完,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小青年骂道。

  “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钱。要是不给我钱,我就闹,我闹到政府去。”

  对着这个人,小青年也是嘴唇扯动一下,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笑着道:“好,你去闹,当初是谁瘸着腿过来求我赏份工作的,是谁他娘的说就算是没钱也干,谁他娘的说管饭就行。”

  对着这个小青年,大家都是有些畏惧,不单单是他身上那种说不清的气势,还有他是包工头,掌握着他们这些人的命运和经济。

  老李有些气弱,他天生残疾,一般的工作,也轮不到他,就是工地上,他也不适合,可是,没工作就没收入,就只能等死,尤其是他这样的瘸子。所以,他被几家工地拒绝后,死赖着在这不走了。小青年也就顺势留下了他。

  “话是这么说,但事不能这么干。”老李喊着。

  工地所有的人都是看着他们两个人,他们的心里也是担忧,这三个月没发工资,一直都是他们心里的刺。

  以前,拖欠他们的工资,他们也不会这么担忧,因为以前跟着别的包工头干,都是熟悉了很多年。而他们这次跟这小青年是第一次,说不准这小青年的为人。之所以跟小青年,是因为开始他给的钱最多。谁不想多挣几个钱,所以,这些人就推了原来的工头,跟着小青年干了。

  可现在,一直不给工资,还有半个月工程就完了,大家的担心是越来越严重了。

  “吴头儿,这老李说的对呀,这钱是不是适当的给我们一些。”有些人就帮腔道。

  小青年看着这些人,眉头开始紧紧的发皱,于是,他就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家的想法,我知道的,不过,你们放心,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给你们的,只是现在分工程的赵总不在公司,而且这合同也是完工后付款,你们让我去哪里找钱呀。只要一完工,我一定会给你们讨钱的。”

  听着小青年这样的话,很多农民工脸上都是失望之色。此时,他们的肠子都悔青了。

  都是第一次跟着这个小青年包工程,这小青年看样子也是第一次当包工头,什么也不懂,要不是他给的钱多点,谁会跟他干,结果这钱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

  这小青年说的对,没有完工,哪里有钱,以前他们也能够接受,但是眼前,他们还是对小青年不信任,担忧自然也厉害。

  小青年看着大家一张张疲惫的脸,他的心里也是有些不忍。

  “放心吧,这钱我一定会给你们的,只要一完工,马上就结账,你们再坚持半个月。”小青年喊道。

  大家虽然担心,但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默默的等着了,希望这小青年包工头说的是真的。

  午饭后,工作继续,大家都在想着工钱的事情,然后就是麻木的工作,谁会在意此时老刘头在哪,干什么。说不准又去哪里偷懒去了。

  不过,小青年却发现了异常。

  在高层打孔的小青年,嘴里叼着烟,双手扶着打孔机,吱吱喳喳的声音刺激着耳膜。

  突然,他停止了手头的工作,看向了楼窗。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就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老刘头一个人盯着楼窗下面,拿着烟的手不停的颤抖,而他的脚下的烟头却是二十多根。

  发现这一幕,小青年脸上顿时变色了,他知道可能要出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