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0 17:56:5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三界修佛
  4. 第三章 决战光明宫

第三章 决战光明宫

更新于:2017-04-20 21:27:51 字数:2037

  北方三十六州天国京都帝丘,街上商铺林立,商贾云集,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一派太平景象。帝丘内城是巍峨雄伟的北冥玄宫。雕廊画壁、熊琼楼宇富丽堂皇。玄宫内五龙殿上端坐着一个人。此人面如银盆,脸若施粉,方面大耳、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龙眉凤目、双耳垂纶,鼻如悬胆、口若悬河。身高八尺双臂过膝。龙行虎步不怒自威。此人正是中原之主颛顼帝。他的面前有八条龙呼啸长吟若八方来风掠过大地。熙熙凄凄,十分悦耳,正是他为纪念黄帝专门而作的《承云曲》,旁边一条扬子鳄,翻转着笨重的身躯仰卧,挥动粗大的尾巴敲打着鼓凸的灰肚皮,发出发出铿锵的声音。文武大臣位列两旁。颛顼正听着《承云曲》,这时,从外面慌慌张张跑进一名士兵,大声报告:“报,报告大王共工反了,他率领着九部联军此刻正奔着神京帝丘而来。”“啊!共工反了!”下面文武大臣大惊失色议论纷纷。“慌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哼,早就料到他会反,派人去请女娲娘娘,请她相助。点燃七十二座烽火,通知各部,组织人马迎战。”颛顼帝面不改色,泰然自若。“是”来人领命,转身离去。……

  清晨,旭日东升。帝丘城外,旌旗招展,号带飘摇,战车辚辚,战马萧萧,枪戟猎猎,刀斧森寒,十万将士个个刀枪在手,弓箭在腰。十万虎狼之师个个如狼似虎。中央点将台上颛顼帝金盔金甲,全身戎装。手拿轩辕剑。他刚一出现,台下顿时欢呼声四起,如春雷阵阵:万岁!万岁!“将士们,族人们!……”颛顼作了一番简短而又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然后大手一挥“出发!”十万虎狼奔赴前线。

  光明宫外,两军阵前,战鼓咚咚,尘土飞扬,喊杀声震天。颛顼、共工双方数十万人正进行着一场大混战。共工头戴玄铁盔,身披玄铁甲,手持开天斧乘着两条天龙驾着乌云黑云滚滚停在半空中,“相柳、浮游任你二人为先锋去扑灭光明宫外祝融的不灭神火。”“是”

  二人驾黑云而去。“火神祝融,去。”颛顼金盔金甲,手持轩辕剑同样乘着两条天龙驾着五彩祥云。派出火神祝融前去应战。“上”相柳鬼头刀一挥,九条九阴烛龙腾空而去。直奔光明宫外不灭神火。张口喷出九道幽冥极阴火。这幽冥极阴火出自幽灵北海九幽尽处黄泉之下幽冥地狱极阴处极阴之火。乃至阴至寒之火。此火一出火焰惨白中带着幽蓝闪闪耀耀好似一张张来自九幽之下的厉鬼的脸。此火一出周围空气骤然下降。似乎冻住了意识,冻住了灵魂,冻住了整个世界。这时更有九部联军数万兵士手拿寒玉弓射出万年玄冰箭,顿时万箭齐发,箭如雨下。空气中阴寒更加加剧,似乎要将神火中的烈火灵精冻毙。神火中火焰突突的跳着。神火精灵扭曲、挣扎,似乎带着无尽悲怆与不甘。终于“噗”的一声光明宫外燃烧数万年的不灭神火熄灭了天地一片黑暗。就连日月星辰都失去了光辉。“噢”首战告捷,九部联军一片欢呼,相柳、浮游摇头晃脑洋洋得意。正在这时光明宫外已经熄灭的不灭神火“嘭”的一声重又燃烧起来,火神祝融身披烈焰道氅口念烈火咒,遍身烈焰驾火龙,率领着火鸦火凤等火部神兵前来迎战。所到之处幽冥极阴火消散,那万年玄冰箭更是如土鸡瓦狗冰消雪融,瞬间土崩瓦解,一时间,云廓雾清,艳阳当空,黑暗退去,大地重现光明。

  “我靠!”相柳、浮游恼羞成怒,气得直爆粗口。看起来神仙也有急眼的时候啊!“传令下去:汲三江五海之水。我要水淹光明宫,活捉祝融!”“诺”将士领命而去。不一会儿,长空中浊浪滔天,黑涛翻腾,三江五海之水气势汹汹似要淹没整个世界。水势不断上涨眼看就要将光明宫淹没。火神祝融微微一笑,右手一指“去”,立时有无数条火龙腾空而去,缠绕住光明宫附近群峰。“起”祝融大喝一声。附近群山被火龙硬生生拔高近一丈。浮游用他那大厚嘴唇子鄙视的撇了撇:“雕虫小技,涨。”顷刻,洪水也跟着涨了近一丈。“再起”山峰又涨了近十丈。“再涨”洪水也跟着涨了近十丈。“再起”群山再涨百丈,“哼,我看你还能起到天上去?再涨!”洪水也跟着涨了百丈。这是双方都已尽了全力了。祝融脸憋得通红,双手颤抖着掐着决。浮游脸憋得乌青连大腿股都跟着哆嗦。祝融憋足气力大喝“再——起!”山峰又起了千丈。浮游憋着乌青脸,喝到:“再——”“噗”浮游再也坚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跟着委顿下去。“哗”洪水决堤而去,一泻千里,直奔低矮的平原而去。“不好!大水要淹没村庄和农田,苍生要紧,大禹何在?”颛顼帝见洪水夺路而去,眼看就要淹没村庄农田,生灵涂炭,急忙下令治水。“臣在”大禹出班,“令你阻止洪水淹没村庄农田,以免苍生受苦,生灵涂炭。”“诺”禹领命转身离去。后大禹命应龙、黄龙、白龙、没苍龙四龙治水,并鼓励华夏之民一起出战。设法疏通黄河河道。几经波折,最终,引洪水入黄河,归入东海。

  “洪水退了,该我们了,风伯何在。”话音刚落,半空中出现一人,鹿身雀首,头生尖角,通身豹纹,尾如黄蛇,手持风袋,右手一撒,顿时鼓起漫天狂风,此人正是风伯飞廉。“三昧真火!”火神祝融大喝,立刻,无数火龙、火鸦、火凤手持火器燃起熊熊大火直奔九部联军而去。风借火势,火助风威。直烧得九部联军焦头烂额,东倒西歪,丢盔卸甲,大败亏输。